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四百四十三章 炼化古剑
    东州炼体术的确强悍。

    眼下,三头六臂与不灭金身相辅相成,修炼得进展神速。

    只要给他时间,他很快就能修炼到第三境大圆满。

    届时,自己或许能一口气突破到筑基中期。

    只是,如果没有血神塔,这炼体术,只怕极难修成第三境大圆满。

    此次进入血神塔,是他第一次进入,也极有可能是他最后一次进入。

    强者之路,不是上前一步,便是退后一步。

    他身后站着的父母小妹,是婉儿、凌烟,他不能退。

    薛鹏要紧了牙关,忽然冲向了那柄古剑。

    看到薛鹏的动作,铁琴脸色一变。

    “诶呀,这个大曌人不想活了。”一旁的铁音惊呼出声。

    “完了完了,姐姐,这个大曌的绵羊如果变成一金人,到时候城主会不会找爹算账。”

    “然后爹,又来找我们两个算账?”铁音担心地说。

    “真是胡闹。”铁琴眉头一皱,身影闪动,与薛鹏之间的距离快速逼近着。

    “大曌人,你若太过靠近古剑,你就会变成一堆金属。”

    薛鹏理也不理,此时他距离古剑只有十丈之遥。

    转眼,他迈出一步,距离古剑只有五丈。

    这一刻,薛鹏只觉体内的金元篇几乎要脱离他的控制。

    在他的周围,金元潮水一般,汹涌澎湃冲击着他的身体。

    金元篇运转到了极致,薛鹏体内,白色的金元长河狠狠撞击到虚空那无形的壁垒上。

    轰!

    薛鹏浑身剧颤,嘴角溢出了丝丝血津。

    “该死!”薛鹏心骂,如果不是铁琴、铁音两姐妹追他甚急,他完全可以慢慢靠近。

    忽然靠近,那强横的金元冲击得他身体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大曌人,不要再前进了。”铁琴惊呼出声,身影更快向前掠去。

    薛鹏却丝毫不停,要紧了牙关,继续向前冲去。

    距离古剑只剩五丈距离,强大的金元,让他难以靠近。

    薛鹏将一身的法决运转到了极致。

    十息后,他距离古剑不足一丈,伸手抚向古剑。

    “不要摸。”铁琴瞳孔一缩,身影连闪抓向了薛鹏的手掌。

    几乎同时,两人的手,同时挨上了古剑的剑锋。

    那剑锋无比锐利,刚一接触,两人手掌顿时被划破了口子。

    鲜血滴落在了古剑上。

    嗡嗡嗡!

