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姓薛的我就不信迷不倒你
    姬玉儿媚眼如丝,先用自己的红唇喝了一口,酒杯上沾染了些许的唇印,随后姬玉儿将带着唇印的一边推向薛鹏的嘴角道,“薛大哥,奴家喂你。”

    薛鹏的一颗心砰砰狂跳着,头也开始有些昏昏沉沉的起来,眼前景物开始变得有了重影,当下心头一凛,猛然惊醒,不好,是迷幻之类的药物。

    可来这里,自己可是什么都没动啊!

    薛鹏脑海念头转动,是了,是那香气,自他闻了那香味,便开始觉得气血翻涌,随后便开始发晕。

    薛鹏思忖的同时,已运转灵力,不动声色,开始一点点将,吸入体内的香气逼出,片刻,体内的香气尽消,恢复了清明,心里暗道,“姬野啊姬野,既然你先坑的我,就别怪我再坑给你坑回去。”

    姬野看着薛鹏,呵呵笑道,“薛兄,玉儿在敬你酒呢,你怎么不喝啊?”

    薛鹏目光显得有些呆滞,“哦,玉儿,玉儿好啊,我从没见过,像玉儿这么漂亮的女子。”说完,一头栽在了桌子上。

    姬野见状不禁笑道,“玉儿,你这药,还真是霸道啊,连那祝方都被这薛鹏一击击败,可在你这里,不费吹灰之力,就让他倒下了。”

    姬玉儿扭动腰肢走到姬野身旁,发嗲道,“野哥哥,奴家只喜欢你,为什么要让奴家侍奉这么一个土包子啊,奴家一想到日后要侍奉这个土包子,见不到野哥哥,奴家就不想活了,野哥哥,你就让玉儿留在你身边吧。”

    姬玉儿泪眼婆娑看着姬野,姬野瞧了瞧倒在桌子上的薛鹏,随后道,“玉儿,你不是一直说想要帮野哥哥吗,现在就是你帮野哥哥最好的时候,只要你控制住了这个薛鹏,让他死心塌地效命于我,等到将来我成为大将军,我就把你接到我的府上,到时候,你就能永远地跟野哥哥在一起了。”

    “好了,现在快回到那个土包子身边去吧,今晚,就把他变成你的男人,野哥哥相信,以你的手段,这辈子他都永远离不开你。”

    姬玉儿千般不情万般不愿,一步三回头,泪眼婆娑看着姬野,最后回到了薛鹏的身旁。

    听得两人的谈话,薛鹏暗叹,“可惜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竟然是姬野的手中的傀儡。”

    就在姬玉儿碰到薛鹏身体时,薛鹏的周身忽然闪现了雷弧,紧接着雷弧外放,顿时将身前的饭桌击穿,击在姬玉儿身上的灵衣、头发上,同时击向了姬野。

    这一幕来的极其突然,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姬玉儿啊地惊呼出声,迅速向后退去,可为时已晚,她身上的灵衣被洞穿大半,头发也是一片焦糊。

    姬野急忙催动护体灵甲,护住自身,随后愤怒地看着薛鹏。

    这时薛鹏双眸缓缓恢复了神采,便见姬野神色紧张的看着自己,同时用低沉的声音道,“薛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薛鹏看了看身上的雷弧,连忙收敛了起来道,“诶呀,我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间,体内的雷力就不受控制了,自己一下就释放出来了。”

    薛鹏面色有些愧疚地看向姬玉儿道,“玉儿,这实在是对不起,我发誓,我对天发誓,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就有些头晕目眩,一时没控制住,雷力就不小心释放出来。”

    姬野闻言道,“薛兄,你怎么会突然晕,又怎么会突然不晕了?”

    “这个,不清楚,许是修炼时出现了问题吧,然后又好了吧!”

    姬野闻言道,“应该就是如此,薛兄,修炼还需谨慎小心啊。”

    “多谢姬兄关心。”薛鹏含笑道,又看向姬玉儿道,“来,玉儿,坐到我身旁,我保证,肯定不会再出现这种事情了。”

    姬玉儿看了看自己毁掉的衣裳,又照镜子看了看自己烧焦的秀发,心中怒火蹭蹭蹭地往上冲,脸上的笑容也不再那么自然了。

    姬玉儿闻言躬身道,“容奴家先去换一件衣服,梳洗打扮一番,再来给薛大哥斟酒。”

    姬玉儿含笑退了出去,薛鹏看着姬玉儿的身影,赞叹道,“姬兄,你这个妹妹,真是好生的漂亮啊。”

    姬野闻言,心中一动,或许这薛鹏已听到他们的谈话,但佯作未曾听见,若如此,这个薛鹏便是个迷恋美色与权力之人,这样的人利用起来倒是更顺手。

    当下姬野开门见山道,“薛兄,你乃人中龙凤,我有意将小妹许给薛兄,不知薛兄以为如何?”

    薛鹏闻言故作慌忙道,“不可不可,玉儿姑娘乃是天仙般的人物,薛鹏如何配得上,不可,不可。”说着薛鹏看向门口不禁道,“诶,这玉儿姑娘去了这么久,怎么还不回来啊。”

    姬野闻言脸上一片笑意,心里却暗骂不已,“真是个虚伪的小人,一边说不可,一边口中玉儿玉儿不停地念叨着。”

    不过这样才好,有欲望,就有弱点。

    而在距离薛鹏这个包间不远处的屋内,姬玉儿重新打扮了一番,梳妆完毕后,对这镜子,静静看着镜中的自己。

    姬玉儿纤纤玉手摸着自己的脸颊,眼中浮现一淡淡的哀伤。

    她知道,自己不过是姬野掌中的一个玩物,随时可以像物品一样被抛弃,送人玩乐。

    一旦这些人厌倦了,就会像丢垃圾一样将她丢掉,没人会在乎她的喜怒哀乐,也没有人会在乎她的生死。

    她也想过找个老实人过一辈子,可她难以割舍锦衣玉食的生活。

    姬玉儿叹了口气,在自己身上狂喷带着迷幻作用的香水,心里想着,“姓薛的,我就不信这次还迷不倒你。”

    姬玉儿起身回到薛鹏的身旁,浅笑嫣然,再度给薛鹏斟酒道,“薛大哥,这次,你可不能再伤害奴家了。”

    薛鹏含笑道,“玉儿姑娘这样的美人,我疼爱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伤害呢。”

    “薛大哥真是怜香惜玉。”姬玉儿这般笑着说,心里却想,“这天底下的男人,果然是没一个好东西,见人漂亮,多么恶心的话都说得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