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尸骨
    鸿雁只觉体内痒痒的,那不知藏于何处的血脉散出了力量,反馈着鸿雁的身体。

    鸿雁此时感觉骨头一阵酥麻,她的手臂又能动了,她取出了一瓶蕴含血气的灵液吞入口中,开始修炼了起来。

    不多时,鸿雁的体表溢出了黑黄的杂物,她的骨骼变得更加的坚韧。

    鸿雁看向薛鹏,眼中浮现感激色,同时还有浓浓的震惊,不过他他什么都没问,只是道了一句:“谢谢。”

    薛鹏笑了笑:“走吧。”

    鸿雁最后又迈出了五步,止步于云上桥最后一步。

    薛鹏再度给鸿雁注入一股神力,鸿雁却毫无反应,只是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道:“我,这次,真的不行了,可是我不甘心,我真的好不甘心啊。”

    鸿雁的双眸泛着泪花,距离云中桥明明只有最后一个台阶,她却怎么都攀不上去。

    如果此时她失去了这次机会,因为羽翎的原因,她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进入血神塔来修炼了。

    没有了血神塔,只靠外面修炼,她这辈子都别想再有什么进益,她这辈子可能都是剑骨的境界。

    她真的好不甘心,好不甘心啊!

    鸿雁咬紧了牙关,忽然她神色一厉,如果不能成为强者,她宁可去死。

    也不知鸿雁哪里来的气力,终于一只脚迈向了云中桥。

    咔嚓!

    咔嚓嚓!

    鸿雁脚部的腿骨开始碎裂。

    羽翎瞳孔一缩,她心知鸿雁多么要强,她一咬,一股紫色煞气注入到了鸿雁的体内。

    煞气也是一种力量,那是一种比血气更为强大的力量,只是一旦接受了这种力量……。

    羽翎没有再想下去,她的周身浮现了紫色的光华,与之同时,羽翎的周身也浮现了紫色的光华。

    在这种煞气的支撑下,一股新的力量刺激着鸿雁的血脉,一股力量再度涌入鸿雁的体内。

    她开始碎裂的腿骨开始停止了碎裂,一瞬间,一种奇异的感觉涌上鸿雁的心头,她感觉到自己可以随意控制身体的骨头。

    一层薄薄的,附着淡淡的金色与紫色花纹的骨甲,浮现在她的体表。

    那金色是属于薛鹏的神力的力量,紫色是煞气的力量,两者相互纠缠,凝出了这骨甲。

    鸿雁突破了到了骨甲境,她一步迈上了云中桥。

    金色的流光与紫色的光华照耀着鸿雁那一张冷艳的俏脸,强大的力量感充斥着心田,鸿雁的俏脸上也浮现了喜色。

    站在云上桥上,四周压力虽然仍是恐怖,但她感觉已经能够承受了。

    “血煞,两个血煞。”下方看到羽翎、鸿雁周身的紫光,大喊出声。

    羽翎看着鸿雁,不禁道:“鸿雁,对不起,我……。”

    鸿雁手指轻轻抵住了羽翎的嘴唇,笑道:“羽翎,谢谢了,你是要继续冲塔,还是要随我从这云中桥,进入血神塔第三层?”

    羽翎目光一定,缓缓道:“自然是继续冲塔,只有蹬上云上桥,我们才有掌握自己命运的力量。”

    羽翎看着周身的紫芒,感受着体内澎湃的血气与雄浑的煞气,云上桥,她可以尝试冲击一次。

    她冲塔,不就是为了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只是蹬上云中桥,还是远远不够,只有蹬上云上桥,才行。

    羽翎微微一笑,缓缓道:“鸿雁,在第三层等我。”

    鸿雁点了点头,缓缓道:“你们小心,我进第三层了。”

    说着,鸿雁踏上云中桥,朝着里面走去。

    “不能让血煞进入第三层。”青云梯上响起了阵阵怒吼声。

    此时在通往云上桥的阶梯上,十余名东州的强者,有五人已抬起脚步,转身走了下来。

    薛鹏凝神道:“我们快点攀登,否则对我们极为不利。”

    羽翎点了点头,两人迈开步伐,朝着云上桥攀登过去。

    终于,在通往云上桥的第四十八层,薛鹏、羽翎与那五人相遇了,其中便有扎尔都与虎子。

    虎子第一个冲了下来,看着薛鹏怒道:“又是你,上次被你钻了空子,这次我不会再让你钻空子了。”

    薛鹏含笑道:“这不是虎子兄弟么,上次的事,我是觉得十分对不起你,我都道歉了,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我过去吧。”

    虎子听薛鹏说话十分谦卑恭敬,心中有些不忍,这个人虽说是大曌人,可毕竟也是琪琪格的丈夫,而且以三寸血脉爬到这个程度,实在不易,如果自己将他打下去……。

    虎子脚步一滞,迟疑了一下,这时扎尔都怒道:“你这头蠢虎,你看他身边那个血煞,他是血煞的同伙。”

