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决断
    薛鹏神色动容道:“这个我能理解,我不会跟一个死了兄弟的人计较的。”

    说着,薛鹏看向身后的男人,‘劝慰’道:“这位兄弟,这人呐有生就有死,你也别太放在心上,就当死了一个臭虫,你这么想,自己就不会难过了。”

    听了薛鹏这话,鸿雁心中暗骂:“铁木啊铁木,以前没发现,你的嘴真损。”

    小个目光怪异地看着薛鹏:“铁木个不是个落井下石的人啊,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尔雅与其身旁的另外一个男子脸上虽然带着笑,只是这笑容顿时变得生涩了几分。

    羽翎则道:“尔雅,你别太在意,我这三弟不会劝人。”

    说着羽翎瞪了一眼薛鹏道:“老三,你要是不会劝就不要多说话。”

    薛鹏一直盯着身后的人瞧,心中确定,这人定有古怪。

    一者在他的窥天眼中,这人身体的结构十分怪异,体内的血气混乱一团,但其外的血气却十分平稳。

    这一下就让他想到了之前的那个血灵。

    不过却也不能因此就确定,这人就是血灵。

    所以他出言试探,寻常人听了他方才那话,定然气得跳脚。

    就算不跳脚,神色多少也会浮现怒色。

    可这人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趴在他的背上,闭着双眼。

    虽然他仍是无法确定这人是血灵,但是他却能肯定,这个人有问题,或者说这三个人都有问题。

    他看了看鸿雁,鸿雁也正朝着他看来。

    两人目光在半空交汇,都读出彼此眼中那抹警惕之意。

    薛鹏又看了看羽翎、小个,两人显然是没有察觉到什么,尤其是羽翎,还在跟尔雅攀谈着。

    薛鹏倒是希望自己猜错了。

    一众人继续前行着,又前行了一天,距离守护域还有两天的时间。

    薛鹏算了算,如果这些人真的有什么图谋,那么现在是最好的时候。

    距离守护域不远了,他们的警惕性也开始放松了下来。

    最直观的是,羽翎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平日寡言少语的小个的话也多了起来,没事还会跟他们讲个笑话,这可是十分难得的。

    而这一路,薛鹏一直观察着尔雅还有那名男子。

    两人一路虽然也是说说笑笑,但在两人眼底,却藏着一种急切之色。

    至于他背上的人,就好像是死人一般,没有什么话。

    这一昼夜的时间,薛鹏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背后这人,发现这人虽然气息平稳顺畅,但是其身体却有些干瘪,体内的血气与精气十分稀少,可能这就是他一直闭目不言语的一个原因吧。

    “赶了一个昼夜的路了,大家休息一下吧。”这是羽翎缓缓开口道。

    薛鹏温养放下了背后的男子,忽然这男子猛然睁开了双眼。

    他的双眸赤红,浮现着淡淡的血光。

    这男子右手猛地抓向薛鹏腰间的骨剑。

    薛鹏一惊,男子的模样与那血灵有几分相似,当下他抓住骨剑,反手一剑,刺破这人的手腕,将这人震开。

    可这男子仍旧睁着双目,朝着薛鹏发出呜呜的声音。

    薛鹏这才发现,这人的舌头已经断掉了,所以说话说不清楚。

    男子忽然发作,顿时引起了尔雅的注意。

    尔雅身影一闪,瞬间跳到了男子的身旁。

    手中血光一闪,点在了男子的后颈。

    下一刻,男子整个人就仿佛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气,闭上了双眸整个人瘫软在了沙滩上。

    羽翎也是脸色一变,抽出了骨剑,凝神望向那男子。

    与之同时,鸿雁、小个分别抽出了骨枪与弓箭,凝神看着那男子。

    方才男子眼中迸射出的那两道血光,那分明就是血灵的标识。

    羽翎凝神望着尔雅,开口道:“尔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尔雅神色一阵变化,神色痛苦,眼角落下了两行泪:“羽翎,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那个叫山的男子么?”

