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喂大曌人
    铁木合上前迈了一步,顿时被铁木黎拉了回来。

    铁木黎瞪了铁木合一眼,“我说了,我信他,你给我站到一边去。”

    “大哥,诶……。”

    铁木合不敢忤逆铁木黎,只能退到一边在地上团团转,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大曌的绵羊,如果琪琪格有什么意外,老子拿你的小命给我侄女抵命。”

    乌兰双臂交叉在胸前,跪在地上祈祷着,“长生天、远古的神灵啊、先祖啊,如果你们的灵听到了我的祈祷,请你们一定要保佑琪琪格无事啊。”

    阻隔了灵识的探查,薛鹏跳到了药鼎上。

    翻滚的药液沾到薛鹏的衣服顿时燃了起来,不过被铁球散出的水气熄灭了。

    薛鹏嘴角抽了抽,这是什么药液啊,这东州人竟然用这玩意温养血脉,这身体要强悍到什么程度。

    此时琪琪格那张麦色的美丽的脸颊上已浮现痛苦色,显然火元已在她体内肆虐了起来。

    瞧着琪琪格,薛鹏叹了一口气,“这算是我第二次帮你了,如果你有一点良知,希望你醒过来以后也能帮我一次。”

    心里如此想着,薛鹏将铁球从背后取了出来,放到了琪琪格的头顶。

    被薛鹏唤醒的铁球发出一道念头,“我饿了。”

    这一次,比上一次多了一个‘了’字。

    铁球很快发现了强大的火元,不过却不是琪琪格体内的,而是药鼎中的。

    铁球往下一沉,就要落入药鼎中,薛鹏见了不禁暗骂了一句,“倒是够鸡贼的,不过药鼎中的你就别想了。”

    薛鹏紧紧抱着铁球,放在琪琪格头顶,让它吸收琪琪格体内的火元。

    铁球执拗地一直往下沉,但它也没有放过琪琪格体内的火元。

    便在铁球与琪琪格碰到的地方,一股股的赤红的火元从琪琪格的体内溢出被铁球吸入了体内。

    此时正在温养血脉的琪琪格只觉体内的火元快速被抽出,那种灼热感也快速降了下来,体内的血脉也不再狂躁不安,变得温和了下来。

    琪琪格双眸紧闭,东州的修炼之法是内观五藏如山岳,洞血脉若江河,肉身就是一个小天地,而琪琪格便是这天地的主宰。

    她主宰着这个天地,同时也受这片天地的制约。

    她灵识与肉身相互依存。

    琪琪格的灵识在肉体的世界中运行着,感应着血脉。

    血脉是什么,此时在琪琪格感受中,血脉不是鲜血,它是一种气。

    它无形无质,看不见,也摸不着,却真实的存在,存在于她的肉体世界中的每一个角落。

    现在的她仍旧只能感应到血脉的存在,若想激发这种血脉的力量,还需要艰苦的修炼。

    原本在她的灵识内观时,便觉自己肉身世界已化作一片火海,灼烧得她的灵识都刺痛。

    可就在方才,满天的火毒不止何故完全褪去,体内的世界再度变得一片清明,温凉没有丝毫的燥热。

    外界的药力中的化作最好的养分涌入她的体内,伴随着药液进入体内的火毒再次被吸走。

    此时她灵识沉于体内,外界的一切她已完全感知不到,不知是谁在着关键的时候帮了她一把。

    她心存感激,决定定要好好报答这个人。

    体内的血脉再不断地壮大,不知多久,她整个世界内都充满了这种血脉之力,终于她感觉到一种胀痛。

    她不知究竟是哪里痛,但灵识的感觉就是痛。

    随着药力不断注入,这种胀痛越来越明显。

    她清晰地感觉到,肉体内的世界开始出现了动荡,一道道裂纹开始从地面、山体、虚空中浮现。

    琪琪格知道,此时她不能再坚持下去,如果继续坚持,等待她的便是爆体而亡。

    药鼎外,东州城主铁木黎、大将军铁木合、乌兰都紧紧地盯着眼前那一片雾气。

    雾气不仅隔绝了他们的视线,更隔绝了他们的灵识。

    雾气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是一点也不清楚。

    此时距离琪琪格已然在药鼎中浸泡了足足四个半时辰。

    如果琪琪格能够顺利完成温养,这便意味着琪琪格有着极大的几率成为筑基后期的修士。

    筑基初期、中期、后期,越往后越是艰难,一名筑基后期的修士,对于一个东州城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铁木黎心里也捏了一把汗,同时心里也在祈祷着,长生天中的神灵、祖先啊,愿你们的在天之灵,保佑琪琪格,保佑东州。

    几人正自祷告着,雾气终于缓缓散开了。

    薛鹏此时已从药鼎上跳了下来,铁球再度回到了他的背箱中,此时此刻他正盘膝而坐,体表闪耀着红光,最后一缕火元围绕着他转了一圈,最后消失在他的体内。

    铁木黎、铁木合、乌兰三人相互看了一眼,眼中浮现了一抹凝重。

    薛鹏缓缓睁开眼,铁木合上前一步,上上下下打量了薛鹏一番,不敢置信道,“你,把那些狂躁的火元都导入自己的体内了?”