    虎子闻言眼珠一瞪,怒道:“好啊,本想放你一次,可你……。”

    他这话尚未说完,只觉脚脖子被什么抓住了,他低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脚脖子。

    随后一股大力传来,他身子一歪。

    青云梯本有着极其强大的压力,身子一歪,他顿时支撑不住。

    薛鹏欺身上前,手掌轻轻一送,将虎子送出了青云梯。

    离开了青云梯,压力消失,虎子顿时恢复了过来,愤怒骂道:“大曌人,你敢偷袭我,我跟你不死不休……。”

    虎子的身影急速坠落,转眼间,便只剩下长长的余音。

    薛鹏不禁道:“虎子兄弟,只能对不起了,又一次把你推下去了。”

    扎尔都气得脸色铁青,不禁骂了一句:“真是一头蠢虎,把脑子炼坏了吧!”

    此时扎尔都四人朝着薛鹏、羽翎冲了过来。

    两人凝神以对,此时能够冲到这里的无一不是强者,他们二人稍有分心,便有可能被打落下青云梯。

    此时若是被轰下去,他们的两个这辈子都别想再入第三层。

    薛鹏深吸了一口气,厉喝道:“扎尔都,我不曾得罪你,你为何屡屡与我交恶?”

    扎尔都怒道:“你个大曌人,骗了琪琪格,又骗了城主进入血神塔,肯定是有什么阴谋。”

    “大曌对我东州虎视眈眈,你肯定有着阴谋,若让你得逞,我枉为东州人,大曌人,你给我滚下去吧。”

    扎尔都说着冲向了薛鹏,由于青云梯的压制,这里第三境的力量是用不出的,只能凭借第二境与第一境的力量。

    扎尔都借着青云梯的压力,一拳轰向了薛鹏。

    薛鹏体内骨头凝成王甲,双臂挡在身前。

    砰!

    一声闷响,扎尔都一拳轰在了薛鹏的双臂上。

    啊!

    一声惊呼响起,扎尔都身后,一人身子一歪,从青云梯上跌落了下去。

    出手的正是薛鹏。

    在他与扎尔都战斗时,另外两只手臂分别偷袭了两人。

    不过其中一人动作敏锐,也更警惕一些,躲开了,但另外一个人,正全神贯注的瞧着薛鹏与扎尔都的战斗,没有料到薛鹏在与扎尔都对战时,还会有余力偷袭。

    “无耻,竟然偷袭。”扎尔都余光瞥向被扔下去的人,怒骂一声。

    薛鹏笑道:“你们这么多人欺负我们两个人,难道就不无耻么?”

    他的话音刚落,羽翎不知何时已然冲到了扎尔都的身旁,一拳轰向了扎尔都的肋骨。

    青云梯上十分狭窄,容不下太多的人,扎尔都身后的修者看了想要扑上来,但扎尔都挥动拳头,险些将那人砸中,那人不得不退了回去。

    扎尔都一拳轰向羽翎,口中大骂:“该死的血煞,没想到铁琴铁音那两个女人出手,都没能拿下你。”

    羽翎也不吭声,一拳又一拳轰向扎尔都。

    砰砰砰!

    一连串的闷响,两人瞬间交手十数次。

    越大扎尔都越是心惊,这才三十几个昼夜,这个血煞的实力怎么变得如此之强,甚至能与他势均力敌了。

    不过他心里也清楚,这一部分是青云梯的原因,他第三境的力量用不出。

    羽翎一个手刀切向扎尔都的喉咙,扎尔都横伸手掌,挡在喉咙处。

    羽翎手刀正中扎尔都掌心,再度发力,手刀变拳,一记炮拳崩出。

    扎尔都的手背打在自己的喉咙上,一时间震得他浑身气血一乱,露出了空挡。

    “好机会!”

    狭小的空间里,薛鹏一手搂住羽翎的腰,将退下的羽翎接住,同时脚踢向了扎尔都的屁股。

    砰!

