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三百五十章 烟消
    姜语使用灵术攻击着中军大帐外的禁制。

    轰隆!

    阵阵轰鸣声响起,任里面人是在闭关还是炼器,此刻都应该被惊醒过来,出来一看究竟,可中军大帐就是毫无动静。

    大帐外,姜语大喊着,“薛鹏,我原本以为你是个重情义的人,却没想到你如此绝情决义。”

    “你能对肖烈如此宽容,为什么就不能原谅颜凌一次,而且,她就快要死了,她就快要死了,你知道么?”

    “而她在死前,唯一的愿望就是想见你一面,让你尝一尝她亲手煲的鸡汤。”

    “是,她是出卖了你,将你那狗屁的东西给了她爹,可那狗屁的灵器真的就那么重要,比一个人的性命、比一个人的感情还重要么?”

    “薛鹏,你给我滚出来。”

    大帐内,薛鹏念着静心咒,可越念,他非但不能清净下来,越发的烦乱。

    一者,他不相信姬凌烟将死。

    姬凌烟正值青春年华,前几日还好好的,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于理不通。

    再加上他早就怀疑姜语与姬凌烟相识,是他们两个合谋骗走了楼船的动力枢纽。

    可,万一姜语说的是真的呢?

    姜语大喊着,这是她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发狂、发飙。

    她同情颜凌,这个可怜的女孩,有姬远玄那么一个醉心于权力的父亲,她只有被当成筹码,一生被人所摆布。

    而如今,便是她也没有想到,姬远玄竟然如此狠毒,竟然给自己的亲生女儿服下了化尸丹,只怕就是为了颜凌那一身的炼器技艺吧。

    颜凌越是可怜,姜语便越是心疼,当下大吼道,“薛鹏,别忘了,是我设计,帮你将肖烈骗到左戍卫的,现在,我立刻要你还我的这份恩情。”

    姜语这话刚刚落下,中军大帐外的禁制一阵波动,随后散开了。

    帐帘撩起,薛鹏缓步走了出来。

    他心中对姬凌烟有气,他如此信任她,她却背叛了他。

    他不想让姜语看出他对她还在乎,当下道,“只要我见颜凌,就算还了你的恩情,是么?”

    “是,你快些跟我走。”姜语反手拉着薛鹏,快速朝着后厨走去,却正遇到魏婴、二虎两人迎面走了过来。

    “你们怎么过来了?”姜语质问,心中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二虎没吭声,还是一旁的魏婴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左武卫主将姬野亲自过来,将人带走了。”

    “不过临走之前,一直说,姬尚书要在茫荡偷袭大人。”

    姜语妙目一瞪,怒声斥责道,“你们怎么能让他们把人带走?你们是不是傻啊,就算为了你们大人,你们也不能让他们把人带走,到时候他们污蔑你们大人毒害颜凌,你们怎么解释?”

    魏婴、二虎闻言身体一颤,“属下疏忽,那现在如何是好?”

    “还不去追?”姜语吼了一声。

    薛鹏心头一跳,此时此刻他意识到,难道这不是他们两个耍的把戏,而是真的,颜凌真的性命垂危,当下率先追了出去。

    十数里外,姬野抱着浑身散着点点绿芒的姬凌烟,朝着王城飞去。

    姬凌烟面上浮现痛苦色,“哥,带我回去。”

    姬野剧烈喘息着,“小妹,你再坚持一下,我们这就回家,哥给你找最好的医者。”

    姬凌烟艰难道,“哥,我活不成了,我想见薛鹏。”

    姬野搂着姬凌烟,目中浮现哀痛色,“妹妹,那个薛鹏对你来说真的比爹娘还重要么?”

    姬凌烟脸色浮现一片殷红,嘴角溢出漆黑的血液,双目开始变得呆滞,口中喃喃,“我欠他的,咳咳......”

    漆黑的血沫从姬凌烟口中喷出,那修士连忙道,“少爷小心......”