    铁木合此话一出,铁木黎与乌兰同时认真听了起来。

    薛鹏自然不会将铁球的秘密说出来,当下点头道,“正是,我学过一种灵术,便是可以抽取对方的天地间的灵气,我想着火元也是一种灵气,所以就尝试了一番,果然这个方法可行。”

    听了薛鹏这话,铁木合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后狠狠地拍了拍薛鹏的肩膀笑道,“好小子,不错,你肯为她将火毒吸入自己的体内,我信你是真心喜欢我侄女了。”

    乌兰看了看正在药鼎中的琪琪格,此时琪琪格神色如常,不过周身的气势确实越来越强大了。

    琪琪格此时已不再吸收药液,说明她已然是完成了温养血脉,片刻后应该便能苏醒过来。

    乌兰走过来,握住了薛鹏的手,满脸感激道,“谢谢您,真的太谢谢您了,先是帮助琪琪格血穿瞳仁,这次又帮助琪琪格吸走了火毒,他日您但凡有所要求,乌兰决不推辞”

    薛鹏含笑道,“举手之劳,乌兰姐不比挂在心上。”

    薛鹏越是这么说,乌兰心中便更是愧疚,随后从怀中取出一瓶丹药递给薛鹏道,“这瓶是清心丹,您收好,你火毒十分顽固,一旦入体,极难清除,如果火毒在你的体内肆虐,便服下这一颗清心丹,可护住心境。”

    看了看这瓶丹药,薛鹏笑了笑,收了下来,道,“谢谢兰姐了。”

    乌兰嘴角浮现温柔的笑意,拿出一条手帕擦了擦薛鹏的脸颊上的汗水,温柔道,“你对琪琪格这份心,琪琪格醒来一定会被你感动的,因为你,所以从今天起,以后我看到大曌人不再叫他们绵羊了,我也不会允许别人叫。”

    铁木黎便上前拍了拍薛鹏的肩膀,神色复杂道,“爱婿,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的绝不推辞。”

    薛鹏闻言新招一动,缓缓道,“城主,我有一事相求。”

    铁木黎呵呵一笑,“你刚才叫我什么?”

    “城……”薛鹏的声音戛然而止,随后脸色变了变,没再吭声。

    铁木黎呵呵笑了笑,“罢了,等你跟琪琪格成婚之后再改称呼也不迟,说吧,你有何事?”

    薛鹏缓缓道,“城主大人,是这样的,我初来东州城,想好好在东州城逛逛,领略了一下东州城的风光。”

    “就这事儿?”铁木黎哈哈大笑道,“这算什么事,等到你跟琪琪格成婚,一半的东州城都是你的,这件事太小了,换一件吧。”

    “不小,不小了。”薛鹏笑了笑,心里想着如何跑掉。

    铁木黎目光闪了闪,含笑道,“你确定只要这么一个小要求?”

    薛鹏重重点了点头,“我就这么一个小要求。”

    “好,我答应你了。”铁木黎应了下来。

    薛鹏大喜道,“多谢城主大人。”

    铁木黎目光闪了闪,脸上都是笑意,与铁木合道,“铁木合,等到三月后,各方势力都离开东州城后,你要陪护我的爱婿好好在东州城转转,听到了么?”

    薛鹏闻言脸色一变,连忙道,“城主大人,我是想最近今天就去转转,三个月后,这太久了吧。”

    铁木黎看着薛鹏,嘴角微微翘起,缓缓道,“爱婿,如今东州城龙蛇混杂,我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

    铁木合走过来一拍薛鹏的肩膀笑道,“怎么,老子堂堂大将军放在正事不做,陪你个小子逛街你还不愿意,信不信我抽你。”

    “铁木合,这是我爱婿,你态度好一点。”铁木黎含笑道。

    “大哥你放心,这小子就交给我了。”铁木合拍着自己的胸脯打着包票。

    “哦对了,琪琪格温养完血脉就要进入血神塔中参悟自己的图腾了,到时候爱婿你便随着琪琪格一起进去修行吧,一会我便将一门锻体法教给你。”

    薛鹏嘴角扯了扯,心中暗道,“三个月后再转,只怕大曌的人早就走了,东州秘境自己也不用参加,看来这个东州城主对自己还有戒心,自己还需另想办法?”

