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我不当
    “大舅,您似乎没听清本将的话,那本将就再重申一遍,别处我管不了,但在左戍卫,想要升官,就要凭自己的本事。”

    “表哥如果想要在左戍卫任职,就要有真本事,如果表哥能打败我师弟,我就把那副字去掉,直接让他当营官。”

    “这......”卫忠显一阵迟疑,对于自己侄儿这个师弟二虎,他却不甚了解。

    但他是清楚薛鹏的修为的,能够当上榜眼,其修为已在开光巅峰,距离修士只怕也只有一步之遥。

    二虎作为他的师弟,与他一同开始修仙,师出同门,不知其修为如何,但恐怕也不低,自己儿子有几斤几两,他却清楚得很,只怕不是那二虎的对手。

    卫忠显看着薛鹏,心中大为不快,但脸上仍是笑呵呵,端着酒杯走到薛鹏面前,笑呵呵道,“大外甥,都是一家人,肥水还不流外人田呢,这个营官就给你表哥吧,咱么一家都是亲戚,以后你表哥在军中,也能成为你的左膀右臂啊。”

    薛鹏笑道,“好,既然大舅想让表哥当营官,那等二虎回来就让两人比试一番吧。”

    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一声爽朗的大笑,“师兄,隔着老远我听见你喊我的名字,让我跟谁比试啊,这些天我可是技痒得很呐?”

    二虎刚一进门,姜玄呵呵笑道,“二虎兄,别来无恙啊。”

    二虎闻声看去,见是姜玄,微微一愣,随后不禁禁道,“你怎么在这,还坐在首位了?”

    姜玄闻言哈哈大笑道,“呆兄,告诉他,我是什么人?”

    薛鹏摇了摇头,随后与二虎道,“二虎,还不见过太子殿下?”

    “太子?”二虎虎目一瞪,看了看姜玄,随后又看向薛鹏道,“师兄,你没跟我开玩笑吧,这他那衰样要是太子,我就太子的老子。”

    姜玄身后的三名修者同时看向二虎,二虎顿觉三道寒光射入体内,让他遍体生寒,一旁的薛鹏连忙道,“二虎,不得放肆。”

    二虎回想过往一切,又看了看其身后三名修为深不可测的修者,心中这才信了八分,脸色一阵难看道,“你,真的是太子?”

    姜玄哈哈笑道,“瞧你那怂样,一听本殿是太子,吓得脸色都变了,喂,蠢虎,还不行礼。”

    二虎冷哼一声,不理姜玄,姜玄见状不怒反笑道,“你这头蠢虎,还是跟原来一样。”

    “好了,你就少说两句吧。”薛鹏看了一眼姜玄道。

    “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我看斗法,我看斗法还不成么?”

    薛鹏当即轻咳了一声,此处不是斗法场所,我们到院中。

    说着薛鹏起身率先离去,姜玄急忙跟了上去,“呆兄,你这院子有些破旧,摆的都是什么东西,也不弄点有品位的。”

    薛鹏冷哼道,“你给灵石啊?”

    姜玄闻言呵呵一笑,“我哪有灵石,我比你还穷。”

    “那就闭嘴,老实看着。”

    姜玄呵呵笑道,“好嘞。”

    姜玄身后的三名修者不禁微微摇头,怎么在这薛鹏的面前,太子就像是个孩子一样?

    不多时,一众人站在了场中,二虎与卫雨庭站在院子中央。

    薛鹏看了看两人道,“点到为止,不可伤人。”

    二虎咧嘴一笑道,“师兄,你放心,我不会伤了他的。”

    卫雨庭知道二虎要比他小五岁,听二虎如此狂言,口中轻哼一声道,“小子,不要太猖狂。”

    说着卫雨庭一抹储物袋,掌中多了一柄灵剑。

    随着一股微弱灵力注入剑中,长剑周围浮现细小的剑气,随后猛地朝着二虎刺去。

    二虎用小指抠了抠耳朵,丝毫没将卫雨庭的攻击放在心上。

    转眼间灵剑距离二虎心口只有半寸距离,二虎仍没有动,卫雨庭心中一狠,猛地加大的灵力,要将二虎刺得重伤。

    下一刻,灵剑击中了二虎的心口,然而一股大力猛地一震,将那口灵剑震成了碎片,卫雨庭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

    卫忠显的夫人杨氏见状心痛如绞,急忙抱起卫雨庭,同时愤恨看着二虎道,“你怎么伤人,还将我儿打成了这般模样?”

    二虎咧嘴一笑,“我可是没动手,是他自己被自己所伤,这跟我可没关系。”

    此时薛鹏也站出来道,“这件事,怨不得二虎,如果方才表哥没有伤人心,此时他也不会受伤。”

    “这次斗法二虎胜,那二虎就是任副营官之职位。”

    二虎躬身道,“多谢大人。”

    薛鹏微微含笑,拍了拍二虎的肩膀,“好好干,有空多跟魏副将好好学习。”

    “是。”二虎大声道。

    卫忠显见状目光一动,指着自己的媳妇骂道,“扶他干什么,一个废物,吃啥不剩,干啥啥不行,人家没动让他刺,他非但没伤到别人,倒是把自己弄得重伤,废物一个。”

    杨氏搂着卫雨庭,看着卫忠显含愤道,“儿子都重伤了,你还这么骂他。”

    卫忠显闻言大怒,“还有你,天天宠着他,要不是对他溺爱,他能这么废物。”

    说着卫忠显神色肃穆道,“大外甥,我不求你给什么官职,让他在你的手下当一个小兵也行,大外甥,就算大舅求你,把这个臭小子好好炼炼,炼出个人样来。”

    薛鹏闻言略微迟疑了一下,不管怎么说,卫忠显都是他大舅,是他娘的亲哥哥,若是他们家要求不无礼,他也愿意帮一下。

    薛鹏不禁看了一眼姜玄,姜玄呵呵笑道,“呆兄,我看就给他个百夫长的官职吧。”

    薛鹏皱了皱眉,刚要开口,姜玄已笑道,“好了,毕竟是你的表哥,这事儿我做主了,就这么定了。”

    薛鹏心中暗骂,“你做个屁的主。”口中却要维护太子的面子,当下道,“好。”

    卫忠显一喜,扯起卫雨庭道,“你个兔崽子,还不快起来谢过太子,谢过你表弟?”

    卫雨庭捂着心口,体内的阵阵疼痛,让他心底怒火大生,含怒与卫忠显道,“一个破百夫长,我不当。”

    卫忠显狠狠瞪着卫雨庭,“你要不当,看我怎么收拾你。”

    卫雨庭迟疑了片刻,这才道,“多谢太子,多谢表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