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四百一十章 欲擒故纵
    眼前是一名彪形大汉,满头的红发,爆炸似的炸成了一团,一张黝黑发亮的脸堂上满是黑胡茬,一双环眼闪着凶光正瞧着他。

    薛鹏看着眼前人,见其目光不善,修为更是极深,至少也是一名修士,当下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铁木合扫了一眼,目光最后停在了薛鹏的身上。

    他上下打量了一眼,微微一愣,眼前这少年也确实太小了些吧。

    铁木合心中不确定,就是这个小娃娃赢了琪琪格,这可能么?

    当下问道,“你就是赢了琪琪格的那个大曌人?”

    薛鹏眼中目光闪了闪,没有回答,而是问道,“是我,你是什么人?”

    “我,哼哼,我是琪琪格的叔叔,小子,老实交代,你到底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才赢了琪琪格?”铁木合运起了血脉之力,一种强横的威压压向薛鹏。

    一时间牢房内所有的犯人都不禁趴在了地上,薛鹏凝视着铁木合,体内灵力急速运转,一字一句道,“光明正大的手段。”

    铁木合见薛鹏面对自己的压迫仍能镇定自若,心中暗道,这个小子倒是有几分能耐。

    此时他杀心已动,不过他乃堂堂东州城的大将军,亲自出手对付这么一个小娃娃,这要是传出去,他面上无光,当即撤去了血脉之力,转身出了牢房与一旁的两名将士道,交给你们两个了。

    两名如狼似虎的东州将士闻言走了进去。

    这两名将士都是身高八尺,面如重枣,双眸中目光凝练如钢锥,在他们周围,缓缓浮现着一种淡淡的微红的血脉之力。

    凛冽的杀机从两人体内散出,锁定了薛鹏,薛鹏心中大凛,这些个东州的蠢货想要干什么,自己可是对那琪琪格有恩的。

    当下连忙道,“我可是帮了琪琪格,若是当时我的心思稍微歪一点,那个琪琪格可就是死无葬身之地,我救了你侄女,你们就是这样报恩的么?”

    铁木合转过身,双眸冷冷地瞧着薛鹏,缓缓道,“长生天下的女儿,只能嫁给长生天下的虎儿,用你们大曌的话来说,你就是癞蛤蟆想吃天儿肉,送这个癞蛤蟆去长生天,哦不对,你如何能入长生天,就让我的手下送你去地狱吧。”

    话音落下,那两名将士同时抽出了腰刀。

    两柄腰刀握在两名将士的手中,一股血气顿时缠绕向了腰刀,整个腰刀的颜色都由青铜色变成了血色,两道凛冽的杀机如长江大河一般汹涌朝着薛鹏袭去。

    两人实力都不下于练气巅峰,合击的威力更是直逼修士。

    两人双足猛地发力,双刀从左右两边砍向了薛鹏的两肋。

    薛鹏眉头拧了起来,他本想着这些人知道自己不禁是救了琪琪格一名,更是帮助她突破境界,这些人应该会跟自己赔礼道歉,然后自己一报身份,就能摆脱太上宗,回到大曌的队列中,可不曾想,这些东州蛮子根本就一点礼都不讲。

    既然如此,这里便不可再留。

    想到这儿,薛鹏体内灵力快速运转了起来,目光快速扫了两人一眼。

    转眼间,两名东州勇士的刀距离薛鹏只有三尺了,以血刀的速度,下一刻就能切入薛鹏的身体,从薛鹏的臀部与胸口将薛鹏切成三段。

    不过此时薛鹏仍没有动,仿佛被吓傻了呆愣在了那里一般。

    转眼间,血刀距离薛鹏只有不足一尺的距离,这时薛鹏忽然动了,他头也不抬,左右手分别抓住了左右两边砍过来的刀背。

    随后他身体一转,手轻轻一带,将刀锋带偏,左边的刀锋看向右边的东州蛮子,右边东洲蛮子的刀锋则砍向了左边的东州蛮子。

    薛鹏身影一闪,跳出了圈外,看着两人。

    两人同样一惊,想要收力却已经来不及了,两道刀锋狠狠击中了两人。

    嘡啷一声响!

