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如愿以偿
    过了好一会,人声渐渐散去,两人这才从鸡窝里探出头来。

    四下看了看,见没有人,这才站了起来。

    “真是吓死我了,还以为要被抓住了呢。”颜凌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看了薛鹏一眼,忽然指着薛鹏放声大笑了起来。

    “笑什么?”薛鹏一脸纳闷。

    颜凌哈哈笑道,“现在的你真像只草鸡,头上、肩上都是鸡毛。”

    说着,颜凌伸手抓向了薛鹏的杂物,“我帮你摘摘。”

    薛鹏闻言也笑道,“还好意思说我,你不也是。”说着,也摘着颜凌头顶的草屑。

    “他们在这里。”这时一声呼喊吓得两人动作一滞。

    “抱紧我。”薛鹏轻吐一声,抱住了颜凌,又跳了下去。

    直到两人跳下了昆木神树,这才躲开了那些人。

    王畿城中,薛鹏、颜凌背靠着背,坐在一个台阶上喘着粗气,颜凌满脸笑意道,“接下来我们去哪里玩?”

    “赌坊。”

    一柱香后,王畿城人间赌坊。

    颜凌哈哈大笑着将一堆灵石搂了过来,毫无形象地与薛鹏道,“听我压大就对了,看看我们又赢了。”

    对面摇色子的庄家额头浮现细密的汗珠,不禁擦了擦汗,今天真是邪门了,一连七把,开的都是大,现在可是输进去了七八万下品灵石了。

    此时颜凌将一堆灵石又压在了大上,叫嚣着,“还等什么呢,快开啊。”

    庄家吞了一口口水,缓缓打开了骰盅,四五六,大。

    庄家眼前一黑,竟然又是大。

    颜凌哈哈大笑着说,“薛小鸟,我厉害吧。”

    薛鹏暗暗收回了灵力,随后呵呵笑道,“厉害,真是太厉害了。”

    然就在此时,四周忽然涌过来一群打手,为首一个魁梧大汉双臂环在胸前,冷冷地瞧着薛鹏道,“阁下修为精深,来我们这里赌钱还动用灵力,就不怕掉了身价么?”

    “喂,你说什么呢,谁动用灵力,怎么输不起就开始耍赖啊?”

    趁着颜凌跟魁梧大汉打嘴仗的时候,薛鹏偷偷将桌上的灵石都收入了乾坤袋,随后一拉颜凌,“快跑。”

    “这次为什么又跑啊!”颜凌抱紧了薛鹏。

    “不跑想挨刀啊!”转眼薛鹏就跑出了这家人间赌坊。

    那些打手刚要追,一人中年人缓缓走了出来,缓缓道,“不要追了。”

    那魁梧男子道,“大人,那可是将近十万的下品灵石啊。”

    “我知道,不要追了。”

    魁梧汉子不敢多说什么,最后只能道,“是!”

    不多时,中年人来到了尚书府,见到了姬尚书,将事情重复了一遍。

    姬远玄眉头高高皱起,最近监视左戍卫的人来报,也说左戍卫流言四起,说他的凌烟喜欢上了薛鹏。

    “好了,这件事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那人退去,姬远玄攥紧了拳头,眼中迸射出两道寒光,“来人。”

    一人闪入屋内,“大人。”

    “去传命与大小姐,如若事情再无进展,这次赌约取消,她立刻回府。”

    “是。”

    是夜,左戍卫大帐中,颜凌缓缓与来人道,“你回去告诉我爹,我已经取得了薛鹏的好感,现在他对我已不设防了,我很快就能拿到乙式灵器。”

    那人退去,而不远处,肖烈看着颜凌的身影,眉头高高皱起,“这个女人,他好像在哪里见过,是在哪里的了?”

    “还有,这么晚了她见的又是什么人?”

    肖烈也没多想,他也清楚,大人与这女人的关系似乎不一般。

    目送着来人离去,颜凌再度纠结了起来,在她心底,一个声音告诉她,“颜凌,你一定要取得乙式灵器,唯有如此你才能获得自由,不用在被关在那个牢笼里;然却有另一个声音也在对她说,颜凌,薛鹏以真心带你,给你做好吃的,陪你享受了今生从未有过的快乐,你这么做,对得起他么?”

    两个声音不断在颜凌脑海中说服着她......

    这一夜,注定无眠。

    次日清晨,颜凌黑着两个大眼圈,端着水,给薛鹏洗脸。

    洗完了脸,薛鹏含笑道,“今后几天我要闭关了炼制灵器了,你就不要再给我弄洗脸水了。”

    颜凌一听,顿时打起了精神道,“那怎么行,你炼制灵器,更没有时间洗脸打水吃饭了,这样吧,我一直陪在你身边,你要什么,我立刻就拿给你。”

    薛鹏含笑道,“这可是枯燥得很,你受不了的。”

    “又没试过,你怎么就知道我受不了,再说了,我是你的侍女,肯定要时时刻刻都不能离开你的身边。”颜凌那一双眼睛满含期待地看着薛鹏。

    她想学乙式灵器,一方面是为了自己的自由,另外一方面,是她喜欢炼器。

    颜凌又是撒娇,又是‘威逼利诱’,最后磨得薛鹏答应了她的请求。

    “既然如此,到时候你可别嫌无聊,我在炼器的时候,是照顾不到你的。”

    “快点吧,我还用你照顾?”

    大帐内,薛鹏设下了重重禁制。

    负责监视薛鹏的修士,目光连闪,最后与一名下属道,“你去恢复大人,小姐已经开始学习乙式新式灵器的炼制方法了。”

    大帐内,薛鹏拿出了一张张符纸,然后在上面画出各种各样的奇异符纹。

    颜凌乃是炼器上的绝顶天才,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每一副符纹,甚至薛鹏的每一个动作,他都牢牢记心里。

    画好了各式样的符纹,薛鹏将‘熔岩之心’‘魔银’等材料拿了出来称量好后以一定的比例熔炼到了一起。

    一天一夜之后,熔炼成拳头大小的金黄色的液体,随后缓缓放到了一符纹上,光芒一闪,这些符纹还是附着在液体的表面,金色的液体形状也因此发生改变。

    颜凌一脸地诧异,以往炼器,通常都是固定灵器的形态,然后再绘制铭纹,可这个薛小鸟,竟然以符纹的力量,来固定灵器的形态,这种炼器的手法可谓是闻所未闻。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转眼已是半月后,这件楼船上最为重要的动力枢纽,薛鹏已然完全炼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