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为王效力是臣最大的福分
    大王子言语周密,没有半点疏漏,而且这种事情,也不需要亲自出面。

    文王看了一眼大王子,又看向田相国道,“相国,你说与薛何职合适啊?”

    田相国道,“侍郎确实不合适,不过薛榜眼外法三篇强国已在朝堂上议论过,已在青城展开尝试,近月,稍有成效了,这足以说明,外法确实是大大有益于国,所以微臣以为,可册封薛鹏为太子伴读,协助太子,大力将三篇推广整个王国。”

    “为使三篇顺利推行,还需一股力量来支撑,如今王太子开始参政,按照王庭礼法,也该为太子组建一支卫军,微臣再三思忖,王畿左戍卫尚缺左校尉主将一名,不若认薛榜眼为领七品左校尉主将军衔,辖制三千卫军,辅助三篇推行,如此也能起到练兵练将的作用。”

    文王一听完点了点头,随后看向满朝文武道,“诸位爱卿,你们是觉得是让薛鹏任兵部侍郎合适,还是领左校尉辖制左戍卫军配合太子合适?”

    在田相身后,一朝官站出来道,“相国思虑周全,由薛榜眼领七品左校辖制左戍卫军再合适不过了。”

    又有人站出来道,“臣附议,王太子主政,薛校尉主军,外法三篇定然可以顺利在王国推行下去。”

    众臣此时此刻算是明白了,这王上与相国是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朝堂上就多了一么一股小小的势力。

    满朝文武闻言一个个目光闪烁,心里开始思忖了起来,当下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

    站在武官之首的大王子姜烈也将目光投向了三人,眼中光芒连闪。

    其身后的一老臣缓缓凑近了大王子,低声道,“大将军,这情况,似曾相识啊。”

    大王子刀削斧凿的脸堂没有什么变化,一双眼眸连闪了几道亮芒,最后缓缓道。

    那老臣低低道,“当年,先王在世时,也是在一次朝会上,让当时的王太子,也就是如今的王上参与议政,同时任田奉为太子伴读。”

    “彼时彼刻与此时此刻是何等的相像啊!”

    说着,那老臣微微抬起头,稀松的眼皮下满是睿智的目光,低声道,“大王子,不可不防啊!”

    大王子闻言嘴角微微勾起,缓缓道,“两个毛小子,只怕连一个烂到骨子里的戍卫军都整治不了,王叔何虑?”

    大王子脸上没有半点忧虑,淡然看着这一切。

    如今大半的王庭都在他的手中,可以说,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坐在那个位置上,不过那样牺牲太大,他不愿意自己的力量受到无谓的消耗,而且再过几年,他就能彻底掌握王庭。

    大王子魁梧的身躯屹立在朝堂之上,将这一幕幕纳入眼底,嘴角笑意更浓。

    这笑,一种讥讽的冷笑。

    老臣闻言也没再多说什么,他知道大王子的太傲了,说多了只会适得其反,如今八成的王庭都攥在大王子手中,未来的王庭一定是大王子的,可不知为何,他心中就是有种隐隐的不安。

    在宣布了任命后,薛鹏稍微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王上竟然如此看重他,一上来就让他做太子伴读,任命他为左校尉,领王畿左戍卫。

    一旁的白胖老者含笑道,“左校尉,还不快谢恩。”

    薛鹏这才道,“多谢王上隆恩。”

    王上呵呵笑道,“薛榜眼,你传三篇有功,本王要大大奖赏你。”

    薛鹏闻言心中一动,知道此时此刻,正是提出要求的好时候,当下薛鹏连忙道,“王上,微臣不求赏赐,只求王上能应微臣一件小事。”

    文王闻言看了一眼薛鹏,含笑道,“爱卿,你于王庭有功,有事但说无妨。”

    于是薛鹏为了马幽莲求了一道旨意,任何人不得逼迫马幽莲下嫁。

    文王听了哈哈大笑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好,本王同意了。”

    说着文王又道,“你就不为自己求点什么?”

