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大将军,这个王你来当?
    大王子姜烈,年五十有余。

    对于普通人来说,五十多岁已将步入老年,可对于一名修者,尤其是姜烈这般的强者来说,五十岁,不过好比升起不久的朝阳,人生才刚刚起步,一身的才华等着他施展,满腔的抱负等待着他去实现。

    姜烈站在武官的最前方,高大的身躯犹若一座高山,伟岸、雄浑、不可撼动。

    在众人的瞩目下,姜烈沉吟片刻,向右站出一步,行礼过后,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眸凝视着文王道,“王上,儿臣以为,以王后进食为题,不妥。”

    “仙考目的是为王庭选拔良才,选择题目,当严肃庄重,当与王庭大事休戚相关,不可儿戏,还望王上三思。”

    文王看了一眼台下的大王子,冷哼一声道,“你还知道自己是儿臣啊,本王已发话,你这个做儿臣的非但不顺从,还出言阻挠,是臣子君父之礼么,那个礼部侍郎,你站出来说。”

    礼部侍郎闻言额头冷汗直流,王上、大王子他是谁都敢得罪啊,吭哧半天,没吭出半个屁来。

    文王冷哼一声,“谁说以王后进食为题就不与王庭大事休戚相关,王后是本王的王后,王后不进食,身体不适,本王就无心朝政,你们说,还有什么比本王不理朝政更大的事?”

    “你们都说说,本王以王后进食为题,妥当不妥当?”

    文王话音刚落下,一旁的御使往左一站出列道,“王上,微臣以为,以王后进食为题,乃大大的不妥。”

    “正如大王子所说,仙考是为王庭选拔栋梁之才,如果以王后进食为题,那岂不是说,谁的厨艺好,谁就能当状元,若是如此,天下百姓效仿,都去做厨子了,王上,此举万万不可啊?”

    老太史令闻言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最后也向左边一站,看着文王道,“王上,此举确是不妥啊,正如大王子所说,仙考乃是我王庭选择贤才的主要途径,天下百姓皆以此为晋升之道,若是以王后进食为题,无异于堵了仙考这一通道,同时也寒了天下万千修者考生之心呐,将来那些有识之士,还会参加仙考么,若是没有这些才能之人,王庭如何继续下去!”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十几万年来,追溯王朝衰败根源,都是在于统治者昏聩腐朽,不纳忠言,小人近身,千年基业短短数年间就毁于一旦,大厦倾颓,不可逆转,而那些王者,也将遗臭万年。”

    “王上,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老臣肺腑之言,王上三思啊!”

    老太史令话音刚落,礼部尚书也站了出来道,“王上,大王子与老太史令所言极是。”

    “我王庭之所以能传承至今,乃是因为王庭在百姓心中有着至高的信仰,皆以入王庭为官微荣,如今王上以让王后进食为考题,那就是在昭告天下,谁的厨艺高,谁就能当状元,天下修者、考生如何还能信服王庭,只怕将会对王上失望透顶,王上失信与天下黎民,天下黎民必将失信于王上,届时再有妖魔入侵,天下修者避战,我王庭千年基业,将毁于一旦,王上,还请三思。”

    当下满朝文武百官大半都跪了下来,同声道,“王上,大王子所言甚是,还请王上三思。”

    文王看着跪下的大半的满朝文武,脸色铁青。

    他自然清楚,殿试不可儿戏,也深知这些人说得都是良言,只是,这些人一个个口中都喊着,‘大王子所言甚是’,这一切跟老田预料的竟然一丝不差。

    文王一眼扫过去,没有跪下的只有寥寥几人而已。

    若是放在他在壮年时,就算他做出的决定再无礼,朝堂上也没有多少人敢反驳他,看来自己的威慑,早已不在了。

    文王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好,既然诸位爱卿皆以为不可,那本王就换一题目。”

    “王上英明。”百官闻言同声道。

    “父王英明。”

    大王子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看着满朝文武的态度,他心底的喜悦,全部都展露在了脸上,此时此刻,他无需再掩饰什么了。

    文王看了深深地大王子一眼,最后道,“既然这个题目不成,那本王就换一个。”

    “欲保王庭,先要消除边境忧患,王庭需要多多培养将帅,所以这一场殿试题目,本王便定为下棋破局。”

    “棋乃国士的演练阵法的技艺,本王以棋局考验众位考生,选拔将才,诸位爱卿,以为可否?”

    大王子以目光示意身后兵部尚书,兵部尚书当即往右踏出一步道,“王上,微臣以为不可。”

    “棋艺只是棋艺,非是真正的战场杀伐,任一人棋艺再高超,上了战场只怕还不如一名普通的士兵,王上,微臣虽大王子征战南北,杀敌千里,取敌首级,靠的是视死如归的血气,靠得是每逢战事敢用命的战士,若是棋艺高超就能当将才,那大街上的下棋的老头,岂不是也能当将军?王上,此法万万不可啊!”

    “是啊,王上,此法万万不可啊,如何选定题目,还请王上在仔细斟酌,这方面,王上可以听听大将军的意思。”

    “是啊是啊,大将军多年征战,屡立战功,击退妖魔,护我王庭,王上可以听听大将军的意思。”

    文王听了猛地一拍桌案,勃然大怒道,“大将军,这个王你来当,你看看他们一个个,左一口本王之法不可,右一口大将军说得极是,我看在你们的心里,早没有我这个王上了,你们的心里,就只有大将军了。”

    姜烈心中不为所动,但也连忙跪下道,“王上,儿臣惶恐,儿臣绝无叛逆之心,儿臣永远是儿臣。”

    文武百官闻言脸色也是一变,连忙道,“王上恕罪,臣等一心为国,心急之下慌不择言,还请王上恕罪。”

    文王冷哼一声道,“竟然如此,那此次殿试题目便听为破局,谁能破得局,便为我王庭的状元。”

    说着文王与田相国道,“相国,设局吧。”

    相国田奉当即躬身道,“臣,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