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三百零九章 请命
    “隐藏了姓名吗?”薛鹏看向杨逍消失的方向,心中暗想,“这人究竟是谁,他所来真的只是问自己那一句话么?”

    中年人离开,薛鹏与二王子也没有再待下去的意思了。

    商定了三日后再行研讨如何出兵后,二王子告辞离去,回了王城,薛鹏则回到了左戍卫的大营。

    回到大营,薛鹏问魏婴道,“魏婴,你对此次围剿芒砀山匪寇有什么看法?”

    魏婴缓缓道,“本来明年春天围剿是最好的时候,春天粮草齐备,气候适宜利于征战,可现在动兵,战事极有可能拖到冬天,届时大雪封山,我军非但行动不利,而且一旦陷入被困在茫荡山中,我军陷入极大的被动。”

    “到时候,根本不用芒砀山的匪寇攻击,我们自己不战自溃。”

    薛鹏闻言皱眉道,“可王上已下圣旨,不容我们等到来年开春。”

    魏婴眉头高高皱起,“这样的话,就必须速战速决,在大雪封山前,结束战斗。”

    薛鹏道,“如果我们一千兵都装备上新式灵器,以及姬野三千玄武骑,羽尘的一千兵士,我们能在大雪封山前结束战斗么?”

    魏婴摇头道,“不能。”

    薛鹏看着魏婴,“即便以新式灵器之利,也不能?”

    魏婴道,“茫荡上草木茂盛,掩体极多,新式灵器的威力将大大被削减。”

    “那岂不是说,我们必败无疑?”

    魏婴道,“除非我能自由出入芒砀山,否则,深秋作战,我们必败无疑,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

    “更何况我们的对手是那个肖扬,这只茫荡山中最狡猾的狼,只怕他早已想到了对付对付新式样灵器的方法,而且芒砀山里到处都是他安置的陷阱,此次围剿......卑职不抱希望。”

    薛鹏思忖着魏婴的话,大约一个时辰后,薛鹏忽然眼睛一亮道,“魏婴,如果我能做到无视大雪呢?”

    “无视大雪?”魏婴道奇道,“这怎么可能,一入隆冬,十万里芒砀山尽皆被大雪覆盖,积雪深达数米,有的地方甚至十数米,粮草车骑根本无法通行,就算是徒步行进,都十分艰难,积雪,这是无法越过的鸿沟,否则,王庭怎么可能数次都无法剿灭茫荡匪寇。”

    “每到春天匪寇化作民众,散到各处,根本无处围剿,然一到秋季,就开始大肆聚集活动,也只有这个时候,才是清缴的最好时候,可偏偏不久之后就是大雪封山。”

    薛鹏闻言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这次,他们跑不了。”

    魏婴瞧着薛鹏,他无法理解,薛鹏凭什么敢口出这样的狂言。

    薛鹏没有解释,而是道,“魏婴,你现在就去找几个敢死之士探入敌营,人我要亲自见一面。”

    魏婴点了点头,不多时复归,随后兵士站在了薛鹏的面前。

    薛鹏看去,看着几人,一脸的诧异,不禁看向了魏婴,魏婴道,“他坚持,我就带他过来了。”

    魏婴说得不是别人,正是卫雨庭。

    此时卫雨庭半跪在地上道,“大人,属下自知对不起大人,对不起大家,对不起我娘,我想要混出个样来,让别人看得起我,看得起我娘,这次机会,大人,你就给我吧。”

    薛鹏看着卫雨庭道,“你不怕死么?”

    “怕,可我更怕被人看不起,更怕我娘被人看不起。”

    “你觉得,一旦你被怀疑,你能承受得住严刑拷打么?”

    “我能,我胳膊都断了,我什么严刑拷打承受不了。”

    薛鹏道,“那你清楚,我让你去敌营做什么么?”

    卫雨庭道,“探清敌人的虚实,找到敌人的聚集地点,以及敌人的埋伏陷阱等同时将信息传递出来。”

    薛鹏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可我想要的不止这些,我要的是肖扬,我要知道他的行踪,这次剿匪,就是为了要将这个肖扬绞杀,如果他不死,这次围剿,我们的任务就算失败了,所以,我一定要知道他的所在,你能找到他的踪迹么?”

    卫雨庭想了想,最后道,“如果你大人肯给我一件新式灵器,与新式样灵器的炼制方法,我就有三成把握找到肖扬所在。”

    “我凭什么相信你能做到?”

    卫雨庭道,“大人无需相信我,只需相信新式灵器的致命吸引力。”

    听到这里,薛鹏笑了笑,道,“好,我就将新式灵器的炼制方法告诉你,同时也给你一件新式灵器,如果,你找不到肖扬的踪迹,还将炼制新式灵器的方法泄露了,你虽然是我表哥,但你,还有你爹娘的命,我虽可以不追究,但王庭,绝不会放过他们。”

    卫雨庭神色凝重道,“大人,尽管放心,新式灵器的炼制方法就是我的命。”

    “好,如果你能挺过下面这一关,我就让你去。”说着薛鹏在卫雨庭的耳旁低语了起来。

    盏茶后,薛鹏道,“都记住了么?”

    卫雨庭目光坚定地点点头,“记住......”

    他话音未落,薛鹏一巴掌扇在了卫雨庭的脸上,直接将卫雨庭从大帐内扇了出去。

    薛鹏撩起帐帘怒道,“来人啊,将这个目无军纪的畜生给我吊起来鞭挞三十,暴晒三天。”

    卫雨庭闻言嘶吼道,“薛鹏,你这个黄毛小子,你就不配当左戍卫的主将,你算什么东西,乳臭未干,不就是靠着会考试,靠着坑蒙拐骗骗来的榜眼,谁不知道,你跟太子一个状元,一个榜眼,都是作弊得来的。”

    薛鹏闻言眉头一挑,心中暗道,“这事儿,谁传的,传得跟真事一个样。”

    薛鹏大怒道,“还敢污蔑太子,给我鞭挞五十,暴晒五天,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他下来。”

    这里的骚乱,顿时引起了军中的注意,马营官闻言急忙跑到卫雨庭面前道,“你小子又犯什么事了,还不快给大人赔罪?”

    卫雨庭大声道,“我凭什么赔罪,我又没错,我只是说马上就要过冬了,我们不能此时围剿芒砀山,他就说我扰乱军心,就要重重责罚我,我知道,他就是看我不顺眼,就想找机会收拾我,他薛鹏算个什么东西,有种就打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