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四百四十二章 为什么不能好好谈谈
    薛鹏遥遥望去,便见在这里唯一一片雪白的大地之上,插着一柄巨剑。

    那巨剑一半插入地底,剑柄那一半则留在地面上,却仍有千丈之高。

    剑身是白色的,雪白雪白,仿佛便是雪雕琢而成的一般。

    千百年来,它便一直耸立在这里。

    虽经风雨侵蚀,日月消磨,剑身依旧完好,光彩夺目。

    古剑剑柄上,那只大白猫正蹲坐在那里,低垂着大脑袋,望着众人。

    薛鹏看向古剑,也看向了众人。

    便见以古剑为中心,四周有不少的东州修炼者都朝着这古剑迤逦前行。

    薛鹏身影连闪,到了一名东州修炼者身旁道:“这位兄弟。”

    “干啥?”那东州修炼者回头瞪了薛鹏一眼。

    “呵呵。”薛鹏一笑,“这位兄弟,敢问你们都是朝着那柄古剑前行么?”

    “废话,你眼瞎么,不会自己看啊?”那东州修炼者不耐烦地道:“去去去,别耽误我修炼。”

    “这位兄弟,这如何修炼啊?”薛鹏厚着脸皮继续上前询问。

    “我说你是不是东州人,竟然连这都不知道?”

    “呵呵,还请大哥不吝赐教。”

    “什么?”

    “请大哥教我。”

    “烦死了,我告诉你,越是靠近那柄古剑,体内的金元篇运转的便越快,凝练的金元越凝练,好了好了,都告诉你了,快滚吧。”大汉骂了一句,继续一步一步前行。

    “呵呵,多谢。”薛鹏拱了拱手,开始朝着古剑的方向狂奔。

    大约半个时辰,薛鹏距离古剑差不多只余千丈。

    薛鹏仰头,看着那高耸入云的古剑,心中赞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能够挥动这样的古剑呢?

    此时薛鹏也感觉到体内的金元篇运转极其迅速,即便他不主动运转,金元篇也会自行运转。

    四周的金元不断被他吸入体内,转化成本身的金元。

    薛鹏将一颗血丹吞下去,开始炼化着,同时一步一步朝着古剑走去。

    体内的金元越来越雄浑,金元组成一道道白色长河,在他的体内撞击着某处空间。

    薛鹏体内,这里的空间充斥着浓郁的金元。

    不过这些金元还远远足以再次冲破壁垒,让他的金元篇大成。

    薛鹏再行五百丈,距离古剑只剩五百丈。

    此时薛鹏已感受到,金元的运转开始逐渐脱离了他的掌控。

    在场的大多数东州修炼者都停在了这个位置。

    薛鹏不远处,一个东州修炼者看薛鹏还向前,不禁赞叹道:“大兄弟,好实力,好勇气啊!”

    “兄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薛鹏不明所以,开口问道。

    那人也是一愣,不禁道:“难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该知道什么么?”薛鹏问道。

    “原来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那人失笑,指着前方道,“看到他们没?”

    “他们?”薛鹏看去前面有几个人,当下回道:“看到了,那几个人走得倒是挺远的。”

    “我说得不是他们,我说得是那些形似人类的金属,你看到了吗?”那东州修炼者道。

    “形似人类的金属?”薛鹏再度看去。

    那东州人没说,他倒是美怎么注意,此时便见距离他不远处,在古剑三四百丈的位置确实有着不少的金属。

    不过很多都已残缺,但几个还完整,保持着站立或者坐着的姿态。

    “看到了,怎么了?”薛鹏不明所以问道。

    “呵呵,怎么了?少年人如果我告诉你,他们曾经也都是人呢?”那东州修炼者开口道。

    “他们,曾经都是人?”薛鹏瞳孔骤缩,看向那东州修炼者道:“可是,那些明明都是金属啊。”

    “是啊,现在他们都已经成为金属了,可在几十,甚至几百年前,也都是东州的翘楚。”东州人叹了一声。

    “那他们,怎么会……。”薛鹏没有说出口,但他的意思已很明白,他们怎么会变成一坨金属。

    “诶,这世间的事,有好的一面,他就有坏的一面。”

    东州修炼者叹道:“这古剑固然能够帮助炼体修者凝练金元,可若是一时不慎,失去了对金元的控制,而由这古剑主导你功法的运转,你便会变成一块块金属。”

    薛鹏闻言心中大凛,指着远方的一片金属道:“难道,那些曾经都是人?”

