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万事俱备
    三百小要饭的争抢一空,最后舔了舔手上的稀粥,捡干净了地上的包子渣,一双双大眼睛看向了薛鹏。

    薛鹏跳上鹿蜀兽背,高声道,“回营。”

    三百小要饭的乱哄哄地跟在薛鹏的背后,朝着王畿城东左戍卫驻地行去。

    薛鹏心里算了算,军营本有四百多娃娃兵,加上这三百余小要饭的,总计接近八百人了,这八百人让魏婴好好训练一番,或可堪一用。

    而此时在王畿城西左武卫大营中,古砚将那可笑的布告一讲,姬野听了嘴角抽动,忍俊不禁,古砚又说自己如何破坏了薛鹏的招兵,又浓墨重彩添油加醋说了一遍薛鹏兵没招到最后带了三百要饭的回营。

    听到这里,一直以来都颇为沉稳的姬野此刻却哈哈大笑了出来,“薛鹏啊薛鹏,亏你做得出来,王上命你重建左戍卫,你就是这么重建的,我看你如何与王上交代。”

    古砚闻言含笑道,“大人,我看那薛鹏自知一月后无法重建起左戍卫,所以破罐子破摔。”

    姬野笑声渐渐止住,随后沉思了起来,“田奉那只老奸巨猾的狐狸让薛鹏领左戍卫,肯定是有着用意,凡是他要做的,我们都要狠狠地打压,你去将这件事告诉我爹。”

    “是,大人。”

    一骑飞向兵部,次日早朝,王庭之上又是一阵争论。

    结果当天下午,钦差斜圣旨到了王畿城东左戍卫大营,宣读圣旨,“左戍卫校尉主将薛鹏,自领王命以来,不思整顿军务以报王恩,反而于街口闹市欺诈行骗,有失官仪,将半级为副校尉提领左戍卫,罚俸半年,钦此。”

    薛鹏当下恭声道,“微臣领旨。”说着薛鹏笑着接过了圣旨,一回生二回熟,眼下对圣旨他已没有第一次那么在乎了。

    收好了圣旨,薛鹏笑呵呵又拿出了一块灵石道,“钦差大人,这几次劳烦您了。”

    钦差又将灵石推了回去,“薛校尉,都是熟人了,就不用客气了吧,说实话,本官还真是佩服薛校尉,这才几日,薛校尉就受到三次圣旨了,就算一品大员,也没有这么频繁的受到过圣旨啊。”

    薛鹏呵呵笑道,“王上隆恩,惦念着微臣,微臣心中感激啊!”

    钦差见薛鹏如此不要脸的话都说得出来,当下呵呵笑了起来道,“薛校尉,好自为之吧,本官这就回去复命了。”

    “钦差大人慢走。”薛鹏笑呵呵送了几步,等着钦差走远,薛鹏将圣旨扔向一旁的亲兵道,“薛甲,去把这玩意儿扔到我军帐里去。”

    薛甲是薛鹏给之前的小要饭花狗子起的名字。

    “是,大人。”薛甲捧着圣旨,心里自十分自责。

    都是因为他们,王庭才会降旨处分大人,他们这些人必须要好好训练报答大人,谁要是他们偷懒,他薛甲第一个就不放过他。

    薛鹏背着双手,哼着小曲,朝着左戍卫一个大帐内走去,大帐中的架子上整整齐齐摆放着各种材料,雀儿那丫头嘴里咬着笔杆,小手翻着小本子,正认真的核对着。

    薛鹏轻咳一声,雀儿急忙回头,见是薛鹏,雀儿这才连忙行礼道,“见过大人。”

    薛鹏点了点头,“材料买的怎么样了?”

    雀儿恭敬道,“多亏了魏婴大哥派人帮忙,大人要的东西都买齐了,其中玄铁、秘银共五百斤,花费五万下品灵石,质量优良的空白符纸六千张共消耗了三万下品灵石,再加上符笔、炼器炉等,共消耗十万下品灵石。”

    薛鹏点了点头,“你先出去吧,告诉魏副将,就说本将闭关,他按照我之前所说,训练新兵。”

    “是。”雀儿躬身行了一礼,随后退了出去。

    薛鹏在四周布下了结界,随后在架子上取出下符笔、符纸以及朱砂。

    铺好符纸,拿起符笔饱蘸朱砂,薛鹏缓缓闭上了眼,脑海浮现符枪的构造图。

    那构造图每一个零件都清晰呈现出来,薛鹏先从那个有六个仓储位的弹仓开始。

    老祖对符枪没一个部件的绘制要求地极为严格,可谓苛刻了,薛鹏虽然有着绘制的基础,但也没有一次就成功,在最后一笔落下后,整个符纸燃了起来。

    薛鹏重新来过,再经历了十几次的失败后,第九次,薛鹏终于成功了,而此时已近傍晚了。

    薛鹏没有停下来,趁着手熟画了十张,在成功率达到三成时,停了下来开始画其他的部件,一个左轮符枪有着许多部件,这一画便是五天的时间。

    五天后,薛鹏开启了炼器炉,以玄铁、秘银两种上好的炼器材料按照一定的比例放在一起熔炼。

    随着时间推移,玄铁在炼器炉中化为一团红色的液体,秘银也化为银白的液体,两者交融着,最后充分融合到一起。

    下一刻,薛鹏朝着炼器炉中打了一道淡红的液体飞出,最后落在一张符纸上。

    刺啦!

    一声轻响,符纸冒起了白烟,符纸毁了,那滴淡红色液体变成海胆装的废铁,液体放多了。

    接下来,薛鹏减少了液体,液体猛地飞溅,符纸紧跟着燃成飞灰,这次液体放少了。

    在失败了三次后,薛鹏终于拿捏准了尺度,终于,液体在符箓上开始变化形状,最后成了一根金属管。

    薛鹏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继续炼制着,一晃又是五天的时间。

    第十天,薛鹏出关了,然后带着薛甲等十人离开了大营。

    一处密林里,薛甲将一副铠甲绑在树上,薛鹏拿出符枪,猛地开了一枪。

    砰,一声巨响,同时一道火光从枪口喷出,符弹正中铠甲。

    薛鹏走过去,扯下铠甲,便见树两人合抱的树都被打穿了。

    看到这符枪的威力,薛鹏的嘴角掀起了一丝笑意,自己这颗头颅,算是保住一半了。

    第十五天清晨,左戍卫中军大帐中,魏婴坐在副将的位置上,几个老将面有愤怒色,“魏副将,那些流寇欺人太甚,我们昨日夜里想要偷偷运回的军粮又被劫光了,还扬言,我们运一次他们就抢一次。”

    “眼下我们军中已无军粮,明天就要杀马充饥了,主将大人却不见人影,魏副将,你能不能去找找主将大人!”

    魏婴闻言只是缓缓道,“耐心等待,大人说了,等他回来,就是剿灭这股流寇的时候。”

    魏婴的声音刚落下,大帐忽然被人撩起,薛鹏的声音同时响起,“魏副将说得不错,那流寇的好日子就算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