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我们也不嫌官小
    姜玄对薛鹏此时的态度满意极了,这些日子,他夹在父王跟薛鹏之间受了不少气,今天可算是在这出了一口。

    姜玄呵呵笑道,“好好好,既然如此,本殿就不再推辞,摆驾薛府。”

    薛鹏闻言嘟囔了一声,“你倒真不客气。”

    薛父怒道,“你个兔崽子嘟囔什么呢?”

    薛鹏咧了咧嘴,“我说,太子真客气。”

    姜玄闻言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今天,真是痛快啊!

    当下一名修士打了一个印决,一个巨大的树叶在众人脚下浮现,撑着众人飘向了半空,越过一个个巨大的枝干,一座座楼阁,最后到了薛府。

    薛府内都准备好了酒席,太子姜玄坐在首位,薛鹏、薛父、薛母、魏婴坐在右侧,薛丙文、薛老四、卫淑英等坐在右侧。

    太子举起了酒杯,含笑道,“今日是我初见伯父、伯母的好日子,这一杯,我敬大家。”

    说着太子一饮而尽,众人也只能跟着干了。

    一杯酒下肚,太子又举起了酒杯,“这一杯酒,本殿敬呆兄当日首战告捷。”

    太子一杯饮尽,众人只能陪同。

    转眼,姜玄找了十几个理由,喝了十几杯酒,薛母不胜酒力,加上连日赶路,睡了过去。

    姜玄见状,呵呵笑道,“看来伯母酒量不行啊!”

    薛鹏闻言气得恨不得将姜玄拽下来暴打一顿,这是人说得话么?

    当下薛鹏瞪了一眼姜玄,“酒喝得差不多了,微臣还有事情要禀告。”

    “今天不谈公事,不谈公事,来来来,大家畅饮,畅饮啊。”

    薛鹏心中怒骂,“你个酒鬼,要喝自己回家喝,在我这捣什么乱?”

    然一旁的卫忠显早将薛鹏与太子的关系看在眼底,他心中更是无比激动。

    太子是何人?那是储君啊,将来的王啊!

    看着架势,太子是完全将自己的大外甥看成了自己人,而且关系,似乎比亲兄弟还好。

    卫忠显心中得意万分,自己怎么就如此机智聪慧,如此有忍耐力,这好日子,终于让他给熬出来了。

    当下卫忠显呵呵笑道,“太子殿下说得极是,畅饮,畅饮。”

    薛鹏瞥了一眼自己的大舅,随后与太子道,“太子,还记得二虎么?”

    姜玄闻言放下了酒杯,嘴角掀起了笑意,若是那蠢虎知道自己是太子,不知道会是个什么精彩的表情,当下连忙道,“怎么,那头蠢虎也来了?”

    薛鹏点头道,“二虎不仅一个人来了,还带来了一批鹿蜀兽,刚好补充我的骑兵营,我的意思是,提升二虎为骑兵营副营官,协助老营官,训练兵士。”

    太子点头道,“左戍卫你当家,你自己决定就好了。”

    薛鹏又道,“魏婴勇猛无敌,通晓军事,我意罢免原来的副将,正式任命魏婴为左戍卫副将。”

    魏婴闻言急忙站了出来,太子看了看魏婴,随后看向薛鹏笑道,“你定,你定就好,这种小事,不要总来烦我。”

    薛鹏道,“我虽是左戍卫主将,但左戍卫隶属于你的,我能跟你说么?”

    太子呵呵笑道,“我哪里懂这些,你看着办就行,还有什么别的没有?”

    薛鹏道,“主要就这两件事,回头你下道旨。”

    太子道,“好了好了,知道了。”

    薛鹏与魏婴道,“还不谢过殿下。”

    魏婴道,“谢殿下。”

    “别谢我,要谢就谢薛校尉。”

    魏婴道,“谢大人。”

    薛鹏含笑道,“坐吧。”

    魏婴落座,嘴角浮现一丝笑意。

    他在军中多年,军中将领无不是任人唯亲,而非是任人唯贤,就算你有再大的才能,立再大的功勋,若是没有关系,也决难得到升迁。

    此时此刻,魏婴渐渐觉得,跟着这个年轻的主将或许也不是个错误的选择。

    卫忠显见薛鹏接连举荐了两人为官,一个是他的师弟,一个是部将,若论亲疏,都远不如他这个做大舅的亲。

    今天趁着太子在,卫忠显审时度势,觉得太子实在好说话,眼下更是自己提出让自己儿子做官的最好时机。

    当下卫忠显呵呵笑道,“太子殿下,犬子想为国效力多时,只是苦无无门,今得见太子殿下,太子英明神武,草民知道,这是老天给草民报效王庭的机会啊,草民斗胆,想让犬子,也就是我外甥的表兄给太子、还有我大外甥做事。”

    姜玄闻言停下了手中酒杯,看着卫忠显,“你是?”

    卫忠显呵呵笑道,“草民是薛校尉的大舅,卫忠显,忠是忠于王庭的忠,显是显露忠心的显,草民一生都想着能为王庭建立功勋,只可惜,草民有心无力,但犬子修为尚可,也有为国效力之心,还请太子考量考量。”

    姜玄闻言眉头一挑,瞥了一眼薛鹏,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道,“哦,令郎一心想要为国效力,此情可嘉。”

    说着姜玄看向薛鹏道,“呆兄,既然是你的表兄,那就在你的左戍卫任一营官之职吧。”

    姜玄声音落下,魏婴眉头不禁高高皱起,看向了薛鹏。

    薛鹏神色不动,心中却升起了一丝怒意,他这大舅好不知进退,好生无礼,竟然当着太子的面,公然借着自己的名号来给他自己谋职位,必须要好好惩处一下才行,当下道,“殿下,营官乃是一营之长官,统领五百将士,乃是军中要职。”

    卫忠显一听才统领五百将士,还军中要职。屁的要职?

    不过这官职虽然小了点,但毕竟是太子的亲信,总比没有强,当下与坐在一旁的卫雨庭道,“儿啊,还不快谢过殿下,谢过你表弟?”

    卫雨庭有些不情愿地站了出来,与姜玄、薛鹏微微作了一揖道,“谢过太子,谢过表弟......”

    然未等卫雨庭说完,薛鹏已打断道,“先不急着谢,等我先把话说完。”

    “军中兵士不多,只余一个副营官,本来我想交给二虎,不过既然大舅以为表兄能胜任,那就让二虎与表兄比试一场,胜者为副营官,太子以为如何?”

    姜玄含笑道,“全凭呆兄做主。”

    薛鹏看向卫忠显道,“大舅你以为如何。”

    卫忠显呵呵笑道,“大外甥,都是一家人,我看比试就不用了,我们也不嫌官位小,副营官就副营官吧,我们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