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四百零一章 我不是怪物
    薛鹏、白衣女修瞳孔一缩,目光礼充满了震惊色。

    便见在楚姓修士背后,韩楚一剑刺穿了韩楚胸膛,紧跟着一掌轰向了灵剑的剑柄。

    一掌之下,连剑带人一同撞向了那道血线。

    在那短暂的瞬间,白衣女修身形连闪,躲开了血线的攻击,同时几道剑气挥向了韩楚。

    韩楚躲闪不及,一条腿被砍落,不过他却也趁这个就会飞遁而去。

    薛鹏背后金色的手臂猛然窜出,一只手抓住了楚姓修士,其余几只手臂轰向了那几道血线。

    薛鹏神色凝重,如果楚姓修士也战死,这次他可就真要死亡葬身之地了。

    薛鹏猛地往回一拉,与之同时,那些血线已激射了过来。

    这些血线在接触到薛鹏的手臂时几乎瞬间就穿透了,不过血线来势也稍微一阻,薛鹏趁机将楚姓修士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白衣女修掌中长剑挥舞,将袭来的血线一一斩落。

    许是老妖修畏惧白衣女修,并没有趁机攻上来,一时间,两方再成胶着。

    楚姓修士方才感觉到危机,避开了要害。

    如果这灵剑在稍微向左在偏半寸,他的心变会被一剑绞碎,到时候他就真死得不能再死了。

    楚姓修士当即封住了伤口附近的灵脉,服下了一口丹药后,看向那老妖修身旁的韩楚目光连闪,有气无力地道,“韩楚,这是为什么?”

    韩楚一笑,“楚兄,你还是那么愚蠢,想知道为什么,好,念在你我百年的情义上,我就告诉你这是为什么?”

    说着韩楚目光陡然变得冷冽起来,周身灵力一震,衣衫尽裂,裸露的胸膛露出了那道恐怖的缝痕,韩楚冷冷一笑,目光寒光四射道,“楚兄记得你们口中所谓的怪物有什么特征么?”

    楚姓修士瞳孔微微一缩,目光中满是震惊色,嘴巴也轻轻张开了,“韩楚,你……。”

    “没错,我也是你们口中的怪物,楚兄,你可知道我在听你们张口闭口都是除去我这些个怪物时,我心中是什么感觉么?”

    韩楚目光变得阴冷邪异,泛起了碧色的光芒,“你这么蠢的人,肯定不会知道,那就让我来告诉你,起初我是想把你们统统杀光,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也把你们一个个也变成你们口中的怪物,到时候我看你们的表情,我要看看你们如何看待成为怪物的自己,你说,你们是会难以接受现实而自杀,还是会选择屈服于这已成的事实,苟且的活着。”

    “我真是越来越好奇了,真想看看你们会如何选择。”

    “楚兄,你说到时候你会如何选择?”

    楚姓修者目光寒芒连闪,“韩楚,你已经入魔了。”

    韩楚哈哈一声大笑道,“我死都死过一次了,难道还怕入魔了?”

    “况且如果能够成为金丹大修,就算入魔又如何?”韩楚的眼中浮现了一抹狂热。

    “金丹大修?”薛鹏眉头高高皱起,凝神望着韩楚。

    白衣女修目光连闪,眼中也有疑惑色,显然是不明白韩楚所讲的是什么。

    楚姓修士缓缓道,“韩楚,你如今都已是人傀,体内已无生机可言,如何能成就金丹,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韩楚嘴角笑意更浓,“所以才需要你们五个人的血,只要凑足五行修士的血液,便可利用你们的血肉来成就我的金丹大道。”

    话音落下,地面血池中飘出了一条腿与一只胳膊,随后在众人的眼中快速接到了韩楚的手臂与腿上。

    韩楚活动了一下,觉得没有什么大碍后,看向众人冷冷道,“跟你们废了这么多的话,终于恢复了,我这血魔功跟老祖比还是差了一点啊,接一条胳膊和手臂都要这么长时间,对了,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所谓的转生术,其实,根本就不存在。”

    说着,韩楚看向一旁的黑衣人道,“老祖,现在我们是否动手?”

