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四百零七章 赢了我我就是你女人
    随着虎皮抹胸女子声音落下,两人同时发力。

    只见两人同时憋足了气力,四条手臂上的肌肉顿时紧绷了起来。

    “使劲儿,使劲儿,扎尔都使劲儿啊。”

    “扎尔都,你可是咱们这儿的勇士,可别丢了咱们爷们的脸,将这个小娘皮摁趴下。”

    “扎尔都,加把劲儿,这个小娘皮就要不行了,再加把劲儿啊。”

    一众汉子大声起哄着,一旁的东州的女子也不堪示弱,一个个眼睛瞪得老大,双拳都紧握着,麦色俏脸涨得通红,好像此时掰手腕的不是琪琪格,而是她们一般。

    “琪琪格加把劲儿,把这些蠢汉子的手腕都给他掰掉了,让他们连饭碗都拿不起来。”

    “琪琪格把这个蠢汉子甩出去,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女人不比他们男人差。”

    “琪琪格加油啊,让这些蠢汉子知道知道我们女人的厉害。”

    短暂的时间内,两人角力到了胶着状态。

    男子抓紧了木桌,牙关紧咬,脸上皮肤涨得通红,背部、手臂上的青筋攒动着。

    急促吸了一口气憋住,双足猛地发力。

    只听咯吱一声轻响,双脚踩如地面寸许深,力自双足起,由腰转到了双臂上。

    木桌发出不堪重负的咔嚓声,桌面已出现了裂纹。

    男子右臂猛地往下一压,将琪琪格的手腕压下去寸许。

    东州城的汉子兴奋地大喊着,“扎尔都,用力啊,再用一点力这个小娘皮就输了。”

    东州女子脸色也涨得通红,脸都要贴在两人的手上了,扯着嗓子大喊着,“琪琪格不能输给这些个蠢汉子啊,搬回来,搬回来啊。”

    “大家都给琪琪格打气,给琪琪格大气。”

    一种女子高声喊着,“琪琪格加油,琪琪格加油,加油,加油。”

    裹着豹皮的女子长长吸了一口气,双足也猛地一较力,脚下顿时浮现两个坑,纤细的腰迸发出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导入双臂。

    整张桌子顿时被两人挤碎,木屑四射,两人身子同时不稳,但琪琪格的脚步扎得更稳一些,右臂一用力,直接将扎尔都给甩了起来,扔了出去。

    一众汉子见了摇头叹息,“这个扎尔都,肯定昨个儿把力气都用在哪个小娘皮的肚皮上了,真是丢脸。”

    东州女子围着琪琪格兴奋地欢呼着,“赢了赢了,谁说女子不如男,看到没,琪琪格把那个扎尔都扔出去了,还什么勇士呢,我们看啊,就是蠢士。”

    “琪琪格就是我们东州的月亮,流淌着高贵的血液,拥有驱散黑夜的力量,琪琪格,琪琪格。”

    一众东州女子欢呼着琪琪格的名字,一旁的汉子也跟着呼喊了起来。

    琪琪格明媚的眼眸看向了不远处的扎尔都,冬日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让人觉得特别地温暖,爽朗笑道,“扎尔都,你这个蠢汉子,怎么样,服不服?”

    七八丈外,狠狠摔了一跤的扎尔晃了晃脑袋,站了起来。

    此时他右臂耷拉着无力地来回摆动着,显然是断了。

    扎尔都咬紧了牙关,随后左手把着右臂猛地往上一提,来回接了两下,右臂接了回去,轮了两下手臂,挥了挥拳头,感觉没有什么大碍后,这才笑着上前,盯着琪琪格的双眼充斥着火热,“琪琪格,这辈子你注定是我扎尔都的女人。”

    一旁的女子讥讽道,“扎尔都,琪琪格可是说了,只嫁给力量比她强大的汉子,你啊,不行。”

    一旁的汉子也笑道,“那可说不准,扎尔都是我们东州城年轻一辈的勇士,如果他不行,还有谁能行。”

    “况且扎尔气血充足,觉醒血脉、观想出图腾那是早晚的时,到时候就算是三个琪琪格一起跟扎尔都角力,那也不是扎尔都的对手。”

    “切,说得好像就扎尔都能觉醒似的,琪琪格也一定会觉醒,等到琪琪格觉醒了血脉,观想出图腾,就算十个扎尔都绑在一起也不是琪琪格的对手。”

    “我们看呐,日后琪琪格的丈夫可不能是你们这些没用的蠢汉子,唯有这天地间,最强大的勇士,才配做我们琪琪格的男人。”

    扎尔都笑了笑,忽然咬破了自己的拇指,殷虹的鲜血顿时洒落出来。

    随后用拇指点在的了自己的额头。

    众人见状神色微微一变,随后脸上浮现了比之前更加浓郁的笑容。

    只见扎尔都双臂交叉在胸前,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盯着阳光健美的琪琪格高声道,“我,扎尔都在此向长生天起誓,此生我扎尔都的女人只能是琪琪格,若违此誓,我死后灵魂永不入长生天。”

    一旁众人笑道,“扎尔都,那这辈子你就一个人过一辈子吧。”

    “如果以后想要了,可以问问你们家的母牛愿不愿意,哈哈哈。”

    众人放肆的调笑着,扎尔都也跟着哈哈大笑了一声道,“琪琪格,你明天还来不?”

