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四百三十五章 渡劫
    血神塔第三层。

    天阴沉阴沉的,凛冽的寒风呼啸着席卷天地。

    云层中,一道亮芒闪现,云层亮了一亮。

    紧接着,一阵闷雷响起,若天鼓擂动,轰隆作响。

    哗哗哗!

    一阵细雨降落了下来,可被寒风一吹,顿时化作了片片的雪花。

    冷风如刀,切割着片片的雪花如牛毛粗细,洒在人的脸上冰冰凉凉。

    一阵风后,天地忽然变得寂静下来,雪却下得更大了,片片雪花有鹅毛般大小,天地间白茫茫一片。

    血妖已有六百年的修为,灵智已开。

    眉心处,独眼里,绿色的火光跳跃着。

    火光明灭不定,好似在昭示着它的生命也如这般,随时都会灭掉。

    而今天,将是一次重大的考验。

    他感觉到眼前这些人的气势都不弱,尤其是那射出带着青、玄二气的女子,其修为之深,实力之强,只怕不在它之下。

    它心里清楚得很,今天自己断无生机可言。

    既如此,它便要奋力冲一次,引动天雷劫。

    如果它渡劫成功,化为身为蛟,或可留得性命。

    血妖强行引动雷劫,诸人皆不敢靠近,唯恐被这天劫波及。

    不远处,铁真、铁音也停止了战斗。

    雷劫,在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一处阴霾,没有人敢轻易触碰这阴霾。

    即便强如铁琴,在时机未到来之前,她也绝不会轻易触碰这煌煌天威。

    铁琴仰头看向虚空,无形之中有大恐怖。

    她能够感受到,虚无缥缈的天,似乎对她睁开了一只眼,在紧紧盯着她。

    随着她血气释放,那种被盯着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如芒刺背。

    她清晰感觉到,在那双眼睛中,还蕴含着极为恐怖的力量,如果她稍微多放出一些血气,这种恐怖的力量变会倾泻在她的身上。

    铁琴收起了全身的血气,压着自己的气息,那种被盯着的感觉却也没有消失。

    “看来,自己要早作准备了啊。”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她已被天盯上了,很难再藏了。”铁琴幽幽一叹。