    那修士急忙护住姬野,没有让那黑血喷到其身上,但姬凌烟的身影却从飞剑上掉了下来,狠狠摔到地上。

    “妹妹。”姬野一声惊呼,猛地从飞剑上跳了下来,扑向了姬凌烟的方向,抱住了姬凌烟。

    姬凌烟最后看了一眼姬野,神色痛苦道,“哥,我疼......”

    这是姬凌烟在这世上最后一句话,说完,目光完全涣散,整个人瘫软了下去。

    “妹妹、妹妹......”姬野晃着姬凌烟的身体。

    尸身左摇右摆,仿佛被抽去了骨头。

    姬野想起了小时候,妹妹骑在自己的肩膀上脆生生地喊着哥哥冲啊,快冲啊。

    想着自己被父亲罚跪,还是小妹探头探头,偷偷跑过来给自己送吃的。

    又一次外面大雨滂沱,还是小妹撑着一把伞,来给他挡雨,他还记得,那个时候小妹不高,虎头虎脑的,被大风一刮,人差点被刮飞了,却仍抱着伞不放,说是要给哥哥撑伞......

    看着已经闭上了双眸,没有了呼吸的姬凌烟,忽然仰天嘶双目充血怒吼,“薛鹏,你害死我妹妹,我绝不会放过你。”

    此时,一阵兽蹄急如雨,薛鹏拦住了姬野的去路。

    姬野如一只发了狂的雄狮,周身灵力陡然爆发,双目赤红地看着薛鹏,一声厉喝,“薛鹏,你还敢来,我先杀了你,再踏平左戍卫,为我妹妹陪葬。”

    魏婴见状,沉声道,“姬野,你妹妹中的是化尸丹,散魂丹是她自己选择服下的,真正害死你妹妹的,是给她喂下化尸丹的人,而不是我家大人。”

    姬野哪里还听得下这许多,大喝道,“给我杀,杀了薛鹏,杀了他们。”

    姬野身后数十名玄武骑抬起了甲式灵器,对准了薛鹏等人。

    “结阵。”魏婴一声令下,身后数十名兵士抬起左臂上的玄青色盾牌,一阵光幕形成,与之同时右手举起了甲式灵器,对准了姬野。

    一时间,两方人马只见的空气仿佛都凝结了。

    眼看着一场大战即将爆发,薛鹏急切道,“把人交给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姬野怒吼一声,“薛鹏,你还是去给我妹妹陪葬去吧。”

    可就在此时,远处一道声音传来,“且慢。”

    这一声极其雄浑,震得众人的耳轮生疼,下一刻,一道苍老的身影落在了两方战阵中间。

    这老者满头白发,但面容光滑似婴儿。

    看到这老者,姬野吼道,“大管家,先助我杀了这二人,再随我踏平左戍卫,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魏婴、二虎神色凝重地看着眼前这老者,御剑而来,可见其至少也是一名修士,以姬野此时的兵士,再加上这名修士,若是激战起来,对他们极其不利。

    那老者看了一眼薛鹏,随后与姬野道,“少爷,此行老奴是奉命老爷之命而来,如果薛校尉愿意用完整的乙式灵器换取二小姐,老爷同意。”

    姬野闻言脸色一变,嘶吼道,“不,不可能,我爹怎么可能同意,你个老东西,你在乱说。”

    老者恭声道,“少爷若不信,可以回府问老爷。”

    说着老者看向魏婴道,“薛校尉可愿意?”

    薛鹏哪里还敢再耽搁,当即一挥手将一片玉简扔给老者,老者略做检查后,屈指一弹,一道青光附着姬凌烟,缓缓飘到了魏婴面前。

    薛鹏接过了姬凌烟,随后将另外一个玉简扔给老者,随后带着人马撤回了左戍卫。

    左戍卫中军大帐中,薛鹏看着姬凌烟的尸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