    琪琪格笑看着扎尔都道,“有你这只送羊毛的傻羊在,我自然是会再来。”

    “好,一言未定,明天我一定要打败你,让你做我的女人。”

    琪琪格懒得理会这个蠢汉子,看向众人,松了松筋骨,高傲地扬起了头,嘴角翘起道,“喂,你们些个蠢汉子,还有没有想跟我比比的?”

    扎尔都已经是东州城内年轻人中最强大的勇士了,此时连扎尔都都败了,他们自然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不再上前尝试。

    见无人上前,琪琪格骂了扎尔都一句,“你看看你干的好事,现在都没有上前来了。”

    扎尔都挠了挠头,笑了笑,“琪琪格你确实厉害,比我们东州城的一些勇士还要厉害。”

    “那还用你说。”琪琪格扫了一眼众人,高声道,“你们这个男人,不是天天叫嚣着自己多有力气,什么从小跟牛角力,把牛角掰断了,什么十五岁就一个人打死了一只妖虎,我看啊,吹牛。”

    “连我都打不过,还打妖虎,我看你们不是去打妖虎,而是去给妖虎送点心去的吧。”

    琪琪格言语激了激,想要激众人上前角力,可仍没有人上前。

    琪琪格一脸失望道,“一群没用的蠢汉子。”

    便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我可以试试么?”

    众人同时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人群让开,一道人影站在众人眼前。

    这人身长七尺,一身青衣,一张面颊十分清秀,比女子还要细嫩,一看就知道大曌的人。

    众人看了看薛鹏那单薄的体格,哈哈一阵大笑道,“小子,你是大曌来的吧?”

    薛鹏点头道,“正是,怎么,难道大曌来的就不能角力么?”

    一旁扎尔都双手环在胸前,低着头看着薛鹏笑道,“能,自然是能,不过你们大曌的人都是绵羊,而我们东州,即便是女人也都是猛虎,绵阳想跟猛虎角力,那不是笑话么,啊,哈哈哈……。”

    众人跟着哈哈一阵大笑,“大曌的小绵羊,看你这小身板瘦弱地像根竹竿,一折就断,这皮肤比娘们还细腻,我看你是还没有我们东州的娘们有气力,让你们跟我们的东州的琪琪格角力,外人看了,还道是我们东州欺负你们大曌的人呢,大家伙说是不是啊?”

    “都给老娘闭嘴,你们不跟老娘角力,这好不容易有个送上门的羔羊,你们还想给老娘往外轰,谁再敢插嘴,赔老娘一百中品墨玉片。”

    琪琪格此话一出,所有人顿时噤声。

    琪琪格走到薛鹏面前,几乎跟薛鹏持平,琪琪格一笑,那明亮的眼眸让每个人看到她的人都觉得心情舒朗,似乎她就是光,她就是热。

    琪琪格上下打量了一番薛鹏,缓缓道,“在我们东州人的眼中,大曌人的身体弱得就像是绵羊,我在这东州城掰了这么久的手腕,就从没遇到过大曌的人。”

    薛鹏一笑,“凡是总有第一次,我便是第一个。”

    “好,你跟那些阴柔的大曌人不同,像是个汉子,不过你这样的我轻轻动动手指,都能将你摁得骨断筋折,一会如果断了手臂,可别到处嚷嚷我东州人欺负人。”

    琪琪格明亮的眼眸盯着薛鹏的眼睛,薛鹏迎着琪琪格的目光对视过去,缓缓道,“只要赢了你,就有一千中品墨玉石是吧?”

    琪琪格嘴角高高翘起,笑道,“没错,如果你赢了我,不仅一千中品墨玉石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我只要墨玉片就够了。”薛鹏道。

    听了薛鹏这话,一旁的众人忍不住道,“这小绵羊还真以为他能赢过我们东州的母老狮子,琪琪格,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狂妄的小绵羊。”

    “对让东州这些小绵羊知道我们东州的厉害。”

    琪琪格笑道,“按我的规矩,把中品墨玉片拿出来吧。”

    薛鹏道,“我没有中品墨玉片,不过我有灵石。”

    说着薛鹏一挥手,顿时一万下品灵石在众人面前堆成了一个小山,缓缓道,“够么?”