    一声闷响,扎尔都一脚被薛鹏踹了下去。

    离开了青云梯,没有了那强大的压力,扎尔都力量恢复了。

    不过此时他已距离青云梯数百丈,只能看着薛鹏与羽翎联手在青云梯与东州炼体修者大战着。

    扎尔都目光冷冽,心中暗道:“大曌人,血煞,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青云梯越往上越是狭窄,通往云上桥的青云梯更是只能容得两个人战斗。

    薛鹏与羽翎配合默契,在这狭小的青云梯上仍能联手攻杀。

    不过那两个东州炼体修者显然是没有这份默契,一个人上前另外一个人很难插手。

    “你在后面看什么呢,看着他们两个打我一个?”前面的东州炼体修者怒道。

    后面眼看着二打一,自己这边已经落入下风,就算狭小,自己也不能不上了。

    当下这东州修者走了过来,与那人并排攻向了薛鹏与羽翎。

    此时薛鹏站在薛鹏的肩膀上,羽翎双腿微屈,薛鹏猛地一震,羽翎身子高高跃起,同时薛鹏的两只手同时轰向两人的面门,两人同时挥动拳,轰向薛鹏,准备先解决薛鹏。

    岂料,薛鹏身子忽然一退,强大的压力下,两人身子往前一踉跄,不过两人也瞬间止住,此时羽翎的双脚踹向两人。

    两人脸色一变,想要躲开,可身边是人,两侧就是‘深渊’,前方有人虎视眈眈,只能硬抗了。

    想要转身,两人的胳膊顿时撞到了一起,身形一阵不稳。

    羽翎抓住了这个机会,双脚踹中两人的肩膀,两人身子又是一阵踉跄,一个人从一面摔了下去,本能地抓住了身边的人。

    “松开,快松开。”那人骂道。

    不过却已完了,薛鹏一掌拍去,直接送那人也离开了青云梯。

    羽翎重新落在了青云梯上,胸脯剧烈的喘息着,在青云梯上做这样的动作,实在是太消耗血气了。

    两人抬头看向上方,此时上方还有七人。

    不过这七人此时攀登得都已经很高了,或站或坐,一动不动,神色木然。

    在这些人的身边,已开始有着累累白骨,白骨上有着细密的裂痕。

    那些也曾是东州强者,也曾想攀登那云上桥,只是想要攀登到云上桥又岂是那么容易的?

    随着逐渐攀登,上面的人越来越少,在危险降临之时,他们甚至来不及反应,肉身解体,死在了这青云梯上。

    薛鹏继续向前走着,终于到了第六个人的面前。

    这人浑身赤红,体内血气剧烈翻腾着,显然是在关键时期。

    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一脚把他踢下去,省得他突然发难,对两人造成伤害。

    不过薛鹏却没有这么做,他只是维持着王甲,与羽翎向前走去,不过在经过这人时,警惕到了极点。

    这人双眸也紧紧盯着两人,身体轻微颤抖着,最后在两人的眼前,这人的身体浮现了一丝裂痕,眼神开始黯淡。

    羽翎眼神一凝,手掌推了他一下,将这人推下了青云梯。

    青云梯外,那人周身的裂痕顿时消失,眼中也恢复了神采,张了张嘴,想要说声谢谢,可是看到羽翎周身的紫芒,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出。

    薛鹏羽翎继续前行着,对面迎来了第七人。

    这人直接横着躺在了青云梯上,歪着头,看着薛鹏羽翎走过来,他嘴角扯出了一丝笑意,道:“有意思,一个血煞竟然还来攀登青云梯。”

    “不过我不明白,血灵、血煞都是见人就杀,你这个血煞刚才非但没有杀那人,见那人身体要碎裂,你却救了他一命,这是为什么,还有,为什么你这血煞还能保持清醒,可是有着什么秘诀么?”

    “诶,你们倒是说话啊。”

    薛鹏、羽翎都没有理会这人,而是迈过了这人,继续朝着上方走去。

    “喂喂,能不能帮帮忙,送我下去,我本想躺下歇一会,可谁曾想,我这一躺下,就再也撑不起来了,我要是再在这躺着,我就要饿死了。”

    “帮帮忙吧。”这东州人笑道。

    羽翎闻言停下了脚步,薛鹏也停了下来。

    羽翎不禁问道:“我是血煞,你们不是特别仇恨血煞,见血煞就要杀,为什么还要我帮忙?”

    这东州人笑道:“不要将我跟那些把脑子都炼没的家伙混在一起,什么血灵血煞的,都是人,他们也曾经是东州的勇士,他们不该遭受白眼与冷遇。”

    “血灵、血煞,就像是生了病的病人,病人生了病,就要治病,而不是把他们都杀了,你说我说得有没有道理?”

    听了这人这话,羽翎心中一阵感动,不过她也没有冒然上前,而是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人。

    便见这人面黄肌瘦,一点没有东州人魁梧的样子,体内气血也是衰败到了极点,显然是被困在这里不知道多久了。

    羽翎相信这人的话,刚要上前,不过薛鹏还是道:“让我来吧。”

    说着,他的化身的手臂延伸,轻轻一拍真的脚底,将这人拍出了青云梯。

    青云梯外,这人恢复了力量,看向薛鹏与羽翎哈哈笑道:“多谢了,我叫铁烈,再见时,我定要与你们痛饮一番,当然,那时你们的手上还没有沾染东州的鲜血。”

    铁烈的声音逐渐消散,羽翎叹了口气:“如果东州人都似这人一般该多好。”

    “这样的人,太少了。”薛鹏回了一句。

    羽翎闻言道:“是啊,在我体内没有煞气时,我何尝又不是视血灵为死仇呢?”

