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九十七章 灵器丢了
    存放灵器的营帐内,小虎与卫雨庭走了进去,放好了新式灵器。

    看守灵器的是一名老兵,核查了新式灵器后,让小虎与卫雨庭签了字。

    放好簿子,卫雨庭道,“这一直看着灵器库,也太枯燥了吧。”

    那老兵也是爱说的人,回了一句,“军中就这样。”

    小虎催促道,“卫大哥,你快点啊,一会吃的都没了。”

    “你先去吧,不用等我,我一会还要方便一下。”

    “那我可先走了。”说着小虎一溜烟跑了。

    卫雨庭拿出一坛酒给老兵道,“老大哥执勤辛苦,这坛酒,您留着喝。”

    老兵眼睛一亮,十分眼馋,但却推道,“我说你小子,军中可不让喝酒。”

    “诶,我什么时候给老哥送酒了,没有啊。”卫雨庭一脸茫然道。

    老兵闻言呵呵一笑,“你小子,打什么鬼主意?”

    卫雨庭呵呵一笑,“什么都瞒不过老哥哥,我就想,下次我来领取装备的时候,您把好的给我留下。”

    说着,卫雨庭将酒放到老兵面前。

    老兵呵呵笑道,“还是你小子懂事,放心,以后只要老哥哥我当值,灵器可着你先挑。”

    “那就多谢老大哥,下次,我还给老哥你带酒。”

    老兵闻言道,“什么酒,哪有什么酒?”

    卫雨庭闻言呵呵笑道,“是了,是了,军中禁止饮酒,没有酒,没有酒,老哥哥,我这就去了。”

    说着卫雨庭退了出去,不过他还没走几步,就听里面传来嘭的一声轻响,那是封泥被拍开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一股酒香。

    卫雨庭左右看了看,见没人他就躲到了一旁,过了一会,细细感应,察觉里面传来细微的鼾声。

    卫雨庭看了看天色,此时已是满天星光,但灵器库内前的燃着火炬,将周围照得亮亮堂堂。

    卫雨庭屈指一弹,一道流光正中火炬,火炬顿时熄灭,四周陷入了黑暗。

    再不迟疑,卫雨庭快步上前,进入了大帐。

    大帐内,那老兵睡得死死的,卫雨庭当下取了一个新式灵器,取了一盒的符弹,随后快速离开了大帐。

    卫雨庭跑到了浔泽畔,然后用准备好的盒子将新式灵器包裹,下了一个简单符纹。

    这种符纹只有一个作用,就是会散发一种奇异的波动,能够屏蔽一切的感知

    卫雨庭将其藏到了淤泥中,洗干净了手,刚做好了这些,卫雨庭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什么人?”

    这一声轻喝顿时吓了卫雨庭一跳,卫雨庭慌忙道,“我,我是卫雨庭。”

    马营官打起了火把,晃了晃,“雨庭啊?你蹲在这干什么呢?”

    卫雨庭有些慌张道,“我,我内急。”

    马营官闻言道,“下次内急选在下风口,在上风口拉屎,准备让全营闻你的屎臭啊?”

    “是,下次我一定去下风口,马营官,你怎么走路没声音,还不打火把?”

    马营官当下多解释了一句,“打火把,这不是完全暴露了自己么,好了,去下风口拉去。”

    “是。”卫雨庭匆匆离去了,看着卫雨庭的背影,马营官喃喃了一句,“这小子,今天怎么怪怪的。”

    看了一眼那芦苇,马营官熄灭了火把,开始巡逻,想到明天分配新式灵器他嘴角不禁泛起了一丝笑意。

    只是这压力也大啊,新式灵器不花灵石,但符弹可太他么贵了,自己可得好好想想,这些符弹可不能白给那些个兔崽子用。

    次日清晨,卯时三刻,军鼓响起,中军校场处左戍卫八百兵娃娃集合到一起,分成了三个方阵。

    其中骑兵两百人,站成一个方阵,步兵各三百人,站成两个方队。

    薛鹏站在帅台上,讲述了一下昨天与众将商议之事大体讲述了一遍。

    薛鹏微微含笑道,“是孬兵,是好兵,那就看你们的本事了,骑兵营配备新式灵器二十件鹿蜀兽两百只,两个步兵队都配备新式灵器二十五件,剩余的鹿蜀兽,一边三十五只。”

    “大体分配如此,新式灵器谁要是给我弄丢了,就用自己的脑袋补上去,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众将士齐声大喊。

    “好,现在配发新式灵器。”

    后勤营官当下抬出了新拿来的六十只新式灵器,五十只分给了两个步兵队,随后又将剩余的十只新的交给了骑兵营,另外一半,则是直接灵器库的拨过去。

    三支队伍分别开箱检查了一起来,片刻后。

    两个步兵队的兵士大声道,“校验完毕,新式灵器二十五只完好,符弹一百盒,共计五百颗。”

    步兵队的兵士喊过了好一会,骑兵营这边还没报,薛鹏不禁望去,其余众将也看了过去。

    马营官不禁道,“怎么回事,怎么还没数完?”

    那骑兵道,“营官,属下数了三遍,从灵器库拨来的,少了一只灵器,与一包符弹。”

    马营官眉头一皱,自己亲自数了一遍。

    薛鹏问,“怎么回事?”

    马营官当即道,“大人,从灵器库拨来的,少了一个灵器与一包符弹。”

    薛鹏闻言看向后勤营官,营官也数了两边,脸色一变,朝着一老兵厉喝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老兵吓得脸色惨白,跪倒在地道,“我,我也不知道,我醒来以后,就剩少了一只灵器。”

    “那怎么不上报?”后勤营官厉喝道。

    老兵哆哆嗦嗦,“我,我害怕。”

    “你害怕?”后勤营官气得一脚将那老兵踹倒。

    薛鹏脸色一沉,大步向这灵器库房走去。

    后勤营官提着老兵,一边走,便怒道,“你知不知道,就是王上要,都没能拿走一只新式灵器,要是丢了,你就等着脑袋搬家吧。”

    骑兵营中,卫雨庭一颗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这个老兵,会不会将自己给供出去,若是自己暴露,自己该怎么办?

    薛鹏不会杀了自己吧?不,应该不会,不就是一件新式灵器吗,能值几个灵石,到时候自己赔给他一个更好的灵器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