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二十五章 老二家的我跟你势不两立
    老大媳妇仍是有些不敢相信地与李郎站道,“你能相信么?那个窝囊废窝囊了一辈子,他竟然敢跟我动刀子?”

    “那个窝囊了一辈子的窝囊废竟敢跟我动手,你说他算什么男人,跟外面没能耐,回家拿老婆出气,他算个什么男人?”

    老大媳妇大骂着,李郎中看了一下伤口,半寸深,两寸长,不算太重。

    李郎中清洗过后往上面摸了一层药膏,顿时疼得老大媳妇大叫了起来,“薛老大你个王八蛋,老娘跟你没完。”

    包完伤口后,老大媳妇连灵石都没付,最后撂下一句,“灵石管那死鬼要。”说完转身就离开了医馆。

    一旁的碾药的青年见状不禁皱眉道,“什么人呐?师傅,依我看,您就多余给她疗伤。”

    李郎中看了那青年一眼道,“医者,治病救人乃是本分,休得再胡言。”

    那青年嘟囔了一句,“那也得看看是什么人呐!”

    李郎中瞪青年一眼,“罚你去抄十遍百药方。”

    那青年暗道了一声倒霉。

    且说老大媳妇回到了家中,抱着刚回来的薛涛就是一顿大哭,说薛老大如何想杀她。

    过不多久,薛老大也回来了,手里还提着那菜刀,老大媳妇了看了吓得躲在薛涛身后。

    薛涛连忙挡在自己母亲面前,看着薛老大,眼中不可置信道,“爹,您真的对娘动手了?”

    薛老大嘴角动了动,最后将菜刀狠狠往地上一扔道,“你问问你娘,她做了什么好事?”

    薛涛闻言不禁看向自己的娘,不禁问道,“娘,到底怎么了?”

    老大媳妇眼神一阵闪烁,最后道,“我,我,我做什么了我?”

    薛老大闻言冷冷瞧着自己媳妇,咬牙切齿道,“我这辈子真是倒了血霉,竟然娶了你么个毒如蛇蝎的妇人,竟然将娘推到河沟里,还把娘给活埋了,要不是弟妹,娘早就死了。”

    薛涛闻言瞳孔骤缩,浑身一颤,缓缓回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娘道,“娘,爹说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对不对?”

    老大媳妇眼中顿时闪过慌张色,薛涛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心底陡然就凉了下来,不过他心中还有一丝期待,她母亲没有做那等灭绝人性的事。

    薛涛紧紧盯着自己的娘,被自己儿子这么看着,老大媳妇心中更加慌乱,连忙道,“儿啊,你不要听你爹胡说,肯定是你奶奶自己摔到河沟里的.......”

    此话一出,薛鹏脑海嗡的一声,只觉头晕目眩,身子一阵踉跄。

    薛老大、老大媳妇见状皆轻呼出声。

    “儿子!”

    “小涛!”

    薛涛踉跄了一下,随后稳住了脚步,看着两人走了过来,忽然发出一声嘶吼,“你们别过来!”

    两人闻言顿时止住了脚步,薛涛再抬头时已是泪流满面看着两人,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好,好,真是好得很!好爹啊,好娘啊!”

    “我娘要活埋我奶奶。”

    “我爹要杀我娘。”

    “呵呵呵,好啊,好得很呐!”

    “儿子!”

    “小涛!”

    薛老大、老大媳妇同时喊道。

    “你们别叫我!”薛涛再次大吼了一声,薛涛用充满了不敢相信与惊恐的目光看着两人,缓缓向后倒退,一步,两步,最后退出了老宅。

    “儿子!”

    “小涛!”

    两人同时追了出去,可此时薛涛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两人大声喊着,惊动了四邻都走了出来,当下议论纷纷。

    “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不知道,看着架势,好像是孩子出走了。”

    “诶,就这样的家,都动刀子了,哪个孩子能待得住。”

    “动刀子?动什么刀子?”

    “我跟你们说,你们可别往外面瞎传,我听说,那老大媳妇不想养老人,所以把老人骗走了,她还悄悄地跟在后面,最后一把把人推下了河沟,还往老人身上埋土干草,要把人活埋了,薛老大弄清这件事后,今天中午一手提着他媳妇,一手拎着菜刀,说是要当着他娘的面把这个他自个的媳妇给砍了,也真是气急了。”

    “诶,这老大媳妇可真不是个东西,你说同是在一个屋檐下,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看看老二媳妇,既孝顺父母,生意做得火热火热,如今王庭更是册封了卫夫人,诶,人跟人,没法比啊!”

    “依我看,这女人还得像人家卫夫人学习,孝顺父母,要有一副好心肠,好人才能有好报啊!”

    便在众人议论纷纷时,远处一骑扬尘而来,转眼到了众人眼前。

    马背上那差役看了一眼众人扬声道,“薛鹏薛魁首大娘家怎么走?”

    此时有人喊道,“薛老大、老大媳妇都在这呢。”

    那差役闻言看了扫了一眼众人道,“谁是薛鹏的大娘?”

    这是老大媳妇慌忙站出来了,看到差役连忙哭诉道,“大人,大人,您可一定要帮帮我啊,我儿子跑丢了,您一定要帮我找回来啊!”

    “帮你找儿子?”马背上差役嘴角掀起一抹冷笑,他还是头一回听到如此好笑的事情,这个薛鹏大娘,还真跟传言中的一模一样,无知、愚蠢不明事理,不懂人情,自私自利。

    当下差役冷笑一声道,“本差是来传镇府手令的。”

    说着差役取出一文书念道,“薛丙山之妻王氏,尖酸刻薄,轻薄寡恩,虐待其母在先,后由将之驱逐山野,险些丧命,是为大不孝,镇府特令,收回其土地三年免税权。”

    说着,那差役看着老大媳妇一眼,冷笑着转身策马而去。

    老大媳妇闻言顿时呆立原地,怎么转眼间,三年的免税权就没了?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儿子儿子跑了,说好的三年免税,如今也不给免了,一旁的丈夫恨不得要杀了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一旁众人对老大媳妇指指点点,嗤笑道,“我跟你们说,前几天这老大媳妇还说又不是我让他给我家免税的,我凭什么给那贱人去送老母鸡,现在好了,免税权给收回去了,真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啊。”

    “这叫什么,这就叫恶有恶报,呵呵。”

    众人在一旁讥讽着,老大媳妇听在耳中,对薛母的恨意前所未的强烈起来,“对,一定是老二家的搞得鬼,一定都是老二家干的好事。”

    老大媳妇双目通红,忽然怒道,“老二家的,我这辈子跟你势不两立,有我没你,有你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