    刀锋切在东州蛮子的皮肤上竟然发出金铁相交的声音。

    下一刻让薛鹏吃惊的是,这两人同时以手臂格挡那刀锋,刀锋竟然只划破了两人的皮肤。

    “好硬!东州人炼体术果然有独到之处。”

    薛鹏心中想着,同时看向了牢门口,朝着牢门口冲了出去。

    铁木合也看到了牢里的一幕,眉头一挑,心中暗暗叫好,“好一个小子,这股巧劲使得好,可惜,真是太可惜了。”

    铁木合那九尺的身体往门口一站着,放入一座山,将牢门堵得严严实实。

    “让开。”薛鹏厉喝一声,同时攥紧了拳头,体内灵力快速运转转化成三头六臂产生的神力。

    刹那间,一身的神力完全注入到右臂上,堵在牢门口这个人的修为深不可测,他必须以自己最强的一击将其击退,然后趁机离开这里。

    铁木合嘴角上扬,比寻常人大腿还粗的胳膊环在胸前,目光戏谑的看着薛鹏,任由薛鹏的拳头袭来,他是动也不动。

    薛鹏心中暗喜,在这电光火石间,一拳轰在了铁木合的腹部。

    这强横的力量堪比筑基初期修士的全力一击,轰然一声巨响,轰在了铁木合的腹部。

    下一刻,铁木合那胖大的身躯顿时蹬蹬蹬倒退了数步。

    铁木合满脸的诧异,他是什么修为,筑基中期的炼体修士,眼前这小子什么修为,充其量不过练气巅峰。

    虽说他只用了三成的实力,可那也不是一个练气巅峰的修者能撼动的。

    而此时薛鹏的身影急速倒退,就在方才他击中铁木合时,只觉他轰出的力量,竟有三成被弹了回来。

    薛鹏双脚牢牢抓着地面,双手牢牢抓着墙壁,刺啦啦,在地面与墙壁留下深深一条划痕,薛鹏的身子这才停了下来。

    薛鹏目光凝重地看着铁木合,心中震惊,“这个人肉身惊然比妖兽还要恐怖,自己一拳下去,惊然只是将其击得倒退数步,而自己竟然被逼退这么远。”

    真是令人羡慕的肉身啊,如果自己拥有这一声肉体,雷法与引雷咒的威力将会提升到多么恐怖的境界。

    铁木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小子,再来。”

    薛鹏深吸了一口气,紧了紧背后的背箱,一抹乾坤袋,冰璃剑已然握在了掌中。

    眼下他不需要跟这个肉身恐怖的大汉厮杀,只需要禁住他的行动,离去即可。

    薛鹏眼眸微微凝起,体内灵力急速运转了起来,冰璃剑上一道道雪花浮现。

    整个地牢的温度陡然再度下降,地牢中那些犯人冻得瑟瑟发抖,急忙朝着里面退去。

    “呦,寒冰灵力,倒是有点意思。”铁木合嘴角上扬,仍旧抱着膀子,等待薛鹏的攻击靠近。

    转眼冰璃剑上已有三十六环,每环六片雪花。

    下一刻,薛鹏剑起平刺,三十六环雪花全部射向了铁木合。

    当第一片雪花落在铁木合赤膊的身体时,雪花竟然融化了,腾起了一片热气。

    等到三十六环雪花完全射到铁木合的身体时,铁木合只有眉梢有着些许的冰霜,除此之外并未太大影响。

    铁木合嘴角一咧,“好生凉快,比那寒冬更让人舒服,小子,再来一点,爷爷我还没凉爽够呢。”

    薛鹏眉头高高皱起,此时他真有一种徒手打王八,无处下手的感觉。

    既然这也不行,没有办法,那就只能动用雷法了。

    想到这,薛鹏口中念念有词,身体表面浮现一层金光,金光敛收,护住身体,随后细微的雷弧开始自他身体表面浮现,下一刻炽白的雷力如孔雀开屏一般自血薛鹏的周身绽放。

    噼啪噼啪。

    薛鹏周身雷弧不断闪现,与以往不同的是,雷力绽放的末端,有着一点微微的红色,虽然并不显眼,但真实存在,这便是薛鹏炼化了地煞之气雷力产生的变化。

    看到雷力,铁木合瞳孔一缩,心中一惊,这小子那么会雷法,那他跟太上宗有什么关系?

    正在他思忖时,薛鹏已然先发制人。

    下一刻,他身形闪动,速度提升了数倍不止。

    那满布雷力的手刀,切向了铁木的腹部。

    面对雷力铁木合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雷法出万法伏,他虽然曾与太上宗的人切磋过,可从没见过对方使过雷法,据说见识雷法的人,不是重伤便是死了。

    在薛鹏攻过来时,铁木合谨慎地将修为提升到了五成。

    这次可是绝好尝试雷法威力的机会。

    看看是雷法犀利,还是他的金身更牢固。

    薛鹏要紧了牙关,他就不信连这雷法都伤不到这个大汉。

    转眼间,炽白中带着微红的雷力刺中了铁木合。

    在那一瞬间,铁木合周身的兽皮瞬间被灼烧了起来,满头长发也根根直立。

    刺啦啦。

    薛鹏的手刀切中了铁木合的腹部,雷力不断刺着铁木合坚韧的皮肤,发出刺啦的声响。

    薛鹏感觉铁木的皮肤比金铁还要坚硬更具韧性,一时间,雷法竟不能破。

    铁木合眼中露出戏谑色,“雷法,也不过如此。”