    黑衣人缓缓道,“都恢复好了?”

    韩楚含笑道,“都好了,老祖现在就让我们联手杀了这些人,然后用他们的血肉,为我们铺平金丹大道。”

    黑衣人碧绿的眼眸目光闪了闪,忽然桀桀一笑,“好,就用你们的命,为她铺平金丹大道。”

    他话音刚落,黑衣人骤然出手,一掌击中了韩楚的身体,顿时一道道血色纹路自黑衣人的掌心为中心,在韩楚的身躯上快速蔓延着。

    这一幕,看得众人心头又是一惊,这韩楚明明是老妖修的人,为何老妖修连韩楚都要杀?

    妖修就是妖修,断不可以寻常之理去理解。

    韩楚的双眸满是惊恐色,“韩楚闻言一愣,“老祖你……为……为什么?”

    话音落,那些血色纹路已蔓延到他的脸颊,侵占了他的双眸。

    紧跟着,便见那老妖修口中念念有词,他整个人化作了一滩血水,随后缓缓注入到了韩楚的体内。

    下一刻,韩楚周身的血色纹路都隐入其体内,随后猛然睁开了双眼。

    仅仅从那眼神便能看出,此刻的韩楚已不再是韩楚。

    那幽暗深邃的眼眸瞥了几人一眼,众人心魂为之一震。

    下一刻,侵占了韩楚身体的老妖修活动了一下身体,缓缓道,“这幅肉体,还是腐朽些,不过,倒是可以凑合用一下。”

    话音落,血池中的血气快速向着老妖修体内凝聚,其修为从筑基初期快速攀升,转眼间就到了筑基中期,而且还没有停下的趋势。

    白衣女修瞳孔一缩,“阻止他。”下一刻,白衣女修深吸了一口气,脚下的碧树再度猛地向后仰去,而后剧烈反弹,漫天的树枝柳条再度席向了老妖修。

    老妖修冷哼一声,“又是这招,已毁了老夫肉身一次,这一次,想要抓到老夫可没有那么容易了。”

    话音落下,老妖修身影一闪,躲开了这些树枝,朝着地面的血池飞速扎了下去。

    “陆道友。”白衣女修一声厉喝。

    薛鹏神色凝重,深吸了一口气,体内灵力运转到了极致,体内三百余灵脉完全调动了起来,在薛鹏的周围都形成了一道道灵力气旋。

    强横的灵力波动让那老妖修不禁微微侧目,心中讶然,区区练气巅峰的修者,其灵力雄浑程度,竟然不亚于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

    只是就算如此,又能耐他何?

    薛鹏神色高度集中,冰璃剑周遭温度再度下降,剑身上一圈圈的雪环不断浮现,转眼已是三十六环,这是薛鹏所能达到的极致。

    下一刻,这三十六雪环瞬间射向血池,虽后发却先至,正中那血池。

    雪环所至,瞬间凝成了冰层,转眼间,方圆数里的血池,成为了血色的冰块。

    下一刻,老妖修的身影落下了冰面上,抬头看向了薛鹏,轻哼了一声,“原来如此,倒是有点意思。”

    话音落,老妖修身影一闪,冲向了薛鹏。

    薛鹏瞳孔一缩,周身泛起了浓郁的金光。

    几乎同时老妖修已到了薛鹏的身旁,幽暗深邃的眼眸隔着不到一丈的距离盯着薛鹏,那种强烈地冰冷与杀机将薛鹏笼罩。

    薛鹏身子一僵,刹那间,他咬破舌尖,恢复了行动,体内金光大盛,激发了宝甲。

    与之同时,一只血色大大手抓住了他的全身,薛鹏便觉身子一紧,周围仿佛被一座山压着一般。

    然这只血色的大手没有坚持多久,便在薛鹏金光下化作缕缕黑烟,消失无踪。

    那老要修惊疑一声,“竟然是金光神咒?”

