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三百八十八章 试探
    这火蛇蕴含地磅礴的火属灵力,十分霸道,甫一出现,这初冬的冰冷顿消,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炽热,灼得人面目火辣,周围的桌椅顿时燃了起来。

    薛鹏目光微微一凝,将冰璃剑横在胸前,随着大量灵力注入,冰璃剑剑身围绕了十八圈雪花花环。

    薛鹏冰璃剑的剑尖瞬间刺中火蛇的蛇头,十八圈雪花花环锁住了火蛇,转眼间那火蛇便被冻成了冰蛇。

    冰璃剑轻轻一拍,冰蛇顿成一片冰粉,朝着李姓男子洒了过去。

    李姓男子本想这一招就将薛鹏和红豆烧成灰烬,所以用力五成的修为,根本就没有想到薛鹏能挡下还反攻他。

    挡下李姓男子还没来得及张开护体宝甲,那冰粉便落在了他的身体、头上。

    转眼间,李姓男子体表皆成冰晶,一旁的众人这一幕眉头都是一挑,他们也没想到这个薛鹏竟然有如此修为。

    下一刻。

    咔的一声轻响,冻在李姓男子表面的冰晶浮现了一道裂纹。

    咔咔咔!

    接连的声响不断响起,李姓男子身上冰晶已是裂纹满布。

    在裂纹的缝隙中,有着浓郁的火元浮现。

    轰!

    一声响,炽热的火元炸开,扑向了薛鹏。

    薛鹏冷哼一声,冰璃剑泛起了寒气,一剑刺向了那李姓修士。

    也就在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白衣蒙面女子忽然出手了。

    只见她打了一个印决,一道青芒射向薛鹏与李姓修士交锋出。

    薛鹏看清了,你青芒中包裹着是一株碧色小树。

    随后吸收两人的灵力,这小树快速生长了起来。

    两人输入的灵力越快越多,这小树长得越快,转眼便足有丈许大小。

    待得那碧树长到一丈二时,碧树忽然一颤,一股强横的波动陡然向着四面八方冲击开来。

    薛鹏与李姓男子被冲开,而那丈二的碧树也快速缩小,最后没入白衣女子的眉心。

    此时白衣女子走到两人中间缓缓道,“两位兄长修为高深,小妹敬佩,不过此番我们是来围剿妖修,取那转生术的,若再次就先拼个两败俱伤,只怕这转生术就与我等无缘了。”

    这是韩楚也上来打圆场道,“陆兄、李兄给韩某一个面子,就此罢手,眼下我们还需以大事为重。”

    李姓修士冷哼一声,“既然澹台仙子与韩道友都这么说了,那就算了。”

    “多谢李兄,多谢澹台仙子。”韩楚与两人作揖道。

    韩楚又看向薛鹏道,“陆兄,抱歉,是韩某招待不周,不过陆兄的修为真是再一次让韩某开了眼界,将来陆兄若是成为修士,修为定然远在我等之上,或许不就得将来,陆兄便能成为一代大修啊。”

    薛鹏含笑道,“韩兄客气,陆某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韩楚一喜,“陆兄胸襟宽广,韩某钦佩。”

    “韩兄不必给我戴高帽,我也是有所求。”

    “哦?陆兄请言。”

    “我的要求很简单,如果有那转生术,我要一份。”

    “原来是这事,这个好办,到时候我们多复制一份就是。”

    “好。”薛鹏心中也颇为激动,如果这次能够得到转生术,若能救姬凌烟那他就可以不入秘境了。

    韩楚含笑从怀中取出一片玉简递给了白衣女子道。

    “现在六人已齐,我们之中,澹台仙子是筑基中期,修为最是深厚,所以这六合阵法中最重要的主阵阵眼就交给澹台仙子。”

    “我们五人分别占五个辅阵眼。”

    韩楚又取出四块玉简分别交给薛鹏、李姓修士、微胖的楚姓修士,还有红衣女修。

    这几天大家先揣摩一下六合阵法,如果哪里有不解的地方,可以问我,三日后我们前往秘地演练,随后便前往大雪山击杀那妖修,夺取转生术。

    微胖楚姓修士呵呵笑道,“好,韩兄为了此事你可是煞费苦心啊,如今终于凑得六人,你那坛窖藏了三十年的美酒,是不是该拿出来了,啊,哈哈哈?”

    “应该,应该,我这就去取,再命人炒几个小菜,大家痛饮几杯。”

    “你早就应该请我们了,我跟大家说,韩兄的梅花酒,那可是一绝啊,大家今天可一定要好好尝尝。”

    韩楚笑着离去,不多时复返捧回来一坛酒,上面的封泥还没有打开。

    当着众人的面韩楚摇了摇酒坛,拍开了封泥,取下了盖子,顿时一股浓郁的酒香伴随着精纯的灵气散了出来,只是闻了一下,都觉得精神振奋。

    楚姓修士哈哈一声大笑,“韩兄,快倒上,倒上。”

    韩楚笑道,“楚兄,你这嘴还是这么馋,若是你禁口舌之欲,修为应该能提升一些。”

    “呵呵,修士也是人,人活着不吃点喝点那还有什么意思。”

    韩楚摇了摇头,又给其他几人满上了。

    韩楚举起了酒杯道,“诸位,今日我们同聚一堂诛妖伏魔,实在是人生快事,我敬诸位一杯。”

    韩楚仰头喝了下去,薛鹏闻了闻酒,没有什么异味,不过却也没有真的喝下。

    一入腹内,便用灵力包裹着,流出体外。

    薛鹏看了一眼别人,便见白衣澹台姓女修、楚姓修者、红衣女修也都喝了下去,唯有李姓修者目光变了变,最后放下了酒杯。

    楚姓修者不禁道,“李兄,怎么,这酒不好?”

    李姓修者沉着脸道,“我所修炼的功法忌酒,平生从不饮酒。”

    楚姓修者闻言摇头道,“可惜可惜,如此世间美味李兄却品不得。”

    韩楚笑道,“既然李兄饮不得,那就吃点菜,封都城别的不敢说,但这鹅肝确实一绝。”

    韩楚亲自给李姓修者夹了一片,李姓修者道,“我修炼的功法也忌荤腥,你们吃吧,我就不吃了。”

    酒桌上顿时有些尴尬,楚姓修者此时呵呵一笑,缓解尴尬道,“李兄为了修炼连口腹之欲都断了,佩服啊。”

    “我就不行了,我要是一天不吃肉不喝酒,我这修炼都没心思。”

    薛鹏也不禁笑道,“这一点,我跟楚兄一般。”

    众人谈笑着,薛鹏却注意起了李姓修者,便见脖子下方有一道缝痕,不禁问道,“李兄,适才弟多有冒昧,敢问李兄身上这道伤口如何得来,如此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