    东州修炼者看去,不远处,有着一坨坨的金属,他摇了摇头道:“不,那些不是人,只是金属。”

    薛鹏松了口,如果那些也都是人,那这就太恐怖了。

    “少年人,修行之路切莫贪心啊!”那东州修炼者教导着薛鹏。

    “多谢兄长相告,不过我我觉得自己没有问题。”薛鹏拱了拱手,继续向前走去。

    “诶。”那东州修炼者看薛鹏不听劝,只得摇头暗自叹息。

    “淹死会水的,烧死玩火的,那些化作金属的都是那些自命不凡的人。”

    东州修炼者不再劝,而是开始修炼了起来。

    薛鹏快速运转着不灭金身,在他威力巨大的心火灼烧下,外部的金元都化作了他的金元。

    体内的金元快速壮大起来,其速度之快,是之前的数倍。

    血丹快速消耗着,四方的金元疯狂涌入体内。

    许是他的心火足够强大,直到现在,薛鹏还没有金元脱离束缚的感觉。

    薛鹏距离古剑只余一百丈,在他身旁,便伫立着一尊高大的身影。

    这人已化作了金属,不过他双手仍旧拄着大剑,凝视着前方的古剑。

    他的表情仍旧徐徐如生,嘴角微微张开,抬着头,双眸凝视着古剑,一脸肃穆。

    一路走来,他看到了太多的东州修炼者死在修炼的路上。

    相比大曌的温馨,东州这一片土地仿若放在烈火上炙烤。

    唯有强者,这种强是要肉体与精神同样的强大。

    面对危险时,他们有着强大的力量保护自己。

    面对诱惑时,他们能够谨守心神,不被诱惑蒙蔽双眼,审时度势,思进退。

    这样的人物,要么不出世,出世必是一方豪杰。

    薛鹏暗叹一声,继续前行。

    心火距离燃烧着大量的金元被炼化,这些金元组成的白色长河一次次撞击着虚空中那无形的壁垒。

    整个空间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青蛟眉头皱得老高,心里怒骂:“连修炼都不好好修炼,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远方,一只大鸟飞来。

    大鸟上铁音脸上还有一片酡红,铁琴见了不禁有些气道:“酒好喝么?”

    “啊?什么酒,姐姐,你再说什么啊?”铁音低着头,一双大眼珠乱转着,不敢去看铁琴的眼睛。

    “还跟我装蒜,那酒那么厉害,以你的修为,到现在酒劲还没散去?”铁琴道。

    “姐姐,你别说,这个酒的劲儿还真是够大,而且我喝了之后,感觉到身子十分舒服,体内的暗伤都消散了不……少……。”说到这里,铁音方才反应过来,自己诈了。

    “说啊,怎么不说了。”铁琴盯着铁音。

    “呵呵,姐姐,你不要罚音儿好不好,都是铁寒大哥,是他蛊惑我的,是他说这酒水有修复暗伤,提升修为的作用。”

    “姐姐,你知道的,我一直想提高修为,然后好能帮助姐姐,不让姐姐你一个人这么辛苦。”

    “现在咱们东州局势危及,我也想为东州出一份力,姐姐,这次你原谅我好不好。”铁音撒娇道。

    “你啊你,真是拿你没办法,我才说一句,你看看你说了多少句。”铁琴道。

    铁音一吐舌头,撒娇道:“我就知道姐姐对我最好了,姐姐肯定不会罚我的。”

    “哼,少来,眼下到了第四层,你也该好好磨练磨练你的剑体了。”

    “这次你必须靠近古剑十丈以内。”铁琴出口道。

    “姐姐,你开玩笑呢吧,姐姐,我的剑体还没大成呢,靠得太近,我怕我会变成金属。”铁音眼泪巴巴继续说着:“姐姐,你也不想你可爱的妹妹,变成一坨金属吧?”

    “放心,姐姐我会在你身旁看着你的,如果有什么异样的情况,我会及时救下你的。”

    铁音脸色一苦,她不禁怕变成金属,更怕金属侵入体内那种又疼又痒的感觉。

    那个时候,他就感觉由内自外,有着数不尽的毒蚂蚁在啃食撕咬她,那种滋味,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尝了。

    铁音打了一个哆嗦,偷偷瞄了铁琴一眼,随后一拍大鸟。

    紧跟着,铁音纵身跃下,然而下一刻,一只纤纤细手拎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扔到了鸟背上。

    “小妹,你这是打算去哪啊?”铁琴缓缓道。

    “呵呵,姐姐,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去找那个大曌人。”铁音呵呵笑道。

    说到大曌人,铁琴的脸色微微变了,不知道那个大曌人藏到了什么地方。

    之前铁音还能感应得到,可进入这第四层,连铁音都很难感应,难道是距离太远了么?

    “大曌人固然要找,不过你的修炼也不能落下,这件事就这么定了。”铁音道。

    铁音一脸的苦涩,却又无能为力。

    “好吧,都听姐姐的。”铁音无奈道,她就算想不听,她也办不到啊,她的姐姐会抓着她,将她扔过去的,那不如自己走过去。

    薛鹏继续朝着前方走着,磅礴的金元疯狂涌入他的体内,在他接近古剑五十丈时,忽然金元篇运转急剧了起来。

    他体内的白色金元长河,狠狠撞在空间壁垒上。

    轰隆一声巨响!

