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四百零九章 东州城主铁木黎
    药鼎旁站着一名中年男子。

    这男子身高接近九尺,与寻常的东州人一样,穿着一身的兽皮衣,满脸的黑胡茬,面容粗狂。

    看了看穿着虎皮抹胸的女子,男子开口道,“你是说,琪琪格在与人角力时完全觉醒的血脉?”

    虎皮抹胸女子道,“是的。”

    男子右手摸了摸自己的胡茬,缓缓道,“那个大曌的绵羊看去很年轻?”

    虎皮抹胸女子道,“十分年轻,眉宇好像还没有完全长开,不过眼神倒是十分深沉。”

    “哼,大曌的绵羊都是阴险的小人,哪个眼神又不阴险?”男子瞪了下眼眸,一边摸着自己的大胡子一边道,“不过那个小子竟然能赢过琪琪格,这么说,他也是一只强壮的绵羊,比我们东州的猛虎男儿还要强壮。”

    “一个大曌的绵羊竟然比我东州的猛虎儿郎们都要强壮,倒是有点意思。”

    “不过琪琪格胡闹,你也心里也没个数么,虽然我们东州人生性豪放,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但也不能胡来啊,在大街上摆什么擂台,只要掰手腕赢了琪琪格,琪琪格就要嫁给他,这下好,难道还真要琪琪格嫁给大曌的绵羊?虽说是一只强壮的绵羊,但羊终究是羊,羊体内流淌是奴性的羊血,如何能与我东州猛虎体内的神血相提并论。”

    “那,怎么办?”虎皮抹胸的女子皱眉道。

    “怎么办?哼,用一句大曌绵羊的话来说,那小子是癞蛤蟆想吃天儿肉,他是自己找死。”

    “这样,你在这看着琪琪格,我去让那个大曌的绵羊变成死羊,对,这是个好办法,就这么办。”

    男子转身就要离开,虎皮抹胸女子连忙喊道,“铁木合,你可不要乱来,琪琪格说过,那个大曌人她要亲自处理。”

    铁木合冷哼一声,“这个小事就不用琪琪格处理了,那个臭小子敢打我侄女的主意,还翻了他长生天了。”

    铁木合头也不回的离去,虎皮抹胸女子眼中一片焦急,“东州人说话就算话,如果铁木合真的杀死了大曌人,这不是让琪琪格百年后魂不入长生天吗?”

    “不行,不能让铁木合做错事,这件事我要立刻去告诉城主。”虎皮抹胸女子吩咐一旁的人好生照顾琪琪格,随后急忙朝着城主府跑去。

    虎皮抹胸女子显然对城主府极为了解,出了门沿着石阶快速向右行去,穿过一片枫树林,越过满是冰雪的池塘,步入了走廊,半柱香后来到了城主会客的会客殿。

    会客殿内门口,两名侍卫拦住了虎皮抹胸女子,“乌兰,城主正在宴请羽明、大曌的使臣您有什么事么。”

    “有什么事也是你们该问的么?让开。”虎皮抹胸女子眉头高高皱起,冷声呵斥,随后便要往里面闯。

    两名侍卫没有让开,这些人是城主的亲卫,实力高强,最若的都是练气境的巅峰,即将开启血脉,不过他们却不敢对眼前虎皮抹胸女子动强,当即陪笑道,“乌兰,平日里您往里面闯我们都不拦着,但今天不行。”

    虎皮抹胸的乌兰面色一寒,“再不让开,误了琪琪格终身大事,你们吃得起么?如果因为你们琪琪格将来不能魂入长生天,看城主会怎么收拾你们?”

    两名守卫脸色也是一阵难看,不禁道,“真有这么严重?”

    乌兰瞪眼道,“废话,要不然我会亲自来,快让开。”

    两名守卫苦笑道,“不行,城主有命,宴请羽明、大曌使臣时,谁也不见。”

    乌兰气得压根直痒痒,“你们让不让开?”

    两名守卫摇头,“乌兰,您别为难我们。”

    乌兰见实在没有办法,当即就往里冲,一边冲一边大喊了起来,“城主,城主,琪琪格需要您,琪琪格需要您。”

    此时会客殿内,充斥着浓浓的肃杀气。

    正首位坐着一名身材极其魁梧的大汉,一头的乌黑长发随意散着,披在肩膀后背,嘴角周围以及下巴长满了黑胡茬。

    一双眼眸浩若星辰,似包藏着这宇宙与天机,坐在虎皮椅上,左手手指敲击着墨玉石把手,发出清脆的声响,右手拄着下巴,看着左右两侧针锋相对的大曌、羽明两国使臣。

    这男子便是东州城的城主铁木黎。

    铁木黎眼眸转了转,看着大曌、羽明两国使臣对骂,好像小孩嬉戏,看得他心里舒坦。

    只见铁木黎右手边,长者翅膀的羽明国使臣怒道,“你们大曌是为什么扣押我们二王子不还,是不是想与我羽明国开战?”