    一旁的鸿雁眉头皱起,高声道:“羽翎姐,没必要听她说什么废话,这些人明显是站在血灵那边的,很可能他们也要变为血灵了,杀了那个血灵,抓住他们两个,然后交给长老处置。”

    小个神色凝重,虽然没有说话,但骨箭也已拉开了。

    薛鹏看向羽翎,蓄势待发。

    羽翎叹了口气,缓缓道:“听她把话说完。”

    说着羽翎看向尔雅道:“说吧。”

    尔雅感激道:“谢谢。”

    “羽翎,我之前跟你说过,我喜欢上了一个叫山的男人,那一次,我跟你一起进入血神塔,就是他教我如何练皮,教我如何练骨。”

    “他是个强大而温暖的男人,所以我喜欢上了他。”

    “可就在不久前,我们碰上了血灵。”

    “那血灵实在是太恐怖了,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几个回合就击杀了我们一个人,山为了保护我们,激发了秘法,吞下了一块候级血妖的血丹。”

    “山的实力大增,击退了那血灵,可是山也受到那血丹中残魂的影响,逐渐向着血灵的方向转化。”

    “羽翎,你有爱过一个人么,你可曾体会过,亲眼看到自己的爱人一步步走向深渊,而你却无能为力么?”

    尔雅看着羽翎,眼中的悲痛是如何也演不出的。

    尔雅这话,勾起了薛鹏心底的回忆。

    当日在左戍卫,他想尽了办法,所有的手段都用尽了却仍旧无法挽回凌烟的性命。

    薛鹏叹了口气,看向那个男子道:“他就是那个山?”

    尔雅没有吭声只是道:“我求求你们,放过山,我会带着山离开。”

    羽翎眉头皱起:“尔雅,你我同一批进入血神塔,你是我的好姐妹,我不忍看着你误入迷途。”

    “不管是因为何种原因,现在这个男人已是血灵了,杀了他吧,如果今天不杀了他,等他强大起来,将会有更多的人死在他的手中。”

    “尔雅,山是有情有义的,但你不会想看到第二个山,第三个山……死在他的手中吧?”

    尔雅脸色剧变,将那男子护在身后道:“羽翎,我们只当从未见过,我们这就分道扬镳。”

    羽翎却拦住了尔雅,缓缓道:“尔雅,血灵不再是人,早晚有一天,他会伤害你的。”

    “不,山不会的,山不会伤害我的。”

    羽翎山前一步:“尔雅,不要被情绪冲昏头脑,一旦变为血灵,他的情绪狂躁起来,他的体内的血液变会蒸腾,随着他的血液流逝,他会对血产生极度的渴望。”

    “他会吸食你的血液,直到最后,他会将你的血液吸食得干干净净。”

    尔雅的脸上露出痛苦色,就在她分神的一刹那,羽翎窜上前去,双手擒住了尔雅。

    她的修为要高出尔雅许多,一下就制服了尔雅。

    封住了尔雅的气血流转,与此同时,薛鹏骤然出手,也擒住了另外一个人。

    距离近了,薛鹏发现,这人的手腕、脖子处竟然有着咬痕。

    薛鹏猛地一扯,便见这人的手臂都快要被咬烂了。

    鸿雁、小个看了脸色也是一变,这人竟然用自己的血喂养那血灵。

    羽翎见状脸色也是一变,撸起了尔雅的袖子,便见其手臂上也全都是咬痕。

    羽翎脸色一阵难看,叹道:“尔雅,你这又是何苦呢?”

    说着,羽翎一个手刀切晕了尔雅,薛鹏则拍晕了那男子。

    他心中感叹,是这尔雅用情至深,还是她随着修为的增进心灵已收到残魂的侵蚀,心里已经扭曲,竟然会用自己的血液来喂养血灵。

    只是,自己修炼了这么久,似乎并没有遇到什么残魂啊?

