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四百三十一章 狡猾
    嘭!

    一声闷响,那一道细小的骨剑与那道流光撞击到了一起。

    骨剑崩碎,流光也炸做了漫天的火光,坠落下来。

    铁琴脸色微微一变,凝眸看向了远方。

    远方那一只赤红的大鸟飞速靠近,即便隔着老远,他也能感受到那恐怖的高温。

    “这,是谁参悟了图腾,于体内孕育出先天生灵了。”铁琴喃喃自语着。

    这一道火光与骨剑相互抵消时,铁音的大剑再度斩向了薛鹏。

    轰!

    一声巨响,犹若天鼓擂动。

    薛鹏被铁音这一剑劈中,整个人瞬间陷入到黄沙之中。

    强大的气劲将四周的黄沙卷向了半空,方圆数百丈内尽被黄沙笼罩。

    铁音嘴角勾起,一阵得意,然而忽然她脸色一变。

    忽然间,她觉得一股大力自骨剑传来。

    她双手紧紧握住大剑,双足站定,可大剑中更为澎湃的大力山呼海啸一般倒了过来。

    剑柄顿时脱离了铁音的手掌,重重砸在了她的胸口。

    砰!

    铁音的身影顿时被砸飞了出去。

    “小妹!”铁琴惊呼一声,身影连闪,扑向了铁音。

    此时原本战场的中心,一股气浪席卷开来,吹散漫天的黄沙。

    一道金色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这人两头五臂,周身穿着金色的骨甲。

    骨甲金光闪闪,其形状与别人的骨甲极为不同,头盔上呈现一种怪异的兽首状,胸前后背有着七彩的纹路绘刻的图纹。

    这些图纹散发着微光,看去玄奥而厚重,将里面的人护得严严实实。

    整个骨甲,严丝合缝,唯有两个头盔上有着洞口,散着金光。

    “骨王甲?”铁琴凝神望着薛鹏,神色连连变化。

    “咳咳,什么骨王甲?”铁音轻咳一声,缓缓道。

    “骨王甲,据说练骨练到超越了大成便能凝聚王甲,近千年来,我也只听说过咱们的城主凝聚了王甲,却没想到,这个大曌人,竟然也凝聚了出来。”

    “据传这骨王甲,能够抵挡远超自己实力的攻击,看来所言不虚。”铁琴凝重道。

    “什么骨王甲,我还没有用出我最强的一击,看我怎么破了他的乌龟壳。”铁音气呼呼地说。

    “好了,小妹这个人交给姐姐。”说着铁琴指尖冒出一截骨头,骨头呈现流矢状,四周围绕着细微的风。

    “陆小鱼是吧,你若束手就擒,随我前往城主府领罪,我可以让你少受些皮肉之苦。”铁琴缓缓道。

    “呵呵,你又算什么东西,你让我束手就擒,我便束手就擒?”骨甲中,薛鹏冷笑道。

    远方那红色的大鸟再快速逼近,铁琴不想再耽搁,冷哼一声道:“既然你冥顽不灵,休怪我铁琴手下无情。”

    话音落下,铁琴屈指一弹,那一道骨质流矢朝着薛鹏激射过去,几乎瞬间就到了薛鹏的身前。

    薛鹏根本反应都来不及,胸口被这一道流矢击中。

    哧!

    一声刺耳的声响传来。

    流矢深深插入王甲左侧,直接将薛鹏撞飞了出去,骨甲上也浮现了细密的裂纹,那骨质流矢内蕴含的风行之力,切割着薛鹏的骨甲。

    薛鹏要紧了牙关,全力运转着不灭金身,血神塔第二层的血气快速朝着薛鹏的骨甲汇聚着。

    薛鹏头盔上的兽首上的纹路越发细腻起来,慢慢的,凝聚出只鹰兽形状,其胸前背后的纹路的色彩也越发鲜明起来。

    胸前好似龙头,背后似麒麟。

    铁琴见一道流矢未能击穿薛鹏的王甲,反而助其王甲越来越强大,接连又弹出数道骨质流矢,击向薛鹏。

    而就在此时,远方的赤红大鸟终于到了,赤红的火焰席卷过来,瞬间便将那骨质流矢烧得干干净净。

    火焰收敛,赤红大鸟消散,琪琪格一脸怒容地看着铁琴怒道:“我说了住手,难道你没听见么?”

