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叛逃
    卫雨庭想起了当日的马营官的话,夜里不能打火把,走路要轻声,当下他握着灵剑,一步一步,缓缓地、慢慢地靠了过去。

    马营官在下到河里摸着,眉头高高皱起,“我记着好像就在这附近,怎么还没有?”

    又摸了一会儿,摸到了硬物,马营官神色一动,当下将四周的淤泥都扒开,随后稍用力,便将盒子给拔了出来。

    也就在此时,一声低喝响起,“马营官。”

    马营官回过身,一道寒光刺入他的胸口,一只手掌捂住了他的嘴。

    噗通!

    两人砸入浔泽中,卫雨庭左手紧紧捂着马营官的嘴,右手握着灵剑狠狠插了进去,惊慌道,“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你为什么就不能老老实实当你的营官,为什么你就不能当做什么都没看见,你逼我的,都是你逼我的。”

    “呜呜呜.......”年近八十的老营官在水中剧烈挣扎着,鲜血,染红了浔泽。

    过不多时,老营官停止了挣扎,双手无力垂了下去,此时岸边一队巡逻兵士走了过来,听见声音,喝道,“谁?”

    卫雨庭惊得魂都要散了,想也不想,跳入浔泽,抱着新式灵器,消失在芦苇荡中。

    片刻后,兵士走过来,看到浔泽畔的一双腿,穿着跟他们一样的鞋子,当下急忙有人将人扯了出来,面色一变,“马营官!”

    得到消息的薛鹏从大帐中跑了出来,几个纵跃到了老营官的军医的营帐。

    但见马营官胸口绑着的布条都被鲜血染红了,面色死灰一般,有出气没进气。

    看到薛鹏,马营官张了张嘴,薛鹏连忙走过去道,“老营官,别说话。”

    随后与众人道,“都出去。”

    众人闻言都走了出去,薛鹏设下了禁制,随后先将一颗疗伤药给老营官喂了下去,随后有以灵力让药力快速散开,修复着他的伤口。

    过了一天一夜,马营官恢复了过来,一脸疲惫的薛鹏从大帐中走了出来,随后看向魏婴道,“卫雨庭人呢?”

    “今天早晨点卯时,人就没到。”说到这,魏婴脸色一变,“难道,是他?”

    薛鹏一脸的怒气,“这个兔崽子,心够狠手够辣,撒开网来搜,一定要把这个小子给我搜出来。”

    “大人,此时已过去了一天一夜,只怕那卫雨庭早就已经跑远了。”

    薛鹏闻言逐渐冷静了下来,随后道,“你说得对,只是他能跑哪去?”

    薛鹏正想着,忽然远处一骑飞来,到了辕门前,下马与兵士道,“奉左武卫主将之命,给薛校尉传信。”

    兵士将这人引了进来,将信奉递给了薛鹏,薛鹏拆开信奉,展开了信纸。

    “薛兄亲启,弟昨日回城途中,于大路抓到一逃兵,询问之后方才得知,乃是兄营中兵丁,杀死营官后叛逃出营,弟深表遗憾,明日弟于王畿城五凤楼摆下酒宴,为兄压惊,同时将此逃兵交还与兄......”

    看到这,薛鹏猛地一攥,信纸陡然化作飞灰。

    二虎道,“师兄,谁的信?”

    薛鹏道,“姬野,兵部拿不到新式的灵器,这姬野便买通了卫雨庭偷新式灵器。”

    “师兄,我现在就带人去左武卫擒回那叛徒,抢回新式灵器。”

    “二虎,不得鲁莽,那姬野邀我明日去王畿城五凤楼要将卫雨庭那个叛徒交换给我。”

    “那明天我跟你一起去。”

    此时在红绡院中,卫雨庭正坐在之前那男子的对面。

    男子微微含笑道,“此次,你这件事办得不错,我家大人很高兴。”

    一旁的红玉端起一杯酒,放在了卫雨庭的唇前含笑道,“公子可真是英雄无比,奴家喂你一杯。”

    卫雨庭呵呵笑道,挡住了红玉手中的酒杯,看着红玉娇俏的脸颊道,“我要你,用嘴喂我。”

    红玉咯咯一笑,含住了酒,渡给了卫雨庭,卫雨庭趁机吻了起来。

    索吻了片刻后,卫雨庭与男子道,“这位兄台,这事我已经办完了,你看,剩下的十万下品灵石,是不是该给我了。”

    男子微微含笑道,“是啊,事办完了,你也就没用了。”

    卫雨庭闻言一愣,刚要站起来,可身子一僵,竟然动弹不得。

    “你,你们给我下毒?”

    男子自己倒了一杯酒,品了一口,“本来按我的意思,杀了你就算了,可我家大人却说,你是一份大礼,他想看看将你送给薛鹏的时候,薛鹏脸上是什么表情。”

    男子看着卫雨庭,眼中都是讥讽之色。

    “放心,给你的喝的不是毒药,只是麻痹的药物,短暂封住你的全身灵脉,让你动弹不得,明天,你就自由了。”

    卫雨庭脸色剧变,心中暗恨不已,自己怎么会如此愚蠢,竟然相信了他们的话,当下慌忙道,“兄台,仁兄,灵石我不要了,我一块灵石都不要了,你放过我好不好?”

    男子自顾喝着酒,一边喝一边看着卫雨庭的表情,想要对人有更清楚更深刻的认识,此时此刻,就是最好的时候。

    卫雨庭紧紧盯着男子,眼珠都要瞪出了血丝,“仁兄,我求你了,你们要东西我都给你们了,我求你们放过我吧,你们不能将我交给薛鹏,他会杀了我的。”

    说着卫雨庭看着红玉道,“红玉,你快帮我求求情啊,你不是说要嫁给我吗,你快帮我求求情啊。”

    红玉咯咯一笑,随后看着卫雨庭,含笑道,“我跟很多人男人睡觉的时候,我都说过要嫁给他。”

    卫雨庭闻言身形再度一阵,“不,不可能的,那晚,你明明落红了。”

    红玉不再看卫雨庭,依偎在男子的怀中道,“大人,你看,他好傻啊。”

    男子含笑道,“是挺傻的,不过,傻人有傻人的好处。”

    卫雨庭如遭雷击,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愤恨潮水一般涌起,对着红玉骂道,“你个贱人,臭婊子,我真是瞎了眼了。”

    红玉闻言眉头一挑,甩手就是给了卫雨庭一巴掌,随后又轻轻抚摸起来,含笑道,“我服侍了你一晚上,你该感到幸运才是。”

    说着红玉拽下了卫雨庭的储物袋,取出了那十万下品灵石的票据,递给了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