    忽然间,一阵尖锐的破空声传来。

    海量的金元瞬间顺着两人的手臂涌入两人的体内。

    两人的手臂,几乎在一瞬间化成了金属。

    这种变化,由两人的手臂窜向两人的整个身体。

    几乎同时,薛鹏体内金元篇完全脱离了控制。

    金元篇按照一个特殊的轨迹运转了起来,漫天的金元化作一柄柄利剑,刺向了他体内的虚空壁垒。

    轰的一声。

    那个壁垒终于被刺破了。

    薛鹏体内世界骤然多了数不尽的金元。

    白色的金元凝成实质,成一个个金属颗粒,从半空中降落下来,形成了一场金属雨。

    薛鹏体内世界的老青惊吼连连,被逼得他不得不再度靠近那古灯化成的太阳光团。

    炽热的温度将席卷而来的金元流纷纷融化。

    火克金。

    古灯内的火油开始猛烈燃烧起来,一股股炽热的气息炼化着薛鹏体内的金元。

    此时在薛鹏身外。

    铁琴一脸惊惧。

    她的整条手臂都化成了金属,正在向着胸口处蔓延。

    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稳定下来。

    背后那古剑虚影再度浮现。

    古剑足有数百丈大小,极为虚幻。

    凝出这道剑影,铁琴体内的金元迅速被消耗。

    那些侵入体内的金元,在她的引导下,朝着那古剑的虚影涌去。

    一时间,让她借用这个不是法子的法子,算是缓解了一下体内的状况。

    “大曌人,难道你宁死也不愿跟我回去,这到底是为什么?”铁琴眉头皱起,看着薛鹏。

    薛鹏却没有铁琴这么幸运,那金属一层层覆盖了他的皮肤表面,最后,将他化作了一个金人。

    “诶,这下自己该如何与伯父交代?如何与琪琪格交代啊?”铁琴心中十分后悔,早知道这个大曌人如此冲动,她不该逼之甚急。

    然就在此时,原本插在大地之上的那柄古剑忽然剧烈颤抖了起来。

    嗡嗡嗡!

    那轰鸣声越发剧烈起来。

    大地也跟着剧烈颤抖着。

    轰!

    一劈山裂石的声音响起。

    大剑开始缓缓拔出了地面。

    转眼间,大剑已漂浮在半空。

    此时众人方才看清楚,这古剑只有一半,剑的前段却已断掉了。

    巨大雪白的古剑表面浮现了血纹。

    此时血纹不断闪烁着,四周的金元不断被其吸入体内。

    而此时,古剑顶端的那只大白猫的身体也浮现了道道的血纹。

    大白猫忽然嘶吼了一声,随后古剑传来更为巨大的吸力。

    铁琴只觉手臂上的金元正在快速退去,而那些涌入到她剑体内的金元,连带着她本身的金元都在也被快速吸走。

    铁琴脸色剧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此时,薛鹏体表的金元在快速消退,露出了他本来的面容。

    他内的强横的金元也在快速流入那剑体之中。

    薛鹏缓缓恢复了过来,便见四周的金属人像纷纷化作了粉末,其体内的金元,早已消失得干干净净。

    而他自己的体内澎湃要冲毁他身体的金元,也在快速流逝着。

    薛鹏长出了一口气,自己这一条命,算是没有丢。

    薛鹏快速镇定了下来,抬头望去。

    吸收自己体内金元的是那柄古剑,可之前,那柄古剑,明明是散出金元给他,或者说东州修炼者吸收的。

    可现在为什么会忽然吸收四周的金元呢?

    薛鹏一看,四周东州修炼者脸色难看,正在竭力运转金元篇,不让自己体内的金元流失。

    薛鹏又抬头看向古剑上方那白色大猫。

    那大猫正用一种冰冷的目光,看着自己等人。

    “老小子,别再让那个剑灵吸了,再吸下去,我们都得玩完。”青蛟急促的声音响起。

    “剑灵?”薛鹏不明所以。

    “就是那个大白猫,该死,这剑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孕育出剑灵?”青蛟怒骂着。

    “现在不是他把你吸干,就是你把他炼化。”青蛟嘶吼着。

    薛鹏心中一动,嘴角微微翘起,将体内一股股火元输入到金元之中,注入向了那神秘的古剑之内。

    薛鹏注入的是白色的火元,这种火元极为强悍。

    随着大量的注入其中,古剑上的大白猫发出一声愤怒的惊吼。

    那柄巨大的古剑也缓缓坠落了到了地面。

    轰!

    断剑再度插入地底。

    “好机会。”虽然不知道这骨剑是什么玩意,但如果能将之炼化。

    想到这里,薛鹏身子高高跃起,肉翅振动,飞向了古剑剑柄,心中道:“老青,一会你收拾那个剑灵。”

    “我不去,我怕这古剑的气息。”青蛟怒吼连连。

    这个古剑邪异得很,它怕被这古剑给吞噬了。

    “你含着那盏古灯去。”薛的声音响起。

    “什么古灯?”青蛟不禁道。

    “你看好了。”薛鹏声音落下,便见薛鹏体内世界那个大太阳的光芒缓缓收敛了起来,露出了那盏古灯。

    “原来这是一盏古灯。”青蛟刚一靠近,炽热的火元烫得它惊吼连连。

    “人类,你想害死我,我这玩意,我能含着么?”青蛟怒道。

    薛鹏眉头一皱:“这古剑交给我,那剑灵,你想办法。”