    见琪琪格终于是赶了过来,铁琴缓缓道:“难道传言是真的,这个大曌人是你的男人?”

    琪琪格回头看了一眼薛鹏,她也没想到,这个大曌人竟然能够凝出王甲。

    琪琪格深吸一口气,缓缓道:“这不关你事。”

    “琪琪格,不管此人是谁,他包庇血煞,按我东州律条,罪在不赦,这是城主定下的律条。”

    “如果你也要包庇他们,也要同罪论处。”铁琴毫无情感地道。

    他们虽然是表姐妹,但是却没有什么情感。

    “什么血煞?血煞在哪里?”琪琪格嘴角一翘,反问道。

    “血煞不就在……。”她话音尚未完全落下,却发现不知何时,羽翎、薛鹏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入眼唯见一座座高大的沙丘。

    “琪琪格,你放走血煞与其同伴,罪在不赦。”铁琴怒道。

    琪琪格活动了一下手指,笑道:“早就听闻铁琴表姐的剑体霸道绝伦,今天表妹想讨教一番。”

    铁琴眼眸寒光闪烁:“好,好一个表妹,那今天姐姐就替伯父好好管教管教你这个不听话的孩子。”

    话音落,两人冲向了对方。

    砰砰砰!

    一连串的声响响起,一座座沙丘被两人掀翻,两名修士的战斗,破坏力恐怖。

    远方,薛鹏抱着羽翎低空飞行。

    听着身后传来的轰鸣声,羽翎不禁道:“你,真的是琪琪格的未婚夫?”

    薛鹏笑道:“那还有假。”

    “这次,又麻烦你了。”羽翎缓缓道。

    “羽翎姐,说什么傻话呢。”薛鹏一笑道。

    “三弟,你不要不将这件事当一回事,现在他们都将我认作是血煞,而你又帮了我,他们不会放过你的。”羽翎担心道。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薛鹏道,他这么说,自然是有着自己的分寸。

    他相信,等自己出血神塔时,自己的实力将会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到时候就算是铁木合那个混蛋,也不一定拿得住他。

