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此世生得男儿身
    田相国很是满意薛鹏这个态度,缓缓道“倒也不急在一时,这几日,王上的赏赐就会下来,你先处理好自己的事物,再全身心住持军务。”

    “是!”

    薛鹏恭敬应了一声,又攀谈了一会儿,便离开了相府。

    在回贡院的路上,薛鹏看了看魏婴,眼中光芒闪了闪,含笑道,“魏大哥,你在军中多年,在你看来,想要炼出一支勇猛善战的军队,什么最重要?”

    魏婴恭声道,“回大人,魏婴以为,对于一支军队来说,有两点最为重要,一是灵石,二是主帅。”

    “具体呢。”薛鹏问。

    魏婴漆黑的眸子看着薛鹏,神色依旧冷峻,没有说自己的观点,只是平淡介绍起来,“回大人,左戍卫,设主将一人,副将一人,步兵两千,设千夫长两人,弓箭手五百,设营官一人,骑兵五百,设营官一人,后勤五百人,设营官一人,直属护卫五十人,设护卫长一人,满员三千五百五十八人。”

    “其中,后勤与步兵每人每月需发军饷十块下品灵石,总计两万五千下品灵石,弓箭手每人每月十二块下品灵石,总计六千块下品灵石,骑兵每人每月.......校尉主将每月两千下品灵石,总计五万零六百下品灵石,这只是每月的军饷。”

    “这么多。”薛鹏随口又问了一句,“这笔军饷,是由兵部出么?”

    魏婴道,“回大人,左戍卫隶属于王庭护卫军,无需经过兵部,由国库直接拨灵石。”

    薛鹏闻言心头猛地一跳,王庭国库现在可是没有灵石了,那这军饷怎么办?总不能让自己出吧。

    薛鹏一边听着魏婴讲解,一边往贡院走着,过不多时,两人回到贡院。

    刚入贡院,论道场上就有不少人议论低声议论着今天朝堂上的政事,都觉得今天这事,十分蹊跷。

    看到薛鹏来时,一些人顿时躲得远远的,但也有一些人走上前来,出声恭喜。

    梅映雪微微含笑,拱了拱手道,“恭喜了,薛校尉,映雪早就知薛校尉必非池中物。”

    薛鹏呵呵笑了笑,拱手道,“这次,实在是侥幸。”

    一旁的古砚闻言目光一挑,上前道,“诶,薛校尉此言差矣,薛校尉乃是王上亲自册封的榜眼,任校尉军衔,领左戍卫,若是侥幸,那岂不是说王上有眼无珠?”

    薛鹏闻言瞥了一眼古砚,随后呵呵笑道,“王上自然是神目如炬。”

    古砚闻言笑道,“在下也觉如此,对于薛兄的棋艺,在下佩服得紧,不知薛兄肯赐教否?”

    薛鹏闻言嘴角掀起了一抹笑冷笑,“好啊!”

    薛鹏这话音一落,整个贡院便传开了,古砚邀战薛鹏。

    一时间,整个贡院足有近百人围了过来,古砚猜测薛鹏早就知道残局,所以才能破九局,只要他赢了薛鹏,天下人自然不会再相信殿试的结果。

    当下摆好棋局,古砚执黑棋先行,抢占先机,攻势凌厉,如狂风席卷,雷霆万钧,然薛鹏只是不动如山,稳守棋局。

    盏茶后,古砚见薛鹏露出了破绽,当即吃掉了薛鹏一马,却反被抽掉了一车一马,战况逆转,薛鹏这边则转守为攻,趁着又夺下一马。

    两马一失,战况逆转,薛鹏以绝大的优势,碾压着古砚,古砚额头浮现丝丝汗渍,紧张盯着棋局。

    薛鹏微微含笑道,“古兄,依我看,这棋局没有必要再进行下去了。”

    古砚看着棋局,摇头叹道,“我输了,薛校尉棋艺高超,古砚心服口服,不过,今日古砚输了,却并不代表会一直输下去,薛校尉,告辞。”

    “不送。”薛鹏缓缓道。

    一旁的众人见状口中赞叹不已,“这薛鹏棋艺果真是高超,将古砚逼迫到如此程度,看来这殿试并无虚假啊。”

    “是啊,薛榜眼棋艺都这般高超,真是不知赢得状元的王太子,棋艺又是何等的高绝。”

    薛鹏闻言嘴角抽了抽,王太子的水平,跟王上可称得上棋逢对手。

    便在众人吹捧薛鹏时,一身戎装的姜语带着一女官两个侍女走了进来。

    姜语明亮的眼眸打量着薛鹏,随后微微含笑道,“薛校尉,恭喜了。”

    薛鹏拱了拱手道,“姜道友,不会是特意来为薛某道喜的吧。”

    姜语嫣然一笑,“你觉得呢?”

    姜语一笑,让出身子,与身后的女官道,“这位便是薛鹏,薛校尉。”

    那女官闻言看向了薛鹏,行礼道,“见过薛大人。”

    薛鹏含笑道,“姐姐不必多礼。”

    女官闻言一愣,没想到薛鹏会这么称呼自己,当下嘴角浮现一丝笑意道,“薛大人,明天圣旨就要到了,婢女是特来教您礼仪的。”

    “有劳姐姐了。”薛鹏含笑道。

    随后薛鹏就开始了对繁缛礼节的学习,薛鹏学得到时颇为快,只一遍,就学得差不多了。

    女官含笑道,“薛大人不愧是榜眼,真的好生聪敏。”

    薛鹏笑道,“还不是姐姐们教的好。”

    薛鹏一口一个姐姐叫得女官小侍女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薛鹏平易近人,嘴巴又甜,一旁的两个小侍女一边给薛鹏梳妆,一边叽叽喳喳地说,“大人,您一点都不像个当官的。”

    “那像什么?”薛鹏笑问。

    “像,嗯,好像是,我也不知道,反正不像是个当官的。”

    一旁的女官听了嗔怒道,“小红,不许胡说。”小侍女一吐舌头,随后不再多言。

    女官则与薛鹏道,“大人,小红有口无心,您别见怪。”

    薛鹏呵呵笑道,“有什么好见怪的,在几个月前,我还是个乡下的浑小子,没想到几个月过去,我竟然成了榜眼,如今又当上了校尉,别说小红姐说我不像个当官的,我自己都不觉得自己像个当官的,呵呵。”

    薛鹏回想了一下这半年的时间,半年前,他还是乡下的一个穷小子,可一次仙考之后,自己便被王上钦点为榜眼,如今更是册封为校尉,领左戍卫三千军。

    一想到此处,胸中不免一阵激荡,此世生得男儿身,谁不想,匡大厦扶危主,秣马厉兵战群魔。

    薛鹏眼中精光连闪,对于前路的精彩,充满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