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三百二十一章 谁干的
    啊......

    一声声惨叫响起,为首的男子捂着自己的手腕,不可置信地看着马营官,惊道,“我们可是从五品下归宁将军的下人,我们家大人可是从五品下官,隶属兵部,比那薛鹏那从六品下官大了一品,你们敢对我们动手,你们是找死。”

    马营官根本没理会,这些人胆敢伤大人的夫人,那就是找死,马营官再度扬起了手,十余名兵士重新装填好符弹,再度对准了兵部这些人。

    “你,你还想干什么?难道你不怕得罪了兵部,你不怕死?”

    马营官面容肃穆,手又要落下,然就在此时,一阵刺耳的啸声响起,一支雕翎箭,破空而来,瞬间射中了老营官的手掌,直接将老营官的手带飞了出去。

    老营官脸色大变,身子一转,落在了地上。

    老营官看着自己的左手,一股强横的气劲自他的左手朝着他的身体涌入,冲击着他的旧伤。

    老营官深吸了一口气,以灵力压住这股气劲,同时看向了雕翎箭射来的方向。

    便见,不远处一队人马缓缓走了过来,为首一人骑着鹿蜀兽,穿着一身的五品官服,面色沉凝,目若寒潭。

    其身后紧跟着一骑,兽背上,一人面容清癯,神色肃穆,左手摁着宝雕弓,右手搭着一根狼牙箭,凝视着马营官。

    马营官身旁,小丫头看着马营官的手,惊呼道,“老伯伯,你的手......。”

    马营官,用牙咬断狼牙箭,随后与小丫头道,“没事,小姐,你先躲到一旁。”

    马营官袖子一甩,将小丫头甩到了薛父、薛母的身旁,随后看向了那五品将军。

    那将军看着马营官,冷哼一声,“你是谁的兵?”

    马营官微微拱手,“卑职,左戍卫骑兵营官。”

    那将军骑着鹿蜀兽走上前来,目光一凝,一鞭子就抽在了马营官脸上。

    马营官身后的十数名顿时将新式灵器对准了这五品将军,将军扫了一眼这些娃娃兵,冷笑一声,“这些,就是那薛鹏训练出的乞丐兵?真是好大的本事,竟然敢将用灵器指着本官,不怕掉脑袋么?”

    马营官当即道,“放下灵器。”

    十余名兵士这才放了下来,将军冷哼一声,命令道,“下了他们的灵器。”

    将军声音落下,其身后的十余名骑兵到了一众娃娃兵身前,便要拿下娃娃兵手中的新式灵器。

    马营官闻言眉头高高皱起,军中灵器本就不多,就算他这条命不要了,灵器也绝对不能丢,当下忽然放声道,“我看谁敢。”

    马营官声音一落,十余名娃娃兵顿时将新式灵器对准了对面的骑兵。

    马营官高声道,“命可丢,灵器不可丢,都听明白了么?”

    “听明白了。”十余名娃娃兵齐声看出声,体内的灵力缓缓运转着。

    他们本是王畿城的流浪儿,跟野狗抢食,从恶人的手下争命,年纪虽小,但活下来的,哪个不知这世态的艰辛,不知想要活命先得不要命。

    明明是想活着,却得先舍命。

    十余娃娃兵好像是一只只小狼,凝实的目光紧紧盯着眼前的敌人,若是这些人再敢上前,他们会毫不留情下杀手。

    一时间,兵部十余骑兵被新式灵器与这些娃娃兵的狠劲所摄,竟不敢上前。

    将军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当即道,“这些流寇胆敢在王畿作乱,都给我杀了。”

    说着,将军身后的十余骑周身都亮起了淡淡的青光,一块块青玉一般的盾牌浮现在胸口,同时这些骑兵,掏出了弯刀,阳光下,掠起一片刀光,那面容清癯的男子再度拉起宝雕弓,对准了马营官。

    马营官心底一寒,含愤道,“我们是左戍卫的将士,你敢杀伤我们,是要造反么?”

    将军冷冷一笑,跟本不屑与马营官多言,猛地一挥手。

    十余名娃娃兵抢先动手,砰砰砰,一阵火花窜出,击中了骑兵的青色盾牌,盾牌碎裂,但却保住了他们的性命。

    兵部的十余骑兵扬起了片片刀光,挥向了十余名娃娃兵,那面容清癯的男子,也瞄准了马营官,一只狼牙箭如流星赶月射向马营官的喉咙。

    薛母捂住了小丫头的眼睛,心中一片冰凉,完了!

    马营官瞪大了眼睛,眼中狼牙箭那一点寒芒逐渐放大。

    眼看着马营官与十余名娃娃兵都要葬身时,忽然一道亮白雷芒后发而先至,瞬间击穿了十余兵部的手腕,最后命中那狼牙箭。

    白芒光芒大盛,那狼牙箭内的气劲与雷芒相互交织,猛然爆开,炸成粉碎,强劲的风力吹得众人忍不住挡住了眼睛,鹿蜀兽一阵嘶鸣,躁动不安,草屑灵谷纷纷卷上高空,场面一片混乱,将军更是摔下了兽背。

    片刻气劲消散,漫天细碎的草叶缓缓飘落下来,鹿蜀兽停止了躁动,众人扯住缰绳。

    将军在一种将士的搀扶下,终于站了起来,扶了扶,官帽,随后怒道,“是哪个混蛋,躲在暗中暗算本官......”

    将军整理了一下衣衫,抬头忽见眼前已多了一个少年。

    少年一身的青衫在秋风中抖动着,双手背负,身子立得笔直,一对英眉飞扬,面色看不出喜怒。

    马营官看到这少年时,眼睛一亮,高声道,“卑职,见过大人。”

    一旁十余名骑兵纷纷下马,齐声道,“见过大人。”

    “都起来吧。”薛鹏看了一眼那将军,随后与马营官道,“怎么回事?”

    马营官将这些人如何不肯收割灵谷,赖着田地,还打人的事讲了一遍。

    这是小丫头认清来人是自己的哥哥,一肚子的委屈顿时倒了出来,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泪水流了下来,小包子脸挂满了泪水,抱着薛鹏哭道,“哥,刚才那个人把雀儿姐摔了下来,还掐我的脖子,我都上不来气了,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哥哥你了。”

    薛鹏闻言看了看小丫头的脖子,果然有一个红手印,他眉头高高皱起,一股怒火从心底猛然窜起,涌入胸膛,一路直冲天灵,体内灵力激荡,发丝张扬,“谁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