    老妖修化抓为拍,一掌将薛鹏震飞。

    薛鹏的周身金光被震得顿时散开,背后的木箱也高高飞起,箱子里的铁球、烈火红莲、红豆都飞向了半空。

    老妖修飞向半空,一手抱住红豆,一脚踢中铁球,撞向薛鹏。

    白衣女修与楚姓修者见状同时出手,漫天的树枝扑向老修士,楚姓修者飞剑激射出一道道剑气朝着老妖修射去。

    眼看着就要将老妖修与红豆两人一起绞杀。

    远处薛鹏瞳孔一缩,惊呼道,“两位道友手下留情,不要伤了红豆。”

    然两人又如何会放过这绝好的机会,没有半点迟疑,两道强横的攻击瞬间将老妖修与红豆席卷了。

    天空中树枝与剑气交错,轰鸣声不断响起,大片大片的枝叶掉落,大量的剑向着四周迸射,击碎了山石。

    可想而知,位于中心的两人此时境遇该是如何。

    铁球在即将砸中薛鹏时自动停了下来,围绕着薛鹏缓缓旋转着,周围的水汽弥漫,那朵烈火红莲中的火元还在不停地涌入铁球中。

    薛鹏盯着白衣女修与楚姓修士寒声道,“红豆还在那老妖怪手中,你们怎么能在此时下手?”

    楚姓修士叹道,“陆道友,方才那老妖怪露出空隙,我们若错失,只怕就不会再有这么好的机会。”

    “红豆姑娘虽死,却也是为了斩妖除魔而死,是为大义而死,到时候,我们一会厚葬她,为她多念万遍往生咒。”

    白衣女修什么都没有言语,只是盯着半空。

    半空中树枝完全掉落,剑气也消失不见,一道千疮百孔的尸体坠落了下来。

    薛鹏瞳孔一缩,细细一看,正是那韩楚。

    “老妖修死了?”薛鹏瞳孔一缩,“那,红豆呢?”

    薛鹏猛地抬头,便见半空中红豆双目无神地虚立空中。

    转眼,红豆的双眼闪耀着一阵碧绿的光芒。

    薛鹏瞳孔猛地一缩,心中一痛,“不好,这老妖怪占据了红豆的身体。”

    白衣女修、楚姓身形倒退,可就在此时,红豆再度冲向了薛鹏。

    白衣女修、楚姓修士低喝一声,“陆道友,小心。”

    然薛鹏看着冲着她激射过来的红豆,那一瞬间,他本能的没有起抵抗的心思,可等他回过神来,却已经完了。

    老妖修一剑刺穿了薛鹏的腹部,猛地拔出,大量的鲜血洒入了血池。

    随后老妖修一脚踹飞了薛鹏,同时夺过了烈火红莲扔入了血池。

    整个血池表面浮现了赤红的烈焰,转眼,血池化作沸腾的血水。

    这一刻,老妖修从红豆的体内溢了出来,与红豆一起坠入血池。

    转眼间,血池向着四周退去,血池中心露出一座血色的高台。

    这高台有三层,没一层都呈四方形。

    最底下的一层长九丈,高三丈,第二层长三丈,高一丈,最顶上的一层长宽皆为一丈,高三尺。

    三层高台摞在一起,周围绘刻着玄奇的符纹。

    此时便见血池中缓缓走出一名老者,抱着红豆纵身一跳跳到了第三高台上,然后将红豆轻轻放在了上面。

    这时红豆缓缓醒了过来,此时看清了老妖修的容貌。

    红豆眨了眨大眼,忽然道,“买故事的老头,你怎么会在这,我陆大哥呢?”

    老妖修摸了摸红豆的脸颊发丝,红豆情不自禁向后躲了躲,大眼睛警惕的看着老妖修,“你干嘛?”

    老妖修含笑道,“你,还是记不得我?”

    “我当然记得你,你不就是那个买故事的老头么,这是哪里,我记得我跟我陆大哥在大雪山,这里是哪里?”