    琪琪格瞪大了眼睛瞧着这些灵石,不禁道,“你的意思是,用这些灵石来抵一百中品墨玉片?”

    薛鹏点头道,“够么?”

    “够,够够了。”琪琪格眼中满是笑意,心中暗道,“这个大曌来的就是个傻子啊。”

    “在东州城,一片中品墨玉片就十块下品灵石,一百墨玉片就一千下品灵石,这小子一次拿出一万下品灵石,这是给自己送灵石来了啊。”

    薛鹏不知墨玉片在大曌价格昂贵,但在东州城,这墨玉片价格低得吓人。

    琪琪格满脸的笑意,高声道,“拎一个桌子过来。”

    不一会,一个汉子抓着桌角,将一个木桌放到了两人面前。

    琪琪格笑道,“小子,一会你的胳膊就要断了,如果买跌打酒,就问我要,我白送你。”

    “好。”薛鹏笑着说。

    琪琪格笑道,“你这个大曌人有点意思,放心,我会对你温柔一点的。”

    薛鹏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怕你输了不肯给我一千中品墨玉片。”

    “你是我的见过的口气最大的大曌人,大曌人,来吧。”琪琪格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放在了桌子上。

    薛鹏笑道,“好。”

    当下左手摁住了桌子,右手握住了琪琪格的手。

    对方有没有力量,只一握手就能感觉到,琪琪格只觉薛鹏的手绵软无力,当下更没有放在心上。

    一旁人笑道,“你们说,多久能分出胜负?”

    “我看啊,开始就结束了,这小子的手是断定了。”

    虎皮裹胸的女子也是满脸的笑意,今天可真是好运,刚开张没多久就遇到了这么一只大肥羊。

    虎皮裹胸女子喊道,“预备,开始。”

    声音落下,两人同时吸了一口气,开始角力。

    一旁众人再度呼喊了起来,“琪琪格,别对这个大曌的绵羊客气,把他丢出去。”

    “对,让这些大曌的绵羊知道知道我们东州人的气力。”

    可他们刚喊出声,紧接着声音都戛然而止。

    薛鹏肉身经过了金光咒的长达十几年的洗伐,筋骨强健,之后又重伤了数次,筋骨破而后力,肉体大大增强。

    但他毕竟是练气修者肉身的强度仍远弱于东州城的这些炼体的修者,不过他又怎么会光比拼肉体的力量?

    两人一发力,琪琪格脸色就一变,她可没想到,眼前这个看去文文弱弱瘦若竹竿的男子体内竟然拥有着与扎尔都相差不多的力量。

    她刚想伸出右手扶助桌子,可反应的慢了一点,左手没有支撑点,在薛鹏的强大的力量下,她身子一歪,右手直接被薛鹏摁在了桌子上。

    一旁众人愣愣地瞧着这一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曌人什么时候也转修体了,可着这个大曌人的身体这么瘦弱,哪来那么恐怖的力量?

    薛鹏收起了手,含笑道,“琪姑娘,得罪了。”说着薛鹏便要将灵石与一千中品墨玉片收起。

    “慢着。”这时琪琪格一把抓住了薛鹏的手。

    薛鹏皱眉道,“怎么,这就是你们东州的规矩,赢了想耍赖?”

    琪琪格脸上一红,随后道,“我东州人不会耍赖,我琪琪格更不会,我的意思是,我还要跟你比一场。”

    说着琪琪格一挥手,有两千墨玉片扔了出来,在一旁堆了一个由灵石墨玉堆成的小山。

    琪琪格轻哼一声道,“如果这次你赢了,这些东西全是你的,如果你输了,你就拍拍屁股滚蛋,怎么样?”

    薛鹏眼睛一亮,当下道,“好,我同意。”

    此时虎皮抹胸的女子与琪琪格道,“能行么?”

    琪琪格道,“兰姐,刚才是我大意,这次我一定不会输的。”

    琪琪格左手抓住桌角,右手手肘猛地往桌面一砸,抬头平视薛鹏道,“方才被你钻了空子,这次我一定不会输。”

    薛鹏半蹲着身子,左手也抓住桌角,右手跟琪琪格握在了一起,缓缓道,“我准备好了。”

    虎皮抹胸的女子看着薛鹏这般淡定的样子,心中不知为何有种不好的预感。

    看了看那墨玉片与灵石,虎皮抹胸女子心中暗道,“琪琪格,不能输啊。”

    “预备,开始。”

    虎皮抹胸的女子声音落下琪琪格运足了气劲,双足猛地陷入地面,左手手指都将桌子摁出了手印,强大的爆发力灌入右手,猛地往下压了下去。

    薛鹏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量压着他的手腕往后坠了下去,他心中吃了一惊,这琪琪格力量好生强大。

    东州城的男女兴奋道,“琪琪格,加油啊,再用点力,这个大曌的小绵羊就倒下了。”