    薛鹏心中震动,紧跟着他眼中浮现一抹厉色,周身的雷力骤然紧缩,朝着右手汇聚。

    薛鹏只觉右掌仿佛有千万柄细小的小刀在切割着他的手掌,一阵剧痛倒入心田,不过同时,他的右手已被凝练的雷力包裹,周围散发着微微的红色。

    薛鹏的手再度往前一送,雷力刺破了铁木合的皮肤,窜入他的肉体。

    强横的雷力在他的体内肆虐,他的体表雷弧闪烁,一时间动弹不得。

    狂傲的铁木合大意之下,竟被雷法所创。

    薛鹏见状身影几个闪烁已然来到了地牢门口。

    他心中窃喜,这个蠢汉子还真是够狂妄的,竟然站在那里给自己当活靶子。

    薛鹏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然而就在此时,他眼前忽然一黑,一根柱子朝着他就横扫了过来。

    薛鹏急忙运转金光咒,以双臂护住身体。

    砰!

    一声巨响,薛鹏的身影被击得倒射而回,撞断了几根牢柱后,最后狠狠撞在了墙上。

    薛鹏只觉双臂都要被震断了,五内翻涌,他抬头看去,便见铁木合又站在了他的面前。

    铁木合看着薛鹏,又看了看自己腹部的灼伤,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不错,竟然能伤了我,不错,很不错,你小子可以,雷法也果然够强,只是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了。”

    铁木合走上前去,一把抓住薛鹏的后脖颈,如拎小鸡一般拎着薛鹏就朝外走,哈哈笑道,“我改主意了,虽然你不是东州人,但或许你的祖辈曾经有人是东州人呢,如果是这样,那你就完全可以入赘到我东州,哈哈哈。”

    薛鹏此刻再次深深感觉到修为对他的限制,如果此时他已是一名修士,即便对上此人,也绝不会如此的无力。

    薛鹏叹了口气,“我既然不是你的对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我要告诉你,我并不是普通人,我是大曌的将军。”

    铁木合哈哈笑道,“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你要是大曌的将军,那我就是你们大曌的王。”

    铁木合心中十分高兴,他是看准了薛鹏的潜力,在未来的几十年里,薛鹏定然能够成长成不弱于他的强者。

    到时候他便能与琪琪格一起辅助大哥,彻底一统东州,壮大东州。

    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掉,薛鹏只能希望自己的身份能让对方顾及,“我姓薛名鹏,乃是大曌文王亲自册封的从六品振威校尉,领左戍卫主将,太子伴读。”

    “此次我前往东州,就是代表大曌进入东州秘境,所以你最好是将我交给大曌的人。”

    铁木合闻言停下了脚步,瞧着薛鹏道,“你,真是那个什么校尉,大曌的将军?”

    薛鹏认真点头道,“没错。”

    铁木合闻言目光闪了闪,难怪这个小子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恐怖的战力,不过练气圆满就能与修士比肩,如此看来,倒还可可能是大曌那些绵羊暗藏的杀手锏。

    不过,眼下大曌这杀手锏可是落到了自己的手里,现在神不知鬼不觉,除了自己以外,没人知道,如果自己不说,那这杀手锏以后就是东州的了。

    想到这儿,铁木合呵呵一笑,“什么大曌的将军,别胡咧咧了,哈哈哈……。”

    铁木合放肆地大笑着,其身后的两名将士面面相觑,不是来杀人的么,怎么又不杀了?

    薛鹏嗔怒道,“你若是不信,你可以先将我交给大曌人,我的身份自然就清楚了。”

    铁木合狠狠一拍薛鹏的屁股,“要怎么做,老子还用你教么,再多嘴,老子把你拔光了吊在辕门前给人欣赏,老子听说你们大曌的绵羊最怕被扒了衣裳,不知道你怕不怕。”

    薛鹏顿时闭嘴,如果真的把他扒光了吊起来,他自己受辱是小,丢了大曌的脸是大啊。

    眼下他算是知道了,这个汉子是不肯放过自己了。

    早知道如此,自己真不该贪那七十万下品灵石,这东州的蛮子,根本就是一群野蛮人,半点礼仪信用都没有。

    当年薛鹏心中一动,顿时换了一副嘴脸,含笑道,“呵呵,这位将军,您可真是慧眼呐,我本想骗过您,没想到一眼就被您给看破了。”

    “其实我就是个小人物,要不我把赢来的那些黑玉片都还给那位琪琪格姑娘,然后您放了我如何?”