    大曌的使臣冷哼道,“是你们羽明国无礼在先竟然偷盗我大曌的利器,甲式灵器,如果想要你们二王子回国,便要出十亿下品灵石,否则就让你们的二王子常住我大曌吧,我大曌乃礼仪之邦,不会亏待了羽明王子的。”

    大曌使臣冷笑,这二王子多智,在羽明国有着极其重要地位,若依着相国的意思,宁可把十个亿不要,若是能不让羽尘回国,那也是大曌赚了。

    羽明国使臣怒道,“放屁,那所谓的甲式灵器乃是我们二王子从你们大曌左戍卫薛鹏的手中购买到的,何谈盗取?”

    大曌使臣冷笑道,“薛鹏孺子小儿,未经我王上允诺,私自出售国之利器,如今我王上早已对他进行重惩,难道你们羽明国的人,都与小儿同等心智么?”

    两方吵得不可开交,铁木黎想着如何再加一把火,让两国的裂痕更大一些,争斗再激烈些,最好能立刻就打起来。

    眼下大曌有着甲式灵器,还有那个飞舟,在军器方面已远超羽明国,也远超过东州。

    如果任其发展下去,早晚有一天东州也将覆灭。

    若是此时趁着大曌尚未完全崛起,羽明跟大曌打一场,东州更好坐收渔利,将那甲式灵器还有飞舟拿到手,危机危机,越是危险的时候,也越是崛起的机会。

    只是那个薛鹏到底是什么人物,为什么他东州便没有这才的奇才?

    铁木黎心中想着,不过嘴上她还是要开口劝阻道,“两位都是两国的重臣,都是来参加东州秘境的,这国家之事,先放到一边,我们还是先议一议秘境之事。”

    此时此刻,铁木黎虽然劝说着,但心里却想着如何让这两伙人有更深的嫌隙,最好是能打起来。

    至于他们两国的事,他可不想卷入其中。

    就在此时,铁木黎听到了外面乌兰的喊声,看了一眼身旁的亲卫,那亲卫当即走了出去。

    不一会,亲卫将乌兰带了进来,乌兰在铁木黎耳旁一阵低语。

    铁木黎惊呼一声,猛地站了起来,“什么,竟然有此事?”

    他这一声犹如闷雷,震得在场中人的耳膜都生疼。

    众人心中震动,这个铁木黎好强横的修为啊,到时候羽明、大曌两国大战,谁能将东州城拉到自己这边,这绝对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助力。

    当下羽明国使臣道,“铁城主,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铁木黎叹了口气道,“都是我那个女儿,真是让我给惯坏了,又闹出了荒唐事。”

    羽明国使臣呵呵笑道,“早就听闻铁木城主有一爱女尚未婚嫁,我羽明国二王子羽尘也是人中龙凤……。”

    未容玉明国使臣将话说完,大曌的使臣便知这羽明国想要拉拢东州城,他岂能让他们如意?

    当下大曌使臣道,“铁木城主,我大曌太子姜玄也是一个不世出的奇才,今天大考更是高中了状元,早闻铁木城主有一爱女,也是刚成年,我王命我此次前来,一是为东州秘境,二是想与城主……。”

    “铁木城主,您可不要被这些大曌的阴险小人给骗了,那太子根本就算不上是什么奇才,他能够考上状元,还不是因为他是太子。”

    “而且据我所知,你们大曌此次大考,本来该中状元的是那薛鹏。”

    “你们大曌的文王当年的第一名,也是这么来的吧。”羽明国的使臣冷笑一声,随后与铁木黎道,“铁木城主,如果您将爱女嫁个大曌那个废物,岂不是连累东州也跟着贻笑天下?”

    大曌使臣也怒道,“你安敢含血喷人,我大曌太子岂容你这白毛鸟人如此侮辱,你们这群鸟人奸险狡诈,骗我国重器不说,还敢在此玷污我大曌名誉,似你们这些无义无信,住着山洞的鸟人,如何配得上东州城城主的女儿,铁木城主,我家太子对城主之女心心念念,如果能结成这段姻缘,我王上说了,愿意将甲式灵器出售给东州城主。”

    一旁的羽明国使臣也忙道,“如果铁木城主愿意将女儿下嫁我羽明国二王子,我羽明国也愿将甲式灵器出售给铁木城主。”

    铁木黎看了看两人,心里打定主意,琪琪格血脉精纯,绝对不能外嫁,当下含笑道,“这,铁木黎多谢两位好意了,如果我有两位爱女,定然分别嫁个与羽明国与大曌,只是,我爱女只有一位,眼下,他却无法嫁给玉明、大曌任何一国了,因为那个丫头,已经为自己找到了男人了。”

    大曌使臣含笑道,“铁木城主,自古儿女的婚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容她下自己做主,城主女儿嫁给谁,那还不是城主一句话的事?”