    其实,薛鹏以神力流转体内,弱小的残魂很难对他产生影响。

    将两人打晕,羽翎则持着骨剑,朝着躺在地上的那男子走了过去,骨剑对准了男子的脖子,一剑斩了下去。

    咕噜噜!

    男子的头颅滚到了一旁。

    羽翎收起了骨剑,看向尔雅缓缓道:“希望你以后不要恨我才好啊。”

    说着,羽翎又叹了口气道:“把他的尸体埋了吧。”

    小个主动上前,将抱起了尸体,可就在尸体离地时,薛鹏敏锐发现,沙地上有一滩血迹。

    起初,薛鹏以为那是斩落头颅留下的,可并非如此。

    头颅流出的血迹在上,而这一滩血迹在下。

    薛鹏细细看去,发现这摊血迹,竟然好像是一个字。

    是个‘走’字。

    随着小个脚步一动,这走字被他给踩乱了。

    薛鹏心中升起了一团疑惑:“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薛鹏看向男子的右手,手腕处被割破了,薛鹏又看了看腰间的骨剑,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个荒谬的想法。

    难道,这个男子抓骨剑是想割破自己的手掌,用血来告诉他们什么。

    看着地上被破坏的走字,薛鹏不禁看向了小个。

    小个是有意破坏了这个字,还是无意为之?

    薛鹏心中顿时警惕了起来,目光扫了一眼羽翎与鸿雁。

    羽翎神色复杂,鸿雁则没有什么表情。

    都十分符合他们现在应有的心境。

    薛鹏的心底稍微放松了一下,不过他的注意力更多又放在了小个的身上。

    关于这个用血写出的走字,薛鹏谁也没有说,只是藏在了心底。

    他心里有种预感,这件事还没有完。

    等小个处理完尸体,羽翎扛着尔雅,小个扛着那个男子,继续朝着守护域行去。

    半天后,尔雅缓缓醒了过来。

    尔雅抬头看了看,似是在寻找什么。

    这是羽翎缓缓道:“尔雅,对不起,那个男人,我杀了他。”

    尔雅瞳孔一缩,浑身一颤,全身的气血瞬间调动了起来。

    羽翎心里明白尔雅此刻心中难受,可能是想给自己一掌出气,是以她也没有太过防备。

    她们曾是好友,而且自己这么做也是为了她好。

    既是好友,她就得让尔雅把这口气出了。

    所以,羽翎没有怎么防备。

    尔雅脸色一阵狰狞,凝聚了全身血气的一掌狠狠拍在了羽翎的心口。

    砰!

    一声巨响,羽翎的身子横着飞了出去了十几丈远,狠狠撞到沙丘上。

    噗!

    羽翎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受了重伤。

    鸿雁瞳孔一缩,闪到了羽翎的身旁,检查了一下羽翎的身体,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此时羽翎气息微弱,五藏受损。

    鸿雁眼角都要裂开了,她愤怒地看着尔雅怒道:“你干什么,那个男人已经是血灵了,羽翎杀了血灵,也是为了救你。”

    尔雅看了看鸿雁,又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眼中浮现挣扎与痛苦色:“我不想的,我不想的,羽翎,你原谅我,我不想这样的,可为了山,我不能不这么做。”

    “你那个山,他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鸿雁愤怒道。

    尔雅凄然一笑:“不,山没死,山不会死的。”

    “疯了,你这个疯女人,这样下去,你也会变成血灵,今天我就送你去见长生天。”鸿雁眼中杀机大盛,提着骨枪,就冲向了尔雅。

    羽翎虚弱道:“鸿雁,回来。”

    “我去帮你杀了她。”鸿雁咆哮一声,长枪朝着尔雅刺出了一十六道寒光。

    尔雅修为要高出鸿雁不少,身影连闪,左掌拍开鸿雁的骨枪,右掌击在鸿雁的左肩上。

    砰!

