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三百一十章 相遇
    薛鹏大怒道,“区区一个小兵,也敢妄议军事,侮辱主帅,痛打一百鞭,吊起来十日。”

    此时二虎一阵迟疑,上前道,“大人,是不是太过了?”

    一旁的马营官踹了卫雨庭一脚,骂道,“你个小兔崽子,还不快给大人赔罪。”

    卫雨庭哈哈大笑道,“赔罪,我赔你妈了巴子,现在老子也是残废了,老子也不想活了。”

    “你个老东西,老子给你洗了这么多天的脚,老子早演不下去了,那天,我那一剑怎么没刺死你。”

    卫雨庭状若疯狂,薛鹏指着卫雨庭与二虎、马营官道,“听见了吗?不思悔改,死不足惜,拉下去。”

    兵士听了卫雨庭的话,心中也是大怒,当下便将其拉了下去,吊在了辕门,皮鞭沾了水,狠狠抽在卫雨庭的后背上,发出清脆的噼啪声。

    “一。”执行的兵士口断喝一声,一鞭子下去就皮开肉绽。

    卫雨庭痛得惨呼出声,口中还大骂着,“薛鹏,你这个黄毛小子,我就是做鬼,也会日夜缠着你,啊.......!”

    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听得附近的将士心里发毛,目光不敢直视。

    执行军法的兵士口中喊着,“三”,啪又一鞭子抽在了卫雨庭身上。

    “四、五、六......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

    执行军法的兵士喊声如旧,然卫雨庭的声音却越来越小。

    当抽到第五十鞭子时,卫雨庭浑身是血,吊在辕门,一动不动。

    兵士停止了抽打,跑到中军大帐道,“大人,人昏死过去了。”

    薛鹏怒道,“用水泼醒,继续。”

    二虎心中不忍,拉住执行军法的兵士,再度上前道,“大人,再打下去,可是要死人的。”

    马营官也连忙道,“大人,就算是教训,也要有个度啊。”

    那执行军法的兵士看向薛鹏,薛鹏冷哼道,“我已经给过他机会了,是他自己不珍惜,一百鞭子,一鞭子也不能少,还不快去。”

    那兵士连忙下去了,一桶水泼在了卫雨庭的身上,伤口上沾了水,顿时疼得他面部的肌肉都剧烈地跳动起来。

    皮鞭一鞭又一鞭抽下,卫雨庭昏死了几次,幸得他有修为在身,否则早就真死了。

    是夜,马营官趁着黑夜走了过来,将卫雨庭放下了,随后给他扔了一瓶创伤药,解开绳索道,“你走吧,再也不要回来了。”

    卫雨庭看了看马营官,“放了我,就不怕大人治你的罪?”

    马营官挺了挺胸膛,看着卫雨庭道,“我都这个岁数了,还怕甚,小子,我告诉你,我这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大人,我可不想大人背负一个心胸狭隘的骂名。”

    卫雨庭勉强站了起来,这一动浑身都疼,随后微微躬身道,“多谢了。”

    马营官转过身,“快滚吧。”

    然就在此时,卫雨庭骤然暴起,一张拍晕了马营官,将马营官吊了起来,低低道,“马营官,对不起了。”

    说着卫雨庭躲开守卫,跑到了灵器库,打了一个手印,解开了隔绝的禁制,走了进去。

    看管灵器库的兵士看到卫雨庭,惊呼一声,“卫雨庭,你......”

    那兵士刚要大喊,卫雨庭先一步,一掌将这小兵拍晕,随后卷走了灵器库内大半新式灵器、符弹,随后悄悄潜出了大营。

    到了次日清晨,马营官终于醒了过来,大喊道,“卫雨庭,我饶不了那个兔崽子。”

    中军大帐,听闻卫雨庭跑了,薛鹏勃然大怒道,“马营官,你可知罪?”

    马营官低着头,低声道,“卑职,知罪。”

    “带下去,重责二十。”

    也就在此时,看守灵器库的小兵道跑了过来,慌忙道,“大人,不好了,卫雨庭昨天打晕小的,抢走了大半的新式灵器与符弹。”

    薛鹏闻言猛地站了起来,心中大怒,“这个混蛋,不是说好了只那一件么,这臭小子,不会是真的反了吧?”

    薛鹏脸色一阵阴沉,随后命令道,“二虎。”

    “末将在。”二虎上前一步,神色凝重。

    “着令你率领百骑,务必要将人给我擒回来。”

    二虎沉声道,“大人,属下定然将那叛徒擒回来。”

    说着,二虎转身离去,整理鹿蜀兽,带着一百骑兵,拿着新式灵器,十人一队,四面撒开网来。

    在一小溪旁,卫雨庭擦干了胸前的伤口,然后涂上了疗伤药,正在他忍着疼痛,想要擦后面的背部,可怎么够,都够不着。

    此时一个人声音响起,“小伙子,看来你需要帮忙啊。”

    卫雨庭闻言立刻警惕了起来,猛然回头,便见身后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卫雨庭瞬间拿出了新式灵器,瞄准了中年人,沉声道,“你是谁?”

    中年人微微含笑,伸出五指,猛地一抓,卫雨庭便觉自己的身体动弹不得,心中大骇,眼前这中年人到底是谁,修为竟如此恐怖?

    中年人手腕一动,卫雨庭握着新式灵器的手掌被一股大力掰开,同时他手中的新式灵器顿时飞入了中年的手中。

    把玩了一下,中年人随后问卫雨庭道,“这应该就是传得神乎其神的新式样灵器吧,听说一个练气期的修者拿着这个新式灵器,甚至能击杀一名开光境的居士?”

    将新式灵器对准了一块石头,可捣鼓半天,无论他怎么注入灵力,竟都无法激发这新式灵器。

    目光看向卫雨庭,将新式灵器扔给了卫雨庭,用不可置疑的语气道,“用给我看。”

    卫雨庭心中暗道,“好机会,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再不迟疑,卫雨庭抬起枪口,对准了中年人,激发了新式灵器,砰的一声巨响,一道火光从新式灵器激发,符弹瞬间命中了中年男子。

    被符弹命中,强大的冲击力,顿时中年人的身影顿时倒飞出去,卫雨庭神色一喜,心中暗道,“真是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

    卫雨庭不敢再在此处逗留,拿起衣服,朝着上游走去,可就在此时,那个陌生的声音再度响起,“威力还可以,只是比我想象的还要强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