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三百五十九章 装病
    今日,薛鹏在众将的面前不再装病,可在外人面前,还是卧床不起。

    薛鹏指着茫荡地图上的一个个红圈道,“这里,是茫荡的大营分布情况。”

    “在尧山一带,肖扬建起了七道大营,据卫雨庭传回的消息,肖扬想要在凭借这几道大营阻击敌人,拖至寒冬。”

    “而在王庭附近,由于神树昆木的影响,大雪降临的会早一些,一般每年十一月六日至七日将会降临,所以如果这几天姬野若不能一鼓作气拿下这七座大营,就必须撤出茫荡山。”

    说着,薛鹏看着众将道,“不知道你们看出问题没有?”

    二虎闻言皱了皱眉,“师兄,什么问题?”

    薛鹏看向魏婴道,“魏副将,你看出什么问题没?”

    魏婴眉头缓缓皱起,“末将有一个疑问。”

    “哦?魏副将你说。”

    魏婴道,“这肖扬历年从不与王庭大军对峙,只是今年,他为什么要冒着重大损失的下场,要与大曌的军队对峙?”

    薛鹏含笑道,“魏副将不愧是名将,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关键。”

    说着薛鹏看了一眼姜语,随后与众将道,“就在前几日,卫雨庭偷偷传来一则消息,说有大量的匪寇离开了茫荡山不知所终,据我与姜姑娘推测,肖扬此次的目标是这里。”

    薛鹏一指尧山附近的一处山谷,“这里是左武卫与北大营囤积粮草灵器的地方,我想肖扬是看中了这批甲式灵器,如果他能将这里抢的辎重抢下来,切断了姬野的补给,只需要守住出口,等待大雪一降,我大曌一万五千将士,便将埋骨于此,而他们将会得到大量的甲式灵器与符弹,在未来的十年里,无论是大曌还是羽明国,都无法对他产生威胁,所以他才会冒险一试。”

    “再加上一举绞杀了大曌玄武骑,这份殊荣,可以让更多的茫荡匪寇效力于他,他的势力也必将大增,成为大曌的心头大患。”

    魏婴神色凝重道,“这确实像肖扬的做法,只是现在看来,姬野似乎并没有察觉,大人,这一万五千人都是大曌的将士,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在匪寇的手中。”

    然一旁的二虎却冷哼道,“那姬野无时无刻不想着杀死师兄,依我看,就借茫荡匪寇的手,除了这姬野。”

    魏婴则道,“大人,姬野纵然欲对大人不利,但那些兵士却是无辜的啊。”

    肖烈脸色也是一阵挣扎道,“大人,魏副将说得极是。”

    “我说你们两个,怎么胳膊肘往外拐?”二虎还要说什么,薛鹏挥了挥手,“好了,二虎,我与姬野之见是私人恩怨,凡是还要以大曌为重。”

    二虎也没再说什么,只是一脸的气愤。

    魏婴与肖烈则感激地看了一眼薛鹏,薛鹏目光投向姜语道,“语姑娘,你觉得肖扬会出现在哪里?”

    姜语思忖了片刻,最后一指艾谷道,“以我对此人的了解,此人必会亲往艾谷,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结束这里的战斗,然后回军,堵截姬野。”

    薛鹏点头道,“好,那我们就再艾谷,擒杀肖扬,今晚,你们前去准备,我们今夜就出发。”

    “今夜?大人,那我们如何瞒过那些眼线啊。”

    薛鹏眼中精光连闪,“我自有办法,你们且去准备就是,记住要与寻常一样,不能露出异样。”

    众人道,“是。”

    当下众将退了出去。

    薛鹏微微含笑,“我还得继续装病啊。”

    姜语含笑道,“过了今天,就不用再装了。”

    大帐外,兵部派来的修士问,“大人怎么样了?”

    魏婴只是摇头一阵叹息。

    二虎面上浮现焦急色,与魏婴道,“魏副将,这如何是好,眼看就要入冬了,如再不进军,到时候王上怪罪,大人可是吃罪不起啊。”

    魏婴道,“这我能有什么办法,这可是走火入魔,再等等看吧,不过,这段时间也不能放松,更要抓紧训练。”

    “是。”二虎答应着,嘴里嘟囔了一句,“还训个屁。”

    当下二虎如同赶鸭子似的将兵士都赶到了叔公号上,一个个兵士拿着甲式灵器,就好像拿烧火棍一般嬉戏打闹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这修士眼中光芒连闪,随后折身走入了中军大帐,但见姜语正给薛鹏擦着脸颊。

    床榻上,薛鹏双眸紧闭,脸色一阵潮红,略微一感受,便能感到那紊躁动的灵力。

    但他还是不放心,修士上前道,“大人身体可好些了?”

    姜语叹了口气,“稍微好一点了,可是好这么一点,又有什么用?”

    那修士含笑道,“在下也颇通医理,便让在下为大人看看吧。”

    说着,这修士不由分说,走近前来,把住了薛鹏的手腕,刚一搭上,便有一股强大紊乱灵力将他弹开了。

    修士心底一惊,这个薛鹏还不是修士吧,竟然已拥有如此强横的修为,好啊,走火入魔的好啊。

    修士还想上前,薛鹏却轻咳了一声,嘴角溢出殷虹的鲜血,姜语顿时大喝一声,“你对大人做了什么?”

    这一声大喝,顿时将外面的护卫引了进来,魏婴也是去而复返,看着嘴角溢着鲜血的薛鹏,一双眼眸猛然看向修士,目光阴寒道,“你到底对我家大人做了什么?”

    那修士也是一惊,“我只是探了一下他的脉象。”

    “就只探查脉象?”魏婴叱问。

    那修士脸色一沉,“你一个小小的副将,也敢质问我?”

    魏婴目光一寒,“出去,以后大人的大帐,你不许再进,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那修士看了一眼床上的薛鹏,最后缓缓走了出去,心中暗道,“难道这薛鹏身体已经如此羸弱,受不起半点灵力的冲击了?”

    想到这儿,修士的嘴角翘起了一丝笑意,“好啊,薛鹏早点死,自己也能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大帐重新设下了结界,姜语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吓死我了,那个修士忽然闯进来,我还以为要穿帮了呢。”

    “喂,薛鹏,你怎么掩过去的?”

    薛鹏缓缓坐了起来,“刚才,我逆行了灵力,否则怎么可能骗过一个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