    话音落下,薛鹏落在古剑的剑柄上。

    不灭金身运转了起来,三头六臂神力施展。

    此时他周身已有六条手臂。

    六条手臂紧紧抓住了古剑剑柄,体内强横的火元涌入古剑之中。

    古剑周围泛起了白色的火焰,煅烧着剑体。

    白色大猫惊吼连连,想要靠近薛鹏。

    可此时薛鹏神力大增,能调用的火元是之前的十数倍。

    炽热的火元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从他体内涌出。

    大白猫周身缭绕着浓郁的金元,一靠近薛鹏便被火元融化。

    “老青,再不出来,我可要念咒了。”薛鹏催促道。

    “早晚被你给害死。”青蛟怒骂一声,紧跟着从薛鹏的体内窜出。

    三十丈的青色火蛟扑向了大白猫。

    大白猫有着古剑的维持,实力大增与青蛟激斗,丝毫不落下风。

    远方人便见,一大白猫与一青蛟在半空激战。

    一时间,金元四射,青焰如雨。

    大白猫的惊叫与青蛟的嘶吼声震慑四方。

    几乎所有的东州修炼者都看着一幕,神色格外凝重。

    “人类,快点,我要支持不住了。”青蛟怒吼连连。

    薛鹏六条手臂紧紧握着古剑。

    古剑传来大量的金元抵挡着他炼化。

    好在这金元中,有不少是他体内的金元,对他的有着亲和,让这种冲击缓慢了些,否则他早就支撑不住了。

    而此时,一条血线正在从薛鹏的手腕不断在剑身上蔓延着。

    这条血线极细极细,每向下延伸一分,这巨大的古剑便被炼化一分,也变小了一分。

    古剑快速变小着,转变已从千丈变成五百丈大小。

    这古剑虽孕育出了剑灵,但剑灵此时已被青蛟缠住,古剑的主人似也早已死去,薛鹏炼化这古剑,方能如此轻松。

    这古剑在血神塔千百年,东州的修炼者都是想着用它来淬炼身体,从来没想过要将之炼化。

    东州修炼者不似大曌,大曌人人兴炼器一说,东州人的身体便是最好的武器。

    “那个人,他在干什么?”

    “不知道,不过古剑怎么变小了?”

    “那个人,该不会要将古剑收为己用吧?”

    “这,这不可能吧,几千年,好像从没听谁说过要收这古剑啊。”

    “是啊,就算收了,有什么用啊?”

    “不管他有什么用,这古剑,不是属于某一个人的,它是属于整个东州的。”

    “就是,如果他把这古剑收了,我们如何淬炼金元?”

    “不能让他收走。”

    下方众人呐喊着。

    铁琴已脱离了古剑的控制,退到了一旁。

    她背后凝聚的剑影仍在,此时他可以出手杀了薛鹏,便可保住古剑不被这个大曌人取走。

    可若如此,这谁还能制住这古剑。

    她隐隐有种感觉,这古剑吸引这么多修炼者过来,是想要吸取他们的金元。

    这个古剑,竟然已有灵智。

    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只怕整个第四层的修炼者都要丧命在这古剑之下。

    是任由这个大曌人将这古剑炼化,还是杀了这个大曌人,然后他们再被这古剑所杀?

    铁琴迟疑时,半空中异变再生。

    古剑忽然荡漾出一道雄浑的金元。

    “姐姐,闪开。”铁音首先察觉,大吼了一声。

    铁琴出于对妹妹的信任,想都没想,身影扇到一旁,以剑体挡在身前。

    下一刻,剑体迸射出无数道金元。

    一道道金元都仿若是一道白色箭矢。

    一时间,漫天漫地都是箭矢,仿佛一阵大雨。

    而那些躲闪不及的东州修炼者,顿时被金元洞穿,死伤大半。

    铁琴窜到铁音身旁,夹起铁音,快速离开这里。

    薛鹏首当其中,身被十数创。

    胸口、大腿都流出了鲜血,伤势严重。

    哇!

