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你可真让老夫意外啊!
    王庭大殿上,二十七名考生面面相觑,对于王庭如今的局势心中更加明朗的几分。

    如今,即便是王上都很难压制得住大将军了,日后的王庭,定然是武亭侯大将军的王庭。

    姬野等人嘴角微微翘起,大将军当了王上,他们也都能当大官。

    姜玄脸色却一阵难看,双拳紧握,生在王家,他的师傅们也早就教导过他,王权中父子手足亲情。

    以往姜玄根本听不进去,直到近年大王兄对他态度越来越冷淡,疏远之意越来越明显,他才逐渐有所察觉,如今在朝堂上,又见他的大王兄如此逼迫父王,心中怨愤姜烈的同时,对师傅们的话更了解了一分。

    此时他有些明白,父王那句话,“父王逐渐老去,只怕日后再无法护佑你们母子四人了。”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父王要给他安排一个假的身份。

    薛鹏看着目光扫了一眼,眼下王庭的局势,很微妙啊。

    这些年通读道藏,历史典故,也让他明白,如今的王城,处于一个王权更迭的动荡期。

    这是危险,同时也是机遇,如果他能抓住这个机遇,或许便能短时间在王庭拥有一席之地。

    在薛鹏思考时,已有宫女走过来,安排二十七名考生坐了下来,同时在众人的面前摆下棋盘。

    此时文王身旁的白胖老者喊道,“诸位考生,你们面对的棋局相同一柱香内,谁的棋局破得最多,谁便是今年的状元郎。”

    当下薛鹏看着眼前的第一局棋局,薛鹏就是一愣,这棋局........薛鹏心头狂跳,忍不住偷偷瞥了一眼王座上的文王还有文官首位的田相国。

    一时间,薛鹏心潮起伏,心中暗道,“或许,只是巧合。”

    看着别人已开始移动棋子,薛鹏也动了起来,转眼,第一局,破。

    第二局破,第三局破.......

    越破,薛鹏心里越是震惊。

    短短的时间内,薛鹏一口气已破了七局。

    看着眼前第八局,薛鹏额头溢出了一阵细密的汗珠,一颗心砰砰砰剧烈地跳动着,这八局棋,分明就是几日前,他在那简单院落里破的棋局啊!

    原来,之前老王上实在演戏,目的就是为了这棋局。

    可他这么做是为什么?

    薛鹏脑海快速运转着,瞬间,姜玄那张笑脸浮现在他的眼前。

    薛鹏不禁看去,便见不远处的姜玄已然破了八局,正在破第九局。

    一瞬间,他就完全明白了,这是老王上在给自己的儿子铺路啊,可为什么要拉上自己?

    薛鹏捏着棋子的手微微颤抖了起来,他隐隐感觉到,自他来到贡院当中,便已身处洪流,身处在这王权更迭暴风的风眼里。

    一边是权倾朝野的大王子,一边是初出茅庐的王太子,而王上与相国让他破棋局,而且最后还布了一局他无法破的棋局,分明就是怕他无法脱颖而出,同时又给了他限制,让他无法超过姜玄。

    这一切,都是事先算计好了的啊!

    薛鹏捏着手中的棋子,额头汗水一滴一滴落下,他瞥了瞥其他人,其他人又不少已破了五局,正在破第六局。

    薛鹏明白王上与相国的用意,是看中了他的潜力,想要把他培养成姜玄的左膀右臂,来抗衡大王子。

    然此时此刻,这决定权还在自己的手里。

    如果自己选择退出这场游戏,只需不再移动棋子便好。

    不过这就相当于拒绝了王上与相国的‘好意’,同时他也得罪了姬野等人,殿试结束,他若想保全性命,就要及时离开这个旋涡的中心。

    只是,如此的话,自己答应陆师的事如何办到,答应幽莲的事又如何办到?

    薛鹏看了看姜玄,这姜玄虽然有些没心没肺,但心底善良,当初,以他王太子的身份,没有半点架子,能跟自己称兄道弟,能挨了二虎一顿大而不恃王权报复,这样的人,天地间只怕找不出几个,如果他能当王上,对于王庭百姓来说,应该是幸运的。

    在薛鹏看来,大王子如今的权倾朝野,是靠千万战士的鲜血与性命堆上去的,这样一个极具野心的人若是当了王上,只怕整个王庭都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薛鹏额头的汗水不断低落,一瞬间,脑海有千万念头闪过,他细细回想着当时与田相国对弈时田相国的话。

    “少年人,那外法三篇,是你所创?”

    “虽然是小打小闹,却也于王庭有利。”

    “少年人,你杀心太重了。”

    薛鹏反复思忖着,从这些话中透露出的信息,回想着田相国那不苟言笑正直不阿的面孔,给薛鹏的感觉,田相国应该一心为国,但却不喜杀伐,所以在田相国的眼中,大王子绝对不是继承王位的好人选。

    而今天殿试,肯定就是这两个老奸巨猾的老东西联手演的一出戏。

    薛鹏捏着棋子,微微抬头,看向了田相国,此时田相国那一双深邃若星辰的目光正看着他,那目光极为复杂,有威胁,有决绝,似乎还有一丝他看不懂的无奈。

    薛鹏深吸了一口气,不管是为了家人还是陆师亦或是幽莲普天百姓,似乎他都要选择站在姜玄这边,况且那臭小子一声声的呆兄叫了那么久,他也不忍心让他独自面对大王子那头猛虎,与其挥下的群狼啊。

    当然最主要的是,腿长在自己身上,自己如果想走,谁能拦得住?还是先把眼下的关口度过再说吧!

    想到这里,薛鹏开始移动棋子,寥寥几步,破了第八局,而此时一柱香的时间已快燃尽,其余人等,就算是那姬野也才堪堪破了第七局而已。

    而就在此时,大殿一角一女官出声喊道,“燕城李通破九局。”

    薛鹏不禁看去,那女官喊的李通,不是别人,正是姜玄。

    文王喜道,“上前来!”

    姜玄当即上前几步道,“儿臣,姜玄,见过父王。”

    “姜玄?”文王一脸诧异看着姜玄一会,随后呵斥道,“你怎么会在这?”

    姜玄道,“儿臣私自出宫,化名李通,参加仙考,还请父王恕罪。”

    文王呵呵笑道,“有什么好怪罪的,不愧为吾儿连破九局,不错不错,你且站到一旁。”

    说着文王将目光投向了薛鹏,相国摸着须髯,也盯着薛鹏的棋盘,见薛鹏破了第八局,两人脸上都露出喜色,不禁相互看了一眼,想到了他们的当年。

    薛鹏见状翘起了一丝笑意,既然他已然选定,就再给这两个老头一点惊喜吧,当下薛鹏破完第八局并没有停下来,最后用聊聊数步,又破了第九局。

    田相国眼睛顿时瞪得老大,第九局,这可是他为了压着这个小子,特意设下的一局,没有远超常人的心力与大局观,休想破得此局。

    田相国眼中精光连闪,“还真是让人意外啊,老夫倒是越来越期待你的表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