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神医魔妃:邪王,别缠我 > 第六百六十二章 上岛
    “是吗?那你看我离死还有多远呢?”烟落尘轻笑,手里的邪云紧了紧!

    罗刹双眸里立即露出阴狠神色:“你不信!等着!”

    他认为只要等个不到一刻钟,这个紫衣女子就会开始全身溃烂!

    到时候她求他,他就让她跪下道歉!

    可是,一刻钟后。

    烟落尘莞尔,好整以暇地看着罗刹,依旧那么明媚无限。

    别提全身开始溃烂了,就连手上破个皮,都没有好嘛!

    “你!”罗刹惊呆:“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烟落尘一笑,她当然是不会被俏人哭给伤到啦!

    因为这俏人哭在暗器之女罗花的暗器书里,有详细地记载:如何制成这俏人哭,如何解决俏人哭的腐蚀毒性……暗器书里记载的巨细无遗。

    而烟落尘闲来无事就会炼丹制毒配解药,手里,怎么可能没有俏人哭的解药哦!

    “不,不可能,你你你……你是怎么躲过俏人哭的腐蚀的?”罗刹瞳孔猛缩,一刻前那如恶鲨的阴狠消失,只剩下惊愕之色。

    因为他震惊:放眼整个皓雪大6,还没有人可以躲得过俏人哭的腐蚀啊!

    可以说,前无来者!

    烟落尘将罗刹那吃惊表情尽收眼底,笑道:“或许之前没有人可以,但是,不代表我不可以!”

    说完,烟落尘收起那嗜血的邪云,笑容里多了一分邪气:“玩毒儿本姑娘还没输过,同样,暗器本姑娘也在行!”

    说完,她手一挥,洒出无数白羽针,打向一边。

    那些白羽针在空中纷纷爆开,爆射出无数小针。

    这一幕连罗刹都看呆了:“暗器中还藏着暗器!这是谁告诉你的!不不不……你怎么会这个?”

    很快,罗刹的表情就变得想哭了,他一直引以为傲的暗器之技,在这个紫衣女子面前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烟落尘笑着没回答。

    罗刹认命了——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是放过我那些海盗兄弟一码!”罗刹虽然杀人不眨眼,打劫不分对象,但是对他那些海盗兄弟们却是很好的!

    烟落尘蹙眉:“认输了?只是,我干嘛要杀你啊!本小姐不是来杀你的!”

    这句话说出,烟落尘感觉到,潜藏在周围的那些杀意也消匿了。

    那些杀意是冲她来的,想必是罗刹这些海盗小弟们?

    “什么?不是来杀我的……那你为何擅闯我圣之岛!”罗刹微惊,对方居然不是来杀他的,他还以为是来对他下手的!

    毕竟他一生杀人无数,要是有什么厉害的敌人找上门,也是很正常的。“不为什么呀,因为我没有请柬,而且我作为烟烟海盗儿的头头,想要参加海盗公选,没有请柬的话,只好擅闯了!会长,你不介意吧?”烟落尘眨了眨眼睛,灿烂的黑眸

    之中闪过狡黠。

    人家都是先礼后兵,她这是先兵后礼啊!

    不过她知道,不给这些海盗们颜色看看,他们也不会让她参加海盗公会的选举。

    因为,这些海盗们,信奉的都是拳头!

    “呃……”罗刹凌乱了,现在还让他说什么呢!

    就算他不想让她上岛,她也进来了不是!

    而且现在这女子实力高过她,不提她是玩毒高手了,就说玩暗器吧,他都玩不过她,貌似除了遂她所愿,他没有什么选择。

    罗刹苦笑,笑的比哭的难看:“原来是这样,那就让你们烟烟海盗上岛吧……”

    他能有什么办法呢!这女子实力这么高,如果不让他们上岛,他估计会死在她手里!

    ……

    一刻钟后。

    烟落尘带来的三条大船上的所有人上了这圣之岛!

    旁的不提,就说独眼派系的海盗们,听到可以上岛的消息,全都凌乱了!

    什么什么!

    不是说罗刹会长的圣之岛,岛上暗器密布,如一个铁桶,根本无法突破吗?

    这,这紫衣女子到底怎么能突破那些暗器的啊!

    居然还让罗刹同意她上岛了!

    独眼派系的海盗们有些人突然有一种先知先觉:也许这个紫衣女子,真的要在海盗队伍中站稳了!

    说不定,从今往后,这里,这一片内海,都会是烟烟海盗的地盘!

    海盗们最会审时度势,明白了这一点后,有几个开始逐渐逐渐真正地对烟落尘臣服。

    而下了船以后,烟落尘一把拉着玉漠邪,朝着罗刹那豪华大宅走去。

    她身后,琴小风神色黯然,奚沉面露妒色,也只有周颖,看见这一幕,捂着嘴笑了。

    哎哟哎哟,烟姐姐,还真的是不经意间时时刻刻在表露她对邪皇的喜欢呢!你看!一下船就拉着邪皇跑!

    其实,烟落尘只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给玉漠邪看看这岛上遍布的暗器机关。

    因为,她从这些机关里看出了一个秘密!

    不过她秘而不宣,想要玉漠邪自己看出来!

    “怎么样?”烟落尘带着玉漠邪转悠完了这岛上的暗器,忍不住发问。

    虽然玉漠邪只看过一眼那些暗器书,但是烟落尘相信,他绝对能够看出来。

    毕竟他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玉漠邪微微勾唇,侧眸看向烟落尘:“小东西,你想让我说什么?”

    “你觉不觉得……哎哟,你倒是说出来啊!”烟落尘有些急了!

    而玉漠邪笑了,颔首道:“不错,小东西,这些暗器和罗花书里记载的……甚至连布局都一模一样。”烟落尘眸子里立刻汇聚兴奋地光彩:“是啊是啊!我闯关的时候就发现了,所以我才能闯入如此之快!只是,如果连布局都一样,是不是可以判定,这个罗刹和罗花是有关

    系的?”

    烟落尘问过,这里的机关从设定到布局都是罗刹一人为之。

    所以。

    罗刹师承罗花,还是罗刹是罗花的后人?

    烟落尘好奇不已。

    “这个你自己去问罗刹不就好了?我的海盗皇后!”说着,玉漠邪突然勾住了烟落尘的小下巴,开始肆无忌惮地吻起来!

    烟落尘一怔,不过很快迷失在他深吻之下……

    不知过了多久,玉漠邪才松口,烟落尘立即没好气道:“知道我是海盗还动手动脚,不怕我对你动我的海盗大刀?”

    玉漠邪笑了笑:“我怕什么?现在我是皇,你是盗,一个为官,一个为匪,你若是不听话,那我就……”

    “如何!”

    “把你绑回去,狠狠欺负!”玉漠邪说得毫不隐晦,听得烟落尘白眼直翻,也听得暗处的奚沉脸上冰冷之意一片片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