    大曌使臣言下之意,休要用这种谎话来搪塞我们,别想着我们两国大战,你好从旁捡便宜。

    一旁的羽明国使臣目光闪了闪,当下道,“铁城主,大曌的小人十分愚蠢,一点都不知铁木城主的父爱如山。”

    “铁木城主爱女自然不能为难自己的女儿,但我羽明国二王子,愿意与那位赢得城主女儿放心的男子一较高下。”

    “听闻东州人崇敬力量,如果我羽明国二王子胜了,相信铁木城主之女会选择我羽明国二王子羽尘,如果羽尘败了,我们愿意奉送灵石千万。”

    一旁的大曌使臣冷笑道,“阁下打得好算盘,在你们没有交齐十亿灵石时,休想让我们放人。”

    “铁木城主,令爱的婚事,依我看,还是由长辈的做主为好。”

    铁木黎闻言双眸微微眯起,缓缓道,“我东州的儿女,都孕育自长生天,在长生天下,每个人都是自由的,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力,即便是父母,也不能命令他们去做违背他们心意的事。”

    “东州的人是自由的,永远都是,东州人永远都不会做任何人的奴隶。”

    说着,铁木黎看了大曌与羽明国的两个使臣冷冷道,“我希望两位能明白,东州能有今天靠的是东州千万儿郎的鲜血拼搏出来的,我东州的儿郎都是猛虎,从不惧流血与牺牲,更不害怕从头开始。”

    说完,铁木黎转身离去,留下羽明、大曌两国使臣目光闪烁。

    会客殿外,铁木黎贴身护卫长怒道,“城主,这两国人欺人太甚,琪琪格的婚事,何时轮到他们指手画脚,他们这是对我们的不尊重。”

    铁木黎双眸含光,冷冷道,“尊重,你强大了别人自然就尊重你,现在的东州还很弱小,我们虽不怕一战,但仍要避免一战,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休养生息,生养更多虎一样的儿郎。”

    说着铁木黎看向乌兰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将前因后果与我仔细说明白。”

    乌兰将前因后果细细说了一遍,随后与铁木黎道,“城主,可不能让铁木合胡来啊,若是杀了那大曌人,难道让琪琪格终身不嫁么?”

    在东州,一女侍一夫,如果丈夫死了,女子也不能另外改嫁。

    一旁的侍卫长目光一寒道,“城主,不如就让副城主杀了那大曌人……。”

    “住口。”铁木黎瞪了一眼那侍卫长教训道,“宝力你是我的亲卫队长,枉你在我身边这么久,连我的规矩都忘了么?”

    “咱们东州城与羽明、大曌不同,我们东州人是强者为尊,只有最强的人才能引领各部众。”

    “但什么最强?是我这身修为?是我有三百敢死修士?都不是,我能成为东州城的城主,那是因为别人说话像放屁,唯有我铁木黎说到做到,从不食言,是以百部归心,我这才能坐到城主的位置。”

    说到这儿,铁木黎拍了拍侍卫长宝力刚的肩膀缓缓道,“我知道你对琪琪格也有好感,但你想赢得琪琪格的心,想让她心甘情愿地成为你的女人,那就要堂堂正正的去赢得她的好感,记住了么?”

    “我也不希望我的宝贝女儿嫁给外邦人,我希望迎娶我女儿的是我东州的猛虎,而不是羽明国的鸟人与大曌的绵羊。”

    “好了,眼下你去阻止铁木合,将那个大曌人带来见我,我不能让天下人认为我铁木黎是个言而无信的小人。”

    宝力刚欲言又止,最后只能道,“是,城主我这就去。”

    说着宝力刚转身离去,铁木黎则问乌兰道,“琪琪格现在在哪里?这个丫头,就知道给我惹事。”

    乌兰连忙道,“琪琪格现在正在血脉殿,由血殿的人为琪琪格温养血脉。”

    铁木黎大步走向了血脉殿,门口,铁木黎放慢了脚步,尽量没有发出声音。

    血脉殿、药鼎中,血气翻滚着,琪琪格仍在温养着血脉。

    铁木黎低声问道,“多久了?”