    不过,如果铁木黎出手,只怕他还是不敌,不过铁木黎堂堂城主,又岂能对他出手,更何况,他还有一个身份,大曌的左戍卫将军,铁木黎应该不会拿他如何的。

    不过羽翎还是一阵担心。

    薛鹏飞了一柱香,追上了鸿雁、大个。

    两天后,血神塔迎来了沙海浪潮。

    首先,不知从何处起,一道道龙卷风开始浮现在众人眼前。

    狂风怒号着,所过之处,沙丘纷纷被卷起,入眼所见,尽是黄沙。

    曾经的巨大沙丘被卷成了沙谷,原本的沙坑则堆成了沙丘。

    那些藏在沙丘里的血妖被卷到了天空,有些掉落下来摔死,还有一些直接被罡风撕裂,血染长空。

    薛鹏四人躲避着这龙卷风,有几次险些被卷入进去,还是薛鹏护住了三人,凭借王甲保护才幸免于难。

    三天后,这飓风群终于刮过,薛鹏四人可谓劫后余生。

    期间,他们看到了太多血妖被罡风撕裂,看到了太多的血妖被绞成了肉沫,在这恐怖的力量下,他们显得是那么的弱小。

    飓风刚过,天空中还在飘落着黄沙,沙地上到处都是血妖的残骸。

    羽翎一剑刺入一只血妖仅剩的半颗脑袋里,挑出了半颗血丹。

    羽翎没有要,现在她的目光挑剔了,不是完好的她都不想要,因为不是完整的血丹,血气流逝得太快了。

    由于他们是在飓风群中穿过来的,随后是跟着飓风群跑,他们四人算是第一批捡血丹的人,捡得都是最好的。

    就在不久前,几人看到了一只候级的血妖被罡风生生撕裂,他们跑了过去,得到了一个拇指大小的血丹。

    即便是那血丹散出的充沛血气,让闻了都觉得体内血气一阵躁动。

    候级的血丹虽然是好东西,是大补,但是他们现在可是吸收不了。

    于是暂时由羽翎先保管了起来,继续收集。

    半个月后,这沙海浪潮算是完全过去了,薛鹏四人收获极丰。

    此时四人算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他们没有再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意思。

    又过十天,薛鹏将所得的血丹全部熬炼成蕴含血气的灵液与几人平分,分别的日子也到来了。

    “世上无不散之筵席,羽翎姐,鸿雁姐,我准备离开了。”薛鹏看着两人缓缓道。

    至于大个,虽然相处了这么多天,但他对这个大个,越发的讨厌,也不想说话。

    鸿雁不禁道:“那你是准备冲塔?”

    薛鹏点了点头:“这可能是我唯一一次进入血神塔的机会,我一定要攀升到最高处,体悟图腾。”

    羽翎皱眉道:“可他们现在都认得你,你该怎么办?”

    薛鹏笑道:“冲塔可不是那么好冲的,只要我攀得足够高,他们就算想追我我都追不上。”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我不去冲塔,难道我还要一辈子困在这里么?”

    “我是一个无拘无束的人,与其如一只鸟被困在这里,我宁选择战死。”薛鹏笑着说,似乎死对他来说,并不恐怖。

    羽翎闻言咬了咬牙,缓缓道:“既如此,我同你一起去,只要冲入第三层,只要我们的实力提升,到时候我们就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鸿雁闻言道:“如此的话,那我也去。”

    “你们,这是去送死。”大个脸色难看道。

    鸿雁道:“不去是晚死,但终究免不了一死,如果去,我们或许能够活下来,既如此,为什么不去?”

    说着鸿雁忽然嘴角一翘,讥讽道:“没想到,你个子大,胆子却是小,这么怕死。”

    “谁怕死了?”大个一怒,“去就去,我大个什么时候怕过?”

    鸿雁满意一笑,随后看向薛鹏道:“三弟,你有什么计划?”

    “我的计划就是,一路打上去。”薛鹏道。

    “一路打上去?就这么简单?”

    “那还要多复杂么?”

    ……。

    二十个昼夜后,第二层的青云梯前。

    五六百东州男女跳起了东州舞,于那延伸向虚空的青云梯高歌着,“嗬,东州的男人啊,神的骨与肉;嗬,东州的女人啊,神的灵与血;嗬,神的血与肉化作最坚韧的盾牌保护神的灵与血,嗬,神的灵与血啊滋润神的骨与肉;神灵的后裔啊,勇往直前啊……。”

