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姜语
    澹台信不禁道,“诶,还不是因为这大王子太喜欢打仗,每十年就要出去打一次,他虽然赚得军功了,名扬王庭了,可这是多少普普通通的战士的性命换来的啊!”

    “那些个战士,哪个没有父母亲人,他们死了给了些灵石,又能怎么样,儿子没了,丈夫死了,再多的灵石又有什么用,最后不都是在孤寂中死去!”

    “诶,咱们都是些个普通人,不想打仗,只想过几天安稳的日子,若是大王子当上王,再发动几场大规模战争,青城若是也被牵扯进去,咱们这些小老百姓好日子就到头了。”

    一旁的一名老修者闻言叹道,“你们不知啊,老头子我便是带着仅剩的一个孙儿从大王子下辖的郡城来的,我们那里的男丁,十人中就要有两人去当兵,去与妖魔厮杀,最后没几个能回来的,我那孙儿至今也是杳无音信,诶,只怕也是葬身妖兽口中了吧!”

    说到这里,这老修者神色一阵黯然,其余人等也纷纷低声谈论了起来,这些来自最底层的民众,没有哪个是支持大王子的。

    薛鹏闻言陷入了沉思,这次他入王庭,虽然是为了在王庭拥有一席之地以帮助陆师,但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想要带领王国的大军,就像民谣唱的那样,劈妖斩魔,护我王庭。

    可今日听澹台信与众人一番肺腑之言,却引起了他的深思,他一直以来的想的也是护我王庭,可他今天却第一次思考,王庭到底是什么?是那些那些没有生命的砖瓦构筑的城池?还是统治整个王庭的王子王孙?

    不,都不是。

    此时此刻在薛鹏看来,所谓王庭,便是那千万的百姓。

    而每一场对妖魔的战争,当是以守护百姓为主要目的能发动的,而不应该是某些人为了自己的功业而挑起的。

    此时此刻,薛鹏的脑海中不由想起了当日朱紫的一毛不拔的策论,他对如今王庭的现状,又多了几分的理解。

    终于等了许久,直到傍晚十分,城门即将关闭前,方才到了门口。

    进入王畿也要一大笔的灵石,澹台信等人并无仙名在身,足足花了三十块下品灵石。

    薛鹏走上前去,一名甲士睥睨瞅了薛鹏一眼,毫不客气地道,“三十块下品灵石。”

    薛鹏看了一眼那甲士,淡淡道,“我是来来参加殿试的,也要交灵石吗?”

    甲士闻言眼睛猛地瞪得溜圆,失声道,“什么?您是居士大人?”

    薛鹏也没多说什么,将自己的考牌文书亮了出来,那甲士看了一眼,脸色又是一变,慌忙双手恭敬的交还了给薛鹏道,“原来是连中三元的薛鹏薛大人,您怎么走这下等门洞啊。”

    薛鹏闻言看了一眼那甲士淡淡道,“门就是门,门就是给人走的,又有什么上下之分。”

    “是是,大人教训的是,小人记下了,大人,就让小人带您去您的接待人那里。”

    来王城前,薛鹏便已知晓,所以参加最后殿试的考生修者都会有一名修者负责接待。

    “等一下!”说着薛鹏对着澹台信拱了拱手,含笑道,“这一路,薛鹏多谢澹台大哥照拂了。”

    “薛鹏?”澹台信等人都瞪大了眼睛瞧着薛鹏,“你就是那个连中三元薛鹏?”

    “正是,澹台大哥未曾问起,所以弟也没有说明,还请澹台大哥莫要见怪。”

    澹台信一脸的吃惊,他如何也不敢想,与他们同行一路,谦恭有礼的少年,竟然就是那个名动青城以外法三篇让每个普通人都能修行的薛鹏。

    听了薛鹏这话,澹台信连忙道,“不敢当,不敢当,能够与大人同行,实在是我们的荣幸啊!”

    澹台信等人的态度顿时变得十分紧张了起来,薛鹏见状寒暄了几句,便没有再多说什么随着那甲士走到了左数第二个门洞处。

    看到薛鹏竟然直接走到第二个门洞处,顿时有一群人围在了澹台信的周围好奇道,“诶,这位兄台,这是怎么回事,那个少年是什么人呐,怎么跑到只供官员行走的门洞处了?”

    澹台信颇为骄傲道,“他可是我们青城这一代最年轻的英才,连中三元的薛鹏。”

    “薛鹏?青城年轻一辈的的英才不是梅映雪、褚宝良等人吗,从没听说过薛鹏啊!”

    “你们又不是青城的人,当然不知道,瞧着吧,用不了多久,整个王庭上下必是无人不知薛鹏之名。”

    众人议论纷纷时,薛鹏已到了左数第二个门洞前,那甲士与其中一名守卫一说,那守卫连忙恭敬与薛鹏见了一礼,随后带着薛鹏来到一女修的面前。

    薛鹏看去,女修二十上下,面容精致,身材高挑,一双英眉斜插入鬓,一身青衣穿在身上,自有一股清冷的气质。

    女修听完守卫的话,英眉一挑,看向薛鹏,刀子一般的目光自上至下将薛鹏刮了一遍,清脆的声音响起,“报道文书,考牌。”

    薛鹏闻言将文书、考牌递了过去,女子检查了一边后还给了薛鹏道,“跟我来。”

    说完女子转身离去,薛鹏跟了上去,女子淡淡道,“从今天起,直到殿试结束前,你暂住贡院。”

    “贡院里住的都是参加殿试的修者,可能有些人不太友好,但贡院内禁止争斗,这一点,请你牢记。”

    薛鹏闻言点头含笑道,“好!”

    “你还有什么想问的么?”

    “没有!”

    女子闻言忽然止住了脚步,转身又看了薛鹏一眼,道,“你就不想知道,我所说的不友好指的是什么?或许,这对你很重要。”

    薛鹏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含笑道,“这一路走来,我遇到的人,大多对我都很不友好,但我仍旧走过来了,所以别人对我友不友好,这不重要。”

    女子闻言再度转身,迈开步子道,“很好!你这一点,我很喜欢,若是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来找我,我是你的接待人,我叫姜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