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三百一十一章 王上不必忧虑
    卫雨庭的脚步猛然止住,随后缓缓回头,便见眼前青光一闪,一股强的力量撞击到他的胸口。

    卫雨庭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身子倒飞了出去,中年人的声音同时响起,“这是给你的一个小小的教训。”

    “将他带走。”

    中年人缓缓开口,但他身旁却是没有人。

    此时,其身侧的树木动了起来。

    那树不高,也就数丈高的样子,他的树根从泥土中拔出,一条树根卷住了卫雨庭,其他数根则支撑身体,好似八爪鱼一般跟随着中年人。

    一遍走,那树海发出脆嫩的声音,像是个女孩的声音,“我能不能不去那个左戍卫的驻地了,你没看见,他们训练时,那个灵器好厉害,一下就把我好多的同伴都打穿了,我每天都听我同伴痛苦的呻吟,我不想再听了。”

    中年男子只是缓缓道,“不行。”

    “可是,我还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我却找不到那双眼睛,我怕,我能不能不去了。”

    中年男子仍是道,“不行。”

    小树开始收缩,最后变成了一个穿着绿衣服的小女孩,小女孩的没有眼白、没有眼珠,瞳孔是漆黑的,看去十分诡异。

    她是妖,不是人。

    树妖漆黑的眼眸瞧着中年男子,若非她打不过这个人,她定要将这个活活抽死,然此时,她只能将这股怨气释放在卫雨庭的身上。

    “可是,那里有一道气息,每天早晨都会出现,我很害怕,我觉得他随时可以毁灭我。”

    凡是妖,最怕至刚至阳之物,薛鹏每天早晨都会修炼金光神咒,而金光神咒,正是至刚至阳的咒术。

    “我能让你化形成功,然你成为亿万树妖羡慕的化形妖,我也同样能弹指间收回这一切,帮我三百年,便还你自由身,三百年,对于一个树妖来说,不过弹指一挥间吧。”

    小女孩脸上褐色的条纹动了动,最后道,“好吧,你让我化形成功,我确实应该帮你,可我能不能离那个恐怖的气息远点?”

    中年人点了点头,“可以,不过在神树之下蕴含神力,你若能吸收,对你极有好处。”

    小女孩嘴角微微勾起,口中无牙,一片漆黑,森然恐怖。

    此时在神树最顶端的王宫内,早朝已然开始。

    文王端坐王位,打了一个哈气,缓缓道,“诸位卿家,今日有何奏报?”

    兵部尚书向右迈出一步道,“王上,臣有急报。”

    “说。”文王不以为意地道,能有个屁的急报。

    “王上,臣得到确切消息,就在昨天,羽明国二王子羽尘与浔泽之畔约见了左戍卫主将薛鹏,薛鹏,身为左戍卫主将,王上亲封的六品振威校尉,竟然给羽明国的使臣当起了厨子,王上,薛鹏有损我大曌颜面。”

    文王听了看了一眼兵部尚书,很是不悦道,“这就是你说的急报?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这里是早朝,议论的是王庭的大事。”

    说着,文王道,“以后,诸如此类的小事,就不要再上报了。”

    “王上,微臣的话还没说完,接下来,才是事关王庭安危的大事。”兵部尚书大声道。

    文王看了一眼兵部尚书,随后冷哼一声,“你这次是薛鹏给羽明国那二王子跳舞了,还是怎么的?”

    兵部尚书道,“回禀王上,都不是,王上还记得新式灵器么?”

    一听新式灵器,文王不禁想起了前段时间,他亲自出口要新式灵器,可那小竖子竟然敢跟他这个当王上的讨要灵石,一张口就是一百万,他哪来的灵石?

    他用杀头威胁他,可这小子竟把灵石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

    这小子是他选出来辅佐玄儿的,他自然不能杀,只能任由他去了。

    文王点头道,“怎么?那小子松口了?”

    “王上,您可要有点心理准备。”

    文王一喜,“那小子真的答应了,这回他要多少灵石?”

    兵部尚书伸出五根手指,“五百万。”

    文王脸上喜色一僵,随后破口大骂道,“五百万,那个小竖子,一张口就是五百万......”

    “王上,不是他向您要五百万,而是羽明国二王子出了五百万,薛鹏将新式灵器的炼制方法卖给了羽明国,王上,从日后起,羽明国将装备新式灵器,国力必将大增。”

    文王闻言,脸色巨变,猛地从王座上站了起来,惊道,“什么?薛鹏将新式灵器卖给了羽明国?”

    兵部尚书跪倒在地,悲痛道,“王上,千真万确,是昨日犬子亲眼所见,那羽尘还欲杀我儿灭口,幸犬子急中生智,将士肯用命,那羽尘见不可力敌,方才让犬子全身而退,王上,薛鹏已生二心,不久必为王庭大患啊。”

    文王气得脸色涨得通红,新式灵器的强大,他是见过的,凭此灵器,大曌的国力必然可以大大增强,甚至可能成为列国之最,可这个薛鹏,竟然卖给了羽明国,这薛鹏,好大的胆子。

    兵部尚书见文王气急败坏,当下又添了一把火,“王上,当下应该尽快截住羽明国二王子,决不能让他将新式灵器带回羽明国。”

    文王闻言急忙道,“快去传令,即刻将羽明国二王子羽尘带入王宫。”

    兵部尚书又道,“王上,薛鹏犯下如此叛国大罪,其罪当诛灭九族。”

    田相国闻言心里一叹,“薛鹏啊薛鹏,这次你怎会如此糊涂,为了五百万灵石,将天给捅漏了。”

    趁着文王没有下旨,田相国往左站出一步,眼下,他能做的,也是十分有限了,“王上,若杀薛鹏,新式灵器就此灭绝,正中羽明国下怀,届时羽明国一国独有新式灵器,将来,羽明国岂不是要成为列国之最,王上,难道甘心对羽明国俯首?”

    文王一听,也冷静了下来,沉思道,“相国说得有理,看来,这个小竖子,还杀不得,还得靠他炼制新式灵器。”说道这儿,文王脸色又难看了起来,“这小竖子,一定是算准了本王不敢杀他,所以才敢明目张胆的卖。”

    一旁兵部尚书闻言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随后道,“王上,若是因为新式灵器,您大可不必担忧,犬子不月也将炼制出新式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