    当下薛鹏含笑道,“如此的话,我就不出去转了,东州城的炼体术名扬天下,我也倾心已久,苦于无人教导,这次就多谢城主了。”

    说着薛鹏似无意提了一句道,“城主,我听闻东州似乎有一种花名为‘噬魂花’,这种花,城主府可有?”

    铁木黎闻言神色微微一变,随后笑道,“倒是听说过,可即便是我也从未见过,爱婿怎么会突然提及此邪异之物?”

    薛鹏自然不可能将心中的复活之法说出来,当下只是道,“偶尔听闻,觉得颇为有趣,看来道听途说不可信啊!”

    “是啊,多少大事便坏在这流言之中,爱婿,你先随我修行那炼体法吧,等你熟悉了,便与琪琪格一起进入血神塔中吧。”

    “多谢城主大人。”薛鹏拱手谢道,如果他能够修行那锻体术,能够将肉身的强度提升上去,引雷咒便可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以后不要这么多的繁文缛节,东州不兴这个。”说着铁木黎抓住薛鹏的手,哈哈笑道,“爱婿,随我来。”

    当下薛鹏便与铁木黎来到了一间静室内。

    铁木黎与薛鹏相对而立,铁木黎缓缓道,“爱婿,在我将此锻体秘法交与你之前,你需向长生天立下重誓,如若将此锻体法外传,必然爆体而亡。”

    薛鹏迟疑了一下,他非是因为誓言而迟疑,而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这么做实在是有些小人。

    这位东州城主却待他如此真诚热忱,而自己却满口谎言,这让他心中有些羞愧。

    可是他必须入东州秘境,凌烟还在等着他。

    “怎么了?爱婿可是有疑问?”铁木黎问道。

    “哦……城主,我不知在东州如何发誓。”薛鹏从愣神中反应过来,回了一句。

    铁木黎含笑道,“这个简单,我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说着铁木黎逼出了一滴鲜血,随后点在了眉心,薛鹏学着铁木黎的样子,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铁木黎道,“我铁木黎对着长生天起誓。”

    薛鹏跟着道,“我薛鹏对着长生天起誓。”

    “若未经允许,私自将炼体秘法传出必爆体而亡。”

    誓言立下,薛鹏眉心的血液竟然瞬间变成了紫色,随后没入了他的眉心。

    铁木黎含笑道,“好了,我这里有东州秘法三种,其一为不死血灵决,练至大成,只要魂魄不灭,尚有还有一块血肉在,便可再度重生,只是没重生一次,修为会降低一层;其二为金身决,铁木合练的便是此功,不过他资质愚钝,限于修为勉强可算作是小成,不过普通修士的攻击已经很难对其造成伤害,想必你也应该领教过了。”

    “大将军的金身决竟然还只是小成?”薛鹏吃了一惊,那金身决的强悍他是亲自领教过的如果能够将这金身决学到手,他的引雷咒绝对可以提高一个境界来施展,以他练气大圆满的修为,甚至可以击败筑基中期的修士。

    铁木黎点了点头,“如果想修炼至大成,至少要筑基大圆满的修为,看爱婿的样子,似乎对金身决很有兴趣。”

    薛鹏打定了主意,缓缓道,“城主大人,我便学这金身决。”

    铁木黎闻言一笑,“难道你就不想听听这第三种灵决是什么?”

    薛鹏闻言眉头一挑,缓缓道,“请城主赐教。”

    铁木黎笑了笑,“你还跟我这么客气,看来一时半会也改不掉了,我要与你说这第三种灵决,名为不灭金身决。”

    “这不灭金身决,这不灭金身决有着不死灵决与金身决两种灵决的特性,但不死、金身两种特性都更强,不过其修炼的难度却也是在不死血灵决与金身决的数倍之上。

    “对于你三寸的血脉而言,这三种秘法无论你修炼哪个都是难于登天,几乎都没有可能炼至小成,不过嘛,既然都是无法炼成的,我倒是你觉得这最难的不灭金身决刚好适合你。”

    薛鹏心中本想选金身决,不过考虑到每次施展引雷咒身体都会受到不小的损伤,所以他觉得不灭金身更为好一些。

    可铁木黎这话却让他心里有些疑惑,不禁道,“城主,此话何解?”

    铁木黎哈哈笑道,“反正你哪个都练不成,若是能炼成定然是天大的奇遇,而这样的奇遇,与其成就不死血灵决与金身决,倒不如成就这不灭金身。”

    薛鹏愕然,一双眸子愣愣的瞧着铁木黎,最后苦笑道,“既然城主大人对我这么没有信心,为何又将这至强的秘法传授于我呢?”

