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李婉儿的特殊照顾
    李婉儿虽然没怎么用力,但此时薛鹏重伤在身,这一巴掌下去,薛鹏只觉自己的伤口似乎都要裂开了,疼得他眼珠子瞪得溜圆,紧紧咬着牙关,憋得脸色涨得通红。

    李婉儿的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目光里满是怒火,腮帮子气得鼓鼓着,双手掐着腰,走到薛鹏的面前,当下一巴掌拍在薛鹏的大腿上又拍了一下,质问道,“你说,谁闹了?谁无聊了?”

    又挨了一巴掌,薛鹏疼得身体都轻微颤抖了一下,疼得他眼泪都流出来了,过了好一会,他才道,“婉儿,是我胡闹,我无聊,你下手轻点。”

    “知道是你胡闹,是你无聊就好。”李婉儿啪又是一巴掌,薛鹏疼得险些昏厥过去。

    李婉儿撅着小嘴,鼻孔发出一声轻哼,用手点了点薛鹏的额头道,“你个小滑头,真是没有一点良心。”

    “小姑奶奶我为了你可是受尽了苦,为了给你治疗内伤外伤的丹药,小姑奶奶我特意去学炼丹,我的手都烫出泡来了。”

    “你看看,瞧把我的手给烫的?”说着李婉儿将右食指伸到薛鹏面前。

    此时痛感稍缓,薛鹏长出一口气,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那就看吧。

    薛鹏一看,果然在李婉儿的手指上发现一个牙签大小的伤口,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当下薛鹏不禁道,“这个......是烫的?”

    李婉儿闻言眼睛一瞪,又是一巴掌拍在了薛鹏的后脑上,随后左手掐着薛鹏的脖子,然后竖起右手食指放在薛鹏的眼前,怒视薛鹏道,“你个可恶的小滑头,你当我跟你一样滑头吗?你给我好好看看,到底是不是烫的?是不是烫的?”

    薛鹏一缩脖,紧跟着倒抽一口冷气,生怕李婉儿再给他几巴掌,连忙小鸡啄米般点头道,“是是是,绝对是烫伤的错不了,婉儿你竟然给我炼丹,还烫伤了自己的手,这怎么使得啊,这让我于心何忍啊。”

    李婉儿闻言这才放开了薛鹏,随后喜滋滋地道,“你个小滑头,算你有点良心。”

    说着李婉儿一抹乾坤袋,取出一个玉盒,李婉儿小心翼翼将玉盒打开,顿时一股难闻的异味散发出来,其中夹杂着焦糊与酸臭,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然此时李婉儿一张娇美的小脸上却是难有的肃穆起来,她反复擦了擦手,然后很是小心翼翼,生怕弄坏了里面的东西一般,缓缓地、慢慢地从里面拿出一个个丸子。

    这丸子鸽子蛋大小,通体黝黑,还夹杂着一些黄色,当拿出那一瞬间,那股焦糊酸臭的味道越发浓郁起来,这么一闻,薛鹏还以为是他师弟脱了鞋子呢。

    此时李婉儿脸上笑意浓,小心翼翼将这黝黑发黄的丸子移向薛鹏。

    薛鹏身子下意识向后靠了靠,有些慌张道,“婉儿,你这是要干什么?”

    李婉儿见薛鹏乱动,顿时一只手摁住了他的肩膀道,“别动,刚才我不是说了吗,我这几天去给你炼制治伤的丹药去了。”

    薛鹏闻言心里一阵突突,不禁道,“这个,不会就是婉儿你炼的丹吧?”

    李婉儿闻言那可爱的小脸蛋上笑意更浓,眼中神采飞扬,显得十分兴奋道,“小滑头,我可跟你说,为了炼制这颗疗伤丹,我把炼丹炉都弄坏了三个,终于炼好了这么一颗上好的丹药。”

    “我跟你说,便是那炼丹师都说我天赋极佳,他已经没什么好教我的了,所以仅仅三天的时间,他就容许我出师了。”

    说到这,李婉儿骄傲的抬了抬头,十分得意道,“你这个小滑头,有幸吃我第一次炼制的丹药,算是便宜你了。”

    说着李婉儿开始去扒薛鹏嘴角的丝绸,含笑道,“来,张嘴。”

    薛鹏看着那模样怪异,气味难闻的丸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丹药,当下更是咬紧了牙关,最含糊不清道,“这个丹药,闻着气味有些怪啊。”

    李婉儿闻言凑鼻子闻了闻,皱了皱眉,最后道,“确实有些怪,不过不都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嘛,这可是我用灵芝、人参等上好的灵材炼制的,绝对是比莲姐姐的丹药还好用,来,张嘴。”

    薛鹏仍旧紧紧闭着嘴,口中呜呜道,“婉儿这丹药可不能乱吃,乱吃会吃死人的!”

