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危局之中藏良机
    “父王息怒。”太子姜玄站了出来。

    文王怒气正盛,“太子,你不许为薛鹏开脱,本王如此信任他,将王庭的左戍卫都交给他掌管,他就是这般掌军的?让一群流寇打得丢盔弃甲,对方却没留下一个人,丢尽了王庭的脸面,丢尽了本王的脸面,如此废物,留之何用?”

    “父王,此事必有隐情,多年来,王畿一直相安无事,怎么薛校尉刚一上任,便有流寇,此时必有蹊跷。”

    兵部尚书则含笑道,“太子殿下初入王庭,对于王庭上下还不是很了解,在王畿东八百里的芒砀山中,多马贼悍匪,尤其是马贼来无影去无踪,藏得十分隐秘极为难缠,王庭每次只要一动大军,这些人就藏起来,等到大军一走,他们又出来开始四处掠杀,乃是一块毒瘤。”

    “之前,左戍卫一直是挂在大将军名下,大将军威名在外,他们自不敢骚扰,但如今,王上启用一个孺子,哦,不,是启用薛校尉,马贼难免轻视,是以方才敢劫掠军粮,王上,以微臣之意,不如仍将左戍卫交与大王子所部辖制,如此,王畿方能无虞,否则,马贼悍匪只怕是一直骚扰,我王畿不得安宁。”

    王太子姜玄连忙道,“父王,薛校尉刚领左戍卫,对于军中事务只怕并不娴熟.......”

    兵部尚书闻言眼中一亮,当下道,“太子所言极是,薛校尉对军中事务并不娴熟,若是换在平时,倒是可以让薛校尉慢慢成长,但如今羽明国使臣出使我大曌日期将近,若是看到一群流寇将我守卫王畿的戍卫打得丢盔弃甲,损失王庭颜面事小,若羽明国对我大曌用兵,我大曌将两面作战,对我大曌极为不利。”

    王太子冷冷瞧着兵部尚书,冷哼道,“姬大人,对左戍卫对薛校尉的事情真是关注啊,早晨发生的事,你上朝前就知道了,就好像姬大人早就预料到了一般?”

    兵部尚书冷哼道,“那依照太子的意思,微臣当对王畿的安危不闻不问了?”

    “好了,都别吵了!”文王怒喝一声,此时稍微冷静下来,觉得此事有些蹊跷,有些后悔刚才下的旨意,可他总不能说,刚才说的不算吧,不禁将目光投向了相国田奉,希望田奉帮着薛鹏说几句话,当下道,“相国,你怎么看?”

    田奉此时向左迈出一步道,“回禀王上,微臣今早受到钦差急报,左戍卫有负王恩。”

    文王看着田奉,心里道,“田奉啊田奉,这薛鹏可是你看好的,是你跟本王保举他做左戍卫校尉主将的,你可倒好,此时不替他说话,倒是帮着姬家拆本王的台。”

    文王轻哼一声,“相国,左戍卫如何有负王恩了?”

    田奉道,“回禀王上,在薛鹏赴任前,左戍卫三月前还是悍勇之军,但此时却早已是另外一番模样。”

    文王听田奉这是话里有话,当下问道,“相国此话何意?”

    一旁的兵部尚书闻言额头顿时浮现了细密的汗珠,这个老不死的,难道他一直在关注左戍卫?

    当下他不禁看向了大王子,但见大王子仍是一副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样子,兵部尚书的心里也是安定了许多,他是大王子的人,大王子绝对不会弃他不管的。

    田奉沉着道“如今的左戍卫,有步兵五百余人,骑兵五十名,弓箭手几十名,总兵源不足六百,而且多为六十以上的老人,以及未成年的孩子组成,而非我大曌精壮锐士。”

    文王一听,双目一瞪,顿时大怒道,“什么,守卫王畿的左戍卫,变成了老人和孩子,兵部尚书,这是怎么回事?”

