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只能靠我们自己
    祝烈含笑道,“也好,那本将就亲自带薛校尉去挑选兵卒。”

    咚咚咚!

    沉闷的战鼓在北大营敲响。

    一柱香后,北大营三万兵卒集结完毕。

    薛鹏与祝烈站在点将台上,看着下方整整齐齐的三个方阵,每一个兵士都是身形壮硕,眼神明亮,一排排一队队,盔甲鲜明,刀枪林立,威风凛凛。

    祝烈含笑道,“薛校尉,我北大营兵士如何?”

    薛鹏看着点了点头,“军容严整,都是好儿郎,训练这些兵士祝将军是花了不少苦功吧?”

    祝烈嘴角笑意更浓,呵呵笑道,“薛校尉所言不错,这些士卒,是祝某花费五年时间辛苦训练而成,随便拎出来一个,上了战场都不是孬种,薛校尉尽管挑,凡是看中的,尽可挑走。”

    薛鹏闻言心中更为诧异,这些精壮花了祝烈这般多的心血,就这么让自己白白挑走了,事情顺利地让薛鹏觉得诡异,当下不禁道,“既然花费祝将军这般多的心血,祝将军就不心疼?”

    祝烈摸了摸须髯,狭长的眼眸中奇光连闪,呵呵笑道,“本将有什么好心疼的,都是王上的军队,薛校尉,挑选吧。”

    薛鹏闻言道,“好,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说着一挥手,魏婴与十余名左戍卫老兵开始挑人,大约两个时辰后,挑出了两千精壮。

    事情出奇地顺利,薛鹏心中不禁泛起了疑惑,难道是自己误会这个祝烈了,之前的阻拦真的只是个误会,想到这,薛鹏笑道,“祝将军,多谢了。”

    祝烈含笑道,“薛校尉客气了,一会由肖副将与薛校尉交接,本将还有些要事在身,就不再相陪了。”

    薛鹏道拱了拱手道,“多谢将军出手相助,这份恩情,薛鹏记在心里了。”

    祝烈没多说什么,转身离去了,过不多时,身材魁梧的肖副将走到了薛鹏的面前,递给了薛鹏一纸文书,上面是一些交接的事。

    薛鹏看着文书,起初脸色还好,可越往后,越是难看,最后愤怒道,“肖副将,这是什么意思?”

    肖副将斜眼看着薛鹏,论官职,他薛鹏还要大上一级,薛鹏虽有王命在身,但他也不惧,当下道,“薛校尉是什么意思,本将不明白。”

    “我是什么意思,你难道还不明白,本校尉奉王命抽取兵卒,你给我这个文书最后一条是什么意思?”

    肖副将闻言淡淡道,“哦,薛校尉说的是价格啊,本将觉得,这个价格十分便宜。”

    薛鹏不想在扯皮,“这兵士都是王上的,为何本校尉要带走两千兵卒,还要每个兵士要给五百灵石?”

    肖副将看着薛鹏冷笑道,“薛校尉,说得不错,兵都是王上的,但薛校尉也要清楚,是王上的并不代表就是你薛校尉的,在王庭,北大营在兵部管辖内,但左右戍卫可不直接归兵部管辖,我们所属之部可不同,王庭内军制向来都是有规定,各军军费都是有定额的,而且我北大营必须要保证三万军兵这个底线,才能护卫王庭安全?”

    “薛校尉我们北大营已经付出很多了,你抽走了这两千步足后我们必须要重新训练,所需要花费的时间与精力我们就不与薛校尉算了,但这份亏损总不能落在我北大营的头上吧,更何况,现如今北大营军饷已有不足,已无力招募新兵,若薛校尉不不足灵石,我们训练不出新兵,若是遇到战事,北大营溃败算谁的责任。”

    薛鹏看着肖副将,问向身旁的魏婴道,“他这道理说得通么?”

    魏婴点头道,“说得通,不过以前都是由王庭直接拨付,但现在左戍卫一切事物都由大人执掌,这灵石,自然也是要大人出。”

    说着魏婴低声道,“大人,你没灵石?”

    薛鹏一瞪眼,“我有个屁的灵石。”

    肖副将闻言嘴角冷笑更浓,“薛校尉,若想拿走这两千兵卒,就要交一百万下品灵石,如果没有,薛校尉就请回吧。”

    薛鹏咬紧了牙关,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们走。”一百万灵石,卖了他也凑不齐啊!

    说着薛鹏转身离去,魏婴等人也跟了上去,看着薛鹏远去的背影,肖副将哈哈大笑了起来,“什么东西,一个毛头小子,也敢来我北大营要人。”

    一旁诸将也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黄口小儿,不自量力,还想重建左戍卫,做梦吧!”

    “就算做梦,他也就还能做一个月的梦了,一个月后,他就要身首异处了,去阎王爷那报道了,哈哈哈。”

    听见那充满讥讽的笑声,薛鹏咬紧了牙关,攥紧了拳头,心中是又羞又怒,原本他心里存着左戍卫捡不起来就跑路的心思,现在他虽然也存着这个心思,但也暗暗下了决心,“自己一定将左戍卫训练成大曌第一军,让这些个今天嘲笑自己的王八蛋好好瞧瞧。”

    在官道上,左戍卫十余名将官老兵一个个都低着头,脸上也是一片臊红羞怒,时而抬起头看了薛鹏两眼,随后一阵摇头叹气。

    薛鹏见状一扯缰绳,鹿蜀兽稀溜溜一声爆叫停了下来,其余兵将也纷纷扯住缰绳。

    薛鹏策马围绕着众将士走了一圈,最后扬声道,“怎么,受到一点挫折就唉声叹气,这就是战场的老兵了?”

    “刚才北大营那些**的话你们都听见了,这样的羞辱,本将受不了,不要说本将只有一月的时间,就算只有一天的时间可活,本将也绝不会忍受这种屈辱,就算死,也要死在战鼓声中死在冲锋的路上。”

    “本将这里不需要孬兵,已经没有血气的人,就不要跟着本将,驾。”薛鹏一踹鹿蜀兽,鹿蜀兽四蹄如飞,射向远方,魏婴紧随其后。

    其余将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咬牙,也跟了上去,“大人,我们现在去南大营么?”

    薛鹏道,“还去个屁,要重建左戍卫,让左戍卫成为大曌第一军,只能靠我们自己,去王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