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勇猛无敌
    薛鹏闻言眼中寒芒闪烁,一股怒火从心底腾起,区区一个百夫长竟敢在他面前称老子,若是不给他一点教训,自己如何领兵?

    薛鹏一踢鹿蜀兽肚子,策马上前。

    那百夫长见状目光一冷,喝道,“列阵。”

    顿时八名盾牌兵挡在了拒马后,八名长枪手将长枪搭在盾牌上枪尖延伸到拒马外,三十弓手拉开长弓,对准了薛鹏,秋风起,一片肃杀意。

    百夫长冷冷道,“再往前一步,射杀。”

    薛鹏不为所动,继续上前,百夫长高举手中长剑,薛鹏继续向前,百夫长手中战剑斩下,口中喝道,“放箭。”

    下一刻,一阵箭雨朝着薛鹏射去,不过这些箭矢尖端都是去了锋的,而且射的也不是薛鹏,而是其座下的鹿蜀兽。

    不管怎么说,薛鹏都是左戍卫校尉主将,他们如何敢真的下杀手,祝烈的意思,就是让薛鹏知难而退。

    然薛鹏这个榜眼,可以说是一路杀出来的,又岂能为这小小的阵仗吓到。

    一阵金光从体内散出,在身前形成了一道金色的屏障。

    叮叮当当!

    剑雨射在金色屏障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尽皆落在了地上。

    薛鹏冷哼一声,“胆敢对主将对手,我看你们是想造反。”

    话音落,薛鹏背后生出一只金色的大手,猛地砸向那百夫长。

    百夫长不急不忙道,“结阵。”

    下一刻,八名盾牌兵身前的盾牌浮现一阵青色的光幕,光幕水波荡漾,彼此交汇,连成一片。

    金色的拳头与光幕轰在了一起。

    砰!

    一声巨响,金色的拳头被弹了回去,而那光幕也是一阵剧烈颤抖,八名盾牌兵身子向后移了半步,脸色苍白。

    “咦!”薛鹏眼中浮现讶异神色,这八名普通兵士竟然能挡住他的一击,这军阵,确有称道之处。

    然之前脸色没有变化的百夫长,此刻脸上浮现凝重色,一挥手,又有八名盾牌兵跑上前来。

    “大人,卑职为您破阵。”

    薛鹏看了一眼魏婴,随后点了点头。

    魏婴催马向前,却没有动,等着后面的八名盾牌兵已上前,组成了更大的防御阵势。

    青色的光罩更加厚重,魏婴却恍若未见,待得对方的阵势摆好时,他一抹腰间储物袋,掌中多了一柄长枪。

    这长枪丈许,通体黝黑,魏婴将之握在手中,其身下的鹿蜀兽腰微微向下塌了一下,显然这长枪极为沉重。

    魏婴深吸一口气,体内大量的黑色长枪,随后凝视向军阵。

    军阵后的百夫长见魏婴一个人就想破阵,笑道,“别白费力气了,我劝你们还是......”

    他这话尚未说完,魏婴催动鹿蜀兽已到了军阵前,掌中长枪猛地一戳,锐利的枪尖刺中了防御阵,枪尖处火花四溅,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破!”

    随着魏婴口中一声爆喝,枪尖一股黑芒爆射而出,以枪尖处为中心,一道道裂纹陡然浮现,下一刻,整个军阵骤然破开。

    一股劲风席卷着冲向北大营兵士,吹得诸人东倒西歪,仓皇逃窜。

    那百夫长喝道,“不要乱,不要乱,结......”

    他一个阵字尚未吐出,忽觉身前劲风袭来,当下看去,便见一身玄甲的魏婴策马越过拒马枪兵跳到他身前,那柄黑色长枪停在了他喉咙处。

    锐利的枪尖只要再挺进一点,就能将他的喉咙刺穿。

    刹那间,百夫长吓得亡魂皆冒,后背已被冷汗浸透,看着脖子前的枪尖一动不敢动,

    魏婴挽了一个枪花,一枪抽在了百夫长的牙上。

    嘡!

    一声轻响,百夫长的牙全部都被抽碎,满口都是鲜血。

    魏婴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俊秀飘逸,充满了美感。

    薛鹏看在眼中,敬佩在心中,此时此刻,他才知道田相国配给自己的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于万军当中取敌将首级,也莫过于此了吧。

    魏婴神色如常,仿佛做这样的事,就像回家吃饭一样的寻常。

    魏婴调转马头,长枪挑开拒马,无人敢挡。

    策马到薛鹏面前,魏婴双手抱枪道,“大人,请。”

    薛鹏心潮涌起,有这样的战将,他何愁训练不好新军,区区流寇,又岂在话下。

    薛鹏策马前行,在百余双目光的注视下,走向北大营中军大帐。

    也就在此时,锵锵锵,一阵甲胄的摩擦的声音响起,便见北大营中军大帐中,涌出一队队的兵士,紧接着脸堂血红,提着大刀的祝烈骑着鹿蜀兽小跑着到众人面前,身旁跟着几名战将。

    祝烈捋着须髯看着薛鹏道,“何人胆敢擅闯北大营,不知这是死罪么?”

    薛鹏看着祝烈,缓缓道,“这位相比就是北大营主将定远将军祝烈吧。”

    说着薛鹏拱了拱手,“卑职左戍卫校尉主将薛鹏,盔甲在身,行礼不便,还请将军见谅,至于擅闯,卑职乃是奉王上命,于各军抽选兵丁重新组建左戍卫,何来擅闯之说,倒是将军所部胆敢阻挠,这是公然抗旨,祝将军莫不是要违抗圣意么?”

    祝烈摸着须髯,细长的眼眸微微眯起,细细打量着薛鹏,最后道,“本将刚刚收到圣旨,尚未传达下去,还请薛校尉见谅。”

    薛鹏闻言脸上的凝重色忽然散去,呵呵笑道,“原来是误会,那是卑职错怪将军了,卑职还道将军是想抗旨呢,将军勿怪,将军,那我们也不要浪费时间了,现在就去挑选新兵吧。”

    说着,薛鹏将圣旨拿了出来道,“将军,圣旨在此,您是否要验证一下?”

    祝烈闻言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那倒不用,肖副将,你带着薛校尉的属下去挑选兵士,记住,一定要挑选那些精壮的。”

    一魁梧战将嘴角看着魏婴泛起了一丝冷笑,“这位兄弟,请吧。”

    魏婴看向薛鹏,祝烈则与薛鹏笑道,“事情让属下们去做,薛校尉且到本将军中稍歇如何?”

    薛鹏闻言目光连闪,他知道之前路卡一定是这祝烈设下的,不想给他兵,此时又怎么这么好说话?

    这其中必有猫腻,当下薛鹏含笑道,“王命在身,下官不敢疏忽,下官还是一起去挑选兵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