    老妖修笑道,“这里就是大雪山,豆豆,你放心,我欠你的,我都会还给你的,到时候,你就会想起我是谁了。”

    “一千年,一千年啊,豆豆,我们终于能再见了。”

    “什么啊,我要去找我陆大哥。”红豆起身就要走,然老妖修却猛地一拍红豆的胸口。

    下一刻,红豆周身的衣衫尽皆碎裂。

    红豆惊叫一声,双手捂着胸口道,“你个老不死的,你要干什么,陆大哥,救命啊,这个老头脱我衣裳。”

    远处薛鹏从山体里缓缓怕了出来,听着远方红豆的嘶喊,刚一运转灵力,气血一乱,口中哇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一时间竟动也不能动。

    薛鹏看着那血台上的红豆,心中只觉一阵的无力。

    薛鹏心中暗恨不已,如果自己此时是一名修士,凭借着三头六臂、金光神咒、雷法,岂能让这老妖修如此猖狂。

    若非他实力不济,此时他又如何会眼睁睁看着红豆收辱而无能无力。

    薛鹏暗恨自己的无能,然接下来的一幕,却让薛鹏陡然呆在了那里,瞪大了双眼。

    便见那老妖修接连在红豆身上拍了数百下,一道道灵决打入到了红豆的体内。

    紧接着,老妖修扒开了红豆护住胸前的手,红豆尖叫着,“那个老混蛋,老色鬼,你要干什么?”

    然下一刻,红豆的叫声也戛然而止,便见红豆的胸口处竟也有着一道长长的缝痕。

    老妖修解开了这些缝痕,红豆体内竟然只有一副骨架,却没有内脏。

    老妖修将红豆体内的饼子等杂物取出,清洗干净后重新缝好,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看着红豆道,“豆豆,你不仅是我这一生的挚爱,更是我这一声最得意的作品。”

    红豆惊恐地看着一幕,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我,我也是怪物?”

    红豆连连摇头,一脸惶恐道,“不,不可能的,我胸口的伤明明是我不小心被怪物化伤的,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冬天,我想要偷偷跑出去,被一个怪物发现,它一刀正好砍重我的胸口。”

    “还有,我是能吃东西的,我是能吃的,我吃饼子的,我吃饼子的。”

    红豆想哭,可她却没有一滴眼泪流下,“不,我不是怪物,我不是,我是人,我是人,我不是怪物。”

    “我不是怪物……呜呜呜。”红豆痛哭着。

    她目光朝着不远处看去,正见到半空中白衣女修与楚姓修者正用那种怪异而冰冷的目光看着她。

    红豆哭着道,“白衣姐姐,楚大叔,你们快救救我,我不是怪物,我不是。”

    红豆目光扫了扫,看到了不远处目光呆滞的薛鹏,大声喊着,“陆大哥,陆大哥,你说过不会让怪物把我抓走的,你说过的。”

    薛鹏闻言只是呆呆地看着红豆,口中喃喃,“红豆,也是怪物。”

    看着薛鹏的表情,读着薛鹏的唇语,一种剧痛袭着她的心里。

    “陆大哥也觉得是怪物,陆大哥也觉得我是怪物,陆大哥怎么也能觉得我是怪物,他怎么能,他怎么能?”

    红豆只觉一阵阵的伤痛,可这种伤痛却带着一种空虚,因为她没有心,就注定这种伤痛只能是空的。

    此时这血池再度沸腾了起来,一道道血线沿着符纹如同灵蛇一般向上弯曲爬行,最后到了高台的顶端,沿着红豆的脚一直向上攀着。

    红豆看着薛鹏,想要哭,可却没有泪,她只是个人傀,人傀又怎么会有泪?