    薛鹏口中吐出了一口鲜血,喷在了古剑上。

    “好你个小杂种。”薛鹏紧咬牙关,怒吼一声,拼了命的运转灵决,继续炼化起来。

    方才催动了那一击,大白猫气势一弱,青蛟趁机卷住了大白猫的身体。

    大白猫怒吼连连,催动金元。

    大白猫之前似乎隐藏了实力,此时它喷出的金元直接将青蛟的身体射穿,身体都凝成了金属。

    青蛟怒吼连连,硬生生卷着大白猫,最后撞向了薛鹏的胸口。

    “人类,快念咒。”

    薛鹏心中一动,“老青,对不起了。”

    不知名的咒语响彻薛鹏体内世界,好似响在远方天际,又好似就在耳旁响起。

    杳杳无踪迹,不知其来,不知其终。

    一道道奇异的符纹自半空浮现,散出的青光照在青蛟与大白猫的身上。

    青蛟大白猫的身体顿时冒出黑烟,疼得青蛟惊吼连连,大白猫发出凄厉的惨叫。

    一道道符纹印刻在青蛟与大白猫的身上。

    终于,薛鹏有了那种感觉,他可以决定大白猫的生死。

    死!

    一个念头浮现。

    那原本印在大白猫身体上的符纹陡然散发出强烈的光芒。

    轰!

    大白猫的身体炸得粉碎,已死得不能再死。

    紧接着,薛鹏便感觉到,掌中古剑那种抵抗的力量急速下降。

    转眼间,古剑只有百丈。

    再过几息,古剑只有十丈。

    片刻后,这柄断掉的古剑只有两尺两寸。

    随着功法运转,这柄古剑没入到了薛鹏的体内,插在了他体内世界的大地上。

    此时青蛟气息奄奄躺在地上。

    周身的火焰早已熄灭了,浑身只剩下了灵魂体,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覆灭。

    “该,该死的人类,这下你满意了吧。”青蛟气若游丝地怒骂着。

    “老青,谢谢了。”薛鹏由衷地感谢道。

    “为了感谢你,我将镇魂诀交给你吧。”

    “镇魂诀?”青蛟不明所以。

    “对你凝练魂魄有好处。”薛鹏缓缓道。

    镇魂诀,是薛鹏给那不知名的古决起的名字。

    他每念一次镇魂诀,他的魂魄变会凝固一分。

    可他每念一次,青蛟就受一次伤。

    他想看看,让青蛟修炼镇魂诀后,是否能抵住一些镇魂诀的威力。

    否则,那就只能让青蛟出来住了。

    不过,吸收不到自己体内的火焰,这个老青肯定会不愿意的。

    说着,薛鹏将那不知名的古决的十分之一讲了出来。

    青蛟念动了起来,便感觉到四周有一种温柔的力量,让他的灵魂快速恢复着。

    青蛟大喜,不再理会薛鹏,快速修炼了起来。

    而此时薛鹏再度念起了镇魂诀。

    这一刻,青蛟发出了一声怒吼。

    “人类,你想干什么?”

