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三百四十八章 父毒胜虎
    姬凌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一字一句道,“如果爹不答应我,这乙式灵器您永远也别想得到。”

    “放肆。”姬远玄怒目一睁,“我是你爹,你敢要挟你爹,你知不知道,那薛鹏是太子的人,而我们一家是大王子的人,早晚有一天,我们必将与薛鹏的左戍卫一战,不是他死,就是我们死,难道你希望看到我跟你哥哥战死么?”

    一旁的尚书夫人也连忙劝道,“烟儿啊,快跟你爹道个歉,别惹你爹生气了。”

    姬凌烟丝毫不为所动,看着自己的母亲道,“娘,这辈子您就是太软弱了,所以爹采这样欺负您,我不要做第二个您。”

    “爹,如果你不答应我,乙式灵器您永远也得不到。”

    “你个畜生,我就是这么教你的么?”

    姬远玄闻言气得双目浮现血丝,扬起了巴掌,一把扇在了姬凌烟的脸上。

    一旁尚书夫人脸色也浮现焦急色,上前拉着姬凌烟道,“烟儿啊,为了一个外人值得么,快点把乙式灵器拿出来,快给你爹道个歉。”

    姬凌烟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拧着眉头,凝视着姬远玄。

    姬远玄怒道,“你别忘了,你可是吞服了毒药,现在距离一月之期还有五天,如果五天内,没有解药,你便会全身腐烂,身死道消。”

    姬凌烟看着姬远玄,“女儿还是那句话,如果爹你不答应放过薛鹏,我就不会交出乙式灵器。”

    “你......”姬远玄见说不动,当下心中一动,随后道,“好好好,算我白生了你这个女儿,我答应你就是。”

    “你发誓。”

    姬远玄目光一寒,冷笑道,“好,我发誓,我姬远玄发誓,此生我绝不动薛鹏一个手指头,凌烟,你可满意了?”

    姬凌烟长出了一口气,将一片玉简扔给了姬远玄道,“都在里面了,解药可以给我了吧。”

    “解药?等我找炼器师验证这却是乙式灵器,我会将解药给你,这几天,你就好好在家待着吧,不要乱跑,否则毒药发作,可没人能救你。”

    姬凌烟看着自己的父亲,心中一片冰凉,或许,他们只见早就没有了父女亲情了,有的只是利益关系吧。

    此时此刻,她只想尽快离开这个家,去外面的世界。

    姬凌烟退了下去,在自己的闺房中等待着。

    一转眼就是四天的时间,四天后,姬凌烟见姬远玄迟迟没有送来解药,心中越发觉得不安。

    当下她准备去姬远玄的书房,自己偷解药。

    她小心翼翼翻找了起来,忽然外面传来脚步声,姬凌烟急忙藏了起来,屏住了呼吸,停止了灵力运转,一动不动藏在书房后。

    只听姬远玄道,“准备得怎么样了?”

    “回禀姬兄,此次从北大营调来一万士卒都配备甲式灵器,加上玄武骑,完全可以将薛鹏与茫荡流寇清缴干净。”

    “只是,乙式灵器想要完全建造出来,若无二小姐帮忙,不知还要多少时间。”

    “这个你不用担心,凌烟会参加乙式灵器的炼制。”

    那人道,“可我听夫人说,姬兄答应了让二小姐离开啊。”

    “哼,她生是姬家的人,死是姬家的鬼,这么一个粗鲁没有礼教的人,我岂会放她离开败坏我的家风,她已服了毒药,那是无解的毒药,只能靠着每月一次的解药暂压毒性,这辈子,她只能留在府中炼制灵器,这件事,我告诉你,就是表明我的决心,你尽可放心大胆的去做。”

    听到这里,姬凌烟呆在了原地,此时此刻,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算她再粗鲁,再无礼,她都是他的女儿啊。

    难道,他的脸面、他的家风,竟比她还重要么。

    难道,为了让她继续炼制灵器,竟要他用如此卑劣手段束缚她?

    虎毒尚且不食子,难道她的父亲,竟比虎还要狠毒么?

    两行泪水自姬凌烟的眼角流了下来,她的心仿佛被一柄柄小刀戳过来,切过去。

    如果是在一月前,她会跳出来质问自己的父亲,难道,在他的眼中,自己就是一个为了他炼制灵器的工具么?

    可是现在,她心底刚浮现这种冲动,一种恐惧浮现,将她这种冲动压了下去。

    她知道,自己一旦出声,她立刻就会被姬远玄给关起来,这辈子别想再出姬府一步,只能在暗无天日的狭小空间带一辈子。

    以前,她尚能忍受,因为她从没亲身体验过世间那种种的欢乐。

    可现在不同了,这一个月的时间,她尝过活着是什么滋味,她再难回到以前。

    她的脑海不断浮现着一个人的音容笑貌,浮现着吃霸王餐被人追着满王城跑与在赌坊赢了一堆堆灵石的场景。

    她不想自己今后的人生黯淡无光,她不想再也见不到他。

    与其一辈子关在狭小的空间里,依靠着每月的解药度日,她宁愿在快乐地,疯狂地放肆一回。

    哪怕只有一天。

    所以她只能继续屏住呼吸,静止灵力,犹若一块石头呆在那里。

    “姬兄之决心,在下佩服。”

    那人缓缓开口,心中却是一寒,对姬远玄的忌惮更多了几分。

    这姬远玄不愧为一代枭雄,对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会下如此毒手,只是这样的人,未免太狠毒了一些,不可与之交啊。

    “好了,你去忙吧。”

    那人退去,两个时辰后,姬远玄也离开了书房。

    姬凌烟再度翻了起来,凡是看到的瓶瓶罐罐全都放在了身上,听到远处再度响起脚步声,姬凌烟这才匆忙离去。

    左戍卫大营中,姬凌烟来到了大营后厨。

    那些兵士看到了姬凌烟,一个个眼中都露出了愤怒之色,其一个小兵喝道,“你个奸细,你还有脸回来?”

    姬凌烟闻言脸色一阵惨白,“小五,你听我说。”

    “我不听,来人啊......”

    小兵顿时大喊出声,姬凌烟当下出手,封住了小兵的穴位。

    将小兵放在一旁,姬凌烟缓缓道,“小五,我只是想给鹏做一锅鸡汤,鹏他还从没喝过我做的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