    一声巨响!

    鸿雁的身影倒飞而出。

    十几丈外,狠狠摔在了沙丘上。

    哇!

    鸿雁一口鲜血喷出。

    尔雅出手狠辣,这完全是在众人意料之外,便是薛鹏也是一愣。

    羽翎瞳孔骤缩,含怒道:“尔雅,杀山的人是我,你为什么对鸿雁也下次毒手?”

    此时小个跳到了鸿雁身旁,抱起鸿雁跳到了羽翎身侧,凝神戒备着尔雅。

    尔雅身旁的男子也骤然出手,袭向了薛鹏。

    薛鹏目光一寒,他早就觉得有问题,果然如此。

    再不留手,薛鹏掌中骨剑猛地击向这男子。

    男子也是剑骨境的修者,掌中浮现一根白色骨棍。

    不过这骨棍在薛鹏的淡金骨剑面前就显得脆弱不堪。

    嗤!

    淡金色的骨剑一剑斩断了骨棍,将这男子的身体劈成了两半。

    男子的身体劈开,其体内竟然没有多少血。

    看到男子被砍杀,尔雅的眼中并没有多少情绪波动。

    她看向了薛鹏,认真打量了一番,眼中光芒闪了闪:“没想到,你竟有如此实力,看来山说得不错,你的确是个难缠的家伙。”

    薛鹏警惕地看着尔雅,这个尔雅似乎隐藏了实力。

    羽翎看着尔雅难以置信地道:“尔雅,就是为了一个死去的血灵,你便对我的同伴下如此重手?”

    鸿雁轻咳了一声,缓缓道:“羽翎姐,你怎么这么傻,她明明就是早有预谋。”

    “只怕我们杀死的那个血灵,根本就不是她口中的那个山。”

    尔雅转头看向鸿雁,目光露出一抹赞赏色:“你真的很聪明,山实力高强,又怎么可能会死呢?”

    羽翎脸色一阵难看:“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尔雅闻言眼中再度浮现痛苦色,她的手还在轻微的颤抖着,这毕竟是她的好友,而且之前听她被血灵追杀,却仍旧义无反顾的要与她同行,这样的情义,又有几人能拥有。

    可今天,她就要亲手断送这情义,一切,都是为了山。

    尔雅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羽翎,对不起,这辈子是我对不起你。”

    “我死后肯定是要下地狱的,但你,和你的朋友们一会去长生天的。”

    鸿雁闻言骂道:“你死后自然是要下地狱,我们不会死……。”

    这话刚骂出口,鸿雁脸色忽然一变,看向薛鹏道:“不好,老三,快走。”

    薛鹏此时也是身躯一震,他终于想明白了那死去男子用血写下的字是什么意思了,是让他们走。

    再不迟疑,薛鹏身后肉翅长出,飞向三人。

    尔雅却一直防备着薛鹏,见薛鹏肉翅刚生,身影一闪,掌中已多了一柄布满着血色花纹的骨剑。

    在这骨剑浮现时,尔雅的眼眸中也浮现了淡淡的血光。

    尔雅,也是血灵。

    “尔雅……你……。”羽翎心中震撼无以复加。

    尔雅一剑逼退了薛鹏,回头看向羽翎道:“我,是自愿成为血灵的。”

    “无论山走到哪里,我都会跟他到哪里,他是血灵,我就陪他成为血灵;他化血煞,我就陪他化血煞,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愿意与他一起面对这个世界。”

    “疯了,她彻底疯了,她彻底沦为血灵了。”鸿雁急切与薛鹏道:“老三,你快飞,快去守护域搬救兵。”

    薛鹏闻言抽身而退,肉翅振动,朝着高空飞去。

    尔雅看着薛鹏,只是缓缓道:“山马上就要到了,如果你走了,等山一到,我与山联手,这三人没有一个能活着。”