    铁木合哈哈大笑道,“会雷法的会是小人物么?也是,你现在还小,道法还没大成,确实算不得什么大人物,但是没关系,早晚有一天老子会让你成为像老子一样的大人物的,哈哈哈。”

    “那还用你废话。”

    薛鹏心里暗骂,嘴上呵呵笑道,“是是是,那就承将军吉言了,如果今天将军放了我,等他日我必不忘将军大恩。”

    铁木合又一巴掌狠狠扇在了薛鹏的屁股上,疼得薛鹏觉得屁股都要裂开了,想要破口大骂,可他还是忍住了,小不忍则乱大谋。

    铁木合哈哈大笑着说,“你这只小绵羊,就不要再动逃跑的心思了,老子我看上了你,你就跑不掉了。”

    薛鹏听了顿时一阵恶寒,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心中暗道,“难道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竟然有龙阳之好?如果真是这样,自己宁死不屈。”

    然接下来的话,让薛鹏心底一松,紧跟着却又紧绷了起来。

    “等一会验过了你的血,如果你有血脉,那就证明你跟我东州也有着渊源,这样的话,你就嫁给我们琪琪格,入赘我东州,怎么样,小子,琪琪格可是我们这里一等一美人,这次可便宜你了。”铁木合哈哈笑道,“至于其他的,你就不用想了,你现在只要想着入赘我东州就够了,哈哈哈。”

    “就那个傻大丫,让我娶她还便宜我?这样的便宜愿意谁要,谁要。”

    薛鹏心里这么想着,却没敢说出来,口中已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我说这位将军,你倒是早说啊,我跟你说,我早就对琪琪格一见倾心,让我娶琪琪格,这简直就是长生天对我的恩赐。”

    铁木合笑道,“哦?是吗?可是我听说你当时可是不愿意娶琪琪格的,你跟琪琪格角力前,特别问了一下,是不是只要赢了琪琪格,墨玉片就归你,可见你是为了墨玉片而来。”

    “这个蛮子知道得倒是清楚。”

    薛鹏眼珠一转,解释道,“将军,您觉得我会贪图那区区几千墨玉片么,我会么?”

    “我怎么可能放着美丽大方、风情万种、倾国倾城,人间绝色的琪琪格不要,而去要那墨玉片。”

    “小子,你的意思是,乌兰欺骗了我?”

    “乌兰应该就是穿着虎皮抹胸的女子把。”薛鹏心里猜测着,口中道,“乌兰说得没错,我当时是问了关于墨玉片的事,可我用的是计策,叫做欲擒故纵。”

    “什么欲擒故纵,乌兰说,你赢了墨玉片就想跑,若不是守城军将你抓住,你早就跑没影了。”

    薛鹏连忙解释道,“就是因为我太喜欢了琪琪格了,我怕就算我赢了琪琪格,琪琪格也不会答应嫁给我,结果想必您也在知道了,琪琪格性格是那样的刚烈,如果她不是心甘情愿,她宁死不从。”

    铁木合点了点头,“你这话说得倒是没错,琪琪格就是我东州的太阳,她的刚烈好比太阳的光芒,既可以融万物,也可以焚烧一切,不过这跟你逃跑有什么关系。”

    “您看,琪琪格不喜欢我,就算我赢了她,她还是比喜欢我,我若是逼着她娶我,以她刚硬的性子,肯定宁死不从,但若是我换个方式,我假意看不上她,不想娶她,以她要强的性子,想必很难接受被一个男人抛弃,这样一来她极有可能反过来追求我,这就叫做欲擒故纵。”

    铁木合皱了皱眉头,“什么跑啊追啊的,老子听不懂,不过有一点老子明白了,那就是你喜欢琪琪格。”

    “啊,对对对,将军理解力真是让小的佩服,将军您看,现在您能放下我了吧。”

    铁木合又给了薛鹏屁股一下,笑道,“小子,就你这点滑头还想跟老子耍,老子征战多年,比你滑头百倍的人老子都见过,你就老老实实当我们东州的乘龙快婿吧,哈哈哈。”

    “求之不得,呵呵呵。”薛鹏脸上也满是笑意,心中已把铁木合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

    “将军,你这是要带我去哪,是跟琪琪格完婚么?”薛鹏道。

    “完婚?想得倒是美,我先带你去看看你的血脉。”

    为了避免被人认出来,铁木合找来一个袋子将薛鹏给套了起来,扛着薛鹏便到了城主府。

    在城主府有三处血脉殿,其中一处是琪琪格温养血脉所在,另外两处也都挨着,其中一处便是探查是否拥有血脉的地方。

    铁木合推开了门,扛着薛鹏薛鹏走了进去,薛鹏只觉七拐八拐,也不知道拐到了什么地方。

    此时铁木合的声音响起,“准备探测血脉。”

    “是。”一个有些沉闷的声音回响。

    紧跟着,铁木合将袋子打开,将薛鹏给拎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