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百二八十三章 破败的老宅
    薛母此时此刻终于是相信了,她的阿呆高中了榜眼。

    薛母鼻子一酸,眼眶泛红,激动得几乎要落泪了。

    “里面请,里面请,还劳烦县令大人亲自报信,这次县令大人一定要多待几天再走。”

    孙县令闻言笑道,“这次令郎高中榜眼,卫夫人肯定要是要大摆筵席吧,又能尝到卫夫人的手艺了,就是赶我走,我也不走哇!”

    一旁卫忠显听到薛鹏考中了榜眼,心中大喜,他就知道他这大外甥绝非池中物,看,果然被他猜测中了吧。

    卫忠显脸上笑呵呵的,心里更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哄好他的妹妹,抱住他外甥这条大腿。

    薛母满脸笑意将孙县令迎了进去,同时道,“今天吃食汤水都免费。”

    说着薛母又与刚走过来的薛父道,“孩他爹啊,趁着天色早,你再去村里一趟,再请几个老人过来一趟。”

    薛父也刚刚知道自己的侄儿考中了榜眼,那大嘴叉乐得都合不拢了,连连道,“好,好,好,我这就去,这就去。”

    说着薛父套起了牛车,一旁的行人看到薛父乐呵呵地恭喜道,“薛二哥,恭喜了,令郎又高中了榜眼。”

    “是啊,龙生龙凤生凤,薛二哥上山能杀熊,下地能耕田,那生出的儿子那还能错得了?”

    被众人这么一恭维,薛父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整个人的精神一下就提了起来,呵呵笑着,“我是真没想到,就那个小兔崽子,从小捣蛋调皮,不知被他娘揍了多少回,没想到他还有当榜眼的命。”

    “诶,薛二哥,自古调皮的孩子多成材,就是要调皮,调皮好!”

    “对对对,我家的那个孩子就太老实了,回家我也得好好管教管教我家那孩子,让他皮实点。”

    薛父呵呵笑着,“大伙都别在外面站着了,进里面吧,今天我还要去接几位长辈。”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夸赞。

    “看看人家薛二哥,发达了也不忘老人啊!”

    “就是,咱们可都得跟薛二哥好好学学。”

    薛父听了,心里那叫一个得意,赶着牛车,脚步轻快地朝着青牛村走去。

    老村长李德福于今年已经卸任了,如今身子骨越来越不行了,只能在家哄哄孩子。

    李德福躺在躺椅上,抽了口烟,轻咳了一声,随后与孙子孙媳妇道,“你们啊,都要跟老二一家好好学学,看看人家,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教出来的儿子,都当了居士了。”

    说着,李德福又咳嗽了几声。

    “行了阿爷,我们学,我们一定学。”

    说着孙媳妇一把夺走了李德福的烟,“这烟啊,对您身体不好,就少抽点烟。”

    李德福有些急了,“抢我烟干什么,这烟是薛少爷从主城带回来的,老二上次给我送来的,都是好烟,抽着不打紧。”

    “再好也是烟。”孙媳妇将烟袋锅子放了起来,这时门敲响了,薛父的声音响起,“老叔在家么”

    “开门,快去开门,是薛家老二来了。”李德福眼睛一亮,有些兴奋道。

    一旁的孙媳妇见状嘟囔了一嘴,“对一个外人,比对我们都亲。”

    “算了,我自己去。”李德福拄着拐杖,站了起来,孙媳妇又将李德福摁下,“我去,我去还不行么。”

    孙媳妇走了过去,开了门,见是薛父,连忙笑呵呵道,“二叔,您怎么有空过来了。”

    薛父呵呵含笑道,“这不是,我家那兔崽子不小心考中了榜眼,我是来接老叔去吃席的。”

    “哦,考中了榜眼啊。”孙媳妇呵呵笑了笑,随后脸色一变,尖叫出声,“什么?榜眼?”

    孙媳妇的态度陡然再变得十分恭敬,笑呵呵道,“二叔,您不知道,这些日子,爷爷他一直念叨着你呢。”

    说话见,孙媳妇已将薛父引了进去,随后与李德福道,“爷爷,二叔家的公子又考中了榜眼,来请您吃席。”

    李德福闻言身子轻微一颤,“什么?”随后看向薛父道,“老二,这是真的?”

    薛父点头笑道,“老叔,真的,我这不是来请您了嘛。”

    李德福闻言呵呵笑了起来,“好,好啊,咱们青牛村出了一个榜眼呐。”

    想到这,李德福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懊悔道,“早知道,我就再多干一年了,也算是我在任期间出的榜眼啊,悔死我了。”

    薛父闻言呵呵笑道,“老叔,别想这些过去的事儿了,我这就拉您去吃席,都等着您呢。”

    说着薛父搀扶着李德福做上了牛车,随后又将村里几个老人拉上了车,还有几个后辈跟着。

    薛鹏出身青牛村,薛鹏考中榜眼,对于他们来说,这也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接完老人,薛父最后在老宅前停了下来。

    老宅大门紧闭着,门前似乎很久已经没有人打扫了,落满了树叶,薛父的脑海里,依稀浮现多年前的情景。

    一家人住在老宅里,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尤其是这门口,不能落一片树叶。

    门口,就是一个人家的脸面,脸面不干净,村里人都笑话你,说你埋汰邋遢。

    那段日子虽说过得不是太好甚至有些清贫,但总算过得下去,而且最重要的是,一家人都在一起,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么?

    薛父脑海又浮现当初大哥背着自己去镇里看郎中的场景。

    深吸了一口气,薛父走上前去,敲了敲门。

    当当当。

    大门敲响,里面传来一个少年声,“来了。”

    门开,薛涛走了出来,见是薛父,微微含笑道,“二叔。”

    之前薛鹏离家,老大媳妇半口气都快没了,薛涛这才回家。

    薛父开口道,“你爹在么?”

    话音落,里面传来一个尖酸的声音,“这大清早的,谁啊,叫丧呢?”

    老大媳妇走了出来,见是薛父,脸色更加难看道,“哦,原来是老二啊,你不在镇里好好做你的生意,来我们家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