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三百二十章 威慑
    “然后那人就开始口出污言秽语,还骂人,还说他们就是收割不完,让我们滚。”

    “我们就跟他们理论,结果就打了起来。”

    马营官一惊,“夫人伤到没?”

    雀儿道,“我来的时候,还没,现在不知道,马营官,该怎么办啊?”

    马营官脸色一凝,“现在等大人是来不及了,这样,你等我一会。”

    说着马营官转身离去,不多时年近八十的马营官穿了一身的铠甲,腰挎着腰刀,身后跟着十余名骑兵,持着甲式新式灵器。

    马营官一牵缰绳道,“雀儿,快带路,我们先过去,不能让夫人受伤。”

    雀儿连忙道,“好,好,我这就给你们带路,王庭给分发的灵田,离这不太远。”

    说着,雀儿一扯缰绳,鹿蜀兽调转方向。

    空旷的原野上,雀儿伏在鹿蜀兽背上,四蹄纷飞,一骑绝尘,将一众甲士都抛在了后面。

    马营官见状忍不住道,“好一个英姿飒爽的小丫头。”

    随后冲着身后的十余骑骂道,“瞧瞧你们,还是受过训练的呢,都给我快点,伤了夫人,看老子怎么拾掇你们这个废物。”

    不多时,雀儿骑着鹿蜀兽飞入田间小路,周围是大半人高的谷穗,都还没有割,不远处,传来一阵撕扯打闹的声音,便将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将薛母、薛父等人围在中央。

    薛父、卫忠显、薛老四、薛老三等几个男人挡在了外面,将薛母、和几个妇人孩子护在了里面。

    对方为首的一个男子,手持着一人高的棍子,指着鼻青脸肿的薛父骂道,“妈了个巴子的,也不打听打听,我家老爷是谁,我家老爷可是从五品上归宁将军,敢他妈动我家的田地,还反了你们了。”

    说着,那男子朝着薛父砸了下去,就在此时,一阵疾风袭来,雀儿骑着鹿蜀兽,冲向了那男子,口中大喝,“滚开。”

    那男子见状,瞳孔一缩,身子一侧,一棍扫在鹿蜀兽腿上,鹿蜀兽直接摔了出去,小雀儿也狠狠摔了出去。

    蓬!

    一声闷响,雀儿狠狠摔了出去,倒地顿时起不来了。

    “雀儿!”薛母见状,心中一紧。

    “雀儿姐。”小丫头薛小颖见了怒气上涌,体内灵力运转,猛地高高跳起,一拳就砸向了那个男子。

    那男子见状嗤笑一声,随后用手去格挡薛小颖的胳膊,心中暗想,小丫头你是找死。

    当下他伸出另一只手,便要去抓薛小颖,却不料,薛小颖这一巴掌极重,竟直接将他抬起的胳膊给拍了下去。

    男子脸色一变,一阵踉跄,向后退了一步,诧异地看着薛小颖,随后嘴角掀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小丫头,行啊,有点本事。”

    说着男子再度朝着薛小颖抓了过去,薛小颖灵巧地躲开,最后猛地用头往男子的腹部一撞,直接将男子撞得倒退了一步。

    然男子倒退一步,男子一把抓住了薛小颖,掐着薛小颖的脖子,将他拎起了起来,冷笑道,“小东西,这回我看你往哪跑。”

    “放开我,放开我。”薛小颖挣扎着,可无论她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出这男子的铁手。

    薛父见自己女儿被抓,心头大怒,“放开我女儿,我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薛母轻喝道,“你要的是灵田,这灵田,我们不要了,放开我女儿。”

    男子看了看一旁的灵田,冷笑一声,“现在,你们毁了我们的灵田,这个损失谁来赔?”

    薛母沉声道,“所有的损失,我们赔。”

    “好啊,一共一万块下品灵石。”

    薛父闻言怒道,“你欺人太甚,那么一点灵田的灵谷,来十块下品灵石都不值。”

    “我说值就值。”男子掐着薛小颖的手微微用力,薛小颖脸色一阵胀红。

    薛母看得心中又怒又急,当下强做镇定,“好,我答应你。”

    然此时,一阵马蹄如狂风骤雨而来,马营官一声高喝,“放开我家小姐。”

    话音落,马营官左抽出腰刀,借着马势,以刀背朝着那男子的肩膀砍了过去。

    刀锋去势极烈,男子一惊,顿时撒手,向后退去,马营官右臂一甩,空荡荡的袖子顿时卷住了薛小颖,将其带到了马背上。

    “吁......”

    马营官一扯缰绳,停下了鹿蜀兽,拨转兽头,看向那男子,老营官凝眸看着那男子,丝丝缕缕的煞气从体内涌现出来,一双如同老狼一般的狠辣的目光盯着那人,“好个奴才,胆敢对我家大人的家属动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那男子先是被老营官的煞气所摄,但见老营官看去比他爷爷还大,一条胳膊更是都没了,又看了看他带的那些兵,一个个好像还没成年,顿时再无半点惧色,哈哈大笑了起来,“你个老东西,胳膊都没了一条,还敢在这耍威风,你那条胳膊是不是也不想要了?”

    “至于你家主人,呵呵,就是那个左戍卫的薛鹏啊,在王畿城收了一帮小要饭的当兵,这件事早就传遍了王畿城,用小要饭的当兵,这可还是大曌有史以来第一次啊,哈哈哈,兄弟们,你们说这个薛鹏可笑不可笑?”

    “可笑真是太可笑了,我们可还是听说了,今年那薛鹏就要带着这群小要饭的去茫荡上击杀匪寇,那匪寇何等地猖獗,就这些小要饭的,进去都不够人塞牙缝的,进去就是死啊,哈哈哈。”

    为首的男子瞧着马营官,冷笑道,“听见没,用不了多久,你们都要死在芒砀山中,我劝你们,少管闲事,打哪来,给我滚回哪去,趁着自己这颗脑袋还顶在脖子上,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女人,就去玩玩女人,不过你这老的老,小的小,就算给你们女人,也玩不动了吧,哈哈哈,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是,大哥说得对极了,老的有心无力,小的有点力,但是他不懂啊,哈哈哈。”

    马营官脸色一沉,抬起了手,十余名娃娃兵将灵器对准了这些人。

    马营官手一挥,砰砰十余声巨响,一道道火舌从新式灵器喷出,分别射穿了这些人的掌心,脚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