    李婉儿闻言眉头一挑,顿时生气道,“你这个死小贼,莲姐姐的丹药你问都不问张口就吃,到了我这你竟然怀疑我的丹药能吃死人,我就问你一句,你到底吃不吃。”

    薛鹏紧咬牙关,口中呜呜道,“不吃。”

    李婉儿闻言开始下手去扣薛鹏的嘴,可牙齿咬得多紧啊,李婉儿扣了几下没扣动,心头的火顿时就上来了。

    当下她一掐腰,用眼睛横着薛鹏道,“我再问你一遍,你吃不吃?”

    薛鹏拼命摇头,李婉儿大眼珠一转,眼睛顿时眯成月牙,嘴角微微翘起,随后抬起巴掌,伸手就拍在薛鹏的屁股上。

    这次李婉儿可是用了力气了,剧烈的疼痛痛得薛鹏长大了嘴巴,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嚎叫。

    李婉儿则趁机将丹药塞了进去,然后托着薛鹏的下巴往上一合,随后含笑问薛鹏道,“怎么样?”

    薛鹏真是有苦难言啊,这又黑又黄的玩意儿一入口,又苦又涩,又臭又酸,真叫个五味杂陈,他想吐,可下巴被牢牢的捏着。

    呜呜了几声,李婉儿这才意识道捂住嘴巴说不了话,李婉儿急忙松手,薛鹏苦着脸道,“水,水。”

    李婉儿急忙将碗递了过去,双手捧着碗,照着薛鹏的嘴巴就开始往里灌。

    李婉儿也没伺候过人啊,碗一抬,一碗的水大半都泼在了薛鹏的脸上、鼻孔、衣襟等处,呛得薛鹏剧烈咳嗽起来。

    李婉儿又慌忙的开始给薛鹏擦,碰到薛鹏伤口处,鲜血都渗了出来,疼得薛鹏轻呼出声,“婉儿,你是想要了我的命么?”

    李婉儿这才意识到自己做得不对,两只小手揉捏着,嗫嚅道,“人家,也是第一次伺候人。”

    薛鹏闻言不禁看向了李婉儿,他这才发现,李婉儿的左手有一片伤痕。

    薛鹏见状不禁道,“婉儿,把你的左手给我看看。”

    李婉儿闻言一阵慌乱,将左手藏了起来,“没,没什么好看的。”

    “快点,拿出来给我看看。”

    李婉儿摇头,薛鹏挣扎着要去抓,胸口鲜血溢出更多,李婉儿见了慌忙道,“好好好,给你看,给你看,你别动了。”

    说着李婉儿将左手伸了出来,便见左手整个手心斑斑点点,竟有十几处烫伤,原来刚才她为了不让自己担心,是故意伸出右手的。

    看着那左手的伤势,薛鹏的心中一酸,由衷感动道,“婉儿,手还疼么?”

    李婉儿此时没了之前的泼辣,反而十分的扭捏,脖子上更是浮现一丝羞红,嗫嚅道,“也不是很疼啦!”

    薛鹏心中一疼,“婉儿,你对我怎么好,我该怎么报答你啊?要不我.......”说到这,薛鹏顿了顿。

    李婉儿竖起了耳朵听着,一双小手更是局促不安的来回揉捏着,心里想着,“小滑头会说什么,要不他怎样,是要说出那句话吗?诶呀好羞啊,人家才刚成年呢,他会说吗?”

    想到这,李婉儿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似乎都是都要跳出来。

    薛鹏继续道,“要不我就取.......”

    听到这里,李婉儿脖子上的红晕直接浮上了脸庞,心中又羞又激动,忽然尖叫了一声,“诶呀,你坏死了。”

    说着狠狠一巴掌抽在了薛鹏的大腿上,这一巴掌用足了力气,直接将薛鹏从椅子上抽到了地上,直接痛昏过去了,李婉儿吓了一大跳,连忙上前给薛鹏又摇又晃又是掐人中,“小滑头,小滑头你怎么啦,你可别吓我啊.......!”

    ()