橘子小说网 > 我在明末当海贼 > 第一章 郑家败家子
    (好多人没有看作品相关的习惯,前面作品相关里有个序)

    崇祯四年,西湖岸。

    潋滟熹微,鸟儿鸣幽林翠柏,烟雨韵,花幽梦,清风醉,水波荡漾幽弦奏,云裁锦梦溢芬芳,正是江南好风景,不是天堂,胜似天堂。

    一个少年人穿着一条不伦不类的短裤,坐在岸边,手里拿着一个黑又粗的雪茄,一口一口地抽着,“爷爷啊,你可是把我给坑惨了,不是让我继承袍哥么,怎么穿明末来了?郑成功今年才十岁,还成了我侄子,我特么上哪当袍哥去?”

    这人自然就是大鹏了,稀里糊涂的就穿越四百年跑明末来了,现在这具身体的主人名叫郑芝鹏。大倭寇郑芝龙的亲四弟!

    不过这时候的郑芝龙已经招安了,是大明的海上游击。

    有意思的是,这个身体的前主人并不是跟着郑芝龙一块在海上飘着的,而是在杭州城打理生意的,据说是因为文不成武不就,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郑芝龙带着他做了两回生意居然都特么做赔了,这才把他打到杭州打理生意的,简单来说三个字:败家子!

    更有意思的是,他自己年仅十岁的大侄子,也因为拜名师求学跑来了杭-州跟自己住在一起,也就是传说中大名鼎鼎的国姓爷,郑成功,现在还叫郑森,疑似就是这货留下的遗物把自己给整的穿越的,只是为了生活方便平日里都是田川氏带着他住在后院,来往不算特多而已。

    这具身体之所以会被自己穿过来,是因为跟六个女人玩一龙六凤,又逞强吃了龙虎之药,生生把自己给玩死了,也是奇葩。记忆倒是继承了一些,但是断断续续的也串不成线,只是光凭那点记忆的片段,这货按袍哥规矩妥妥是三刀六洞的命。

    郑芝鹏就坐在西湖岸上这么一口一口的抽着雪茄,思考着以后这日子要怎么过,来来往往的行人全都对他面露鄙意之色,显然都知道这是个什么货色,偏偏就特么自己记得模模糊糊的。

    边上跟着一个青衣小帽的小厮,狗腿地道:“四爷,湖边风凉,咱还是赶紧回去吧,您要的货到了。”

    “货?什么货。”

    “四爷您自己要的货,这么快就不记得了?”

    郑芝鹏用指关节拧了拧太阳穴,努力地挖掘脑海中残存的记忆片段,好半天才想起来货是什么,一张俊脸却腾的一下就红了,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原来这前任身体有一癖好,喜欢玩弄母女花,而且还必须得是良家,模样好坏倒是无所谓,要的就是那委屈劲,越良家他就越兴奋,更绝的是他还偏偏喜欢把这家的老爷们给绑来看着,享受那种恨不得吃了自己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这特么变态啊!

    身后那阿福笑呵呵地道:“四爷,这批货可是小人精挑细选的挑的,听说这娘们烈得很,是您喜欢的调调,这是您的宝药,上好提纯过的逍遥膏,保证您啊……”

    郑芝鹏大怒:“精挑细选?你还是个人?这是特么人能干出来的事?”

    越骂越气,加上他现在心态还正有点不稳,一个嘴巴子就抽了上去,直接就把小厮给打懵了。

    好端端的,这是抽什么风了这是?

    这位爷可向来是个喜怒无常的主,加之生于倭寇世家,从来都是视人命为草芥的,因此纵使心里觉得委屈,却还是扑通一声就跪下,不停地磕头求饶。

    “四爷四爷,小人错了,小人知道错了。”

    “错哪了?”

    “我……错在……”

    小厮憋了半天,实在是没想明白。

    “唉……”

    郑芝鹏无奈地挥了挥手示意他起来,说到底这都是前身干的破事,跟人家一个下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回去后把人放了,以后也别再给我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了,客客气气地把人送走,再赔他们三百两银子。”

    “是是是,小人马上就办,马上就办。”

    “对了,你说的那个什么宝药,拿过来给我看看。”

    心想,前任似乎就是吃这玩意吃死的。

    小厮连忙跪着双手高举,将一盒宝药奉上,郑芝鹏打开只看了一眼,黑乎乎一大坨,跟屎似的,还有一股怪味。

    “这到底什么玩意?”

    “逍遥膏啊。”

    “逍遥膏……大体是什么药材炼制的知道么?”

    “爷,逍遥膏就是乌香啊,之前万历爷最喜欢用的,对了,听说北方人管这东西叫福寿膏,好像还是万历爷亲自赐的名,寻常人有钱都买不到呢。”

    郑芝鹏的脸色唰的就白了,手上就跟得了帕金森似的。

    “你说……你说……这东西叫福寿膏?”

    “是啊。”

    郑芝鹏抬脚就踹:“你给我吃鸦片?”

    说罢,扬手就要打,吓得小厮惊恐的蜷缩在地上瑟瑟抖,内心却更加的莫名其妙。

    见他那可怜样,郑芝鹏也是郁闷的几乎要吐血,一股子无名之火直接蹿上了脸,又不知该冲着谁,想给自己两巴掌吧,好像又有哪里不对。

    整个人失魂落魄的坐在西湖边的一块大石头上,跟被人刚刚硬上了似的。

    后世,大部分人都以为鸦片这东西是清末才传入国内的,其实这东西早就有了,不过是当春-药用的,万历皇帝更是一日都离不开,仅宫廷供奉,每次就都得两百多斤。

    怪不得前身会吃这东西吃死。

    “我吃这东西多久了,大概是个什么量?”

    小厮不明所以,但今天的主子明显不正常,他也不敢多想,连忙如实答道:“您……您服药已经一年多了,有时候一天吃三顿,有时候吃四顿,一次用量,差不多半两,有时候兴致好了会多一些。”

    郑芝鹏两眼一黑,脑子就止不住的有点晕,一身的骨头瞬间就都成了软面团了。

    一年多啊……那特么肯定成瘾了。

    吸食进肺,吞食进胃,但最终都是毒素入血,只是吞食的话大部分毒素都会排泄出去,相对比吸食浪费而已,本质却是一样的。

    凉风一吹,郑芝鹏忍不住的就打了个哆嗦,唇上一凉大鼻涕就下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郑芝鹏突然觉得特别的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