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三百二十四章 洗脸
    薛鹏无可奈何,他心里有种被赖上的感觉,怎么甩都甩不掉。

    “你叫什么名字?”薛鹏问女子。

    女子含笑道,“我姓颜,颜如玉的颜,名凌,会当凌绝顶的凌。”

    薛鹏闻言瞧着颜凌,“颜凌,好名字,从你口吻中可以听出,你颇有学识,佃农什么时候变得如你这般富有学识了?”

    颜凌呵呵一笑,小指抠了抠鼻孔,“我死鬼老爹那个王八蛋还没死的时候,给我请过先生,可他嗝屁了之后,就没人管了我,所以嘛,学识有些,但也就那么一点。”

    “怎么样,不管怎么说我也曾经也是个小姐,给你做侍女,没亏待你吧。”说着颜凌冲着薛鹏眨了眨眼,弄得薛鹏心里一阵的怪异。

    “这个颜凌到底是什么人?一口一个粗话,说得那么自然与放肆,若说她是个小姐,可行为举止哪里有半点小姐的样子,而他也看过她的手,满手的老茧,这是常年干活的标志。”

    “难道真如她所说,他是个没落的小姐,不得已当了佃农?”

    薛鹏瞧着颜凌挖着鼻孔,一点女子的形象都没有,倒是有些浪子的放荡与不羁,不禁摇了摇头,这还真是奇女子。

    处理完灵田的事,薛鹏让薛甲等人轮班在这里看着,自己则回了大营,颜凌自然而然的跟了过来。

    颜凌这般漂亮明艳的大姐姐刚一入军营,都受到了许多的关注,加上她性格活泼开朗,很快便与左戍卫的将士大成一片。

    不久,颜凌就发现,左戍卫的兵士竟然全都是老人和孩子,这个天杀的薛鹏,真是跟传说中的一样无耻,竟然连老人和孩子都不放过。

    这个该死的薛鹏,真的是死有余辜,自己偷学他的灵器,根本不用有半点罪恶感,这样的人,也配当官,王上真是个老糊涂。

    等她将灵器学到手,就让她那个死鬼老爹,想办法把这个薛鹏的官位给罢了,免得让他祸害别人。

    次日清晨,颜凌开始第一天的工作——给大人打水洗脸。

    颜凌的脸上带着笑意,心里却已骂开了,“从来都是别人给姑奶奶我洗脸,今天便宜你这个姓薛的了。”

    晨光洒在颜凌的笑容,本就绝色的面颊此时更显清丽,一旁的一个小兵见了看得有些呆,不禁道,“颜姐姐,你可真漂亮,等我长大你做我媳妇好不好。”

    颜凌看了一眼那小兵,爆粗口笑骂道,“你个小犊子,老娘我都能当你娘了,去去,滚一边玩去。”

    那小兵也不在意,嬉笑道,“颜姐姐,这是给大人打洗脸水啊,颜姐姐,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大人了吧,现在大家都说,你缠着大人,就是喜欢大人。”

    颜凌闻言呵呵一笑,她都懒得解释,当下打起了洗脸水,走入薛鹏大帐。

    此时薛鹏正在闭目研究老祖留下的东西,听见脚步声,睁眼,便见颜凌含笑走了过来,还端着一盆水。

    薛鹏见状不禁道,“你怎么进来了?”

    将水盆放下,颜凌走向薛鹏,含笑道,“我给大人洗脸啊。”

    薛鹏道,“不用,我从不洗脸。”

    颜凌一愣,心中对薛鹏又多了几分厌恶,瞧瞧这都什么人啊,比自己还脏,自己顶多半个月不洗脸,他竟然从不洗脸。

    心中这么想着,口中却道,“大人,您是主将,这不洗脸怎么能行,一会您怎么去见自己的下属,来,姑奶奶我这就伺候你洗脸。”

    说着就走过来就开始拽头上的丝带,薛鹏连忙道,“不用,真的不用。”

    “不行,你不洗,姑奶奶我这个侍女还当不当?”

    薛鹏一阵无语,挣扎了几下,颜凌死拽着他的头发不撒手,薛鹏无奈,“好好好,给你洗,给你洗,你别拽我头发了。”

    颜凌轻哼一声,“瞧你这德性,瞧你这口气,姑奶奶给你洗脸,那是你的福分,躺好。”

    此时大帐外,不少的脑袋都在往里面探,这时二虎与魏婴也回来了,看着一众人围着大帐,轻喝道,“干甚么?”

    一众小兵见状顿时四散开,二虎心中好奇,抓住一人问,“你们趴缝看什么呢,鬼鬼祟祟的?”

    那小兵呵呵笑了笑,“大人,你自己去看就知道了。”

    二虎将小兵放开,大步走了进去,刚进去,就看到这一幕。

    便见颜凌端着一盆水,然后朝着薛鹏的脸就倒了下去,水流呛着薛鹏的鼻子,让薛鹏忍不住轻咳出声,猛地坐了起来,上身都湿了。

    薛鹏眉头高高皱起,“你到底干什么?”

    颜凌还没有自己意识到自己做错什么,眨了眨大眼睛道,“给你洗脸啊,我还没开始呢,你快点躺下。”

    说着又开始抓薛鹏的头发,手在薛鹏的脸上胡乱的抹着,弄得薛鹏披头散发,浑身湿漉漉的脏乱不堪。

    薛鹏一挥手,轻喝一声,“够了!”

    一阵灵力波动,将颜凌推开了,强大的力量冲击着颜凌倒退了好几步,脚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颜凌坐在地上,看向薛鹏的眼眸里燃烧着熊熊烈焰,恨不能将薛鹏焚成飞灰。

    她堂堂的千金小姐,低三下四地给他端水洗脸,他还不愿意,还推自己。

    颜凌双拳紧握,此时此刻她真恨不能将这个该死的家伙打死打死。

    不过,她不能,她发誓,等她把那乙式新式灵器学过来,一定要打死打死这个姓薛的王八蛋。

    颜凌气呼呼地站了起来,一脚踢开水盆,见了二虎,顿时破口大骂道,“一个傻大个,堵在门口干什么,滚开。”

    二虎竟然不由自主地让开了路,随后挠了挠头,看向薛鹏道,“师兄,这人谁啊?”

    薛鹏一阵郁闷,“一个侍女。”

    “侍女?有脾气这么大的侍女?”二虎一阵讶然,看了看浑身是谁的薛鹏,二虎不禁道,“师兄,你们刚才是在干什么?”

    薛鹏抹了一把脸,淡淡道,“洗脸。”

    “洗脸?”二虎嘴角抽了抽,他还是头一回看到洗脸把全身都淋湿了的。

    薛鹏灵力一阵,周身水汽尽去,当下道,“事情办得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