    薛鹏可是见过雷劫的威力,当日只是一道拇指粗细的雷劫,击在筑基大圆满的傀儡身上,几乎瞬间就将之灭杀了。

    不要试图挑战天威。

    即便他修有雷法,对雷有着天然的抗性。

    这是薛鹏对自己的警告。

    四周寂静了下来,东州修士纷纷退开千万丈,将这一片空地留给血妖。

    此时此刻,他们所能做的唯有等。

    等待血妖葬身雷劫之下。

    亦或者血妖在雷劫中活了下来,不过那时,也正是这血妖最为孱弱的时候,是他们出手掠夺血丹最好的时机。

    那时的血丹,是蛟的血丹。

    应是察觉到了危险,此地的数以百万计的各种血妖纷纷逃离此地。

    数不清的巴掌大小耗子一般的血妖从雪地窜出,潮水一般向着四方逃窜着。

    一些牛犊大小的血妖,疯狂挪动四肢,也在快速逃离这里。

    还有一些数十丈高的血妖,也都纷纷远离此地,怕被波及到。

    那血妖仰天发出一声怒吼,怒吼中带着一丝不敢与愤怒。

    如果不是这些人,它完全可以准备得再充足一些。

    不过,眼下,它只能接受着天雷的洗礼。

    云层中,不断有白芒闪现,轰隆声不绝于耳。

    一股强大的能量在云层中正缓缓汇聚着。

    没闪过一道亮芒,没想起一阵轰隆声,云层中的那能量便多了一分,那压力也大了一分,而血妖的生机就对应少了一分。

    血妖尽皆,要历一九雷劫,前后总有一道。

    但就是这一道雷劫,天下七成的生灵都失败了,葬身雷劫之下。

    不知这血妖,能否有幸成为那渡过雷劫,成为活下三成中的一员。

    天雷滚滚,云层越来越低,强横压力压得四方生灵大气不敢喘一口。

    在某个瞬间,天地间迎来了寂静。

    雪花在这一刻仿佛停止了飘落。

    风在这一瞬间停止了怒嚎。

    生灵在这一瞬间止住了呼吸。

    薛鹏等人的目光在这一瞬间也凝固了。

    在他们的眼眸中,唯一动的只有血妖。

    血妖身形高高跃起,口中的珠子冲向了天际。

    忽然间,一道亮白闪过,正中珠子。

    紧跟着,白色的光芒散开,最后充斥了他们的眼球。

    咔嚓!

    一声开山裂石般的响声传遍了方圆数百里。

    大地都在颤抖着,一阵疯狂席卷过来,将一些还在逃窜的弱小生灵卷飞了起来。

    一些实力低微的东州修炼者,直接被这股风吹飞了。

    薛鹏双脚牢牢抓着地面,凭借着王甲抵挡着这股冲击。

    其余人各展手段,抵挡着这股冲击。

    薛鹏侧目看去,便见远处一道亮白的光柱正在快速压着那血妖的血丹往下降。

    血丹的表面已浮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看样子,马上就要碎裂了。

    转眼间,血妖与那血丹被雷柱击落在地。

    轰隆!

    又是一阵巨响。

    地面又是一阵颤动。

    远方传来血妖凄厉的嘶吼声。

    随着时间流逝,这种声音越来越弱,越来越弱,最后消失于这天地间。

    片刻后,雷柱也消散了,天空云层中的能量耗尽,也缓缓的散开了。

    光芒投射下来,给这刚刚经历恐怖的生灵一丝温暖。

    众人纷纷看向雷劫的中心,此时哪里已有了一近百丈方圆的深坑。

    众人眉头一阵狂跳,只是一九雷劫便如此恐怖,他们这里九成的人只怕抵挡不下。

    那么三九、六九雷劫又该是何种威力呢?

    一时间,众人心底对雷劫的畏惧又多了一分。

    薛鹏见识过三九雷劫的威力,心境要比其余人强得多。

    他将目光投向那个深坑,也不知道那血妖死了没有。

    “这就是一九雷劫么?”铁琴攥紧了拳头,这样恐怖的威力,即便是她,活下来的机会也不会超过七成。

    “自己还要继续凝练啊。”铁琴目光投向了远处深坑,大步走了过去。

    那个大曌人什么时候都能抓,此时先看看那血丹还在不在。

    铁琴率先走了过去,其余人也反应了过来,一同走了过去。

    深坑上方,铁琴、铁音、铁言、铁真、巴雅尔、萨仁、薛鹏等人十余人,纷纷低头看去。

    便见在这百丈方圆的深坑内,一只庞大血妖的尸体横陈在那里。

    数十丈长的肉体出现了道道裂痕,冒着一股股的黑烟,带着一股焦糊味。

    那巨大的头颅,眉心处的眼眶黑洞洞的,里面一丝火焰都没有。

    “死,死了么?”上方,一人不禁道。

    “应该,死了吧,这么恐怖的雷劫,应该很难活下来。”又一人心有余悸地回道。

    “小心为上,不管它死没死,我们先给他补上几。”

    话音落,一道道骨枪、骨剑被众人投射出去,扎在了血妖的脑袋、身体各处。

    血妖毫无反应,众人心中一定。

    “看来是真的死了,不知道血丹是不是也被雷劫毁了?”

    “大叫找找,兴许没毁呢?”一人跳了下去,其余人也急急跟着跳了下去。

    铁言、铁真、铁音、巴雅尔、萨仁等人也纷纷跳了下去,开始寻找了起来。

    众人中,唯有两人没有跳下去,一人是薛鹏,还有一人是铁琴。

    薛鹏眼中青光连闪,与别人不同,他有着窥天眼,站在高处,更容易搜寻。

    铁琴站在原地,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薛鹏找了一圈,终于发现了一个婴儿拳头大小,散发着光的珠子。

    这个珠子不满了裂痕,但光芒稀薄,然而在血妖的体内,竟然还有一个珠子。

    “两个血丹?”薛鹏心底泛起了一丝疑惑,难道血丹被天劫劈成两半?