    铁木黎哈哈大笑道,“因为你是我的爱婿,要修炼就要修炼最强的,而且我相信,爱婿你将来或许有机会将这不灭金身修成。”

    “如果你修炼有成,将来东州若有危机,我希望你能帮东州一把。”

    薛鹏自认自己的天赋绝佳,陆师都说自己是千年难得一见,虽然他的血脉高度只有三寸,但他就不信他就修不成这不灭金身。

    人生总是需要有一点挑战,太过平静的人生就好比一潭不起波澜的死水,了无生机。

    薛鹏心中的斗志被激了起来,眉头一扬,嘴角翘起,朗声道,“城主大人,这不灭金身我定能修成,不过就算我未曾修成,便凭城主赠秘法之大恩,将来东州有难,即便是我身在千里万里,也决然不会弃东州于不顾。”

    铁木黎脸上浮现笑意,“爱婿果然也是性情中人,闲话少说,我这便将这不灭金身传授给你。”

    当下铁木黎拿出了两片玉简,递给了薛鹏,“不灭金身分为两个部分,一部为不灭,一部为金身。”

    “两部灵决须得同时修炼才能炼出那孕育不灭金身的血脉,一旦血脉觉醒,成为修士,此不灭金身便算小成,届时普通筑基初期的修士无法攻破你的肉身,即便脏腑遭到毁灭性打击,也无性命之忧。”

    铁木黎与薛鹏讲解着,同时教导着薛鹏不灭、金身两决如何掐灵印,如何运转灵力。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不灭金身修炼方法已完全纳入薛鹏的心底。

    铁木黎摸了摸自己的胡须,赞叹道,“爱婿天资聪颖,只可惜,这血脉……。”

    “好了,不说多说了,想必此时琪琪格已经温养好了血脉,正等着进入血神塔呢,我们这就出去吧。”

    铁木黎知无不言的相教,让薛鹏心中愧疚更重。

    今天,是他与东州城主第一次见面,其胸怀、其坦荡都让薛鹏深深的蛰伏。

    在大曌,他接受着礼仪的熏陶,接受着尊师重道忠君爱国的教导,可到了王庭里,文武百官,各个谋取私利,勾心斗角,不见半点的礼仪廉耻。

    可进入了东州,不见他们鼓吹什么礼仪,但这里的人却恪守着本地的礼节,即便是眼前这位东州城主毅然如此。

    这般下去,东州迟早会壮大起来。

    这些事情,轮不到他这么一个小人物去管,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快增强自己的实力。

    他绝不会白拿东州城主的秘法,如果将来东州城有难,即便千里万里,他也一定会赶过来。

    薛鹏跟着铁木黎走了出去,此时琪琪格已完成了温养。

    琪琪格明亮的眼眸眨了眨,看着铁木黎率先走了过来,双眸露出喜色,一张明媚的脸颊上满是笑容,扑向了铁木黎口中喊着道,“阿父,我完成了温养血脉,我足足温养了四个半时辰。”

    铁木黎搂着琪琪格,哈哈笑道,“好,不愧是我的铁木黎的女儿,好样的。”

    琪琪格轻哼一声,“那你之前还说我这辈子修士就是我的极限了,可现在看来,我可是能够成为筑基大圆满的强者,甚至可能超过阿父你。”

    铁木黎哈哈笑道,“阿父等着你超越,可是你知道么,如果没有一个人,你这次温养你可能连三个半时辰都熬不过,甚至可能血脉中将永远参杂火毒。”

    “琪琪格,你知道帮你祛除火毒的是谁吗?”

    听了铁木黎这话,琪琪格俏脸显得有些不自然,摇了一下铁木黎的胳膊,脸色微红道。

    铁木黎看着琪琪格罕见地羞涩,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我东州的小母狮子,竟然也知道害羞了,哈哈哈。”

    琪琪格闻言俏脸更红,狠狠把铁木黎的胳膊甩到一旁,高声道,“谁害羞了,阿父你不要胡说,我琪琪格是个说话算话的人,既然那个大曌人有着东州人的血脉,虽然只有三寸,但我琪琪格说话算话,一定会嫁个他。”

    说着琪琪格看向了薛鹏,朗声道,“喂,那个大曌人,谢谢你了。”

    薛鹏知道是叫自己,上前含笑道,“琪琪格,你我就要成为夫妻了,还说什么谢与不谢。”

    琪琪格看薛鹏一眼,想到薛鹏两次帮了自己,更是把火毒吸入他自己的体内,此时觉得薛鹏倒是没有那么讨厌了。

    她本心底善良,不禁道,“喂,大曌人,你吸了火毒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