    说着尔雅的骨剑指向了羽翎三人。

    半空中,薛鹏的身影陡然停了下来,催动窥天眼,果然在远方,一道血光正在快速逼近。

    薛鹏动着肉翅,回头看向尔雅。

    目光连闪。

    尔雅嘴角微微翘起,缓缓道:“你还有机会救下他们。”

    “如果在山赶来之前,你们能杀了我,你们四人便可从容离去。”

    “相反,如果在山赶来之前,你们没能杀了我,等山赶到,我与山合力,你们四人必死无疑。”

    “怎么样,要不要赌一次?”

    羽翎厉喝道:“老三,不要管我们,你一定要去守护域,将尔雅是血灵的事情告诉所有人,绝不能让尔雅在残害更多的同胞。”

    说着羽翎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可她稍微一动,气血翻腾,脸上浮现一片潮红。

    半鸿雁脸色深吸了一口气,大声道:“铁木,老娘我本来就不想跟你结拜,你算个什么东西,我第一眼看你就不是个好人,还是滚吧,滚得远远地。”

    小个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持着弓箭凝神望着尔雅。

    薛鹏闻言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苦笑一声道:“我也想走,可是如果就这么丢下我,我又有什么脸面活在这长生天之下呢?”

    听了薛鹏这话,尔雅的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

    如果薛鹏回去将她高发,以后她与山的行动将越发艰难了。

    而就在尔雅注视着薛鹏时,小个捕捉道了机会,弓弦一松,一道骨箭射向了尔雅。

    尔雅头也不回,掌中骨剑挥动,将这骨箭挥落。

    见此,羽翎神色一阵难看,即便是她没有受伤,也不见得能做到如此地步。

    看来成为血灵,让她的修为大幅度增加,堪比练骨大成了。

    小个刚出手,薛鹏同时激射向了尔雅。

    三头六臂神力与体内涌动,又长出了两条手臂。

    四条手臂舞着两柄骨剑,朝着尔雅冲了过去。

    尔雅眉头一挑,她左躲右闪,却不与薛鹏硬拼,只拖延时间。

    薛鹏心中焦急,越攻越急。

    尔雅步伐从容,长剑起落进退有据。

    小个从旁射出的骨箭,纷纷被尔雅击落。

    羽翎见状心中暗叫不好,尔雅心思缜密,实力高强,老三、老四根本不是对手。

    鸿雁见状愤怒骂着:“铁木,你是个木头疙瘩么,你看不出她是想拖住你,等那个什么山的过来么?”

    “到时候那个叫山的血灵一过来,我们都得死,现在能跑一个是一个,只要你活着,还能替我们报仇,如果你也死了,我们就白死了,而且还会放任这两个血灵祸害其他人,其这种厉害关系,难道你看不明白么?”

    薛鹏恍若未闻,只是举剑更加疯狂的砍杀。

    鸿雁嘴里大骂着,心里却暖暖的,眼角却情不自禁流下了泪水:“你这个木头,傻子,你倒是快跑啊。”

    羽翎看向了远方,一道红芒正在快速逼近,而薛鹏小个被尔雅死死拖住。

    羽翎看了看天空,她似乎感受到了长天生再向她召唤。

    我的女儿,是时候回到天父的怀抱了。

    羽翎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颗血丹

    这颗血丹虽然只有拇指肚大小,但通体黝黑,表面散出着极为精纯的血气。

    血气上,还有着一张张奇异的面孔,或嬉笑、或狰狞、或嗔怒……种种情绪交织着。

    这是一颗三阶候级血妖的血丹,是当年沙海浪潮之后,她捡到的。

    本来她想着等到自己达到练骨大圆满,再吞服这颗血丹,届时她有三成的机会不会成为血灵,届时她的骨一定可以更加的强大。

    不过眼下,她却没有这个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