    不过下一刻,他脸色一变,一个人东州人正靠了过去,正要去捡那血丹。

    “血丹。”正在此时,那人旁边一人惊呼出声。

    刚要捡血丹的人脸色一变,心中暗叫:“该死,被发现了。”

    来不及多想,他一把抓起血丹,准备逃走。

    可就在他抓起血丹时,异变突升。

    血丹燃起了青色的火焰,那东州修炼者只一声惨叫,便被血丹上的青色火焰烧成了灰烬。

    青色火焰以燎原之势,瞬间席卷了整个深坑。

    一时间,深坑中惨叫连连,转眼间,这些惨叫声消失得干干净净,唯有铁真、铁音、铁言、巴雅尔、萨仁等少数修为高深的炼体修者退了出来,其余人等尽丧命在这青焰之下。

    与之同时,铁琴眼神一凝,一柄带着五色光滑的骨剑自他的右手食指指尖迸射而出,正中那血丹。

    遭此一击,血丹直接被小剑击出了数千丈远,不过却没有碎裂。

    吼!

    一声凄厉嘶吼自下方火焰中传来。

    轰隆隆!

    地面一阵颤动,青色火焰中,原本死去的血妖不知何时恢复了生机。

    从火焰中腾空而起。

    在众人的眼前,便见和血妖周身缭绕着青焰,身上的骨枪、骨剑被青烟烧得干干净净。

    其腹部的四个大包,越来越大,不多时便被撑破了,露出了四只爪子。

    “蛟,它竟然度过雷劫,化蛟成功了。”

    血蛟仰天怒吼,身体落在雪地上,四只爪子抓着地,四爪如飞,挪动身体,追向血丹的方向。

    很显然,刚才这血蛟是故意将蛟丹放在外面用来吸引东州的修炼者,目的就是为了一举消灭东州修炼者。

    它的目的算是达成了,方才的青焰烧死了十数名东州的修炼者。

    若不是铁音等数人修为强横,距离又远了些,这才幸免于难。

    不过它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小,蛟珠被铁琴一击击飞,若是它拿不回蛟珠,只怕也要横死当场。

    “杀了它,这个时候是它最弱。”

    “即便我们拿不到蛟珠,拿到一条血蛟的其他肉体部位也是好的。”

    “杀!”

    “杀了它啊!”

    场外剩下的东州修炼者扑向了远方的血蛟。

    此时血蛟浑身伤痕累累,纵然它在雷劫中幸存下来,身体正在转化,但毕竟伤势太重。

    阵阵的焦糊味仍不断传出,加上之前东州修炼者投出去的骨枪骨剑柄柄都刺在它要紧的部位。

    鲜血正顺着它的身体往下流,似用不了多久,不用东州修炼者动手,它自己就会流干鲜血而死。

    “大笨鸟,我们追。”铁音跳上了大鸟的背部,那大鸟振翅高飞,冲向了血蛟。

    “哥,送我一程。”铁真高高跃起,踩在铁言的肩头。

    “好。”铁言吐出一字。

    随后便见他浑身血气翻腾,肩膀一震,一股大力倒向铁真。

    铁真借力高高跃起,掌中骨鞭缠住了大鸟的屁股上的羽毛。

    唳!

    大鸟惊叫一声,回头张口一片火焰罩向铁真。

    “好一头畜生,看我拔光你的毛。”铁真一用力一拔,没拔动,再用力,一下就扯掉了一根鲜艳的翎羽。

    大鸟一声悲鸣。

    铁真放声大笑,“让你用火喷我。”

    长笑一声,铁真纵身便要飞向鸟背。

    这时铁音掌中骨剑挥动,幻化出九九八十一道剑影,铺天盖地朝着铁真网络下去。

    铁真挥动骨鞭,圈出了一圈圈的圈影,迎上了道道剑影。

    叮当叮当!