    兵部尚书连忙跪倒在地道,“王上恕罪。”

    这时大王子往右迈出一步,恭声道,“父王息怒,此事都怪儿臣,儿臣攻击妖魔受阻,所以调用了精锐的左戍卫,还请父王息怒。”

    文王闻言深吸了一口气,最后道,“大王儿,你虽统帅三军,但这左戍卫,乃是守卫王畿的精锐,你岂能所以调动?”

    “儿臣知罪。”

    “知罪就好,尽快把左戍卫调回,护卫王畿。”

    “这,怕是不行。”大王子道,“左戍卫乃是精锐中的精锐,儿臣无能,全凭左戍卫的勇武,才能压住妖魔,若是没有左戍卫,只怕我军不得不退了回来,几十年的努力将前功尽弃,与羽明国的交易只怕也无法进行了。”

    田奉看了一眼大王子,心知这大王子是借攻伐妖魔之机,趁机夺取兵权,如今大权在握,让他交出来,绝无可能。

    大王子继续道,“父王,即便没有左戍卫,儿臣也能护卫王畿的安危,只要父王下旨,让儿臣引五万虎贲回防王畿,儿臣这次定然一举荡平芒砀山。”

    田奉闻言心头一凛,看向大王子,“率军回王庭,是要护王城,还是要夺王城啊?”

    外军绝不能进王城,当下田奉道,“王上,大王子五万虎贲军乃是我大曌精锐,震慑羽明国,岂能轻易回军,区区茫荡流寇,只要让薛校尉训练新军,不出一年,新军炼成,便可一扫茫荡流寇,同时也起到了练兵的作用,岂不是两全其美?”

    自古外师不得轻入京,文王岂不知这个道理,当下道,“相国所言有理,不过眼下羽明国出使在即,本王等不了一年,本王只给薛鹏一个月的时间招募新兵,他可从各军中选拔,填充左戍卫,兵部不得干涉,同时军费由兵部出”

    兵部尚书此时道,“回禀王上,兵部能出兵,但的灵石都供给大将军攻伐妖魔了,兵部已无多余的灵石了。”

    文王闻言气得一拍王椅,怒道,“这王庭,到底还是不是本王的王庭。”

    兵部尚书闻言跪倒伏地,“王上息怒。”

    文王无力地往后靠了过去,瞥了一眼大王子,但见大王子恭敬立着,眼眸低垂,仿佛这些事,都与他无关一般。

    文王又将目光看向了田相国道,“相国,你觉得如何解决灵石的问题?”

    田相国闻言道,“王上,此事容易。”

    文王一听,眼睛顿时亮了,连忙道,“相国快快说来。”

    田奉道,“王庭向来不允许朝廷官员为商,但养兵又不能没有灵石,依微臣之意,对薛校尉解除为商的禁制,让其自行筹措灵石,供养左戍卫。”

    兵部尚书闻言连忙道,“王上此法万万不可啊,若如此,王庭就失去了对一支军队最大的制约,一旦左戍卫将来壮大,将再无约束,王庭的调令,他是想听就听,不想听就不听啊!”

    下方众臣也道,“王上,不可啊,此法万不可啊!”

    文王仔细想了一下,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拿定了注意,当下道,“你觉得此法不行,那你就拿出灵石来,有谁能拿出灵石?”

    众臣皆不言语,文王高声道,“竟然都没有意见,那就都给本王闭嘴。”

    “传旨,鹏身为王畿左戍卫校尉主将,丢弃粮草、死伤军士,按照军法,杖责八十,降职留用,但因事出有因,八十军杖记着,暂领校尉主将,解除对左戍卫的通商的限制,命其招募训练新兵,一个月内,本王要看到他带领这支新军,剿灭茫荡山的流寇,若再不成,他这个校尉也就不用当了,用他的脑袋以些王恩吧!”

    早朝结束后,钦差拿着圣旨飞奔左戍卫大营,宣读圣旨。

    薛鹏恭声道,“微臣领旨,吾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接过圣旨,薛鹏心中慨叹,真是伴君如伴虎啊,不过他又一想,这此事件倒是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