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我什么时候吼你了
    由于李婉儿的那几巴掌,薛鹏又在养心居多住了两天,直到五天后方才再度出发,不过并没有前往王城。

    如今会试结束,距离殿试还有一段时间,薛鹏准备回家看看。

    终是少年心,一路上,白日纵马高歌、泛舟湖上,夜晚宿山间、仰望星空,好不惬意。

    半月后,青阳镇已遥遥在望。

    白马在官道上小跑着,马背上,李婉儿从后面搂着薛鹏的腰,把脸贴在薛鹏的后背上,小鼻子轻嗅着薛鹏身上的汗臭味,听着薛鹏一下又一下的心跳,她的心不由得腾腾乱跳着,脑海不禁浮现当日薛鹏躺在竹椅上说的那句话,“要不我就娶.......”只可惜后面的话他还没说出口,就被自己一巴掌抽晕了。

    想到当时的情景,李婉儿大觉得有趣不由得咯咯笑了起来。

    薛鹏不禁道,“笑声什么,这么开心。”

    李婉儿轻哼一声,“要你管。”

    说着李婉儿的脸忽然泛红了,有些扭捏道,“那天,那天你到底要说什么啊?”

    马背上薛鹏笑了笑,“哪天啊?”

    李婉儿更显扭捏,嗫嚅道,“就是,就是那天啦?”

    薛鹏也没在意,随意问道,“那天是哪天啊?”

    李婉儿见薛鹏连那么重要的一天都给忘记了,这分明就是不拿她当一回事,当下眉头一挑,柔嫩的小手一把抓住薛鹏的肋骨肉,然后就拧了一圈,痛得薛鹏一拍李婉儿的小手,道,“掐我干什么啊?”

    李婉儿冷哼一声,“我说的哪天你都不知道,难道不该掐吗?”

    薛鹏:.......

    薛鹏:“婉儿,我又不是能掐会算的神仙,你就说那天,我怎么可能知道那天是哪天啊?你就说嘛!”

    李婉儿脸蛋气鼓鼓的,“说出来还有什么意思?”

    薛鹏:.......

    薛鹏:“好吧,不说就不说吧!”

    李婉儿一把扭过薛鹏的脸,看着薛鹏的脸道,“你是不是嫌我烦了?”

    薛鹏无奈道,“没有!”

    李婉儿直勾勾地盯着薛鹏,注视着薛鹏的表情,听着薛鹏的语气,见薛鹏语气中充满了淡淡的厌烦意,心里顿时不痛快起来,嗔道,“你分明就有!看看你的语气,看看你的态度,分明就是有。”

    薛鹏苦笑道,“婉儿,你到底想咋个吗?”

    “什么叫我想咋个?”李婉儿一把将薛鹏的头又给扭了回去,轻哼一声,“不理你了。”

    “莫名其妙。”薛鹏低低嘟囔了一句,心中暗道,“刚才自己多余多嘴,她笑就笑嘛,自己接那个话茬干什么,找罪受,不过现在好了,算是清净了。”

    吃了一次亏,薛鹏也不接话了,策马扬鞭,骑着白马向前方小跑着。

    李婉儿自顾生着闷气,将薛鹏诅咒了不知道多少遍,“我说不理你了你还就不说话啊!你个死小贼,臭滑头,枉我对你那么好,你竟然都敢不理我了!”

    李婉越想越气,几次故意搞怪,可薛鹏就仿佛没有听见一般,最后李婉儿冒火了,当即在薛鹏腰间拧了一下,她准备自己说出来。

    薛鹏不禁道,“婉儿,你干嘛啊?”

    李婉儿听着薛鹏这个语气心中便是不快,不过她还是压了下来,尽量柔声细语道,“就是,那天,你坐在竹椅上,我一巴掌把你打昏前你说,你要取.......”