    薛鹏沉默了一阵,随后道:“羽翎姐,你也不要想太多了,眼下最重要的是继续攀登。”

    “嗯。”

    两人继续向上走去,在上面的台阶上,站着两个人,这是攀向云上桥的第八人与第九人。

    此时两人身体被骨甲包裹着,骨甲上有着细密的裂纹。

    两人都保持着攀登的姿势,两只脚同时踏上了上一层的台阶,可这一步,终是没有迈上去。

    薛鹏也不顾起来,双手一推,将这两人推了下去。

    又行十余阶,羽翎的脚步开始缓慢了下来,薛鹏道:“怎么样,还能坚持么?”

    羽翎缓缓道:“能走是能走,不过前面那人,我只怕难以出手了。”

    薛鹏道:“前面的人交给我,你继续走就是了。”

    薛鹏迈出一步,此时他也感觉到这条路越来越难走,他的全身仿佛是吊着一座大山,压着他的脊梁,压着他的骨头。

    如果什么时候他坚持不住,这座山就会将他直接压垮。

    薛鹏回头看了一眼羽翎,只见她周身的骨甲逐渐开始浮现紫色的图纹,这些图纹形成一道恐怖的面孔。

    薛鹏继续向前向上,终于遇到了第十人,薛鹏知道,这一战怕是免不了了。

    这人正对着自己,双手拄着一柄大剑,一股强横的威势从他的身上散出。

    薛鹏凝神望去,依旧试探了道:“这位朋友,你我远日无冤,近日无仇,还请让路。”

    对面那人不言不语,只是拄着大剑,站在那里。

    “这位朋友,如果你坚持拦路,那就请出手吧。”薛鹏做好的准备。

    那人仍旧不言不语,拄着大剑站在那里。

    薛鹏皱眉,忽然他心中有了一个想法,“难道……。”

    薛鹏眼底青光一闪,窥天眼运转了起来,他细细看去,眼前这人的体内的生机早已消散,唯有这幅躯体仍旧站立在这里,俯视着天下。

    他又向上看去,台阶上剩下的几人也都早已死了。

    薛鹏心中触动,无怪东州能够在大曌与羽明两个大国的夹缝中仍能存活下来,就凭借他们这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不说比两国,比大曌确是强大太多了。

    “羽翎姐,现在我们的敌人,只剩我们自己与这青云梯了。”薛鹏叹道。

    羽翎一愣,随后看向了台阶上的这些人,神色复杂。

    她似也明白了什么,不过毅然决然咬牙坚持向上攀登。

    她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便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她蹬上那云上桥,第二种便是死在这云上桥上,决然没有第三种。

    羽翎咬紧牙关继续攀登薛鹏继续上前攀登着,终于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了,体内的不灭金身也已运转到了极限。

    王甲再难精进,薛鹏觉得就要与之前他路过的那些人一般,死在这青云梯上时,一道血光从他手腕统领射出,窜入他的体内。

    此时,他忽觉这血神塔对他的压制瞬间消散,三头六臂的神通完全施展了出来。

    薛鹏一喜,在第一层时,他就有了这种感觉,不想这里又有这种异变。

    薛鹏两道化身运转着不灭金身,身体的骨头再度发生了变化。

    骨头的变得极轻极轻,四周的强大压力也在快速消失,最后薛鹏只觉身轻如燕。

    又行十数步,阶梯再度消失不见了,半空中书写着:青云之巅路已尽;人骨是为云上桥。

    下一刻,这些流光涌入到薛鹏的眉心。

    薛鹏闭目体悟着这两行话蕴含的意境,良久,薛鹏再度睁开了双眼。

    同时他身躯上的一节一节延伸向远方,不死皮搭在了骨上,一座桥形成了。

    薛鹏踏上了云上桥,俯首看向下方。

    下方,在他身后十几余台阶处,羽翎与一名已死的东州勇士并排而立。

    羽翎周身的抬头望着薛鹏,看到了那一座人皮人骨搭成的桥,她眼中浮现了一抹异彩,这便是云上桥么。

    也不知她何处生来的气力,终于再踏出数步,距离云上桥只有六层。

    但这六层,却好比那天堑,跪在台阶上,双手拄着地,无论如何也攀登不上去了。

    “难道,自己就要止步于此,难道,这云上桥,自己真的蹬不上去么?”

    “云上桥,云上桥,据传如果能狗蹬上这第二层的云上桥,便有一分的几率凝结金丹,成为那一代大修。”

    “我要蹬上去,我一定要蹬上去。”羽翎咬紧了牙关,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嘶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