    砰砰砰!

    一阵的乱响,剑影与骨鞭击撞到一起。

    铁真被震得倒退了下来,铁音高声道:“笨鸟,快点飞,不要让这个矮子追上来,我们去抓那条小四角蛟。”

    大鸟羽翼扇动,羽翼下嘶风吟叫,其身躯直冲天际,射向远方血蛟。

    一时间,四周的东州修炼者纷纷朝着血蛟的方向追去。

    众人中,薛鹏却落在了最后,当所有人影都已老远时,他停下了脚步。

    眼中青光闪了闪,最后朝着原本战场所在奔去。

    他不知道别人有没有看到,不过在他的窥天眼中,却将这血蛟渡劫时的场景看得一清二楚。

    这血蛟能够渡劫成功,而且渡劫后竟然还有如此恐怖的战力,如果说,这其中没有什么猫腻,他断然不会相信。

    便在众人注意力都集中在血蛟时,他却以窥天眼查看了血蛟身体的那个蛟丹。

    与之前的相比,这颗蛟丹只有小拇指肚大小,不过却流光璀璨,不似之前的那个蛟丹支离破碎。

    一瞬间,薛鹏想到了一种可能。

    方才那个蛟丹会不会只是只剩一个坚硬的空壳了,而且真正的蛟丹则是那拇指肚大小的。

    薛鹏清晰看到,这血蛟的血肉凝成一条小血蛟,含着这颗小拇指肚大小的蛟丹钻入了地底。

    现在,东州那些人追去的,无论蛟丹还是蛟躯,都不过是一个空壳罢了。

    “还真是一头狡猾的血蛟啊。”薛鹏嘴角翘起了一丝笑意。

    这血蛟此刻想必已是无比虚弱,如果此时自己找到它,定能一举成擒。

    而找到这个无比虚弱的血蛟,对他来说好比探囊取物,再容易不过了,因为自始至终,他的窥天眼一直盯着那血蛟的动向。

    薛鹏身影连闪,奔向了之前的血蛟弄出的裂缝处。

    此刻裂缝内的绿焰都已熄灭了,只有一个深深的裂缝,里面一片漆黑。

    薛鹏纵身跳了下去,流风吹拂着脸颊,四周光线逐渐黯了下来,却有一股燥热传来。

    很快,薛鹏落双脚接触到了地面,他抬头看了看,此处距离地面大约三十几丈的样子。

    薛鹏又四处看了看,这里像是一处溶洞,入眼所见,有着不少的洞穴通道。

    原来,这血蛟早就为自己准备好了逃走的去路,只是它未曾想到,会遇到自己这么一个异类。

    有着窥天眼,他能够清楚看穿一切。

    薛鹏清楚看到,在千丈外,那条由血蛟精血化成的血妖,含着那蛟丹快速朝着底下蹿去。

    薛鹏一拳轰在洞口处,四周土石滚落,将这一处洞口完全封闭。

    同时肉翅一阵,以极快的速度追了过去。

    只有飞行,才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

    因为他很清楚,那些人在发现血蛟的肉体精华已失,蛟丹只是一个空壳后,很快就会追回来。

    他不知道那些人能否发现这里,如果发现了,没有人指路,他们怕是也追不上来。

    薛鹏振翅飞行,紧追那血妖。

    那血妖的速度极快,薛鹏纵然全力施为,短时内也很难拉近彼此的距离。

    转眼间,两天已过。

    地面上,铁琴一脸铁青地看着雪地上残破的蛟丹。

    只有硬邦邦的几片外壳,表面皆是皲裂的痕迹,表面倒是十分光滑,不过却一点血气之力也没有。

    轰!

