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三百七十四章 造访
    文王眉头一挑,他这才想到,这个薛鹏之前曾与肖扬激战。

    那肖扬何许人,自称金丹大修之下第一人。

    数十年来,不知伤了大曌多少修士,这薛鹏就算能挡下其一招,但只怕确实也是重伤在身。

    不过文王心里却又想,这小子滑头得很,未必就真的受了重伤。

    况且刚才说话还是底气十足,一听要进秘境就吐血,很显然,这是不想去啊!

    文王犯愁了,眼下薛鹏便是最好的人选,只是若自己强逼他他倒也进去,只是他进入秘境后,找个一个地方一躲,等时日一到再出来,岂不是浪费了这次机会。

    一时间文王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只能让众人先行退去。

    文王在水池旁冥思苦想如何能让薛鹏心甘情愿去秘境,就在此时,内监道,“王上,姜语姑娘求见。”

    文王闻言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道,“传这个丫头进来。”

    不多时姜语走了进来,刚到文王面前,姜语扑通就跪下了,伏在地上道,“王爷爷,孙女有负王恩,请王爷爷降罪。”

    文王一愣,不禁道,“你这丫头,你什么时候有负王恩了。”

    姜语泣声道,“王爷爷,我被那薛鹏给骗了,他说有雾便能擒杀肖扬,接过还是被肖扬跑了,害得王爷爷空欢喜一场。”

    文王听了哈哈大笑道,“就这事儿啊,语儿快起来,那肖扬乃是金丹大修之下第一人,王庭多少年拿他都没有办法,区区一个薛鹏,纵再有能耐,又怎么可能拿得下肖扬。”

    “不过,此次芒砀之役,荡平匪寇,芒砀再无威胁,王爷爷心腹之患已除,你的功劳是极大的,又怎么算有负王恩呢,起来,快起来,王爷爷一定要好好嘉奖你。”

    “不,王爷爷不加罪语儿,语儿已是感激万分,不能再要赏赐了。”

    文王闻言叹了口气,“如果百官都能如语儿这般为王爷爷分忧,那该多好啊!”

    姜语浅然一笑,蹲下身子给文王揉着腿,“王爷爷,您这是又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文王叹了口气道,“还不是东州城秘境这件事,东州城主请我们与那鸟国各派六人前往东州城,探索秘境。”

    “本来王爷爷觉得薛鹏是最佳人选,只是他以被肖扬为由,当场就在殿上吐了一口血,这不是堵王爷爷的口么。”

    “诶,本王供他养他,平时的时候这个小子的嘴抹了蜜一样的甜,可真到了关键的时候,这小子躲得比谁都远。”

    听到这里,姜语缓缓道,“王爷爷,语儿觉得,这件事这薛鹏做得确实不对,不过我们如果站在他的角度去想,这件事或许能成。”

    文王一听来了兴致,不禁道,“你说说看。”

    姜语道,“王爷爷,这薛鹏的抠门那是传遍了王城的,几次钦差去传圣旨,他就只给人家一块下品灵石,钦差嫌少推脱不要,那薛鹏真就不给了。”

    文王听了一乐,“这个小竖子的眼睛里只有灵石,你的意思是给他灵石,可现在他搜刮了芒砀匪寇的宝库,他的灵石比王爷爷都多啊,这一条,怕是不成。”

    “王爷爷,您听我说完嘛。”

    “好好,王爷爷听你说。”

    姜语继续道,“王爷爷,从薛鹏参见仙考开始,语儿算过,他为王庭立下了三件大功,第一件是外法三篇,第二件是甲式灵器,第三件则是飞舟。”

    “然而在这三件立国重事上,王庭并没有给他什么好处,以薛鹏这个抠门的性子,只怕心中早有不满,他心知,即便此次入秘境,就算得到了什么好处,最后拿了出来,最后也跟他没什么关系,所以才推脱不去。”

    文王闻言冷哼一声,“这个小竖子,之前他还说什么凡是大曌土地上喘气的都是本王的,说话跟放屁一样。”

    姜语闻言道,“王爷爷,你可是一国的王的,怎么能爆粗口呢。”

    “这不是让小子的给气的么,不就是仨瓜俩枣么,你瞧他那样,抠抠嗖嗖的,本王真是有些后悔册封他为左戍卫的校尉。”

    “王爷爷,你怎么越扯越远了,您还想不想让薛鹏去秘境了。”

    文王看向姜语道,“语儿,你到底有什么办法?”

    “王爷爷,若想让薛鹏入秘境,语儿有一法,其一凡薛鹏在秘境内所得,可以允许他先行挑选三样,其二,王爷爷,王府宝库中有一个飞禽大妖的妖魂吗,我需要这妖魂。”

    文王略微沉吟,最后点头道,“好,如果你能说服他,这两个条件,本王答应了。”

    姜语含笑道,“王爷爷果然不愧为一代贤王,心胸可比那个小气的薛鹏宽广不知多少倍。”

    文王捋着须髯笑道,“你这丫头,这小嘴也跟抹了蜜似的。”

    “王爷爷,我再给您捏捏腿。”

    “好了好了,你快去说服那个小竖子吧,时间不多了。”

    “好,那语儿这就去了。”

    薛鹏离开了王宫便径直回府了,薛鹏好些时日没回家,整个薛府热热闹闹庆祝了一回。

    薛母亲自下厨,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肴。

    晚饭席间,薛母给薛鹏夹满满一碗的菜,薛鹏忙说,“娘,够了,够了。”

    “阿呆啊,你还小,多吃点,现在还是长身体的时候呢。”

    听了母亲这句话,薛鹏忽然愣了一下,是啊,他还小,可为什么他自己感觉,自己已经有些老了呢?

    薛鹏不禁摇头失笑,快速扒拉碗里的饭。

    “慢点吃,别噎着。”

    薛鹏含糊不清地道,“还是娘做的饭最好吃。”

    薛母听了心中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心中一暖,还是自己的儿子好,她给家里做了这么多年的饭,就儿子夸她做的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薛母又给薛鹏盛了一碗。

    薛鹏正大快朵颐,薛府的门子快步走了进来道,“家主,少爷,外面来一个女子,自称是姜语,说有要事要找少爷。”

    “姜语?”薛鹏顿时放下了碗筷,随后道,“请她去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