    薛鹏闻言顿时也想起了,当时他一时激动,就脱口而出,要不他就取五千下品灵石感谢她,可现在想来,他忽然觉得一下拿出五千下品灵石好肉疼。

    于是薛鹏开始闪烁其词道,“什么?我说过我要取什么吗?婉儿,你肯定是记错了。”

    李婉儿此时羞答答的低着头,此时闻言,她脸上的表情一僵。

    薛鹏急忙又扯开话题道,“你还好意思说,那天你那几巴掌差点把我半条命丢给打没了。”

    “还有,你炼制的那个是什么丹药啊,吃得我是上吐下泻,要不是医官来得及时,我这条命就交代了。”

    李婉儿闻言气焰陡然降了下来,此时她心中也升起了愧疚感,当时也是把她给吓坏了,她真以为小滑头要完蛋了。

    李婉儿心中愧疚感更重,声音也弱了下来,嗫嚅道,“那,那个我也不想的吗?我炼制丹药不也是为了给你治伤吗?就算丹药又那么一点点副作用,可不也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吗?就算要怪,也要怪那炼丹师,是他说我可以出师了的。”

    “还有,我打你的几巴掌,还不是因为你气我,你要是不气我,我会打你吗?”

    “说到底,还是要怪你,你要是对我好一点,我能打你吗?”

    “说起来,我就生气,你这个小滑头,我对你这么好,你竟然还吼我?”

    薛鹏闻言只觉又好气又好笑,不禁道,“我什么时候吼你了?”

    “你看看你,你现在不就在吼我吗?”说着李婉儿又掐起了薛鹏,莽莽高山间,潺潺流水边,一声轻呼回荡起来。

    而此时在青牛村中,老镇长李德福召集了全村的村民。

    赵氏也堆缩在树旁,眼神空洞,老大媳妇磕着瓜子,道,“李老头,干什么啊,兴师动众的,把我们都叫来了,有什么事就快点说,我的时间可金贵着呢!”

    老镇长李德福轻咳一声,缓缓开口道,“今天召集大家前来,是要宣布一件天大喜事。”

    “呸!”老大媳妇吐出口中瓜子皮儿,道“屁大的村子,能有什么喜事,还天大的,你倒说说看。”

    一旁的诸多民众闻言也连忙道,“是啊,老村长,咱么这小村子能有什么喜事啊,还天大的?”

    李德福呵呵笑道,“就在前几日,县令亲自给咱们村免了三年的赋税,你们说,算不算是天大的喜事。”

    “什么?免了咱们三年的赋税?老村长,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老大媳妇闻言也瞪大了眼睛,大喜道,“真的假的?李老头,那你快说说,县令怎么会忽然给咱们村免三年赋税?”

    老村长轻咳一声,呵呵笑道,“这不是薛家老二儿子薛鹏这次在主城会试又考中了第一嘛,连中三元,不要说我们青牛村,便是整个青山县多少年都没有这样的殊荣了,所以县令特别免咱们青牛村三年的赋税。”

    众人闻言皆大喜道,“我早就说了,老二家的薛鹏居士打小看着就不凡,瞧瞧,被我说中了吧。”

    “就是就是,那个时候,你们都说薛鹏居士调皮,以后没什么出息,可我说什么来着,我就说薛居士大鹏神鸟转世,这一世必将封侯拜相啊,被我说中了吧!”

    一旁的老大媳妇顿时愣在了原地,那个阿呆,会试竟然考中了第一?

    老村长笑呵呵走到赵氏面前,含笑道,“弟妹,恭喜了。”一众乡民乱哄哄跟着道喜。

    赵氏闻言眼神中恢复了一丝神采,往事历历浮现眼前,她忽然拉住老村长的手,但目光却没有看向老村长,只是看着前方呵呵笑了笑,她的目光有些游离,似在与老村长说话,又好似在自言自语,“当年呐!我这孙儿鹏儿就显得非同一般。”

    “我现在还记得清楚呢,第一天去修仙院回来后,我就问,今天学了什么啊,涛儿说学了文字,说文字就是在胸口画虎头,让女人生孩子,把老四乐得一口稀粥都喷出来,不过我知道,都是孩子,能懂个啥子。”

    “但是我这大孙儿鹏儿说得可清楚了,说文是用来分辨的人的,比如二虎在胸口画两个虎头,我们知道是二虎,我这大孙儿,那个时候就显得特别聪明。”

    赵氏这般说着,目光也变得越发迷离,嘴角笑意越发浓郁。

    一旁的老大媳妇听赵氏侮辱自己的儿子,却夸那个贱人的孩子,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就抽了赵氏一巴掌骂道,“吃我的喝我的,却到处贬低我儿子,说那个贱人家的儿子好,现在看着那贱人发达了,就想讨好那贱人啊,可惜啊,那贱人不在场,她看不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