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三百零五章 饮浔泽
    羽尘微微含笑,“薛校尉所言颇有一番道理,今日我与薛校尉无约相聚,实乃是天意,是缘分,不如趁着姬校尉也在,我们找个地方谈谈此次该如何围剿芒砀山匪寇。”

    薛鹏闻言点头道,“如此也好。”

    羽尘微微含笑,看向姬野道,“姬校尉,你觉得呢?”

    姬野含笑道,“正有此意,便去聚仙楼吧,那里的酒水还不错。”

    “酒楼就算了,我们羽人天生不喜欢你们大曌这种楼阁,像一个个笼子,把人都关在了里面,看不到广阔的原野,看不到蔚蓝的天空。”

    羽尘说着看向薛鹏道,“薛校尉,你有何建议?”

    薛鹏见羽尘说话还算客气,心中也生了一丝好感,含笑道,“我嘛,大酒楼我是吃不起,不过王子殿下要是不介意,我们便去浔泽畔,我抓些鱼虾蟹,与二王子殿做些美食,也算下官为大曌尽地主之谊了。”

    “哦?薛校尉身为一军主将,竟也有庖厨的手艺。”

    “下官自幼贪吃,好美食,平日里也多自己做些,还算可以入口。”

    羽尘闻言含笑道,“那今日本殿可是有口福了,定要好品尝一番薛校尉的手艺了。”

    口中如此说着,羽尘心中却想,这薛鹏身为一军主将竟然肯亲自下厨,看来是个随性之人,这种人,往往最是重情义,当下已知与薛鹏的相处之法。

    一旁的姬野闻言心中不以为意,“堂堂大曌的左戍卫主将,竟然屈身给他国臣子做吃食,真是丢了大曌的脸面。”

    他心中如此想,口中却也道,“早就听闻薛校尉烧得一手好菜,今日我们可都有口服了。”

    羽尘含笑道,“那我们还等什么,这就前往浔泽畔吧。”

    说着羽尘率先朝着王畿城,三人带着十几名护卫朝着浔泽畔行去。

    在众人抵达浔泽时,已接近傍晚。

    微风拂动,浩瀚的水面上金波粼粼;火红的天幕下,远近山水皆成朦朦红色剪影。

    羽尘看着这秀丽山川,看着这绝美的景色,忍不住高歌道,“山杳杳兮水粼粼,日彤彤兮野茫茫.......仰观湛湛碧空兮,俯浩淼金波;会友于浔泽兮,北荡群魔.......。”

    羽尘歌罢,姬野拍手称赞道,“早闻二王子好文采,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羽尘笑道,“本殿平生只有两样东西最拿手,一是会作几首上不了台面的歌谣,二就是修为还过得去,哈哈哈。”

    “苍茫的原野湖泊,辽阔的天空,才是男儿该驰骋的地方。”

    “薛校尉,看本殿为你捕鱼。”

    话音落下,羽尘双翼一震,飞到浔泽上空,随后背后巨大的羽翼一扇,一道风卷在浔泽上空浮现,卷起直径一丈的水柱。

    水柱冲天,随后落在地面,鱼啊虾啊螃蟹啊什么的都落在了地面上。

    羽尘哈哈笑道,“薛校尉,你看可够?”

    薛鹏见羽尘身为王子,但性格爽朗,心中好感又多了一分,说起话来也带了几分玩笑,“如果王子殿下不是个能吃下一头牛的大胃王,应该就够了。”

    羽尘又扇动羽翼,缓缓落了下来,笑道,“接下来,就看薛校尉的本事了。”

    薛鹏一抹乾坤袋,灶台锅碗瓢盆落在了地面。

    羽尘、姬野看着这一幕,心底响起了同一个念头,“这未免也太贪吃了些吧,连灶台都随身带着。”

    在两人的眼前,薛鹏做起了菜肴。

    半个时辰后,薛鹏做好了,六条清蒸,六条红烧,炸的大虾,还有一锅汤,一些面饼子。

    浓郁的香气随风飘散,羽尘、姬野闻得食指大动,当下羽尘呵呵笑道,“好香啊,薛校尉,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说着羽尘吃一口鱼肉,只觉皮有着焦香,但里面的肉质若是又鲜又嫩又香,当下忍不住大口吃了起来。

    姬野尝了一口,眼睛也是一亮,心中暗道,这个薛鹏不适合当主将倒适合去当厨子。

    姬野当下也大口吃了起来。

    薛鹏一边吃着面饼子,一边喝着汤,看着苍茫的原野浔泽,与湛蓝的碧空。

    秋风徐来,带着丝丝的凉意,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心胸豁达。

    薛鹏含笑道,“这次围剿茫荡流寇,王子可有什么建议?”

    羽尘放下汤,含笑道,“本殿这次就是跟着两位学习的,是我羽人背上双翼,有着占据空中的优势,所以可为两位打探敌情,至于围剿流寇,擒杀匪首的事情,就交给两位了。”

    “如此,也是感激不尽了。”

    姬野口中这般说着,心里暗道,“这是不想出力,又想坐收渔利啊,让我们牵制匪寇的主力,你借着天空的优势专擒匪首,想的倒是挺好,可如今有了新式灵器,只怕你的这如意算盘要落空了。”

    薛鹏没有猜测两人的心思,他的心里还在想田相国的话,“一场战斗,在开始前,结局就已经定了,庙算多者胜,庙算少者不胜,可这庙算该从何处算?至今薛鹏仍是一头雾水。”

    对于打仗,尤其是这种几万人的大仗,他是一点经验都没有。

    羽尘微微含笑道,我已经潜人先行到茫荡山的上空,为两位探查敌情了。

    “哦,王子殿下果然行动迅速啊。”姬野含笑道,“巧了,我也刚刚遣人前往茫荡上,却不知他们的收货如何?”

    薛鹏心中一动,自己还毫无准备,这两个人却已行动了,这方面,自己差的很多,只是魏婴这个家伙,怎么不提醒自己?

    姬野说完笑看着薛鹏道,“薛兄,你也早就派出了探子吧。”这些天,姬野从没放松过左戍卫的关注,他确定,一个苍蝇都没溜从他的眼皮底下溜出去过。

    这就是差距,他从小就受到这方面的教导,岂是一个寒门能比的。

    薛鹏笑了笑,没搭话茬,而是道,“既然我们能派人去打探茫荡匪寇的消息,那茫荡匪寇会不会也来打探我们的消息。”

    “王庭的大军的路线那匪寇都知道,只怕在王庭中,有着他们的眼线,或许,此时此刻我们的一举一动,也在人家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