    乌兰想了想,随即回道,“差不多一个时辰了,看这样子,应该至少还能坚持两个时辰。”

    铁木黎闻言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好,不愧是我铁木黎的女儿,如果能够达到两个时辰,成为修士便不再话下了了。”

    血脉觉醒后的血脉温养对一个人东州人来说极为重要,在药鼎吸收的药力的时间越长,就表示她血脉之力潜力越大。

    就好比一个小孩吃饭,越是能吃,长得越是强壮。

    当初铁木黎觉醒血脉时在药鼎中足足待了五个时辰,不过他不会按照自己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的女儿。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一切都要顺势而为。

    在他的几个子嗣中,几个儿子不中用,唯有这一个女儿血脉最为纯净。

    只可惜,琪琪格是个女娃,如果是个男娃,他定要将她当做东州城的继承人来培养。

    不过即便如此,琪琪格将来也必定成为东州不可缺少的战力,他不可能放琪琪格远嫁,必须是入赘城主府。

    “那个大曌的小子竟然能赢了琪琪格,实力应该也不错,便宜了那个大曌的臭小子了。”

    铁木合心里这么想着,他可没有考虑对方愿不愿意。

    况且,能够嫁给东州城主的女儿,无疑是拥有了权力与地位,就算是个傻小子也该知道如何选择吧。

    他现在唯一的要求,就是这个大曌人来历清白,最好能有一点东州人的血统。

    东州城囚笼里。

    铁木合带着几个甲士就冲了进来,直接将那少说四百斤的牢头拎了起来,一双环眼瞪着牢头怒道,“那个大曌人在哪?”

    牢头可是畏惧这铁木合,当下连忙道,“铁将军,您说的那个大曌人是不是守城军大人押进来的那个?”

    铁木合怒道,“除了那个还有别的么?”

    说着瞪着牢头道,“还不带路。”

    牢头蹬了蹬腿,呵呵陪笑道,“将军,您放下小的,小的这就给您带路。”

    铁木合见牢头这幅憨样,大嘴叉一咧,笑道,“你长得也忒矮了点。”

    说着将牢头一扔,将牢头摔了一个屁蹲,牢头连忙站了起来,一边带路一边陪笑道,“这要怪就得怪生我的爹娘,他们长得就太矮了,我就长得矮。”

    “少说屁话,人呢?”

    牢头连忙道,“最里面了,跟那些亡命徒关在了一起。”

    此时牢头心中有些后悔,那个大曌人究竟是什么人,为了他,竟然连铁木合将军都亲自出马。

    这样人物,必然不是个小人物,他这样的小人物,最怕卷入到这样强大力量的角逐中。

    铁木合闻言心中一动,如果那个大曌的绵羊就这么死了,倒是免得他动手了。

    铁木合大步朝着里面走去,这个地方他也来了不止一次了,倒也熟悉。

    半柱香后,铁木合走到了尽头。

    这囚笼越往深处,越是含着那地煞之气,让周围看去都灰蒙蒙的,看不真切。

    这种地煞之气,最是腐蚀人的血肉,在这里时间待得久了,气血会慢慢的衰颓下来,用不了几年,地煞之气侵袭全身,根基一破,人就算是废了。

    “是在这里么?”铁木合问。

    “将军,人就在这间牢房里。”老头回道。

    “打开。”铁木命令道。

    老头急忙射出几道血气在柱子上,柱子表面一阵波动后,封印打开,老头拽开了牢门。

    铁木合随即与众人道,“你们都离开这里,无论听到什么,都不准过来,听见没有?”

    牢头连忙点头道,“接下来的时间,小的耳朵聋了,眼睛也瞎了,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看见。”

    铁木合一笑,“你倒是识趣,滚吧。”

    老头急忙离开,心中却有一种隐隐的不安,当即多了一句嘴,“将军,那个大曌人,不能害了性命。”

    铁木合一瞪眼,一脚踹在牢头的腹部,如踢皮球一般将牢头踹飞,口中骂道,“还敢跟我咧咧。”

    牢头重重摔落在地,哀嚎一声,不敢再言语。

    牢房内,铁木合活动了一下手指,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猛地吐出,整个囚笼内掀起了一阵狂风,这股地煞气被吹散了许多,整个囚笼顿时变得清楚了许多。

    此时在一旁,薛鹏正盘膝打坐,他发现不知为何,他吸收了这里的古怪的灰色灵力,久久未有进益此时竟有了增进。

    他修行雷法的强弱,关系到引雷咒能够引下天雷的强度,他雷法强一分,引雷咒引下的雷霆就强三分,眼下却是增强实力的好机会,这一点,可是他没有料到的,不过也有一点担心,就是到时候引雷咒引下的雷霆可能会先把他给劈死。

    是以就算此处能增加他雷法的威力,他也不敢吸收太多。

    就在薛鹏暗叫可惜时,却有人前来将这地煞之气全都吹走了。

    薛鹏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向了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