    老妖修嘴角笑意浓,“豆豆,再等一会,等最后两味药下炉,就好了。”

    老妖修嘴角一窍,整个人气势骤然攀升,瞬间达到了筑基中期,极其逼近筑基后期。

    血池中飞出漫天的血线,朝着两人缠了过去。

    白衣女修冷冷道,“不知道这老妖修究竟想干什么,但一定不能让他完成,否则天下将有大难。”

    话音落下,其身后浮现漫天的树叶化作一片片锋利的刀刃,卷向了高台。

    然高台附近却有着一成防护罩,将这刀刃齐齐挡住。

    白衣女修喝道,“楚道友。”

    楚姓修士斩断一些血线,却有更多的血线扑上来,楚姓修士渐觉灵力不支,心中暗道,“若再不离去,只怕今日就要交待在此处了。”

    当下楚姓修士道,“澹台仙子,这老要修修为强横,我们还是快快离去吧。”

    说着楚姓修士转身欲逃,可他心生怯意,却给了老妖修机会。

    老妖修瞬间化作一道血影,将楚姓修士包裹成了一个血团。

    血团中发出了几声凄厉惨叫,“澹台仙子,救我。”

    白衣女修却没有冒然冲上去,心中焦急道,“快一点,再快一点。”

    谁也不知道她说的快一点,指的到底是什么。

    片刻后,血团中再无半点声音,楚姓修士此时已化作了一具尸体坠入血池。

    老妖修从那储物袋中的那那株炼制真灵丹的灵药投入血池,血池顿时再度沸腾了起来,泛着一阵阵的药香。

    与之同时,血池沸腾越发剧烈,血台上的红豆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半空中,老妖修看着白衣女修桀桀一笑,“留下一条手臂与龙涎果,我放你离去。”

    白衣女修看了看下方的血池与血台,又看向老妖修冷声道,“那你是做梦,今日,我定要阻止这怪物出世。”

    老妖修桀桀一笑,“就凭你。”

    话音落,老妖修冲向了白衣女修,与白衣女修激战在了一起。

    白衣女修为终于差了许多,加上老妖修悍不畏死的攻击,白衣女修险些被抢走了储物袋,为了护住龙涎果,她身体被十数创,殷虹的鲜血滴落血池,血池内腥臭立去许多,那种清香越发的浓郁。

    老妖修嘿嘿笑道,“交出龙涎果,我可以饶你一命。”

    白衣深吸了一口气,脸上一喜,“终于赶上了。”

    随着口中念念有词,随然远处的大山忽然崩塌,随着一声巨响,一只巨大的手从那山顶探出,随后又有一只手探出。

    两只巨手掰着山体,然后猛地一用力,山体顿时被掰成了两半,一个足有半座山高的巨人走了走出来。

    那巨人猛地往下一跳,在地面砸出两个巨坑。

    大地颤抖,山石摇落,大雪山积雪下落,一场雪崩形成。

    然这雪崩到了木人的脚下,却连脚脖子都没淹没。

    巨人踏着大步,朝着此处走了过来。

    砰!

    巨大的木人每迈一步,大地就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巨人相隔此处数里地,然照着它的速度,用不了片刻,便能够抵达此处。

    之前她没有去往那边,就是因为根系尚未凝成木人,她怕这老妖修发现。

    此时木人已成,她便再无顾及。

    白衣女修深吸了一口气,忽然将一玉盒抛向薛鹏。

    老妖修见状,一道血线从他指尖射出,正中玉盒破碎,露出了里面的龙涎果。

    老妖修当下要冲过去,却被白衣女修死死拦住。

    白衣女修高声喝道,“陆道友,我无法保护龙涎果,你快带着这龙涎果离去,万万不能让这老要修完成这邪异的祭祀,只等我的木人一到,老妖修与这血池等肮脏的东西,都将被抹除。”

    薛鹏当即站了起来,看了看那龙涎果,目光一阵迟疑,最后一咬牙,便要折身离去。

    老妖修神色也是一变,抢攻了几次,白衣女修拼死拦阻,老要修不能寸进。

    忽然老妖修目光连闪道,“陆小友,难道你就没有想要救的人?难道你就不想看看,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到底还能不能复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