    那雄浑激荡的歌声从青云梯上远远荡漾开来,东州的男人赤裸着上半身,汗水从他们的披散的发丝流下,在他们坚实的脊背胸膛上流淌着。

    东州的女人咬紧了牙关,汗水顺着她们的兽皮抹胸流淌到里面,攀登青云梯,他们体内的血气快速流动着,皮肤表面都好似那烧红的烙铁,流淌下的汗水蒸腾起一片热气。

    远处,薛鹏四人趴在山丘里,眼睛瞧着那数百身材魁梧,线条优美的东州修炼者。

    他们已在此处等待了数日,眼下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

    如果这些人都守在下面,他们连青云梯都靠近不了。

    不过一旦等他们攀登上青云梯,那这就是他们的好机会了。

    只要蹬上这青云梯,他们便要击中所有的力量,来攀登青云梯,想要分神对付他们根本不可能。

    待得这些东州人攀登了一柱香后,后面已有人停了下来,薛鹏知道,是时候了。

    “我们走。”薛鹏一声轻喝。

    血气翻涌,震开了周围的黄沙。

    肉翅扇动,薛鹏身影俯冲向青云梯。

    羽翎高高挑起,抓住了薛鹏的一只手,鸿雁、大个也纷纷抓住了薛鹏。

    四人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青云梯。

    薛鹏本想直接飞向地上桥,可是这青云梯拥有奇异的能量,他一靠近,便被吸了下去。

    转眼,四人落在了通往地上桥的第一层阶梯上。

    此时,前方的东州人还在继续攀爬着,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眼中的血煞,还有血煞的同党竟敢公然攀登青云梯。

    这种事情以前不是没有过,不过青云梯乃是东州人的青云梯,可不是血灵血煞的青云梯。

    在青云梯这里,有着最强大的东州勇士,而且有着守护者,一旦血灵、血煞靠近,便会出手将之斩杀。

    然,血灵、血煞是极其好分辨的,因为他们体内的血煞之气充斥着全身,根本难以掩饰。

    尤其是血煞体内的紫芒,那更是极为醒目,极好分辨。

    但羽翎不同,因为那不知名的咒语的原因,她能很好掩藏体内的血煞之气。

    此时她浑身没有半点紫光,看去与寻常人没有半点异常。

    青云梯旁,一名青年男子盘膝而坐。

    他便是这第二层的青云梯的镇守者,一名实力达到第三境小圆满的强者。

    四人落在了青云梯上,青年男子凝眸看了四人一眼,便闭上了眼眸,没有再理会。

    薛鹏四人松了口气,如果这人骤然对他们发难,再有其他东州修者的配合,他们这次可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薛鹏四人开始攀登了起来,很快便蹬上了地上桥。

    四人中,即便是实力最弱的大个,此时也是骨剑的境界,鸿雁距离骨甲境,也只有一步之遥。

    这一次她,也希望能够借助这青云梯,突破这个关卡。

    羽翎也早已突破了骨甲境,直到此时此刻,她也没有想好,到底是从云中桥入第三层,还是尝试一番那云上桥。

    而薛鹏的早已超越了骨甲,这一次,他仍是要蹬上那云上桥。

    四人攀登着,很快四人便蹬上了云下桥。

    有着一大部人已经踏上了云下桥,从云下桥踏入了第三层的血神塔。

    大个看了一眼云下桥,又看了看上面的人,他眼中目光连闪。

    他距离骨甲境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此时若是冒然冲击云中桥,很可能会死亡葬身之地。

    可若只从云中桥进入第三层,他不甘心啊。

    便在他心中纠结时,羽翎回头道:“大个,我们在第三层见。”

    大个闻言不禁叹了口气道:“如果放到平日,我一定会冲一次塔,不过现在我不能跟你们一起走了,如果被发现,我只怕下场凄惨,我便从云下桥入第三层了,羽翎姐、鸿雁姐,我在第三层等你们?”

    说着,大个又看了一眼薛鹏,很是不情愿的道:“大曌人,照顾好羽翎姐与鸿雁姐。”

    薛鹏淡淡道:“这些事,我不用你提醒。”

    “哼。”大个转身踏上了云下桥,消失在一片光幕中。

    羽翎看向身旁的鸿雁道:“鸿雁,你,要不要也……。”

    “我还要再冲一次。”鸿雁嘴角微微翘起,“如果就这么下去,我实在是不甘心。”

    “好,我陪你,如果实在坚持不住,我便把你推下去,落到地面,如果被人抓住,你就说你知道错了,以后见到我一定第一个冲上来斩杀我就是了,记着,保住自己的命要紧。”羽翎关切道。

    “好了好了,我可是最会见风使舵的,走吧。”