    “琪琪格,东州的母狮子,连扎尔都这样的勇士都不是你的对手,再用点力,这个小绵羊就输了。”

    琪琪格一张俏脸憋得通红通红,薛鹏眼底也浮现凝重色,加大灵力运转,手腕停止了下坠,缓缓又板了回来。

    “琪琪格,加油加油啊,别让这个小绵羊搬回来啊。”

    琪琪格憋足了气劲,她是真没想到,眼前这个大曌的绵羊,竟然拥有不属她的力量。

    琪琪格再度调动全身的气力,再一角力,她左手的木桌直接被他捏得稀烂,左手顿时无处着力,身子一歪,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带飞了出去。

    然薛鹏却没有撒手,手轻轻一带,将琪琪格在半空中轮了一圈,卸去了力量,最后缓缓抱住了她的腰,放到了地上。

    薛鹏抱了抱拳,缓缓笑道,“承让了。”

    说着薛鹏走向了那堆墨玉片与灵石,眼中浮现了一抹火热,就这么掰了两次手腕就能赚三十万灵石,东州城可真是个福地啊。

    看着薛鹏的背影,琪琪格俏脸忽然变得有些不自然。

    看了看三千墨玉片还有一万下品灵石,她的脸上顿时有些不自然,当即上前挡住了薛鹏道,“不行,我不服,我还要比一场。”

    薛鹏皱眉道,“你要是一直不服,我难道要一直跟你比下去不成?”

    琪琪格神色凝重道,“最后一场,我们再比最后一场。”

    一旁的虎皮抹胸的女子一拉琪琪格道,“琪琪格算了,这次咱们认栽了,不就是三千墨玉片么,我们输了就输了,趁着他没反应过来要你,我们快走。”

    “不,我还没输,刚才是木桌不结实,这次我一定能赢。”说着琪琪格一挥手,四千墨玉片撒了出来。

    琪琪格双眸带了一丝血色,凝视着薛鹏道,“赢了,这些都是你的,输了,我也是你的。”

    薛鹏看着七千墨玉片,“换成灵石就是七十万下品灵石,这种好事在大曌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他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薛鹏含笑道,“好,如你所愿。”

    琪琪格轻哼一声,“去找一个石桌子过来。”

    不一会,便有人抬了一个石桌过来,两人再度重新站定。

    一旁的众人对不再觉得琪琪格一定能赢了。

    “你们说,这次琪琪格能赢么?”

    “不知道,有点悬啊。”

    “如果琪琪格再输了,难道我们东州这美丽的花就要嫁给绵羊一般的大曌人么?”

    “或许其他的大曌人是绵羊,但眼前这个大曌人却是一只雄狮啊。”

    琪琪格左手抓紧了石桌,双足踩稳了地面,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这次,我一定会赢的。”

    薛鹏调笑道,“如果你这次输了,不仅那些墨玉片都是我的,连你都是我的。”

    琪琪格冷哼一声,“长生天孕育的琪琪格是绝对不会嫁个大曌的绵羊的。”

    薛鹏道,“那一会我看你输了怎么办。”

    琪琪格眼中的血线越发的鲜明,双眸散着淡淡的红光,妖异而冰冷,“如果我嫁个大曌的绵羊,长生天不会收我的灵魂,所以如果我输了,算了,用不着你管。”

    一旁的虎皮抹胸女子眼中浮现焦急色,“琪琪格,你可不能做傻事,我们不比了,不比了。”

    “不,一定要比。”琪琪格丝毫不为所动,“我要证明,长生天孕育的东州人,不比大曌的绵羊弱。”

    “不,琪琪格咱们不比了。”虎皮抹胸女子扯着琪琪格。

    “兰姐,你知道我的脾气,让开。”琪琪格轻轻一推虎皮女子,将女子推开。

    虎皮女子没办法,双臂交叉在胸前,闭着双眼祈祷着,“不能输,一定不能输啊。”

    薛鹏看着琪琪格道,“不过一次赌局而已,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么?”

    琪琪格双眸的红光越来越明亮,她口中冷冷道,“少说废话,一会我喊一二三,就开始。”

    薛鹏双眸中光芒闪了闪,最后叹了口气道,“好。”

    薛鹏当下也运足了气力,体内灵力快速运转了起来,三头六臂的神通炼出的灵力潮水一般在全身流转着蓄力。

    两人的手紧紧握着,从彼此的手中,两人都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蛰伏着,只等一个信号发出,这两股力量变会发生最猛烈的对撞。

    琪琪格周身浮现了淡淡的红芒,薛鹏的手臂上浮现淡淡的金光,两道气旋以两位为中心形成,卷着周围的人的衣裳剧烈抖动着。

    琪琪格明亮的眼眸中目光一凝,口中大喝道,“一,二,三,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