    “呵呵,误会误会,不是有意的。”薛鹏呵呵笑了笑,看来,就算青蛟修炼了十分之一的镇魂诀,还是抵不住啊。

    那柄断掉的古剑被炼化后,薛鹏感觉到,这古剑与寻常的灵剑很是不同。

    这古剑与他显得十分的亲切,甚至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握着他自己凝出的骨剑一般。

    薛鹏心中一动,那断剑已握在他的掌中。

    他能够清晰感觉到,这古剑之中有着十分强大的金元。

    只是那种金元,此刻他还调用不了。

    短暂的时间内,他只是粗浅的炼化了,若想完全炼化,所需要时日太长。

    而且以他的实力,只怕还难以完全炼化。

    薛鹏收起了断剑,朝着青云梯走去。

    而就在此时,天空忽然浮现了紫气。

    一股浩瀚的力量席卷过整个血神塔。

    血神塔外面,两个老者脸色大变。

    血神塔再度颤抖了起来,周遭紫气开始向外冒出。

    紫气幻化出那人的身影。

    那中年人放声大笑着,“哈哈哈,不知道是谁解开了封印,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两名长老周身血光涌动,浩瀚的血力注入到血神塔之中,血神塔周遭的紫气缓缓被逼了回去。

    两个长老神色凝重,吩咐一旁的弟子道:“图文,敲响神钟。”

    “师傅,敲几声?”

    “敲,九声吧。”那弟子闻言脸色大变,当即道,“是。”

    弟子慌忙退了出去。

    其中一个长老不禁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血神塔会变得如此不稳?”

    “难道,封印真的被揭开了?”

    “这怎么可能?”

    “那封印可是老殿主亲自设下的?”

    “事实如此,我们准备重新祭炼血神塔吧。”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

    “这种情况你也看到了。”

    “诶!”其中一名长老叹了口气。

    “图勒,你过来。”

    “弟子在。”一名赤着上半身的东州汉子走了过来。

    长老缓缓道:“你要记住,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城主铁木黎,和大将军铁木合知道,你不要让为师失望,清楚了吗?”

    “弟子明白。”那东州汉子道:“我这就去追。”

    东州汉子退了出去。

    “诶,你是让图勒去报信吧。”

    “胡说,我刚才说得,难道你没有听清楚么?”

    “不是最好,我已下令,任何人不得出血神殿一步。”

    “你……。”

    “怎么?难道我猜对了,你确实是让图勒去报信了?”

    “哼……自然是没有。”

    那长老冷哼一声。

    血神殿院落内,图勒快步朝着外面走去。

    路过门口时,两名血神殿的血侍挡住了图勒的脚步,“图勒,你不能出去。”

    图勒看着两人道:“扎亚尔,扎亚木,你们怎么连我都拦?”

    扎亚尔、扎亚木两兄弟相视一眼,苦笑道:“长老有命,任何人不准外出,尤其是你。”

    “什么意思?”图勒脸色大变,“难道长老以为我会叛出血神殿么,是哪个长老下的命令?”

    “是,萨哈长老的命令。”身材较为高大的扎亚尔缓缓道。

    “图勒兄弟,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你不要让我们兄弟为难。”

    “可是我是奉图雷长老的命令出去办事。”

    “如果耽误了图雷长老的大事,是你的罪过,还是我的罪过?”图勒冷哼道。

    “这……。”两人面露难看色。

    图勒是图雷长老的亲侄子,他们可是不敢得罪的。

    可若放走图勒,到时候萨哈长老怪罪,他们同样吃罪不起。

    无论哪边的怒火,都不是他们兄弟能承受得起的。

    “还不给我让开。”图勒冷哼一声,便要冲出去。

    “算我的。”这时一个宏亮的声音响起。

    “萨虎?”图勒眉头一皱,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大汉。

    “萨虎,你什么意思?”

    萨虎大嘴叉一扯,缓缓道:“我的意思很简单,萨哈长老说了,任何人不准离开血神殿一步。”

    “哼,萨哈长老的命令是命令,难道图雷长老的命令就不是命令?”

    “今天,无论是谁,都别想拦着我。”

    图勒面色一沉,周身血气开始剧烈翻滚起来。

    “图勒,你想动武?”萨虎周身也泛起了血气。

    “非是我想动武,实在是你们萨家欺人太甚,萨虎,把路给我让开,你们萨家,还没有权利命令我们图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