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第十一个裁判
    几个酒客就要起座位离开,小老头,连忙道,“好好好,没有满室紫光,没有满室紫光,行了吧。”

    “就是,老人家,你说也得靠谱点,您继续说吧。”

    小老头吃了几颗花生米,喝了一口小酒,几人见状,“老人家,你这吃得太寒酸了,要不我们给你点几个菜?”

    “不,不用,这的菜我都吃腻了,还是这花生米就酒有味道,我跟你们说,这吕叔公早年很是木讷,二十岁的时候,每天屁话崩不出一个。”

    “但事有两面,就是因为他这种性子,耐得住寂寞,二十岁的时候,我跟你们说,这二十年,可是没人教他,就是他自己自学自悟,就完成了一百丈大船的设计,从而一举成名,随后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更是不知建造了多少楼船、阁楼,那多得简直是数不胜数.......”

    小老头说得兴起,一旁一个酒客忽然道,“建得多有什么用,他这辈子还是赶不上安宁侯,安宁侯那三百丈的楼船,他算是望尘莫及了,这辈子,他就是不如安宁侯。”

    小老头闻言一杯酒就扬在了那酒客的脸上,双目瞪得溜圆,骂道,“放你妈的狗臭屁,你个小犊子,会不会说话。”

    那酒客闻言怒道,“我说你这个老头,你怎么还骂人呢?”

    “骂人,我还打人呢。”小老头一吹胡子,一把抓住那酒客的领子,啪啪就扇了两个耳光,怒道,“现在你就给我说,安宁侯那个王八蛋不如吕叔公。”

    “你,你这疯老头,你他妈有病吧,吕叔公是你爹啊,你这么帮着他说话?我就不说,我就说安宁侯比吕叔公厉害,吕叔公不如安宁侯。”

    “我草你姥姥的。”小老头大怒,跟那酒客厮打了起来,得店家拉扯,两人这才骂骂咧咧地被拉开。

    小老头离开了酒馆,那酒客指着小老头的背影与众人道,“这老头谁啊?我不就是说了一句安宁侯比吕叔公厉害么,他有必要发这么大的火么?”

    酒馆老板呵呵笑了笑,“兄弟,消消气,不用管他,他就是一个可怜的小老头,您这顿酒,我给您免了。”

    说着,酒馆老板看了小老头离去的背影,微微摇了摇头。

    大街上,萧瑟秋风,卷起了街道上的杂物,吹起他额前的白发。

    一种没落感将他笼罩。

    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工艺,妻子离他而去,如今他也只是孤家寡人一个,活一天算一天。

    忽然小老头哈哈一声大笑,“喝酒去。”说着又要找一家酒馆钻进去的时候,忽然听人道,“快走,去晚了就赶不上了。”

    小老头一听来了兴致,抓住那人,笑呵呵道,“这位小兄弟,什么事儿啊,这么急?”

    那人道,“昭和楼被人踢馆了,正在比拼厨艺呢。”

    “昭和楼,就是那个做菜还可以的昭和楼?”

    “什么叫还可以,这昭和楼可是最好的酒肆了,真没想到,还有人敢踢昭和楼的馆子,不过这次,可有又热闹看了,说不准,还能吃到好的,我说老头,你还不放......”

    他一个手字还没说完,小老头已先向了昭和楼的方向,那人见状不禁笑道,“这个老头。”

    小老头转眼就跑到了昭和楼的门口,口中还大喊着,“我来当裁判,我来当菜盘.......”

    小老头一边跑一边喊,挤了进去。

    此时薛鹏已做好了五味鲜与酱牛肉,那老板准备的鲜鱼汤、红烧肉,他这是针对薛鹏做的两道菜,另外还准备了一个最拿手的鹅肝。

    薛鹏与秦老板此时已从人群中各选了五人当裁判,刚好此时小老头跑了过来。

    小老头抽鼻子一闻,陶醉道,“好香啊!”

    随后眼睛一亮,笑呵呵与秦老板道,“秦老板,我能当这个裁判不?”

    秦老板看着小老头笑道,“你个老家伙,你要是早点来,这个裁判一准是你的,不过现在晚了我们都选好了五人。”

    老头闻言不急不缓笑道,“那刚刚好,你看,你们十个人,若是出现五对五怎么办,再加上我一个,肯定就能分出个胜负,秦老板,你说,我这来得是不是刚刚好。”

    秦老板笑道,“就你会说,既然如此,我倒是无所谓,你问问那个小子愿意不愿意吧。”说着怒了努嘴,示意向薛鹏。

    小老头呵呵看着薛鹏道,“小伙子,不介意加老夫一个吧.....”

    薛鹏看了一眼老者,随后道,“这个吗,我.......”

    未等薛鹏说完,小老头呵呵一笑道,“好,爽快,你这后辈不错,那老头子我就当这个第十一位裁判,现在,先让我尝尝味道如何。”

    说着小老头搓了搓手,也不管其他人,先吃了一块秦老板的红烧肉。

    热乎乎的红烧肉到了口中,轻轻一咬,那柔软香嫩的肉就化开了,吃在嘴里,香味浓郁。

    小老头点了点头,“秦老板,你的手艺见长啊。”

    见小老头先吃的自己的菜,秦老板笑了笑,人吃饭,往往第一口是最香的,这次自己看来是赢定了。

    “呵呵,你这老头,我要是不下点功夫,能留得住你们这群刁嘴。”

    “嘿嘿,这话倒是不假,吃遍了大酒楼的东西,还别说,就是你们这些小馆子的最好吃。”

    说着,老头又喝了一口汤,最后吃了一片鹅肝,“嗯,不错不错,这几天,我就倒你这来吃了。”

    秦老板呵呵笑道,“随时恭候。”

    小老头呵呵笑了笑,看了看薛鹏,又看了看汤与酱牛肉,“年轻人,这做人呐,得低调,你若现在退出,老夫帮你说道说道,免你被砍手指,如何?”

    薛鹏含笑道,“汤凉了可就不好喝了。”

    小老头哈哈笑道,“好,年轻人有骨气,老头子我就尝尝你做的。”

    “请。”薛鹏掀开了锅盖,顿时一股鲜香散溢出来。

    根本不用细闻,这鲜香早已刺激地小老头口舌生津,连忙自己先盛了一碗。

    小老头吹了吹热气,然后喝了一口,只觉一股香味在口中弥漫,香味过后,是一种鲜,他从来没喝过这么鲜的汤,鲜得他的舌头都要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