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三百三十三章 眼睛
    “对了,你来找我有事么?”薛鹏问道。

    “也没什么大事,听闻大人棋艺高超,想找大人下盘棋。”

    不等薛鹏同意,姜语一摸乾坤袋,身前多了一副棋盘。

    姜语将黑白棋推给了薛鹏,含笑道,“大人,您是喜黑棋,还是白棋?”

    薛鹏心知这姜语心有九窍,敏捷多变,来找自己,肯定不会是下棋那么简单,不过论下棋,他自信年轻一辈少有敌手,当下拿了白棋道,“主随客便,语姑娘,先请。”

    姜语目中奇光一闪,咯咯笑道,“好。”

    当下一字落在天元,薛鹏见了眉头一挑,一子落在此处,无异于废棋,这就等于把先手的机会给了自己,这般下棋,如果不是臭棋篓子,那就是有绝对的自信,能够战胜敌人。

    这个姜语,竟然如此小瞧他,当下薛鹏认真对待了起来,认真布阵,可姜语下棋东下一个,西下一个,完全看不出章法,不多时,薛鹏便已占据了左上角的地势。

    然姜语仍是胡乱下着,直到最后,薛鹏以大势赢了这盘起居,赢得格外轻松,姜语放下棋一叹道,“薛校尉棋艺精湛,远超于我啊!”

    薛鹏闻言眉头高高皱起,他本以为这个姜语心有九窍棋艺定然不差,可这一番下来,这棋艺臭得能跟王上一拼。

    当下薛鹏缓缓道,“语姑娘棋艺精湛,在下也十分佩服。”

    姜语闻言咯咯笑道,“薛校尉,亏你还说得出口,我知道,自己在下棋上没有半点天赋,我也不喜欢摆弄这些死棋子。”

    姜语看着薛鹏笑道,“薛校尉可否说一说,如何能赢得一盘棋?”

    薛鹏道,“这个,说来倒也简单,就看谁能看得深,看得远,看得越是深远,布局越是精妙,洞察对手的心思、意图,便能赢得棋局。”

    “原来如此。”姜语点了点头道,“那不知薛校尉与茫荡匪首肖扬和姬野的这场混战中,薛校尉是如何洞察对手的呢?”

    薛鹏闻言呵呵笑了笑,“这可是军中机密。”

    姜语含笑道,“不若,我送给薛校尉一只洞察你的眼睛如何?”

    薛鹏闻言诧异地看着姜语不禁道,“语姑娘,此话何意?”

    姜语莞尔一笑,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随后一抹腰间灵兽袋,一只巴掌大小的灵蝶飞了出来,在大帐内朝着北方乱飞着。

    姜语含笑道,“此灵蝶名为枯木蝶,是一种能够感应木灵的,吸收木灵养分的灵蝶。”

    就在我来到左戍卫驻地时,这灵蝶就开始躁动,想要飞向北边,若是我所料不错,北边树林中,浔泽附近,定然藏着一只树妖。

    薛鹏闻言脸色一变,“此话当真?”

    姜语点头道,“我早就听闻,芒砀山匪寇中有不少妖魔,这些妖魔在肖扬的统领下,与人族的修者和平共处,每逢大战前,肖扬便会拍一些妖物进行探查。”

    “尤其是木妖,能够变化为树木,其体内的妖元与周在树木融在一起,极其不易察觉,是最好的探子,据我估计,那肖扬能够那般轻易接近禁卫军,打了禁卫军一个措手不及,便是因为这只树妖遮盖了那些人的气息,这才让他们偷袭成功。”

    “现在只要我们跟着这只灵蝶,就能将那树妖擒住,薛校尉,若是擒住这只树妖,给我如何?”

    薛鹏闻言点头道,“好,不过,却不是现在,现在这只树妖,我有大用。”

    “哦?不知薛校尉想怎么用?”姜语含笑道。

    薛鹏笑道,“自然是帮我们传信啊,告诉肖扬一些,我们想让他知道的事。”

    “来人。”

    薛鹏喊了一声,一名兵士走了进来。

    “去把魏副将、两个千夫长,两个营官都叫来。”

    不一会,魏婴、马营官与二虎、两名千夫长都走了进来当下道,“大人,找我们何事?”

    薛鹏郑重道,“此次对茫荡作战,我决定从水路进入茫荡,你们这些时日,训练新军在浔泽中好生练习水性。”

    魏婴皱眉道,“大人,就算我们一直训练,到入冬前也才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算能学会水性,只怕也比不上芒砀山那些成天泡在水里的匪寇啊!”

    “这你不用管,你只管训练就是,记着,白天不能练,一定要晚上练,明白了?”

    魏婴只得道,“末将尊令。”

    当下众将开始各自安排了下去,到了晚上,明月当空,四野茫茫。

    二虎带着几百骑兵先下了水,初秋的水也是刺骨得冷,一些还没修出灵力的娃娃冻得不禁打了个哆嗦。

    一个娃娃兵不禁道,“大人,咱们是骑兵,为什么要练习游泳啊?”

    二虎轻喝道,“啰嗦什么,让你游就游。”

    八百娃娃兵一个下饺子一般下了水,那些有了灵力护体的,身体素质好,学得就快,不一会就能在水里狗刨了。

    而在远处,一株大树看着这一幕喃喃自语,“这些人怎么都下水了?肖扬那个混蛋说有异常就要通知他,这个算不算异常?”

    大树想了想,最后道,“应该算吧,还是通知吧。”当下,大树结了一颗果子。

    这颗果子落地顿时消失不见了,而在八百里外的芒砀山深处,在群山隐蔽处,茂密的丛林中,坐落着一个又一个大帐。

    在其中最为高大的大帐中,一名好似文士的中年男子正在打坐,忽然他耳朵一动,缓缓睁开了眼睛,与此同时,一个果子从地面冒了出来。

    中年文士拿起了果子,一口吃下,脑海中浮现浔泽夜里的那一幕幕场景。

    中年文士嘴角含笑,“想要从水路进攻么?”

    “来人!”

    一名穿着兽皮的修者走了进来,“大王,您有什么吩咐?”

    “去将水将军给我叫来。”

    “是!”

    不多时一个魁梧大汉走了过来,“大王,您找我。”

    中年文士道,“嗯,着你带着你的三千部下还有那些水猴子,去增援在津门渡口,在水里多设暗礁,一定要挡住这次大曌王庭的水军,记着,他们的新式灵器十分厉害,一定不能随意靠近。”

    那魁梧汉子一撇嘴,“真有那么厉害?”

    中年文士笑道,“不信,咱么可以试试,去将那卫雨庭带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