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三百一十九章 雀儿报信
    左武卫大校场,四周是一块平地,中央是一个大土丘。

    土丘顶插着一杆大旗,两队两百骑兵从南北方分别冲向土丘,抢夺大旗,这是一次近乎实战的演练。

    在不远处,姬野看着检阅这两队人马的厮杀,一旁的千骑长看得心惊肉跳,“大人,这么练,万一出现事故.......”

    姬野看了一眼那千骑长,冷冷道,“作为军人,还怕事故,你当什么军人?”

    “茫荡匪寇猖獗,狡猾狠辣,我们的时间也不多,入冬前,必须将之击溃,现在多受罪,上了战场少流血,这个道理你不懂么?”

    千骑长知道姬野说得也不无道理,只是用真刀真枪,捉对的厮杀,这可还是头一遭,他们这个顶头上司,还真是个狠人呐。

    站在这千骑长旁,另外一名满脸黑胡子的千骑长哈哈大笑道,“怎么,老贾你怕了?”

    被唤做老贾的千骑长瞥了那大胡子一眼,冷笑道,“怕?老子自大出生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好,这话听着有股子英雄气,怎么样,你我两个千骑长也比划比划?”

    千骑长老贾冷笑一声,“比划就比划,若是谁负了伤,就怪他本是不济,不能吭声,自己手头上的事也不能放下。”

    “好,就这么办,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我们各自归营吧。”

    “好,我看一百人有些小大小闹,把你那一千兵都带出来,我们就再此地厮杀上一回。”

    不多时,两队两千骑,列成两方骑兵队伍,一方一千人,每一百人成一列。

    呜呜呜。

    沉闷的号角声在原野响起。

    两边先头的一百名骑兵冲向了对方,一波又一波,如同海浪一般冲击到了一起。

    一旁,古砚也是看得心惊胆战,哪有这么练兵的?

    姬野看到了古砚走了过来,问道,“那边有动静了?”

    古砚当下道,“回大人,那边没什么动静?”

    “没什么的动静?王上下旨,今年务必剿除茫荡流寇,眼看就要入冬了,入冬之后便无法作战,现在还没有动作,难道薛鹏是想抗旨么,还是说,他想等我们与茫荡流寇激战时,再出手捡便宜?”

    “这,据属下猜测,可能是第二种。”

    姬野嘴角掀起一抹冷笑,“想得倒是挺美,等我先进入芒砀山,就封住路口,我看他怎么进入。”

    说着姬野道,“家中有消息传来么,新式灵器怎么样了,还要多久能炼制出来?”

    古砚略微迟疑,随后道,“刚刚得到消息,小姐已离开了尚书府,破解新式灵器的时间,可能要往后推一推。”

    姬野闻言眉头高高皱起,“胡闹,眼下还有什么事比新式灵器更重要的?我爹同意了让那丫头出去胡闹?”

    古砚道,“这是老爷的意思,昨日朝会上,薛鹏说他正在试验新的灵器,如果成功,其威力将是新式灵器的数倍。”

    “放屁,新式灵器已有如此威力,若是再比新式灵器强大数倍,那他还不是翻天了,这会不会是他的拖计?”

    古砚迟疑了一下,随后道,“这个薛鹏向来诡诈,不无这个可能,不过他先是出了外法三篇,又是甲式新式灵器,如果他再出一种乙式新式灵器,也不无可能。”

    “想来这段时间他没有动手,也可能是因为他正在积极准备乙式新式灵器,所以老爷让小姐去将这乙式新式灵器偷回来,这件事,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

    姬野道,“你再去跑一趟家里,不管花什么代价,新式灵器必须按期交货,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在入冬前进入芒砀山,荡平茫荡流寇,如此,禁军的代统领,才是我的,才是姬家的。”

    “是,属下这就去。”古砚匆匆离去。

    姬野遥望东方,左戍卫大营所在,心中暗道,“乙式新式灵器么?薛鹏啊薛鹏,你到底是真的有这乙式新式灵器,还是这只是你的拖计?”

    “小妹,这次就看你的了。”

    而此时左戍卫大营中,一匹鹿蜀兽飞奔向左戍卫大营。

    鹿蜀兽背上,正是薛府的丫头头头,雀儿。

    辕门外,雀儿从鹿蜀兽背上跳下来,与守着大营的两个娃娃兵道,“我有急事,要见你们主将大人,快去通报。”

    两个娃娃兵看了雀儿一眼,“你谁啊?”

    雀儿瞪了两人一眼,“你管我是谁,还不快去通报,若是耽误了大人的事,小心你们两个挨鞭子。”

    两个娃娃兵顿时想到了卫雨庭那个凄惨的模样,当下一缩头,两个娃娃兵商量了一下,一人看着辕门,一人朝着里面跑了进去。

    雀儿焦急地等待着,过了一会,那娃娃兵跑了回来道,“大人在闭关,没空见你。”

    雀儿更急了,当下就要往里面闯,两个娃娃兵,将枪尖对准了雀儿,轻喝道,“军营重地,不得擅闯。”

    “我有急事,我有急事要见你们大人。”雀儿都快要哭了。

    这时,马营官走了过来,轻喝道,“什么事,吵吵闹闹?”

    马营官见过雀儿,当他看清雀儿脸上的雀斑还有那一张小脸蛋时,不禁道,“小雀儿,你怎么来了?”

    雀儿急道,“马营官,大事不好了,家里出事了,我要见大人。”

    马营官皱眉道,“这,大人在闭关,曾交代过,任谁都不能打扰。”

    “这,这该如何是好啊?”雀儿急得在地上来回转圈。

    马营官连忙道,“小雀儿,你先说说,是什么事?”

    当下雀儿道,“马营官,是这样的,王庭不是赏赐了大人一家一千亩田么,昨天,批文就下来了,今天早晨我们兴冲冲地去收田,夫人还说要我们都可以白种十亩田地,我们高高兴兴地跟着去了,可到了田地,那些人以灵谷没有收割为由,不肯将灵田交给我们。”

    “然后我们说,那我们等他们收割完在来收田地,可那些人说,这灵谷收割不完。”

    “然后夫人就说,灵谷已经熟了,已经可以收割了,怎么就收割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