    不远处,血蛟的庞大身躯终于不支,轰然倒地。

    整个蛟龙的身体迅速枯萎了起来,血气快速蒸发。

    最后化作了烧焦没有半点血气的尸体。

    一人一剑,轻易斩断了其骨。

    此时不禁铁琴脸色难看,其余人脸色也不好看,他们竟然被一条血蛟给耍了。

    “走,回去,它刚历雷劫,又舍肉身,它绝对跑不了太远。”一人怒吼一声,转身就往回跑。

    铁琴、铁音姐妹二人坐在大鸟背部,急速往回飞。

    一天后,姐妹二人便已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铁音。”铁琴看向了铁音唤了一声。

    铁音紧闭双目,周身黄色光芒流转,左手抚着空气,不多时她睁开双眼,指着堵死的洞口道:“在那里。”

    铁琴掌中浮现一柄骨剑。

    那骨剑呈五彩色,一剑挥出有五彩光芒流转,正中封死的洞口。

    轰隆一声巨响!

    堵死的洞口处山石飞溅,洞口显现了出来。

    洞口狭窄,大鸟飞不进去,铁琴、铁音二人跳了下来,迈入洞中。

    “铁音。”铁琴再度开口道。

    铁音再次感应,过了良久,她才指向一个方向道,“这边,我感受道了一股精纯的火元。”

    铁琴单手抱起铁音,周身泛起五色流光,射向洞中。

    此时在深处,薛鹏听见了轻微轰隆声,心知是东州人找到了洞穴。

    不知道是不是铁琴那个恐怖的女人。

    薛鹏心中想着,以更快的速度冲了向血妖所在。

    又飞行了一天终于他看到那血妖停了下来,不过里面的温度也越来越高。

    现在他也不知道深入底下多少丈了。

    又数个时辰后,地底的温度已是极高,即便有着王甲护体,他也觉热得慌。

    又行数十丈,眼前豁然开朗。

    这是一片极为开阔的洞穴,方圆少说数千丈。

    一阵热流从下方传来,薛鹏看去,下方不再是黑洞洞的,而是一片红得法紫的岩浆。

    咕噜咕噜。

    岩浆下方有黑色气泡冒出,薛鹏屏住呼吸,不敢将这些东西吸入体内。

    在这岩浆的上方,薛鹏看到了那条血妖。

    这里充斥着极为浓郁的火元,而那血妖正在快速吸收火元,它的身体以每息一尺的速度快速增长着。

    用不了许久,它失去的火元便能重新汇聚。

    再过数月,便可重新凝聚肉身,成为血蛟。

    薛鹏岂能让它如愿,肉翅一振,身话流光,冲向了血蛟。

    掌中四柄骨剑,齐齐斩向此刻只有九尺大小的血蛟。

    吼!

    血蛟发出一声嘶吼,吼声中充满了惊怒之色,它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人类能够尾随自己至此。

    九尺血蛟眼中跳跃着青焰,嘴角裂开,竟然口出人声。

    其声雄浑低沉,若中年男子。

    “人类,为何苦苦相逼?”

    “你们天生修炼数十年,便可度雷劫,成为一方修士。”

    “可我们妖,出生愚昧,机缘巧合才诞生灵智,吾从血蛇化蟒历三十年,从蟒化蚺历百年,从蚺化蛟又经五百年,前后六百三十年。”

    “此番我侥幸度过雷劫,天地尚且留我一命,为何你一定要置我于死地?”

    薛鹏见这血蛟竟吐人言,心中惊疑,缓缓收起了骨剑。

    他是第一次遇到会说话的血妖,不禁开口道:“都说妖每一次进阶,都会有着巨大的考验。”

    “天地雷劫是一处,你眼中的人类,包括我在内,何尝又不是天地给你的一劫?”

    “天地不仁,为了保证这个世界普遍生灵的生存,它会想方设法消灭那些强横的存在。”

    “你既然走上修行这条路,便应明白,这是一条不归路,在天,有雷劫容你不得,在地,有万千修者、生灵想要吃你的血肉,你若是强大,天地越是要毁灭你。”

    “这便是,天之道,损有余以补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