    空间壁垒被撞破,大量的金元从空间壁垒蜂拥而出。

    海量的金元冲刷着薛鹏体内的世界,青蛟微微凝眸,周身泛起了青焰,抵挡着金元。

    可是很快他便支撑不住了,飞向了虚空之中的那盏古灯。

    古灯散出的火焰将金元驱散,青蛟微微松了口气。

    同时心中怒骂不已:“该死的人类,冲击境界时,能不能先说一声。”

    它骂了几句,同时心里暗自惊叹,明明只是一个人类,为何体内会拥有如此浩瀚的力量。

    如果他能够将这些力量都涌出来。

    青蛟打了一个哆嗦。

    这般看来,自己跟着这个人类,似乎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感受着体内浩瀚的金元,薛鹏嘴角微微翘起。

    现在金元篇算是大成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铁琴的对手。

    便在此时,远方忽然传来一声惊呼。

    “大曌的绵羊?”这惊呼十分娇脆,疑惑声中带着阵阵的惊讶。

    薛鹏回头看去,正见铁琴、铁音两姐妹联袂而来。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够倒霉的。”薛鹏急忙呼唤体内青蛟道:“老青,你出手的时候到了。”

    “我说了,这里我不敢出来。”

    “我的火元,根本承受不住这古剑释放出的金元。”

    “只要我出来,承受不了太久变会被金元绞杀。”青蛟神色凝重道。

    “那,该如何是好?”薛鹏也不认为,现在的自己就能跟铁琴叫板。

    他之前说自己金元大成能与铁琴一战,那得是有青蛟的帮助。

    现在青蛟出不来,他可没有心思跟铁琴战一场。

    “呵呵,原来是铁琴、铁音两位姐姐。”薛鹏笑着道。

    “我呸,谁是你姐姐,你这个该死的大曌人,今天我是不会放过你的。”铁音之前可是讨厌死了薛鹏,不过现在看到薛鹏如见救星,她心里高兴极了。

    “姐姐,我修炼的事先放到一边,这次撞到这个大曌人,我们一定要抓住他。”铁音兴冲冲地说着,心里却哈哈一阵大笑:“太好了,终于可以不用修炼了。”

    “该死的大曌人啊,这次多亏了你及时出现。”

    铁琴如何不知铁音的心思,不过她这话说得没错,现在遇到了这大曌人,就决然不能让他跑了。

    铁音周身血气涌动,一柄白色骨剑落在她的掌中。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大曌人,在这里,我的剑气威力将成倍激增,束手就擒吧。”铁琴上前一步,剑指薛鹏。

    薛鹏嘴角抽了抽,呵呵笑道:“两位美女姐姐,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何必苦苦相逼呢?”

    “我赔,你这个该死的大曌人,你之前还叫我那什么人来着,怎么就无冤无仇了,要我说,我们的仇可大了去了,今天,姑奶奶我非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姐姐,你在一旁看着,看我如何教训这个大曌人。”

    铁音闻言点头道:“也好。”

    反正这个大曌人是跑不掉了,多让妹妹磨炼一下也好。

    “嘿嘿。”铁音嘴角一掀,掌中一柄粉红骨剑浮现。

    “大曌人,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看剑。”铁音一剑挥动,在这里,竟然有破空声传来。

    一剑挥出,引动四周金元,原本铁音至多能舞出九九八十一道剑影,可在这里,他生生舞出了三百六十道剑影。

    放眼望去,天空尽是剑影,兜头朝着薛鹏笼罩了下来。

    薛鹏深吸了一口气,王甲护住身体,金元密布全身。

    叮叮当当!

    一阵清脆的声响,漫天的剑影轰在了薛鹏的身上。

    薛鹏身上的王甲浮现细密的裂纹,不过终于是挡住了这一剑。

    “呦,变强了不少嘛!”铁音长剑高高举起,四散的剑影重新归于那粉红骨剑之中。

    骨剑长十余丈,随后朝着薛鹏的方向轰然斩下。

    薛鹏接连闪避,但已被锁定,难以逃脱。

    薛鹏只得扬起双臂,以不灭金身硬抗。

    薛鹏一咬牙,身子高高跳起,主动迎上了这一击。

    他不能让这一剑蓄太多的力。

    见薛鹏竟然冲向自己,铁音也不再蓄力,一剑斩下去。

    轰!