    薛鹏拍马屁,含笑道,“能为王庭,能为王上效力,已是微臣最大的福分了,微臣若是再不知足,岂不是要遭天谴。”

    这一句话听得文王是开怀大笑,“好好好,薛爱卿一番话,不知要羞煞多少所谓的忠臣清廉之臣哪!”

    文王扫了一眼满朝文武,满朝文武大半低下了头,心中暗骂不已,“一个只会拍马屁的小竖子,就等着出洋相吧。”

    文王继续道,“爱卿不贪但本王却不能不赏,有过必惩,有功必赏赐,爱卿为王庭做出贡献极大,本王当重赏,本王要天下人看看,凡是对王庭有功之人,本王必大加封上。”

    文王摆了摆手,一旁的白胖老者拿出一张赏赐单目,当即念道,“薛鹏有大功于王庭,赏下品灵石二百万,灵宝五件,灵器三十件,丹药三百瓶,符箓三千张........”

    听着白胖老者念着这长长的赏赐单目,薛鹏的眼睛都瞪直了,这王上也太豪爽了吧,

    然下方的群臣听着这样的重赏,顿时都有些站不住了,一个个眼热得很。

    还未等那白胖老者念完,户部尚书便站住来道,“王上,不可啊,二百万灵石,这可不是一件小数目啊,还有灵宝、灵器、丹药等这些加起来,已有五百万灵石。”

    “王上,近年多与妖魔作战,府库大大消耗,已有些捉襟见肘,此时这般大加赏赐,王庭吃不消啊!”

    文王闻言皱了皱眉,心里想确实也是这么回事,道,“好吧,那赏赐就减半吧。”

    “减半也不够!”户部尚书脑门逐渐溢出汗水。

    文王看着户部尚书,脸色一沉道,“你就说,府库还有多少灵石、灵器、丹药?”

    户部尚书闻言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道,“王上,府库已无半颗灵石,无一件灵器,无一颗丹药。”

    “什么?”文王勃然大怒,直接从王座了上站了起来,怒骂道,“你这个户部尚书,是怎么当的,府库里连一块灵石都没有,本王今日若是不问起,你还要瞒本王多久,来人,将户部尚书拖下去斩了。”

    户部尚书连连告罪哭道,“王上,这些年对妖魔的战斗,花费甚巨,微臣,也是勉强维持着王庭运转。”

    一旁诸位大臣也道,“王上,户部尚书劳苦功高,这些年全亏了户部尚书在维持,否则早就坚持不下去了,而且如今这个时候拿掉户部尚书,也没人顶替啊。”

    众朝臣七嘴八舌,户部尚书磕得头都要破了,文王怒气方消散了许多,“将户部尚书先压下去,清查户部。”

    说着,文王看着薛鹏道,“爱卿,这赏赐算本王欠你的。”

    薛鹏闻言心里一阵失望,搞什么啊,说给赏赐,又来了这么一出,薛鹏怀疑,这王上也是个抠门的家伙,表面说得好听,暗地里可能就是想整治户部,但是这话他却不能说,当下也只能道,“王上,微臣无需赏赐,能给王庭办事,能给王上办事,就是对微臣最大的赏赐。”

    文王没多说什么,一挥袖子,喝道,“退朝!”

    “吾王千岁千岁千千岁。”众人行礼纷纷向外走去。

    薛鹏也向外走去,这时忽然有人叫住了薛鹏,“薛大人。”

    薛鹏闻声看去,便见一名宫女走了过来,与薛鹏道,“薛大人,相国请您过去一趟。”

    “相国见我?”薛鹏心中一动,刚欲答应,此时一名官员带着两名金甲卫走了过来笑道,“薛校尉,留步,大王子要见你。”

    薛鹏一愣,相国与大王子同时要见自己,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