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会见相国
    姬玉儿这次身上用足了分量的致幻药剂,身子更是几乎贴在了薛鹏的胸口,她就不信,这样还不能将这个薛鹏迷晕。

    然就在薛鹏眼神再度变得呆滞时,他的身上再度涌现雷力,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凶猛暴烈。

    姬野瞳孔一缩,这一次,他甚至来不及激发灵甲,激荡的雷力击碎了身前的桌子,轰在了他的身上。

    幸得灵甲护体,才没有重伤,但此时头发却完全被烧焦,狼狈至极,一旁的姬玉儿也被摊开了,头朝下,腿朝上,摔在了墙角。

    这时薛鹏眼神再度恢复清明,看着两人这般凄惨的模样,不禁道,“诶呀呀,这,姬兄,玉儿,你们俩这是怎么弄的啊?”

    姬野一脸的阴沉,咬牙切齿地看着薛鹏,此时此刻,他已明白,这薛鹏在耍他。

    “好,好,好.......好一个薛鹏,今天这件事,姬野记住了。”

    说完姬野怒哼一声,转身离去,姬玉儿一脸羞怒也跟了出去。

    “诶,姬野兄,别走啊,玉儿小姐留步啊!”薛鹏大声喊着,但嘴角、眼中都带着笑意。

    姬玉儿也瞥见薛鹏那狭蹙的笑意,顿时什么都明白,想到自己方才像猴子一样在人家眼前耍来耍去,姬玉儿心中更觉羞臊,当下快步离去,心中更是恨极了薛鹏。

    离开了酒楼,姬野与身旁下属道,“吩咐下去,那薛鹏不是要提领左戍卫吗,让他什么都做不成,不仅如此,再给他们找点事,让他坐不满三天,不,让他上任第一天就滚蛋。”

    姬野气呼呼吼着,而这一幕,也被一名小厮看在了眼里,小厮急匆匆朝着相府跑去,从后门进了相府。

    薛鹏看着满桌的佳肴,闻着香味,当下坐了下来,开始大快朵颐,这要是不吃,可就浪费了。

    酒足饭饱,薛鹏走出酒楼,询问了方向,这才来到了相国府。

    相府门前,薛鹏笑着与守门的小厮道,“这位大哥,劳烦通报一声,就说薛鹏求见相国。”

    那小厮瞥了薛鹏一眼,冷笑道,“想见相国的人多了,你说通报,我就给你通报啊?”

    说着那小厮不再看薛鹏,一只手则不断摸着耳朵,这意思薛鹏如何不明白,这是要灵石啊。

    可这明明是相国要他过来的,还要收他的灵石,这算什么道理?

    薛鹏不舍得拿出一块灵石,笑呵呵道,“这位大哥,劳烦您了。”

    小厮瞥了一眼,嗤笑一声,“一块灵石,你当我是要饭的呢?”

    薛鹏闻言将这一块灵石收起,瞥了小厮一眼,转身就走。

    而就在此时,那小厮慌了,忙道,“薛大人留步。”

    薛鹏止住脚步,看着小厮皮笑肉不笑地道,“门卫大人,不知有何见教?”

    小厮连忙陪笑道,“薛大人,我家主人已等候您多时。”说着看向薛鹏,呵呵笑着,那意思是要刚才的那块灵石。

    薛鹏丝毫没有给灵石的意思,口中道“傻笑什么,还不快带路。”心里想着,如何与田相国解释先去见姬野这件事。

    相府后花园,相国田奉正坐在一棵大榕树下,身前摆放着棋盘,身旁焚着香炉。

    田相国正襟危坐,与棋盘前闭目养神,听见脚步声,这才缓缓睁开了眼。

    薛鹏上前行礼道,“下官薛鹏,见过相国大人。”

    田相国淡淡道,“免礼,坐吧。”

    “是。”薛鹏坐了下来,微微含笑,刚要解释,“相国,之前......”

    田相国没有让薛鹏说下去,而是道,“如今王庭的局势,想必你心里也清楚,老夫与王上已压不住大王子了,但你仍能选择站在太子这边,老夫没有看错人,太子更没有看错人。”

    “王庭上王上要赏赐给你的灵石、丹药、灵器等,是给你的军饷,本来我还奇怪,为何他对你领左戍卫军没有任何异议,原来是他先一步将国库掏空了。”

    说到这里,田相国看着薛鹏道,“即便如此,你也要想办法,将这左戍卫练成一支关键时刻,能将王太子、王后护送出王城的一支劲旅,这是老夫对于这只军队,唯一的要求,薛鹏,你能做到么?”

    薛鹏闻言,眉头不禁一挑,一双眼眸看着田相国,他本以为田相国会云里雾里跟他绕来绕去,然后让他去猜,却没想到,这田相国说话竟如此直接,没有半点遮掩。

    “怎么?是不想做,还是做不到?”见薛鹏迟疑,田奉渊深如海的眼眸凝视着薛鹏。

    薛鹏心里思忖一番,最后道,“薛鹏从未领过军,怕有负相国与王上厚望,所以薛鹏不敢妄言。”

    田奉闻言看了薛鹏好一会,随后拍了拍手,一青年闻声走了过来。

    薛鹏也看了一眼来人,便见这青年一身黑衣,身材瘦削,看去十分单薄,左手掌中一口漆黑长剑,神色肃穆,不苟言笑,但一双眼睛却极为明亮,犹若黑夜中两盏明灯。

    “他叫,魏婴,算是我半个儿子,可以完全信赖,有二十余年的军中经验,帮你管理左戍卫绰绰有余。”

    田相国目光移向魏婴,缓缓道,“魏婴,从今以后,你便跟着薛校尉,与我相府,再无半点关系。”

    魏婴闻言上前一步,单膝跪地道,“魏婴,见过薛校尉。”

    薛鹏连忙站了起来道,“相国,这如何使得,依下官看,下官就任个虚衔,左戍卫的军权,就由魏大哥掌握。”

    田相国闻言呵呵笑了笑道,“听说你有个外号叫小滑头,果然不假,薛校尉,你也不必多心,我让魏婴前去,只是辅助你而已,魏婴是个将才,但审时度势这方面,他却远不如你,所以你也不必在多虑,如果你不愿意魏婴留在军中,老夫也不强求。”

    薛鹏闻言连忙道,“有魏大哥相助,必然事倍功半,下官求之不得,魏大哥请起。”

    说着薛鹏去搀扶魏婴,顺势站了起来道,“多谢大人。”

    薛鹏笑着说,“叫大人就见外了,魏大哥若是不介意,就称我一声薛老弟吧。”

    魏婴恭声道,“尊卑有别,魏婴不敢僭越。”

    田相国点了点头,随后道,“薛校尉,如今你每走一步都是千难万难,此行不易,但你一定要坚持住。”

    薛鹏一脸郑重道,“纵然千难万难,下官必然竭尽全力,明日便去军中任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