    一声巨响,两者轰到了一起。

    粉红大剑被崩回去了。铁音发出了一声惊呼。

    而薛鹏整个人被强大的力量轰击得倒飞了出去。

    古剑似乎有着一种强大的力量,阻止着薛鹏靠近。

    终于在距离骨剑三十丈的距离,薛鹏的身形停了下来。

    不过他一停下来,那种无形的强大力量就瞬间消失了。

    铁音看了看自己的骨剑,又看了看薛鹏,眼中露出诧异色。

    “你这个大曌人,竟然挡下了我的一击?”铁音有些不可置信地道。

    要知道,在这里,他的攻击可是有着大幅度提升的啊。

    一旁的铁音也是脸色难看。

    看着薛鹏的金身,缓缓开口道:“看来,你的不灭金身终于入门了。”

    “我说两位小姐姐,大姐姐,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坐下来心平气和的好好谈谈呢?”

    此时薛鹏体表的金身被砍出了一条深深的口子,体内也是气血翻涌。

    方才那一击,他也不好受。

    面对这个实力差上一大截的铁音他尚且不是对手,更不要说铁琴了。

    眼下还是说些软话的好。

    能拖一会是一会,不灭金身恢复力极强,即便说不通,也能恢复以上之前的损伤。

    “就算你再拖延,又有什么好拖延的。”

    “在这方圆数百里,我都能调动这里的金元,你是跑不掉的。”铁琴此刻也不急着抓薛鹏,她要问出心中的疑问。

    “我听说,你的血脉只有三寸,这应该不是真的吧。”

    “是真的,我的血脉确实只有一寸。”薛鹏点头道,此时他的伤势已经恢复。

    四周的金元大量涌入体内,再次冲击着他体内虚空之中的无形壁垒。

    轰隆隆!

    薛鹏体内轰鸣不断。

    想要应付铁琴,他需要更为凝练的金元。

    眼下唯一的办法,便是再冲破壁垒,让更加凝练的金元涌出。

    铁琴对此视若未见,她知道薛鹏想要突破障碍,要拖延时间。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所说的一定都会是真话,以为一旦他说假话,这种拖延便会被打破,到时候,他只有被擒而已。

    一直以来,他以为这个大曌人用什么手段隐藏了自己血脉。

    所以才骗得城主放他进来。

    “你在说谎。”铁琴面色一沉,血气翻涌,掌中骨剑释放出锐利的气机。

    “我没说谎,我可以对天发誓。”薛鹏苦笑道。

    “哼,你这个大骗子,你之前还跟铁寒大哥发誓呢。”铁音怒道。

    “那个,诶,我怎么说你们才信?”

    “你这个大骗子,如果你的血脉只有三寸,你根本不可能进入第二层血神塔,你现在却进入了第四层,而且通过的都是云上桥,你觉得我们会相信你们,你这个大骗子,你这个长者两个脑袋的大骗子。”铁音怒道。

    此时铁琴浑身忽然一颤,看向薛鹏的化身,他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当下开口道:“难道,是他的血脉很低,但他的化身血脉却很高?”

    想到这儿,铁琴浑身打了一冷战。

    “大曌人,交出你化身的修炼方法。”铁琴眼中杀机浮现。

    薛鹏闻言脸色一变,这个铁琴好生敏锐,她竟然想到了这一步。

    眼下,已再无拖延下去的可能了。

    薛鹏深吸了一口气,三头六臂神通使用出来。

    雄浑的神力在体内流转,五条手臂,四条手臂持着骨枪,一只手臂持着骨剑,不灭金身再度凝聚王甲,看向铁琴道:“来吧,就让你我之间,到底还差多少。”

    “不自量力。”铁琴冷笑一声。

    掌中骨剑挥出,化作六六三十六道剑影。

    这是铁琴第一次使用这样的剑气。

    剑影数量虽然不多,但每一道剑影都格外凝实,仿佛真的骨剑一般。

    三十六道剑影没一道都足有数丈大小,普天盖地而来,夹杂着剑气似要绞杀一切。

    单单威势,便比铁音三百六十道剑影都要强横太多。

    薛鹏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铁音的强悍,他是十分清楚的。

    终于,第一道剑影到来,轰在了他的骨枪上。

    砰砰砰!

    十数道骨剑砍在骨枪上。

    咔嚓!

    终于薛鹏的两个骨枪断裂了。

    铁琴剑影仍在快速落下。

    薛鹏瞳孔,匆忙闪躲。

    虽然躲开了数道,其余十几道剑影砍在了他的身上。

    王甲登时碎裂,不灭金身出现了一道道恐怖的伤痕。

    鲜红的血液流淌了出来。

    铁琴掌中骨剑轻颤,一道道剑影收回剑中。

    “大曌人,我已留手,否则此时你已是一具尸体,你远不是我的对手,看在城主的面子上,我允许你束手就擒,否则我只能把你打残了再抓你回去。”铁音看着薛鹏,神色傲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