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物降一物
    卫忠显闻言连忙上前道,“大外甥,真是不得了啊,王上都赏赐你府邸了,看来大外甥是深得王上信赖啊!”

    此时薛鹏只想与父母好好说会话,他不太想理自己这个大舅,可是碍于母亲的面子,他也只能应道,“还好。”

    “还好就好,还好就是好啊。”卫忠显心里那叫一个舒畅啊,看着雄伟的大城点头道,“不错,不错,不愧是王城啊!”

    一行车队驶入了王畿城,薛父、薛母看着气势恢弘楼阁,看着路上行人的绫罗绸缎,也不禁叹道,“王城,比县城都要繁华太多啊。”

    薛鹏闻言笑道,“这里还不是王城。”

    “不是王城?”众人疑惑看向薛鹏。

    薛鹏含笑朝天上指了指,于是将当日澹台信与他将的又讲了一遍,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王城,竟然在树上?

    马车在王畿城内缓缓行事着,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让开,让开,莫要挡了太子的架。”两队金甲卫驱散了两旁的人群。

    薛父、薛母、薛丙文、卫忠显等人一听是太子,神色顿时紧张了起来,当即就要向两旁避开,然而此时两队金甲卫忽然止住了脚步向着两侧闪开。

    众人不禁齐齐看去,心里想着大曌的太子会是什么样子,大曌的太子,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便见在一金甲卫的簇拥下,便见姜玄穿着一身华丽的青龙赤尾袍走了过来,头戴紫金冠,星眸皓齿,神采飞扬,眉宇间自有一股凌云之气。

    其身后还跟着两男一女,气质超凡,再往后是两队的金甲卫,盔明甲亮,目光凌厉。

    这么大的阵势,顿时吓得在场诸人都屏住了呼吸。

    姜玄面含笑意,几步到了薛鹏面前,用拳头捶了薛鹏一下道,“呆兄,伯父伯母来,你都不通知弟一声。”

    薛鹏有些无奈道,“你怎么知道的?”

    “嘿,我自然是有我的办法。”

    薛鹏看了看那三名修者,还有那些金甲卫,不禁道,“你来就来,整这么大张旗鼓的干什么?”

    姜玄一耸肩,“你以为我愿意啊?我走到哪,他们就跟到哪,我也没办法。”

    “先不说这些了,先带我见过伯父、伯母。”

    薛鹏很是无奈,将姜玄带到薛父、薛母面前介绍道,“我爹、我娘。”

    姜玄闻言作了一揖道,“姜玄,见过伯父,见过伯母。”

    此时薛父、薛母愣在了原地,眼前这个少年,竟然,竟然就是太子,就是大曌的储君,未来的国主?

    而此时,这大曌的储君,未来的国主,竟然在给他们行礼?

    薛父、薛母惊得不知所措,姜玄还以为自己没说清楚,再度作揖道,“姜玄,见过伯父,见过伯母。”

    薛父、薛母如遭雷击,当下连忙跪倒在地道,“臣女卫氏,微臣薛丙福,见过太子殿下。”

    此时薛丙文等人也反应了过来,连忙都跪倒行礼道,“草民,见过太子殿下。”

    姜玄见状连忙道,“伯父、伯母,你们这是干什么,快快起来,快快起来。”

    薛父、薛母哪里敢起来,薛鹏见了嗔道,“你看看,我好不容易接父母过来,你一来,就闹出这么个事,你还是先走吧。”

    一旁的薛母闻言心中大急,频频给薛鹏使眼色,一旁的薛父更是低声骂薛鹏道,“你个小兔崽子,怎么跟太子说话呢,快点给太子赔礼。”

    薛鹏闻言看着太子姜玄道,“我说姜兄,你就快点带着你的人先走吧。”

    姜玄闻言一脸的委屈,道,“呆兄,我就是听说伯父伯母过来,我就是想给伯父伯母见个礼嘛。”

    薛鹏一阵头疼,“好了,现在见完了,那你......”

    未容薛鹏将话说完,薛父跳起来就给薛鹏脑袋上来了一个暴栗,然后摁着薛鹏的头,给姜玄作揖道,“太子殿下,您可千万别跟着小兔崽子一般见识。”

    说着薛父教训薛鹏道,“小兔崽子,还不快给太子殿下赔罪。”

    薛鹏感受着脖子上宽厚手掌的强劲力道,心中暗叹,“这叫什么事么,好好的接风,搞成这个样子。”

    薛鹏只得淡淡道,“太子殿下,刚才微臣语气不好,还请您见谅。”

    薛父闻言在薛鹏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你这是道歉的语气么,要诚恳,要用心。”

    薛鹏叹了口气,“太子殿下,微臣刚才多有冒犯,还请太子殿下见谅。”

    姜玄见状眼中一亮,半月前,他这呆兄因为新式灵器的事,都跟他父王硬磕了一回,硬是没把新式灵器给兵部。

    一个连他父王的面子都敢不买的人,此时竟被薛伯父像掐小鸡一样掐着跟自己认错。

    姜玄嘿嘿一笑,“真是世间万事有因果,天生一物降一物啊。”

    当下姜玄轻咳一声,“好吧,本太子原谅薛校尉了,薛县男,卫夫人,免礼吧。”

    薛鹏瞥了一眼姜玄,心中道,“你小子,还真会占便宜。”

    薛父见薛鹏没吭声,急忙又拍了他脑袋两下,“没听见没,太子原谅你了,还不快道谢。”

    薛鹏只得道,“多谢太子宽宏大量。”

    太子呵呵笑道,“好说好说,走吧,我们薛校尉的府邸。”

    薛鹏闻言道,“我说姜玄,人也见了,礼也行了,你该回去了。”

    姜玄又一脸委屈的看着薛父薛母道,“伯父、伯母,呆兄赶我走,那姜玄就告辞了。”

    薛鹏松了口气,“总算是把这尊大神给请走了。”

    然薛父又给了薛鹏一巴掌,薛母在薛鹏的腰间拧了一圈,薛母笑呵呵与姜玄道,“太子,您可千万别误会,我家阿呆可没有赶太子的意思。”

    薛父也连忙道,“太子殿下,我家那小兔崽子不是想赶你走。”

    说着薛父一巴掌拍在薛鹏的脑袋上,低声吼道,“你个小兔崽子,刚才怎么说话呢,太子殿下肯去你那里做客,那是你的荣幸,你还不快告罪,请太子到家里做客?”

    薛鹏瞥了一眼姜玄,这个小子是不是之前跟婉儿待久了,怎么也学会了这一套,当下只能道,“微臣,恳请太子殿下光临敝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