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弥留之际
    这一路上,赵氏不停地数落着自己,不停的痛批着自己,不停地给薛母道歉。

    薛母听在耳中,心中的芥蒂也在一点点的消除着。

    大约半个时辰后,薛母一路小跑终于回到了家。

    刚一到家,薛母让薛父照看着赵氏,自己连忙向着李郎中家跑去,风风火火又将李郎中给带来了。

    大雨中,李郎中连连道,“卫夫人,慢点慢点。”

    薛母连道,“老先生,救人如救火啊,慢不得!”

    大约半盏茶的功夫,薛母便将李郎中给带来了。

    此时赵氏已在老三、老四媳妇的帮助下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此时躺在床上,一副气息奄奄的样子。

    病床旁,李郎中给赵氏把着脉络,一边捋着须髯,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后,李郎中缓缓站了起来。

    一旁薛父急忙问道,“老先生,怎么样?”

    李老郎中看了一眼赵氏,随后与薛父、薛母道,“你们跟我来。”说着转身要走。

    这时病床上的赵氏缓缓开口道,“不用背着我了,我的身子骨我清楚,怕是活不成了。”

    薛父闻言眼眶一红,握着赵氏的手道,“娘,别胡说,好日子刚开始,您还没享到福呢。”

    赵氏眼角再度流出浑浊的泪水,泣声道,“老二啊,娘这辈子对不起你,下辈子再还你吧!”

    薛父闻言鼻子一酸,眼角泪珠滚落,他握着赵氏的手,缓缓道,“娘,你从没有对不起儿子,您生下儿子,让儿子能来这世上走一回,就是对儿子最大的恩赐了,这份恩情,儿子永远是报答不完的。”

    赵氏眼角泪水不停地流着,顺着苍老沟壑纵横的脸颊流下,“老二啊,你说这话,娘心里热乎啊,娘能有你这么个儿子,娘早就该知足的,咳咳咳!”说着赵氏剧烈咳嗽了几声。

    “娘,您别说了,好好休息。”

    赵氏闻言那鸡爪子一般的手紧紧抓着薛父,“不,我怕我再不说,就没机会了,老二你让我说。”

    薛父眼角泪水不停的往下落,点了点头,“老二啊,淑英是个好媳妇,你一定要好好对她。”

    薛父点了点头,“嗯,娘我知道,我一定好好对淑英。”

    赵氏随后目光瞥向了一旁的薛老爷子,缓缓道,“老头子,这辈子,我也对不起你,这些年,我对你呼来喝去,非打即骂,你恨我吗?”

    薛老爷子闻言眼眶微微一红,随后道,“都是一家人,有什么恨不恨的,这些天,你不骂我,我心里反倒有些不舒服,觉得少点什么呢!”

    赵氏闻言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泪水忍不住再度流了下来。

    薛老爷子握着赵氏另外一只手,随后道,“不过呢,我有一件事我憋在心里几十年了。”

    赵氏闻言看向薛老爷子,薛老爷子揉着赵氏的手,鼻子一酸泪水也滚落了下来,“别人家都是夫唱妇随,男人下地劳作一天,妻子都做好饭,烧好水给男人洗脚按脚,这辈子,这么多年,你还没给我洗过一次,摁过一回。”

    “这次等你好了,你能不能也给我洗一回,摁一回?”

    赵氏眼角泪水不停地流着,随后点了点头,薛老爷子的脸上也不禁浮现了一丝笑意。

    一旁薛母看着李郎中道,“老先生,情况真的这么糟么?”

    李郎中长叹了一口气道,“老太太底子太差了,气血亏乏,腿部又被咬伤过,似乎又饿了许久,又被大雨淋过一场,能坚持到现在也只是凭一口气吊着。”

    “这一口气要是没了,诶,恕老朽无能为力。”

    薛母闻言仍有些不死心道,“老先生,不管怎么样,开一副药吧。”

    “已经没那个必要了。”

    薛母仍坚持到,“老先生,不管有没有用,还是试一试吧。”

    李郎中闻言只得道,“那,好吧,取笔墨纸砚。”

    薛母道,“不了,我直接跟老先生你回药房抓。”

    说着薛母带着李郎中回到了药房,众人也都去送李郎中了,屋里薛老爷握着赵氏的手,继续道,“别听郎中瞎说,郎中都是喜欢把病往大了说,你肯定不会有事的。”

    赵氏道,“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老头子你不用安慰我了。”

    这时一旁的薛鹏上前微微含笑道,“奶奶,爷爷说得极是,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说着薛鹏取出一颗丹药,送入了赵氏的口中。

    这丹药入口即化,赵氏只觉一股温凉顺着喉咙流入腹部,然后散入四肢百骸,这种舒服的感觉,她这辈子都没感受过,片刻,她便感觉身体似乎多了几分气力。

    赵氏不禁道,“鹏儿啊,你给奶奶吃的什么啊?”

    薛鹏含笑道,“糖丸,奶奶,好吃么?”

    赵氏不疑有他,点了点头,含笑道,“鹏儿啊,奶奶先前对你不好,你怪奶奶么?”

    薛鹏含笑道,“以前不好,以后好就是了。”

    说着,薛鹏撩起了赵氏的裤腿,便见一条腿此时瘦得跟竹竿一样,而且被野狗咬的伤口处,此时已是一片乌黑。

    薛鹏连点了伤口处的大穴,随后取出了冰璃剑,拔出长剑,剑尖对准了伤口处。

    一旁薛老爷见状不禁道,“鹏儿,你这是干什么?”

    薛鹏道,“这伤口附近的肉已经腐烂了,必须切出,否则以后会瘸的。”

    薛老爷子闻言心中暗叹,“这人都要死了,还管瘸不瘸呢,何必再受罪。”

    他心中这么想着,却又不能说出来,只能眼看着薛鹏动手。

    薛鹏灵力注入冰璃剑,大量的寒气顺着剑尖冻住了腐肉,随后薛鹏用剑尖轻轻一磕,那些腐肉顿时化作了点点的冰晶,随后薛鹏又取出一个玉瓶,往伤口上摸了一层膏药,做好了这些,这才用丝带缠好。

    紧接着,薛鹏在赵氏的睡穴上一点,赵氏顿时昏睡了过去。

    做好这些,薛鹏与薛老爷子道,“爷爷,奶奶睡着了,你也去休息吧。”

    薛老爷子缓缓道,“不了,我就在这守着吧,看一眼,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