    三人继续尾随在大部队之后,暂时他们还没有被人认出来,因为这些人攀登,一般都是朝着上方看,很少会朝后面看。

    如果只是看薛鹏等人的背影,尤其是薛鹏也换上了赤裸着膀子,就像是一个东州人,羽翎只要不释放煞气,这些人自然是认他们不得。

    不过,事不可能一直这么顺利,就在薛鹏、羽翎、鸿雁三人继续攀登时,前面的一个人再也攀登不上去,反而一屁股跌坐在台阶上,大口喘着粗气,便正看到了薛鹏三人的面孔。

    这人,之前也参与过围剿羽翎,只是他实力低微,并没有太靠前,后来薛鹏等人离开,他也没有追上来,此时看到三人,他先是一愣,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个血煞,还有这两个血煞的同伙,竟然胆敢来冲塔。

    这人瞳孔一缩,刚要大喊出声,可薛鹏眼疾手快,瞬间扑到了这人的身前,点向他的喉咙穴位。

    不过任凭薛鹏再快,又怎能快过这人的喊声。

    “血煞。”

    这人一声喊出,惊得薛鹏、羽翎、鸿雁脸色大变。

    薛鹏急中生智,弄乱了自己的头发,遮住自己的面孔吼道:“血煞,有血煞。”

    说着他低声与羽翎、鸿雁两人道:“别抬头,快点往前走。”

    羽翎、鸿雁两人一愣一愣的,随后也反应了过来,低下了头,装作用力攀爬的样子,快速朝上冲。

    此时薛鹏见那人用手指着自己,一脚将那人卷了下去,同时口中大喊着:“血煞,有血煞啊。”

    前方的东州炼体修者纷纷回头,看向批头散发的薛鹏道:“血煞在哪里?血煞在哪里?”

    薛鹏指着下方道:“在下面。”

    “下面?”这些人纷纷朝着下方看去,什么都没有啊。

    这些人刚要发问,“血煞在哪?”

    可他们一回头,薛鹏、羽翎、鸿雁的身影已攀老高了,这些人再也看不到三人的身影。

    下方,一阵的骚乱。

    鸿雁气喘吁吁,轻声道:“没想到,你的鬼主意还挺多的,是不是大曌人都像你这么狡猾?”

    “也不是,有些人同样笨得很。”薛鹏道。

    短暂的惊险后,薛鹏等人留下了下方的混乱,他们三人趁机顺利攀了上来。

    三人快超越了一个个东州人,此时距离云中桥,只剩下六个台阶了,薛鹏、羽翎犹有余力,但鸿雁却已有些支撑不住了。

    鸿雁的双腿轻微地颤抖着,豆大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滴落,流淌在她细腻火红的皮肤上,腾起一片小小的热气。

    青云梯上强大的压力,她虽然极力运转着功法,但强大的压力压得她的骨头都要碎了,此时她能感觉到,只要她再往前一步,可能就要落得筋骨尽碎的下场。

    “我,不行了。”鸿雁缓缓脱口道。

    她能坚持到这里,她已经挺过了数次的疲惫期。

    但她心里清楚,现在已不是疲不疲惫的问题了,她的身体是真的支撑不住了。

    看着还剩下六个台阶,薛鹏不禁道:“鸿雁姐,只剩下六个台阶了。”

    鸿雁苦笑,艰难道:“是,啊,只剩,六个,台阶,可我,真的支撑不住了。”

    说了最后几句话,鸿雁最后一点力气都耗光了,连转动眼球,抬起目光的力气都没有了。

    “还是,让我送你下去吧。”此时羽翎道。

    薛鹏眉头一皱,缓缓道:“让我来试试。”

    薛鹏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单掌抚在鸿雁后背,体内的神力涌入到鸿雁的体内。

    这股神力滋养着鸿雁的筋骨血脉,在那一刻,鸿雁只觉体内再度生出了一股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